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27

在醫院醒來並不是件愉快的經驗,但在雷震宇高潮迭起的人生裡,他已體驗過好幾次了。
雷震宇緩緩地睜開眼,看著醫院裡的白色天花板,喃喃地道。
「唔……我斷了幾根骨頭啊?」
「一根也沒斷,只是腳扭傷,還有一點輕微腦震盪得留院觀察。」坐在病床邊的宋紀威笑著回道:「我還以為你會睡到明天早上呢。」
雷震宇扶著床邊坐起,「原來我的骨頭還蠻硬的嘛。」
宋紀威拿了床腳的毯子當他的靠枕,邊調整邊道:「因為有人當你的墊背啊。」
「喔!那傢伙啊……他現在怎麼了?」
「好像斷了幾根骨頭,在個人病房,有警察看護。」
雷震宇吐了吐舌,「……活該。」
「我也這麼覺得……」
見宋紀威撫著手腕處,雷震宇即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他搖搖頭,「嗯,我沒事……震宇,這次真的,很謝謝你。」
「是我們該謝謝你吧,多虧你我們才逮到兇手。」雷震宇接著低聲道:「逮到兇手後,我也可以放心了……」
宋紀威當然知道對方一直在擔心自己,但他對此無法給予任何回應。
「震宇,我剛剛本來做完筆錄就要回去了,但你的同事把我叫住……」
「同事?長得像隻熊的傢伙嗎?」
「他說他姓展。」宋紀威噗嗤笑道:「你還是這麼會用動物形容人啊……」
「那就是他啦。」不過,為什麼他要叫住宋紀威呢?
「他跟我說了很多事。你的事。」
「我的事?」
「聽他說完,我才明白自己實在太自私了,」宋紀威微垂下眼,沉聲說:「才會讓你被紀軒的事困了這麼多年……」
雷震宇不解,「這……是什麼意思?」
「其實我很清楚……紀軒自殺的原因,但我當時不管怎樣都說不出口。其實,現在也一樣。」
「那就不要說吧,你別聽阿仁他亂說,我那天只是酒喝多了一點,才會講起往事啦。我們都知道這件事已經過去了……」
「震宇,你以為我不了解你嗎?」宋紀威苦笑,「你很少坦白地對別人說自己非常介意的事,特別是痛苦、難過的事。」非要說出來的話,一定是你已經承受不了,才會找個信任的人宣洩。
見雷震宇被說中心事似地啞口無言,宋紀威便開始訴說這件事的真相。
「小時候的事,其實我記得一清二楚。媽媽要離開的那天,她牽著的是我的手,但在踏出家門前,我反悔了,掙脫開媽媽的手,跑回去抱著爸爸,大叫我不想搬家。他們看我的樣子也拿我沒辦法,討論了一下,爸爸就把懷中的紀軒交給媽媽。
「是我硬跟紀軒交換的,後來知道那件事後,我的罪惡感因此更沉重了……」
「也不一定是這樣的吧?」就算不交換的話,紀軒的人生也不一定就宋紀威的人生啊。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宋紀威深信不移地道,「我那時不是跟你說,我覺得紀軒家裡可能發生了什麼事嗎?其實是我聽親戚說的,他們說我媽再婚之後其實過得不太好,常常跟再婚對象吵架,連紀軒也常被波及。」
「我總覺得,紀軒會喜歡你,是因為他覺得你可以保護他不被欺負。但他自己同時也明白,如果不把繼父對他做的事說出來的話,誰都幫不了他。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發現,曾經有一、二次他就要說出來了……只是最後,我還是在那麼難堪的情況下看到這件事。」
「那天我補完習,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心血來潮,買了紀軒最喜歡吃的那家泡芙,騎了三十分鐘的腳踏車到他家。結果,走到他家門口才近鄉情怯,連門鈴也不敢按,只能在附近來回猶豫。當我走到他家後門附近時,突然聽到什麼聲音,順著聲音的方向,往窗戶邊一看……」
宋紀威難過地摀著臉道:「紀軒正被繼父強暴著……」
「強暴?!」雷震宇睜大雙眼,難以置信。
「沒錯……媽媽跟他常吵架,所以跟媽媽長得很像的紀軒就變成他洩憤的工具。那時的我也十分震驚,呆站在原地,連泡芙掉到地上都沒發覺。聽見窗外有聲音的紀軒往外一看,我跟他視線對上了……但最後,我逃跑了。」
宋紀威話說到這裡,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我不應該逃走的……不應該……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該報警嗎?該告訴爸媽嗎?我腦中一片混亂,無法冷靜思考。後來……過了一晚,我決定先找紀軒,與他討論之後再向外尋求協助……但是……你也知道,那天紀軒自殺了。」
「對我來說,那就像是無言的控訴與抗議一樣。『為什麼不來救我?』、『你不是我哥哥嗎?』、『為什麼要跟我交換?』……」
「我是個膽小懦弱的人……在醫院看到紀軒的遺體後,才跟爸爸說出這件事。他聽了很生氣,上門找媽媽的再婚對象理論,但最後反倒被打了一頓,好像還被威脅了什麼……所以我們只得連夜搬家,當作沒發生這件事。」
「震宇,對不起。你一定自責了很多年……最該死的人是我才對……不但害了弟弟又害了你。」
宋紀威說完即趴在床邊哭泣,雷震宇從沒看過他這麼脆弱的時刻。
「你也別把全部的錯攬在自己身上……」
因為過了一段時間,雷震宇才能客觀地看待這件事,就跟當年輔導老師說的一樣,紀軒會自殺絕對不是單一原因。
--他們都有責任。
宋紀威抬起頭用衣袖擦了擦眼淚續道:「因為紀軒的事,我有一陣子很討厭自己為什麼只對男人有『反應』……後來是認識小翔他們之後,才決定不要這麼壓抑自己。」
「你真的太壓抑自己了……」雷震宇搔了搔頭,坦白道:「不只是你,我也是。唉,人生還是要繼續過下去。」
「對了……震宇,雖然我之前一直說『不要再見面比較好』,但現在想想,這麼說實在太無情了。之前的我真的很自私,因為看到你就會想起紀軒,就乾脆跟你切斷關係……」
「這樣啊……」雷震宇爽朗地笑道:「那就從新開始吧。」
「從新是指……」
「我們還是好朋友。」
看著雷震宇的笑容,宋紀威也露出微笑。
█ █ █
兩人又多聊了一會,宋紀威才起身準備離開。
宋紀威走出四人病房時,他跟一名長得跟雷震宇很像的男子擦身而過,雙方都覺得對方很面熟,還同時回頭看了對方一眼。
「震宇。」
「咦?大哥?你怎麼來了?」雷震宇看見自家大哥還嚇了一跳,後來才想到自己在緊急聯絡人欄上全填上大哥的資料。
「你同事跟我說你撞到頭又扭到腳……」
「其實我是從三樓摔下來。」
「三樓?!」
「還好下面有個墊背的……」
「你工作要小心一點啊……」
「大哥,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拿二弟沒辦法的大哥苦笑了幾聲,隨即想起剛剛在走廊上擦身而過的人。
「對了,剛剛從這間病房走出來的人好面熟喔,是你的朋友嗎?」
「他是我高中同學,你應該也看過吧,宋紀威啊。」
雷豪宇恍然大悟,「喔!原來是他啊!」
「他也是我以前喜歡過的人……」
『以前』喜歡,那就表示現在真的只是朋友了。


後記-
 情敵擦身而過!(誤)

7 Replies to “Addict 27”

  1. 二哥真的死心了?(我覺得好快)

    這一集展熊熊沒有露面耶!

  2. 最後一句
    情敵擦身而過
    我大推XD

  3. 醫院那段感覺好熟悉呀!! XD
    印象中大哥有次因工受傷 住段大哥的醫院
    然後二哥先去看完 接著換嚎啕(?)的小雷去 XD

  4. 二哥跨過去了!(灑花)

    然後熊熊要開始災難了嗎?XD

  5. 我萌這句
    “自己在緊急聯絡人欄上全填上大哥的資料。“
    故意的喔~~~呵呵

  6. 以前喜歡的人…所以現在另有其人!!?XDDD
    紀軒的人生也不一定就宋紀威的人生…好像有缺字喔~

  7. 同意五樓! 全填上大哥的資料是怎麼回事!!!
    還有情敵擦身而過!還是不忘偷渡大哥XD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