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18

「對了,你剛剛為什麼以為我肚子痛啊?這裡常有人吃壞東西嗎?」走到訓練場的路上,雷震宇隨口問著。
「喔,沒有啊……」展貳仁有點心虛地回道:「因為毓華每次怪怪的時候……都說是肚子痛。」
「……」這白痴以為他生理期啊!
「我知道這不一樣!但搞不好男人也有這情況,照現在的科技發展,男人都有可能生小孩了……」展貳仁似乎越解釋越糟了。
「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了……」智商絕對會被你拉低。
換上柔道服後,兩人即面對面站在柔道比賽場上,就備戰姿勢。
正逢晚餐交班時間,附近都沒有人,訓練場裡安靜無聲,雷震宇閉目養神,展貳仁則像獅子鎖定獵物般,緊盯著他看。過了半晌,彷彿有個看不見的裁判走上台,站在兩人中間,喊了一聲『比賽開始』,兩人開始動作。
雷震宇碎步往左移動,展貳仁也跳步往同一個方向走,兩人像在繞圈子般轉了幾圈。
忽然間,雷震宇倏地往對方衝去,展貳仁也準備接招。
當雷震宇的手就快抓到他的衣襟時,卻突然緊急刹車不再出招,乖乖地讓展貳仁逮到機會,漂亮地在空中形成一道弧線被摔了出去。
把對方摔出去後,展貳仁非但不太高興,還覺得莫名奇妙。
跌在地板上的雷震宇撐起身子,拐了拐肩膀跟脖子,就好像剛剛那一摔治好了他的什麼病似地,露出神清氣爽的微笑。
「摔得不錯,再來!」他站起身道。
「雷震宇,為什麼你要放水?!」
「我沒有放水啊,只是突然想到什麼事晃了個神,再來再來!」
展貳仁暫時相信了雷震宇的說詞,重新就戰鬥位置。
可是,待比賽重新開始之後,同樣的狀況再度發生。
這次展貳仁率先攻擊,而對方沒有反擊,也不逃走,就呆站在原地被他撩了一個猶如教科書般標準的過肩摔。
「雷震宇!」
他撫著腰站起,再度笑道:「我剛剛又在發呆了,再一次!」
第三次,展貳仁也學乖了,在對方毫不抵抗的時候,他也放棄了攻擊。
「你在幹嘛?摔我啊!」
「你才在幹嘛咧!雷震宇,我們在比賽!不是在練習!」
「那就當作在練習啊,快點,再來!」
看到雷震宇這個樣子,展貳仁也不想理他,轉身就想離開訓練場。
「不知道是誰說可以聽我吐苦水的喔──」雷震宇在他身後故意叫道。
「……」
「我最近背癢,想被摔一摔,你連這種忙都不願意幫嗎?」
「……」
「認識不久,交情還不夠稱上『朋友』吧──」
撐不到出口,展貳仁就被激怒了,他匆匆地走回來,抓住對方的手就給他一記側摔。這一摔很使勁,不但地板撞得特別大聲,連雷震宇的臉也給摔紅了。
不過,這對從小練柔道到大的雷震宇來說,只算是小菜一碟。
他再度站起,走到展貳仁面前,又被摔了一次一次,又一次。
──這是他忘記心痛的方法。
他只能籍由身體的疼痛去忘記剛剛在宋紀威家發生的事情,還有很久以前的那件事。
跌到地板上時,有一瞬間,腦袋裡會空空的,完全沒有東西,甚至連宋紀威、紀軒長什麼樣子他都記不得。他想要持續那種感覺,所以不斷的站起,不斷地被摔倒在地。
雷震宇覺得自己可能有點瘋了,不過,展貳仁好像也不太正常。
他發了狂似地傾盡所學,把雷震宇當成人偶般摔來擲去,人體與地板的碰撞聲讓人聽了都覺得發疼。
不知道摔到第幾次,雷震宇的意識已有些不清,摔人的展貳仁也用了不少體力,粗喘著氣走到他身邊。
躺在地上的雷震宇微張開右眼,天花板的燈剛好在展貳仁頭上,他看不清對方的表情。
「你起不來了吧?」展貳仁問道。
雷震宇用鼻子噴笑了一聲,「怎麼可能。」
他隨即撐起身子站起,證明自己還能打,即使全身上下沒有一根骨頭不發疼,他還是站得直挺。
站起身後,雷震宇總算看到對方的表情,同情或是憐憫?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再來,再來一記大的啊!」
展貳仁聽話地重新擺好架勢,衝上前抓住他的手,然後在後腦勺處下了一記手刀,雷震宇旋即暈了過去。
█ █ █
鈴──鈴鈴──
雷震宇在意識朦朧中,聽到手機響起的聲音,反射性地伸手去摸,找了半天,總算讓他抓著。
「喂……」
『唔?你不是阿仁?』
「我是雷震宇……你哪位啊?」
『是我,毓華……奇怪,我是打阿仁的手機沒錯啊,怎麼會是你接呢?』
「妳在說什麼啊?我……」
雷震宇此時才迷迷糊糊地張開眼坐起身,驟然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前方有一組沙發,一台小電視,電視右邊有仰臥起坐機,地上還有一套啞鈴跟各式奇奇怪怪的健身器材。
雖然他自己也有在練身體,不過還沒到這麼誇張的地步。
最後他往下一看,自己坐在一張深藍色的大床上,身上也穿著不是自己的衣物,手裡還抓著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還有,全身酸痛。
「這裡是哪裡啊……」
電話另一頭的毓華聽了覺得好笑,『你拿著阿仁手機,他人不在附近嗎?你該不會在他房間吧?』
說到展貳仁,他人就剛好出現,從客廳旁邊的小門開門走出,身上還穿著超不適合他的紅色圍裙。
「你醒了啊。有人打電話給我?」
「喏,是毓華。」雷震宇把手機遞給他。
展貳仁接了電話後,臉上即露出大大的笑容,雷震宇看了不禁碎唸道:「這麼喜歡的話就趕快告白啊……」
「喔對啊,震宇在我家。嗯?呃……有點事啦,不過他沒事啦!嗯,好好,我知道,謝謝妳還打電話來提醒我!那先這樣了,我飯還煮到一半咧,先掛囉。」
掛斷電話後,展貳仁隨即看到床上那傢伙正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雷、雷震宇,你幹嘛?」
「這麼喜歡的話,幹嘛不快點告白?我看毓華也對你──」
「我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的。」展貳仁沒好氣地道,「倒是你還好吧?身體有哪裡會痛嗎?」
動了動全身,明明沒有一個地方不痛,他卻逞強地說:「還好,都只是肌肉酸痛。」
「那就好,」展貳仁欣慰地道:「我還怕打得太重你會受傷。」
「你載我回來的?」
「對啊,總不能把你放在局裡吧?我又沒有你家鑰匙。」
「真虧你還扛得動我……我快八十公斤耶。」
「是有點重啦……」
雷震宇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那,這身衣服──」
「喔,你全身都是汗,又髒又臭,我不可能這樣把你放上我的床啊,就幫你擦了擦澡,換了身衣服。」
「你長這麼大隻,還有潔癖喔?」
「我沒洗澡的話絕對不可能上床的!」顧著跟他講話,展貳仁這才想起自己正在做什麼事,「喔對,差點忘記我在煮飯……你吃炒飯吧?」
「你長這麼大隻……還會煮飯喔!」


後記-
 熊熊穿圍裙煮飯超可愛的!二哥都不懂=3= 

7 Replies to “Addict 18”

  1. 總覺得二哥在"你還會煮飯喔"這句話說完後會被打XDDD
    感覺摔得好痛喔…>""<
    用這種方式忘記心痛也太自虐了

    版主回覆:(09/26/2010 02:59:44 PM)

    二哥搞不好骨子裡是被虐狂(喂)

  2. 我喜歡上二哥了!

    我發現我喜歡上的人都有黑暗的過去!(段律師也是)

    版主回覆:(09/26/2010 02:59:19 PM)

    段律師的黑暗過去……(思)戀童那段嗎?(喂)

  3. 不就是因為會煮飯
    才能長得這麼大隻的嗎XD

    版主回覆:(09/26/2010 02:58:52 PM)

    說得也是XDD!

  4. 感覺二哥是三兄弟裡面內心最陰暗的一位,
    希望遇到熊熊之後可以真的開心一點。

    版主回覆:(09/26/2010 02:58:24 PM)

    我也是這麼想OAQ

  5. 可以當賢妻了我說

    展熊熊穿圍裙耶~~
    上半身不穿 下半身穿長褲
    然後配上圍裙
    二頭肌跟胸肌 讚啦~~
    我快流口水了
    (此人把自己妄想打出 別理他XD)

    版主回覆:(09/26/2010 02:58:02 PM)

    XDD可惜肌肉攻擊對二哥無效…

  6. 我喜歡熊熊穿圍裙+1~~

    不過我的想像畫面是…:
    濃黑的眉、兇惡的臉、手裡還拿著鍋鏟;「沒洗澡,不准上床!」

    版主回覆:(09/27/2010 06:00:33 AM)

    還真有畫面啊XDD

  7. 我的視線怎麼一直停留在
    就幫你擦了擦澡,換了身衣服
    擦了擦澡 擦了擦澡 擦了擦澡 ….
    腦內補完~好害羞喔~呵呵

    版主回覆:(09/29/2010 10:43:28 PM)

    XDDD熊熊沒有想歪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