番外 忙盲茫 下

從早上開始,徐詣航與段律師的行程依舊『以秒』計算,十分忙碌。兩人今天分頭工作,段律師與黨部開會調整今後宣傳方式,徐詣航則繼續跑下鄉行程,回到競選總部也已經晚上八點了。
他邊吃著便當,邊看著資料,那是請幕僚重新修正過資料的總統大選政見發表會講稿。
但他越看越覺得奇怪,有好幾個地方都被修改過,而且不是文字修改,是整段的意思都變了樣。
此時,站在一旁的幕僚才慢吞吞地說:「秘書長,我把講稿回傳給黨部確認後,他們說要照這樣修改……」
徐詣航聞言連飯也吃不下了,用手撐頭撫著太陽穴。
他們到底想要他怎樣?乖乖聽話,站在那邊揮手就好?
如果只是要個發聲娃娃的話,黨內可以替代他的人多的是!
徐詣航越想越生氣,還不自覺地把手上的講稿給捏皺了,年輕的幕僚也沒看過平時溫和的老闆露出這副神情,匆匆說了聲「秘書長,我還有工作要做」就逃之夭夭。
徐詣航深呼吸了好幾次仍無法平息心中的怒意,索性站起身走到窗邊,看那個人回來了沒。
沒見到熟悉的車輛,他便按下單鍵撥號。
『詣航,我在路上了。』
「……嗯。」
電話另一頭的人呼了聲氣音,『你在生氣吧,講稿的事。』
「和鳴……我有時候真的很懷疑你是在辦公室裡裝了針孔,還是在我身上裝了針孔?」
『可能都有。』他認真地道,『我到處都有線民。」
徐詣航苦笑,「你怎麼知道的?從黨部那邊?」
『嗯。』
「怎麼辦?要照著講嗎?」
徐詣航也是個在宦海沉浮多年過來的政客,睜眼說瞎話的功力也不算太差,但他可不太願意照著別人的意思說謊。
『詣航,可能要委曲你了。』
「是嗎?連你都這麼說……可是--」
『我就快到了,明天你放假,我們回家再談吧。」
█ █ █
回到家後,徐詣航頭也不回地直走向寢室,脫下外套,扯掉領帶,呈大字型地趴在床上。
「你真的累了」晚了幾步才走到寢室門口的段律師,眼帶溺愛地道。
悶著頭的徐詣航沒辦法回話,只能搖搖手,表示否認。
「你真的不累嗎?詣航。」
段律師走到床邊坐下,徐詣航也翻了個身,仰看著他。
「如果是照自己的意思,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一點也不累。你還記得吧?之前選市長的時候,我二天沒睡覺也不覺得累啊。只是現在,不管做什麼事都覺得好累……」
「我以為,選總統是你想做的事。」
「你又要提我那篇國小六年級寫的作文嗎?」
不知為何,徐詣航覺得段律師對那些作文有著莫名的執著,但他本人卻沒有那篇作文的任何印象。他還曾回老家想找國小的作文簿,但小時候的東西早因搬家而不見蹤影。
其實徐詣航還曾一度以為,會不會是『段哥哥』偷偷把那本作文簿藏了起來。
「不是。是你的眼神。」
「什麼?」
「我第一次問你這件事的時候,你的眼神告訴我,你想選。所以……我就故意在資料裡提高當選機率、降低其他風險,誘使你選擇這邊。」段律師忽地沉聲道:「難道,詣航,你其實是不想選嗎?」
徐詣航坐起身,看著他。
「我們兩個到底是怎麼了啊……你是看我想選,而我卻是看你想選。」
段律師不解,「什麼意思?」
「你第二次問我的時候,我還舉棋不定,但我看著你的眼神,就像是叫我參選一樣……」
他撫額啞然失笑,「真的,我們兩個到底是怎麼了……」
「應該是老天爺要我們選的吧。」
「你知道我不信神。我只相信你。你是想選的,詣航。」
徐詣航微瞇著眼道:「你好像比我還了解我。」
「我還知道,你只是因為現在被黨牽制,不得不當他們的人偶,所以身心俱疲。」
「既然你什麼都知道的話,那為什麼就這樣見死不救呢?段大律師。」徐詣航故意裝出尖酸刻薄的語氣說話。
「我並沒有見死不救,只是,現在時機未到。」
「說得跟武俠小說裡的高人一樣。」徐詣航破功笑道:「那請問高人,什麼時候時機才會到?時機還在路上塞車嗎?」
「當選的那天,時機就到了。」
「難不成,你是要我當選那天就脫黨嗎?」
「不,不是。只要當選之後,你就有實權,也有了可以跟黨抗衡的力量。放心,改革新生代的那派都會支持你的。」
果然,他的段律師都幫他計劃好了。
「總覺得,沒有你的話,我什麼事都做不成了吧。」
「詣航,沒有你的話,我連活下去都很困難。」
對方說情話的時候總是過分認真。那些空泛的山盟海誓,你死我就不活的痴話,從他的嘴裡說出來都像真的。
「好。」徐詣航倏地站起身,「為了你的話,我會忍耐下去的。」
不過就是當個木偶人,又不是沒當過,很簡單的。
「還有一百三十六天。」
「你記得真清楚啊……」
「因為我每天都在倒數。」
徐詣航此時才發覺,不單只有他,對方也在忍耐。他只是當個傀儡,他卻得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跟黨內斡旋。
「和鳴……你也累了啊。」
「所以我明天才排了假。」
「久違的休假,你想做什麼?」
「詣航,為了我的話……」
「為了你的話?」
「可以在床上陪我一天嗎?」

---
後記
為總統「腐」鋪路的一篇(爆)

8 Replies to “番外 忙盲茫 下”

  1. 哇嗚~總統"腐"嗎?!我會期待的~!!!
    總覺得就算在床上甚麼都不做的過一天也很溫馨呢
    (疑:真的會甚麼都不做嗎?!)

    版主回覆:(09/16/2010 08:21:27 AM)

    其實後來小徐睡死了,真的什麼也沒做^Q^

  2. 作文~~~別找了~~~
    肯定被老段藏起來還外家錶框….準備以後跟余市長想當年,
    再床上一天…..老段…你寶刀未老阿~~!!

    版主回覆:(09/16/2010 08:20:36 AM)

    :P 市長姓徐喔~

  3. 呀----!最後那句話!

    (完全處於亢奮狀態)

  4. 他只是想要他用(身體的)溫暖撫慰他疲憊的身心罷了>///<
    大家不要想太A啦(掩面~口是心非)

  5. @/////@
    我該說啥 我該說啥
    果然老段寶刀未老嗎>//////<
    老段 快告訴我我該說啥~~~~~

    阿阿~~ 希望可以再看到番外~~XD

    版主回覆:(09/16/2010 08:20:03 AM)

    接下來還有總統府~(吧)XD

  6. 想到要說啥了
    有老段在
    旁人休想欺負小徐
    老段會代替月亮懲罰你XD

    ………逃走XDXDXD

    版主回覆:(09/16/2010 08:19:17 AM)

    XDDDD

  7. 「我以為,選總統是你做的事。」<<你*想*做?

    「總覺得,沒有你的話,我什麼事都做不成了吧。」
    「詣航,沒有你的話,我連活下去都很困難。」
    久違了的段式浪漫

    版主回覆:(09/16/2010 08:18:19 AM)

    訂正感謝!
    (最近寫得太快錯字漏字就很多冏)

    段式浪漫一直都是這樣XD

  8. 老段的夢想不是讓小徐選上總統~
    而是跟小徐在總統腐辦公室的沙發上妖精打架XDDD

    版主回覆:(09/18/2010 02:19:42 AM)

    這是公開的秘密啊^Q^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