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火村有栖川 日本賀年卡之謎 中

「我回來了。」

我走進室內後,沒看見原本該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的病人,

正要回頭時,他卻

無聲無息地站在我身後。

「哇,別嚇我啊,火村……你不是該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嗎?」

披著半天(註)火村手上拿著貓食,用下巴指了指在我倆腳邊走動的三隻貓。

「不知道為什麼,牠們今天特別吵,可能是昨天的除夕大餐還吃不夠吧。」火

村邊說邊蹲下身,把貓兒子女兒們今年的第一餐遞上。

不過,就算身為飼主也無法每次都正確解讀貓語。

美食當前,三隻貓卻不太領情,直在火村身邊繞圈。

「看樣子好像不是肚子餓喔?」

感冒的副教授直盯著愛貓,還沒理出個結論前就被我半強迫地推著進起居室。

「比起牠們,我覺得你比較需要人照顧!」我打開暖被床的開關,硬是把他塞

進桌裡。

「不過就是個感……咳咳,感冒。」火村的話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總之,先吃早餐吧。」

把早餐拿給火村後,我就走到廚上把買來的運動飲料與溫開水混合,之前我感

冒的時候,他也是這麼做的。

「藥局沒開吧?」回到座位上後,火村便問道。

「的確沒開,不過,這就是所謂的小吉吧。」我笑著從懷裡拿出一罐感冒成藥。

火村歪著頭表示不解,感冒似乎也奪走了副教授的推理能力。

「回來的時候遇到篠宮婆婆正要出門去神社,她一聽到你感冒了就馬上折回來

拿藥給我。」

火村點了點頭,「真是謝謝她了……不過,我真的很少感冒,一定是被誰傳染

了。」

我在心裡吐了吐舌,才不相信他的詭辯。若真要說是被誰傳染的話……

除了我還有誰呢?

「喔對了,差點忘了這個。」一進門就忙著照顧火村,忘了口袋裡那剛剛收到

,還熱騰騰的東西。

「今年的賀年卡啊,郵局每年都這麼準時。」火村接過那疊賀年卡後,一張一

張地過目,像是要確認自己是否漏寄了誰。

「那是當然的啊,這可是郵局每年的重要收入,過年前每天都得加班呢。」

「有栖,你怎麼講得你好像是郵局人員一樣。」

「我真的當過郵局人員啊--雖然是過年打工就是了。」

「原來是打工啊,我也有學生到郵局打工,聽說是個賺壓歲錢的好地方。」

「對啊,時薪蠻高的,不過忙的時候真的常加班,除夕也不例外。」

「除夕也要加班啊……」火村嘴裡喃喃重複我的話,似乎還沒說完時,他卻轉

移了話題,「瀨井他們也有寄賀年卡來喔。」

瀨井夫妻是我跟火村的共同朋友,喔不,應該說是古宇田夫妻。

因為瀨井入贅,婚後的姓氏改為古宇田。

「喔?我看看。」

我伸手接過賀年卡,那是用電腦製作,印著瀨井一家三口照片的賀年卡,上面

還寫著『我已經一歲了喔!』

「那個事件已經過了一年多了啊,連小孩子都一歲大了。」我感嘆地道,「這

傢伙應該也記得寄給我吧?」

「這可不一定,他們可能只寄給我。」

「為什麼?」

火村愉快地笑道:「寄給我,不就跟寄給你一樣?」

看來,感冒病毒很有良心地留下了副教授的毒舌。

我想不出該如何反擊他,只好接著看下一張賀年卡。

「嗯?這位也是英都的教授嗎?」

那也是一張印著自己照片的賀年卡,一位白髮斑斑,年約六十,但看起來很有

活力的老人站在漂亮的夜景前,後面還有個LED燈排成的兔子燈飾,八成因為

新的一年是兔年的關係吧。  

「早川教授啊,是啊,他也是英都的教授,不過是理工學部的。」

「理工學部?那不是在另一個校區嗎?你們怎麼認識的?」

英都大學大致上分為兩個校區,我跟火村出身的社會、法律學部都在今出川校

區,理工學部則在距離今出川校區車程近一個小時的今田邊校區。因為距離遙遠

再加上我的課幾乎都在今出川校區內,到畢業前,我好像只去過另一個校區不到

三次吧。

「在這邊的食堂認識的。他比較喜歡這邊的漢堡餐,每天都花二個小時來回吃

飯。」

「……是有多喜歡啊。」

火村苦笑,「他的確是個……很有特色的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還說他在

研究時光機。」

「啊?時光機?!」

██  █   

「喂,喂喂。」

我拿著裝滿食物的托盤,正在尋找座位時,坐在一旁的老人突然發出聲音。

我不確定他是不是在叫我,因為他的目光並不是對著我。

「就是在叫你啦,黑色的傢伙!」

看了看四周,只有我的衣服是黑色的。

「請問,有什麼事嗎?」

「快幫我找眼鏡,我剛剛想到一個很棒的點子,要寫下來的時候卻找不到我

的老花眼鏡,可惡啊……偏偏在這時候出錯,啊啊--我的點子要跑掉了!

你在幹什麼,還不趕快幫我找!」

「不好意思,你說的眼鏡……是不是放在你頭上的那一副?」

「……」

後來,老人快速地筆記著什麼,當我正想離開不打擾他時,他又忽然出聲邀我坐

下來一起吃飯。

交談了幾句後,我也猜他是教授,但沒想到是理工學部的教授。

「理工學部在這個校區也有課嗎?」

「沒有啊,」老人大口咬著漢堡肉,「我喜歡吃這邊的漢堡罷了。」

「嗯……食堂的漢堡餐的確蠻好吃的。」但也沒好吃到會讓人花二個小時來吃。

「話說,沒想到你也是這邊的教授啊,這麼年輕……年輕真好啊,要趁年輕的時

候多做點事,有些事只有年輕才做得到啊。等到這個完成後,我也要回去提醒年

輕的我該做什麼事才對。」 

年輕的我?這個完成之後?我可能漏聽了什麼吧。

「對了,你對時光機有什麼看法啊?」 

--真的是時光機啊。   

██  █ 

「他真的在研究時光機啊?」

火村頷首,「到最近一次碰面時,也還在熱中的樣子。」

「如果我到那個年紀,也能繼續追求諾貝爾獎就好囉。」我笑道。

「有栖,嘲笑別人的夢想是不對的。」

被他認真定地指正,我不好意思地說了聲抱歉。

「況且,如果研究時光機能讓他保持這麼有活力的樣子的話,我也會支持他繼

續研究下去。」

「這也是你們後來能一直來往的關係吧?」

「嗯,而且早川教授的理論其實不是空談,若真的能自圓其說的話,也是有可

能性的。」

我點了點頭,看著早川教授的賀年卡,不敢再多說什麼。

只是,看著看著,忽然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這背景……應該是在中月島附近吧?」

「嗯,聽說有新年燈會的樣子。早川教授還跑到那麼遠的地方……」

「啊啊啊!」

「有栖?」

「我知道哪裡不太對勁了!是兔子!不可能拍到兔子才對啊!」

「你在說什麼啊,有栖。」

「中月島的『新年』燈會,是新年過後才點燈。也就是說,是昨天半夜十二點

過後才點的。可是賀年卡如果要在一月一號寄到對方家的話,十二月二十五日就

一定得投郵筒,二十六日再投遞的話就不會在一月一號寄到了,更何況如果是昨

天晚上看完燈會再投的話……」

「有栖,你該不會要說……」

「早川教授真的發明了時光機嗎?!」

----

這篇其實是我的打工記事(炸)

半天:

http://image.rakuten.co.jp/fuwari/cabinet/00800717/img55721765.jpg

這種居家外套,有中文名字嗎(炸)

2 Replies to “[衍生] 火村有栖川 日本賀年卡之謎 中”

  1. 原來關於賀年卡之謎,這一集才開始啊…

  2. 這居家外套好像是外袿(穿再和服外類似外套的東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