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23

雷震宇跟宋紀威是在下午第二節課時得知何紀軒跳樓自殺的消息。
那天從早上宋紀威的心情就不太好,一副不太想理人的樣子,直對著窗口發呆。雷震宇一直懷疑是何紀軒向他說了什麼的關係,還直在心裡暗罵何紀軒,怎麼沒想到,他竟然……
「宋紀威同學在嗎?」
國文課上到一半,訓導主任突然走到班上,說有急事要轉達,便向老師借走了宋紀威。
宋紀威離開教室沒多久,雷震宇總覺得事情不太對勁,便舉手向老師說內急想上廁所。
長髮美女國文老師苦笑道:「雷震宇,你是宋紀威是老爸還是老媽?這麼關心他?」
「唔……大概是『老公』吧?」雷震宇半開玩笑地回道。
讓全班哄堂大笑後,老師也拿他沒辦法,揮了揮手叫他早去早回。
雷震宇快步走到訓導處後,恰好看到宋紀威手握電話,驚訝得連話也說不出來,下一秒眼淚就奪眶而出的模樣。
他顧不得一切地衝進訓導處,直問宋紀威發生了什麼事。
「紀威,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宋紀威摀著嘴哭泣,連句話也說不好,一旁的訓導主任便小聲地告訴他。
--宋紀威同校的弟弟何紀軒跳樓自殺了。
雷震宇跟宋紀威一樣,剛聽到這個消息時,一臉茫然,昨天明明還站在自己面前,向自己告白的何紀軒竟然自殺了……
他很難不把昨天的事跟何紀軒自殺的理由聯想在一起,是因為他拒絕何紀軒所以他才自殺的嗎?還是因為……他選擇了宋紀威?
宋紀威在訓導主任的陪同下趕去醫院後,表面上毫無關係的雷震宇當然得乖乖回教室上課。
當然,他已無心在課堂上,擔心、自責、罪惡感不停湧上,他後悔自己為什麼這麼心直口快,為什麼不多關心一樣何紀軒?如果不說他喜歡宋紀威的話,是不他就不會自殺了?
放學後,他無法聯絡到宋紀威,就算走到他家也沒有人在,去醫院的話,他又害怕直接面對……畢竟他也只是個十七歲的青少年,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事情。
隔天,宋紀威沒有來上課,跳樓自殺的事則馬上在學校裡傳開了,甚至出現了奇怪的謠言,說那個男學生向學長告白後被拒絕,所以才跳樓自殺。
雖然謠言與真實狀況幾乎無異,但直接把這兩件事情連接,聽在當事人耳裡特別難受。
學校方面也正在調查學生為什麼突然跳樓自殺,沒過幾天,輔導室的老師便向雷震宇詢問這段謠言的真偽。
「……是真的。」
雷震宇低頭承認,但也說明了詳情。
「他對我說,『 不過就是失戀而已,我明天還是會照常來上課的啦』,我就以為真的沒事了……沒想到……」
輔導老師安慰著他道:「何紀軒家庭狀況有點複雜,我想,這絕對不是他自殺的主因……你不要太過自責。」
輔導老師的話沒辦法平復他的心情、沒辦法讓他不自責,他知道,只有那個人能可以。
但那一整個月,雷震宇都無法聯絡到宋紀威。
再看到宋紀威時,他已辦好轉學手續,正準備搬家。
雷震宇看到宋紀威家門口的搬家貨車,急得把腳踏車一丟,閃過好幾個搬家工人,在客廳裡找到正在打包的宋紀威。
「紀威!」
宋紀威驚訝地看了他一眼,但隨即又繼續低頭打包,「我要搬家了……」
「你……這也太突然了吧?你要搬去哪?怎麼可以都不跟我說一聲?」雷震宇也蹲了下來,沉聲對他說:「紀軒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
說他很抱歉、很對不起嗎?這樣也無法賠他一個弟弟啊……
「那就別說了,」宋紀威淡淡地道:「我聽說了,他跟你的事,那不是你的錯……」
聽見宋紀威這麼說,只讓雷震宇更加自責。宋紀威只是想讓他好過一點才這麼說的吧……說不定,宋紀威怎樣都無法原諒他了…
雷震宇只能靜靜地幫他打包,搬箱上車,離去前,宋紀威朝他道聲謝謝,並附加了一句。
「震宇,對不起,我沒辦法給你我的聯絡方式。我覺得我們兩個不要再見面了,這樣對彼此都好。」
█ █ █
雷震宇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裡,不管家人再怎麼關心,他都不肯說發生了什麼事。
吃完飯後,他一言不發地出門,騎車到附近電玩店,刻意挑釁那些平常就看他不爽的人,讓他們把自己帶到附近暗處,把自己揍個半死。
後來大哥覺得不太對勁,出門到處找人後,才將這個弟弟救了回來。
在床上躺了一整天,雷震宇清醒後第一句話就對爸媽說。
「我搞不好是同性戀。」
雷父雷母還以為他被打傻了,要他去醫院檢查或是再躺個幾天,但雷震宇堅持自己非常清醒。
「我真的是同性戀。」
「震宇,你還小,所以還不清楚自己的性向,可能會以為自己喜歡同性。這很正常,但你千萬不要因此就斷定自己是同性戀……」雷父勸道。
「不,爸你不懂,我『確定』自己是同性戀。」
「你老實跟爸說,是不是學校那件事情讓你覺得自己是同性戀?是因為那個自殺事件的關係嗎?」
「可能是吧。」
「震宇,那是因為你太過自責,你覺得自己應該接受那個學弟,這樣他就不會自殺了。所以你才會誤以為自己也是同性戀。」
「這跟那個學弟沒關係……」因為他喜歡的人是宋紀威。
「如果跟學弟沒關係的話,那為什麼你會覺得自己是同性戀?」
關於宋紀威的事,他已不想多談,「總之,我真的是。」
沒有得到完整理由的雷父仍以為是那個事件的關係,才讓兒子誤以為自己是同性戀,雙方難以溝通,再加上雷震宇自暴自棄,之後的高中生活幾乎可以用『亂七八糟』來形容。
直到高三最後那半年,忍無可忍的大哥把他罵醒之後,他才以跌破眾人眼鏡的黑馬姿態,考上警大。


後記-
 黑頁結束! 
 連本篇也要偷渡大哥二哥(喂)

6 Replies to “Addict 23”

  1. 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吧>"< 總覺得這樣對二哥有點冤了……
    心疼二哥耶,年紀小小就要面對這種事情,很容易產生陰影>"<
    想念展熊熊啦!!

  2. 我有點不懂@@

    二哥之前做的夢為什麼跟過去不同呢?是因為那個夢是二哥潛意識懲罰自己?

  3. 雷把拔好像是三兄弟感情上的最後大魔王喔!XDDD
    希望百合可以開導他。

    會不會其實紀威也對紀軒說了什麼呢?
    還是說他也喜歡二哥,
    所以覺得自己對弟弟有虧欠,
    才會跟二哥斷絕聯絡?

    黑頁結束,
    期待璀璨光明的白頁喔!

  4. ………
    弱弱的問一句
    大哥跟二哥…
    那個…不能配對嗎?(逃~~)

    (滾回來)
    是說 雷爸知道家裡3個小孩都是…
    不知道會怎樣喔(遠目)
    還蠻想看他們見公婆的

  5. 這樣看起來二哥好像跟自殺事件沒有直接關係啊!?
    奇妙了~
    所以黑頁結束後的展大哥會做啥回應呢?!

  6. 偷渡好啊(拇指)!

    不過看完這麼令人難過的過去展熊熊是不是該有點表示呢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