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ict 30

待展貳仁下班後,兩人一同去常去的那間快炒店吃飯。明明走路不到十分鐘就到的店,他卻堅持一定要開車過去,結果光找停車位就花了二十分鐘,結果還是得走路到店裡,得不償失。

展貳仁不好意思地對雷震宇說這餐他請,雷震宇也不好意思地說回說,那就改到隔壁的高級西餐廳吃好了。

「你如果想吃的話,我沒差喔。只是那間西餐廳真的很難吃……」

「你吃過啊?」

「對啊,局裡有好幾個人吃過,都說那間店的成本全花在裝潢上,餐點的味道真的很不怎樣……」

雷震宇看著那間餐廳,外觀的確就像巴洛克藝術時代的風格,過度過飾、俗麗凌亂。

「也有人是去餐廳吃氣氛的嘛,哈哈。」

雷震宇口是心非地回完,恰好有人從那間西餐廳走出,也正巧這個人他們兩人都認識。

「白……警官?」雷震宇吃驚地道。

「你來這邊吃飯啊?」

一身西裝筆挺的白哲維看到他們也非常驚訝,過了幾秒才想起中山第二分局好像就在附近。

「我不能來這邊吃飯嗎?」白哲維理直氣壯地道:「聽說這間餐廳很不錯,所以我特地開車過來品嘗看看。」

「喔--這樣啊。」

雷震宇與展貳仁互換了個眼神--的確有人是來餐廳吃氣氛的。

「你們兩個……應該不可能是來這間餐廳吃飯的吧?」他狐疑地道。

「怎麼可能,我們要去旁邊那間快炒店吃晚餐啦。」雷震宇回道。

白哲維露出了一個『我想也是』的表情,禮貌性地道別後就要走去停車場時,忽然轉頭問雷震宇。

「聽說你只是扭傷腳,應該還好吧?」

「啊,謝謝白警官關心,只是小扭傷而已。」雷震宇客套地回道。

「這次能破案多虧了你們。」 白哲維轉過身揮了揮手,留下這句話後就故作瀟灑離開。

「他……搞不好是個好人。」展貳仁說。

「他……說不定是有趣的人呢。」雷震宇道。

「有趣的人?為什麼?」

「你等我一下喔。」

雷震宇眨了眨眼後,就跑進那間西餐廳,過了幾分鐘走出,臉帶笑意。

「我猜的果然沒錯,他被甩了。」

「啊?」展貳仁不解。

「 不太可能一個人來吃這種西餐廳,所以他一定是約了人,結果被放鴿子。我剛剛進那間餐廳,說我是白先生的朋友,請問他還在嗎,服務生就說他一個人吃完飯後剛走。」雷偵探的名推理解釋了白哲維今晚的真相。

「原來是這樣啊……」

展貳仁認同對方推論的同時,另一方面還同情起白哲維來,覺得他還真有點可憐。

雷偵探繼續看破展貳仁在想什麼,搖了搖手指道:「被甩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也不用太同情他啦,人都要過這一關。」

「是……這樣的嗎?」

「就是這樣!趕快去吃飯吧,我快餓死了!」

█ █ █

待三鮮燴飯、蝦仁蛋炒飯和幾盤小菜上桌後,兩隻大蝗蟲就立刻把食物掃空,只留下半罐芭樂汁。

「吃不夠的話還可以再叫喔。」展貳仁貼心地道。

「暫時先這樣吧,待會想吃點甜的。」

「我知道有一間黑糖豆花很好吃!我等下去買給你吃!」

雷震宇聞言卻換了個表情,拿著筷子沒家教地敲了敲碗。

「我說--展先生,你是有病還是被雷打到啊?你對我會不會太好了一點啊?」

「會太好嗎?因為你是病人啊。」

「聽說你在毓華受傷的時候,還想去幫她洗衣服?」

「對啊,手受傷真的很麻煩,所以我就想說能幫得上忙的話就多忙一點,不過毓華怎樣都不肯讓我幫她洗衣服。」

「她是女生……」

「所以?」

雷震宇翻了翻白眼,乾脆直接道:「所以你幫她洗內衣之類的不會很奇怪嗎?!」

「可是我以前幫忙做家事的時候都洗全家的衣服啊,包括我媽跟我姐的……」

「那是家人,不一樣啦。」

不過,連媽媽姐姐的衣服也一起洗還真有點……打死他都不可能幫大哥小弟洗內褲之類。

「我是想說如果她不在意的話--」

「你不是喜歡她嗎?神經別這麼大條好不好?」雷震宇刺探性地道。

「我對毓華就像對待妹妹一樣……」

「這麼老梗的藉口很少人用了啦。」

「真的!」展貳仁激動地道:「就算我曾經喜歡過她,那也只是曾經……就你跟宋紀威一樣,現在只能當朋友了……」

「是那件事的關係嗎?毓華有跟我提過那件事,但她叫我來問你。」

展貳仁緊閉上眼,點了點頭。

「其實我最近也想跟你講這件事……」

「為什麼?」

他一臉天真地說:「因為我想講更重要的事啊。在這之前,得先更了解彼此!」

「噢……」

雷震宇忽然覺得,到現在還得假裝不知道對方喜歡自已……

--真的還蠻累的。

--
後記-
 白先生其實還蠻有趣的www

 

3 Replies to “Addict 30”

  1. 怎麼辦?好像越來越喜歡小展了!坦率的人最討人歡喜@.@小雷快被我踢走了~^.^~

  2. ….忽然想了一件事
    要是有天
    小白受傷了
    展熊熊去照顧他….
    應該很好玩哪~~(望天)

    XDXD 我就是見不得別人好呢~~

  3. 斷在這裡好虐 ><

    樓上這提議好棒唷!!
    好想看
    XD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