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在乎你 番外-歡迎光迎總統府 3

聯絡了副總統後,蹺班的兩人開始享受甜蜜的獨處時刻。

可是,明明同床共枕了幾千個夜晚,許久未有的親熱還是讓兩人的動作顯得有些生澀。

再加上一想到這裡是全國最高行政機關--總統府,徐詣航的動作就更顯僵硬。

他抱著段律師,在他耳邊輕聲道,「你確定國安局、監察院或是AIT(美國在台協會)沒在辦公室裡裝竊聽器?」

「沒有,他們沒裝竊聽器。」

徐詣航正鬆了口氣時,段律師隨即又道。

「他們裝了監視器。」

現任總統聞言即往後跳開,俐落地在地上滾了兩圈,退到屏風後方。

段律師似笑非笑地道:「詣航,你在做什麼?」

「反恐訓練課程的第一課,躲到最近的遮敝物後方自保。」

「你運動神經發達,做得很好,這也是『總統新生訓練』的課程之一吧。」

「嗯,這是我唯一一次就過關的科目。」徐詣航苦笑。

「出來吧,」段律師走近屏風,「別擔心,監視器我都關掉了。」

「關掉了?」雖然問段律師『你是怎麼辦到的?』並沒有意義,可是徐詣航還是忍不住想問,「你是怎麼辦到的?」

「詣航,否則我花了這麼多時間是為了什麼?」

問段律師『你是怎麼辦到的?』果然沒有意義,對方只會一如往常地的回答這句話,讓徐詣航哭笑不得。

「段律師只要下定決定、擬定好計劃,沒有什麼事是辦不到的吧?」

他牽著徐詣航的手,將他帶出屏風外,「你知道的,我也只是一個平凡的人,只是……」

「只是,太過執著而已。」比誰都還要了解他的徐詣航幫他接了下一句,「不過,有些事還是不能太過執著,失去彈性的話,會活得很辛苦的。」

「……我知道,」段律師微皺著眉,「但我已經這樣活了半百,想改也改不過來了。」

徐詣航莫可奈何地點頭,「或者說是,改了的話,段和鳴就不是段和鳴了。」

「所以,我今天要『執著』一件事。」

他歪著頭問道,「嗯?什麼事。」

段律師突然緊緊抱住對方,讓他感受到下方炙熱硬挺的東西。

「不、不會吧,你想在這裡……?」

雖然以前當市長的時候也曾『濫用職權』地在市長辦公室做過這件事,不過這次等級可完全不同,若一不小心,鬧得滿『府』風雲,連媒體也知道的話,就難以善終了。

段律師以一種不容至喙的語氣說,「有問題嗎?」

見對方態度認真地要『說到做到』,徐詣航連忙提出備案。

「既然不用開會的話,下午我們可以回家……」

「不行,我跟他們說你在辦公室休息,如果說要回家休息的話,府方就會通知醫生過來,到時更難處理。」

「這……」

「詣航,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

徐詣航面有難色地看著他,「我覺得這還是不妥……」

段律師沒聽完話就走到辦公桌前,只見他蹲下身鑽進桌下,不知道做了什麼,發出了幾聲怪聲。

徐詣航擔心地急上前察看,結果,沒看到段律師的人,卻看到辦公桌底下的地板冒出了一個大洞,還有蔓延至黑暗盡頭的長梯。

問號一個個冒出來的同時,地底世界的燈亮了。

「日光燈是三十年前裝上的,以前只有油燈。」原來段律師站在樓梯上,說話的語氣平淡的好像在介紹自己家裡。

「這、這是什麼?」

「總統府府內秘道,總統辦公室支線。」

「你以前來過?」

段律師搖頭,「我只看過平面圖。」

事到如此,總統先生只想問一句話。

「為什麼你可以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裡做這麼多事?」

打通關係,讓他可以自由安排總統的行程、與副總統溝通,安排代班、調查總統府辦公室,檢查竊聽器、監視器,並且想辦法關掉它們,研究總統府內部建築及秘道,找出打開秘道的方法及電燈開關……

「詣航, 只要樹立目標、擬定好計畫,這並不難。」

總統撫著額,邊搖頭邊笑地走下樓梯。

「這句話由你來說最有說服力了。」

「詣航,你……」

「嗯?」

「你會不會覺得我太執著?很死心眼?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也許是年紀到了能實踐『隨心所欲,不逾矩』的時候,段律師難得衝動地把幼稚的問句脫口,明知對方會回什麼答案,但他就是想問、想聽。

「怎麼會--我覺得這樣的你,很可愛啊。」

「……」詣航,我想聽的不是這句……

「嗯?怎麼還站在那邊?不帶我下去參觀嗎?」

「……嗯。」唉。

---
後記-
   
   總統府的秘道超浪漫的!(只有你這麼覺得吧…)
結果這篇重點沒寫到,倒寫了一堆吐槽XD

5 Replies to “我只在乎你 番外-歡迎光迎總統府 3”

  1. …….
    段律師太強大了!!!(嘆為觀止)

  2. 您好,請問cwt28的攤位名跟編號出來了嘛??

    版主回覆:(07/13/2011 11:58:04 AM)

    您好,CWT28的情報已更新,煩請看置頂文章^^

  3. 可以比美黑執事Sebastian了..

  4. 因為他是段可愛啊>///<

  5. 太厲害了!!段可愛好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