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24

雷震宇把自己的事像說童話故事一樣,輕描淡寫地說過一遍。
明明當初那麼快樂、那麼幸福、那麼痛、那麼難過,現在回想起來卻如過往雲煙。雖然傷痕仍清晰可見,但人天生有一種能力叫『遺忘』,為了繼續往前走,為了繼續生活下去,他得淡忘這件事。
其實他也很清楚,紀威跟他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就算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一樣叫自己不要出現在他面前。
再一次的告白也許只是想讓自己徹底死心吧。
現在,能冷靜淡然地把這件事告訴他人,也證明了他已經可以客觀看待這個事情了。
一口把剩下的啤酒喝完後,雷震宇才注意到展貳仁臉上奇怪的表情,五官糾結,眼眶紅紅,鼻子也紅通通,還拚命地吸著鼻涕。
「你該不會……想哭吧?」
他胡亂地抹了抹臉,「誰想哭啦!」
雷震宇被展貳仁弄得哭笑不得,看個電影激動就算了,連聽別人的事也這麼入戲。明明他講得麼雲淡風輕,還省略了不少劇情……而且,真的該哭的是他本人吧?!
擦了擦鼻涕跟眼淚後,展貳仁問道:「所以……你還喜歡他嗎?」
雷震宇把空罐壓扁,三分投射進垃圾筒,故作輕鬆地說:「就算喜歡還能怎樣?他都拒約我那麼多次了,死纏爛打的男人很惹人厭喔。」
「可是--」
他截斷展貳仁的話道:「我比較擔心的是,最近這兩件命案的死者都是紀威認識的人,說不定嫌犯也是他認識的人。」
「你怕他會有危險?」
雷震宇握緊雙拳微頷首,「嗯,可是,紀威不肯讓我保護他,雖然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
展貳仁也把最後一罐台啤喝完,安慰著他,「我們現在掌握了不少線索,一定很快就可以抓到嫌犯了。」
他淡笑道:「是啊,我們分局雖然小,但破案率還蠻高的。」
展貳仁莫可奈何地道:「對啊,而且聽隊長說,從明天開始刑警隊也會派一組人過來協助搜查。」
「刑警大隊 啊,說得也是,事情都鬧得這麼大了。不過,看你的樣子……你們跟刑警隊應該關係不太好。」
「這也被你看出來啦?」展貳仁驚訝地道。
你厭惡的表情那麼明顯,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來吧……
展貳仁抓了抓臉,顧左右而言他地說:「其實也不是關係不太好,只是上次合作時有點……問題罷了。」
「不過,話說回來,我剛上警大的時候,一直想著以後要進刑警隊。」
「唔……」其實展貳仁也是,進T縣刑警大隊一直是他的目標。
「但現在想想還是算了。」雷震宇聳了聳肩。
「為什麼?」
「待在小分局比較輕鬆啊,沒事還可以練健身什麼的。」他半開玩笑地說。
「 明明是警大出身的,雷震宇你還真沒志氣啊。」
「我會上警大本來就是誤打誤撞啊……」
「啊?誤打誤撞?」
「考完大學後,我就跟朋友去旅行了,志願卡什麼的都是叫我大哥幫忙填的……大概是在電話裡講錯了什麼吧,我就掉到警大了。」
展貳仁想起自己當初考警專時每天抱書苦讀,就算再怎麼痛苦也一定要考上的回憶,反觀雷震宇貌似隨便就考上不敢妄想的警察大學,真的只能說是每個人的聰明才智各不相同。
展貳仁苦笑道:「都這麼晚了,還是早點睡吧。」
█ █ █
清晨,展貳仁忽然覺得呼吸有點困難,起先還以為是自己昨晚喝太多宿醉的症狀,沒想到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隻有著健康膚色、肌肉勻稱的小腿橫在他的脖子前。
「雷震宇……」你睡相也太差了吧!
把對方的小腿推開後,展貳仁才得以順利呼吸。
他坐起身看著頭下腳上,睡相奇差無比的雷震宇,隱約想起這傢伙昨天睡前好像有說什麼畢業旅行時大家都不敢睡他旁邊之類的事。
原來如此啊……睡相這麼差,難保旁邊的人不會被踢到床底下或是被謀殺。
展貳仁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正想叫醒雷震宇時,又倏地收回了手。
盯著對方的睡顏,心軟地想著,算了,再讓他睡個五分鐘吧。
梳洗換好衣服走出後,展貳仁聽到手機聲,以為是自己的手機響了,翻找了一下,才在沙發的靠背枕底下發現聲音的來源。
他直覺地拿起手機一看,上面寫著『小鯨魚 來電』。
「小鯨魚……?」
「我水族館的朋友啦。」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的雷震宇忽然出聲,「快把手機給我啦。」
展貳仁把手機遞給雷震宇後,他一聽見電話裡的聲音,立刻換了一個表情。
「早啊,紀威。」雷震宇的聲音放軟了一些,臉上還帶著幸福的笑容。
一旁的展貳仁悻悻然地暗想,還說他接毓華電話的時候特別開心咧,也不照鏡子看看現在他的表情像什麼……
看不下去的展貳仁走到廚房倒了杯牛奶,還沒喝完雷震宇就講完電話了。
「你們打算合好了嗎?」
雷震宇輕笑,「沒想到你也會說這種酸溜溜的話喔?」
聽他這麼說,展貳仁才驚覺剛剛講的話,是他自己最討厭的那種諷刺話。他一向有話直說,做錯事也甘願被罵,但他生平最討厭拐著彎暗著來的冷嘲熱諷。
「唔……我只是關心一下啦。」
「很可惜,紀威是打電話來跟我說,他想起那天晚上小翔有打電話給他,說有個很棒的傢伙跟他搭訕,他待會要跟他出去。」
「這麼重要的事他怎麼不早說!那個人叫什麼名字?有什麼特徵嗎?」
「紀威前晚感冒發燒,昨天還請假在家,再加上小翔的死讓他太過震驚,所以到現在才想起這件事……不過他記得,小翔說過,那傢伙胸口上的蜥蜴刺青很特別之類的話。」
█ █ █
得到這條有利線索後,雷震宇與展貳仁立即在早上的偵察會議上提出,隊長肯定他們的表現,要他們再照著這條線繼續尋找相關可疑人士。
倒是今天才加入的刑警大隊偵二隊隊長白哲維對此線索頗有微詞。
「你確定那個宋紀威的證詞不是誤導搜查嗎?他跟第一、第二受害者不是都有感情糾紛?說不定只是隨便胡謅,想把我們騙到另一個方向罷了。」
雷震宇聞言有點不爽,但在他出聲前,展貳仁就搶先道:「宋紀威跟王偉智以前是情侶沒錯,但他跟張凱翔是好朋友,怎麼可能隨亂說。」
白哲維咧嘴笑道:「他說他們是好朋友,你就相信喔?你未免也太好騙了吧。難怪上次才會搞出那種烏龍。」
展貳仁氣得差點衝上前,還好是張隊長居中打圓場,才阻止衝突發生。
會議結束後,展貳仁仍氣得七竅生煙,邊走邊罵。
「為什麼這次又派這傢伙過來……真是……」
「你們跟刑警隊之間的問題真的……不小。」
雷震宇倒了杯冰茶給展貳仁降降火後,好奇地問:「那個姓白的說上次的烏龍……該不會是酒店槍擊案的那次吧?」
把冰茶一飲而盡後,展貳仁點點頭道:「嗯……那次也是跟他們合作,有一次我們這邊的線民提供兇嫌的藏匿處消息,大家重裝備過去準備攻堅時,卻發現裡面什麼都沒有,是個假消息。」
「嗯……這種事也常發生啊。」
「是啊,但白哲維他後來也得到一個情報,那次就順利抓到人了。從此以後,他的鼻子就翹得更高、更看不起我們這些分局的警員了。」
「難怪你這麼討厭他啊。」簡直就像是展昭遇到白玉堂一樣……唔,不,他們應該算是亦敵亦友?
「我不喜歡他一句話就否定我們分局同仁的努力。」一想到那傢伙,展貳仁又一肚子火,還不自覺地把手中的紙杯給捏爛了。
「別生氣啦,我看他很喜歡惹你的樣子。你愈生氣愈在意他,他就愈高興愈開心,簡直就像小學生欺負喜歡的女生一樣啊。」雷震宇戲謔地笑道。
未料,展貳仁直率地說:「可是,你不是也很喜歡欺負我嗎?!」
「……」他頓了幾秒,才吞吞吐吐地回道:「這種欺負跟那種欺負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啊?」
「……就是不一樣啦。」


後記-
  展熊熊難得拿到一勝!

  白玉堂也出來了,我真的很想寫七俠五義嗎(爆)

7 Replies to “Addict 24”

  1. 回家後拿頭香~~
    熊熊v.s二哥 1:0
    目前一局上半 勝負還有得拚呢

  2. 這是毒蛇戲弄笨熊
    結果自己咬到自己的尾巴嗎??XD

    其實展熊熊很聰明的~~~
    是說 那白什麼的
    會變情敵嗎???

  3. 唔…看起來真的很想寫七俠五義呢!!XDDDDDD
    有不一樣嗎?!二哥就是在欺負喜歡的人嘛~((這樣小雷也是((驚!
    …小鯨魚跟台灣黑熊…感覺二哥的通訊錄像是動物園ㄟ!!
    展熊熊吃醋了嗎~=ˇ=

  4. 如果能帶入七俠五義一定很有趣

  5. 我都好想欺負小展…..那個白sir…好像會被二哥做小白@.@

  6. 我超愛七俠五義的((按個讚!!

    展貓跟白五爺很配的說~

    可惜被雷二哥搶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