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理與我-跨年夜1

限制級,SM情節有,
請斟酌閱讀,讀後若有任何副作用,作者概不負責。

星期五下午一點半是每個月開組務會議的時間,本月主要議題是依每個人的業務內容提出明年度業績估算及目標。

平常大家都還算認真地開會,但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跨年夜,連組裡最資深的業務也按捺不住想下班的心情,拿著原子筆敲桌頻頻干擾我報告。

「……以上是我的報告。」說完最後一句,我鬆了口氣地坐下來。

坐在投影機正後方的經理站起身打開燈,看著大家的業績估算報告,表情嚴肅地開口:「大家都報告完了吧。現在開始檢討,就從志豪開始……」

隨著經理的話越來越冗長,能早點下班的希望就越來越渺茫,已經有人偷偷在桌下打簡訊,告訴朋友自己會晚點去跨年趴。

經理依報告順序一個個點名,報告得不錯的,就雞蛋裡挑骨頭,硬是要指出些無關緊要的小錯誤;而報告得差的,二十分鐘內能結束訓話就算快的。

而我通常被歸類在後者。

經理好不容點到了最後一位,每個人都露出了期待的表情,但在聽到我的名字之後,他們的眼神都死了。

「博宏,關於你的業績估算……」已經刻劃不少歲月痕跡的眉間,又加深了一皺,「跟我預期的估算,有很大的出入。」

眾人一聽到這句話,比我還難過似地頹喪著肩,八成心想著這下經理不知道又要訓到何年何月了。

未料經理話鋒一轉,「時間也晚了, 博宏留下來跟我討論 ,其他人就先去忙吧。 」

頓時大家還愣了一下,過了幾秒才陸續站起身要離席,此時經理突然又開口。

「喔對了,大家辛苦了,」經理摘下老花眼鏡淺笑,「新年快樂。」

女同事也笑顏逐開,一一向經理問候,「經理也辛苦了!新年快樂!」

「經理新年快樂!」

待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我起身把門關好,走到經理身旁坐下,與經理逐一檢視明年度的業績。

█ █ █

剛開始,我們真的就像上司跟下屬一樣,很認真地在討論明年度的業績問題,但是,等到業務部的大家全都下班跨年去了,我跟經理的注意力也漸漸不在業績上了。

「人都走了差不多了吧。」經理沉聲道。

「嗯,不過樓上的財會部通常都會比較晚走,還有樓下的警衛……」

「警衛只會在外圈巡邏,不會進到辦公室裡,財會部年末很忙,也不會那麼無聊下來亂晃。」

「噢--」我聳肩笑道,「經理都調查好了啊?」

經理沒回答我,逕自站起一副要走出門的樣子。

「要走啦?難得的跨年夜,還有煙火喔。」我事不關已地笑道。

「我只是去作準備,你把東西收一收,待會到我辦公室等我。」

「OK--」

我把會議室的投影機、筆電收好,關燈關上了門後,才發現大辦公室也一片漆黑。

「還真的全部的人都跨年去了啊……」

我對跨年沒什麼興趣,生平最討厭人擠人的地方,朋友們連邀了我好幾年後,也知道我死個性,今年連邀請簡訊也沒來一封。

反正,在公司二十二樓這裡也看得到煙火,而且,我有更好玩的遊戲。

憑藉著外頭霓虹看板的光,我慢慢走到經理辦公室,進門後,熟悉地往右邊牆壁一按打開燈,獨自一人站在辦公室內的經理嚇了我一跳。

「你怎麼摸這麼久?」經理仍用平常罵人的口吻訓道。

但我卻不是用平常的嘴臉乖乖被訓,我走到沙發旁,反客為主地坐了下來。

「我收東收西的不用時間啊?倒是經理你剛剛跑哪去了?」

「我去拿那些……」

經理指著茶几上的食物與香檳,我聞香立馬就跑過去抽了隻烤雞腿,咬下一大口。
「經理還是聰明,知道我中午沒吃多少東西,剛剛還被多罵了快一個小時,餓得快受不了了。」

我是真的很餓,沒二下就把雞腿啃得乾乾淨淨,經理默默地把香檳打開,幫我跟他各倒了一杯,還很講情調地倒在玻璃高腳杯裡。

我們倆沒乾杯,但很有默契地把杯中物一飲而盡。喝完香檳才剛開胃,正想從袋子裡再拿個什麼出來吃時,身旁的經理欲言又止地直盯著我看。

「不吃嗎?」

「不餓……而且太油了,醫生說我不能吃。」

「喔,那……我繼續吃嘍?」

像個委屈小媳婦般,經理哀怨地看著我說,「……好。」

我看著他的表情,最後放下了垂涎欲滴紅燒雞翅,用紙巾擦了擦口手,靠在經理的耳邊說話。

「你就這麼欠人幹啊?」

█ █ █

我總覺得這世界上所有的人事物都是一雙一對配好的。

有上就有下,有左就有右,有男人就有女人,有公就有母,有『支出』就有『收入』,有『業務』就有『採購』。

這些人事物遵照著某個法則,與相對應的東西抗爭,或被相對應的東西吸引。

我跟經理就是這樣的關係。

我是虐待狂,他是被虐待狂。

經理只著襯衫光著下身,被我硬壓著貼在玻璃窗上,雖然明知外面看不到裡面,但我還是喜歡用言語羞辱他一番。

「你就這麼喜歡讓人看啊?經理。」

被領帶綁住嘴巴的經理,只能搖著頭嗚咽發出不成語的聲音。

與被虐待狂的相處守則第一條,『說不就是要。』

「經理,你明明就被看得很爽嘛,想不想被幹?想不想被別人看我幹你啊?」

我的話就像甜言蜜語一樣搔刮著經理的耳膜,他沒發出聲音也沒搖頭,但他的身體微微輕顫讓我知道他很興奮。

我把領帶解開,讓他得已說話。

「說啊,說你想要怎樣?」

「我……我想被你狠狠的操……唔嗯!」

經理話還沒說完我就把肉棒塞了進去,雖然他已四十有五,但體內卻非常緊實,這點讓我很滿意。

我照著他的話,狠狠地開始抽插。

離十二點跨年還有好一段時間,S與M,我們的遊戲才正開始。

3 Replies to “經理與我-跨年夜1”

  1. 之前看過一本有關sm的bl小說,
    裡面有寫到有些玩法是有傷害性的,
    所以他們在玩之前都會協商「終止」的口號,
    不然玩的太過投入的時候又沒有終止的協定還滿容易玩死人的
    ((有感而發

    版主回覆:(01/09/2012 05:13:25 AM)

    嗯嗯,的確,而且要雙方都有共識的情況下…
    關於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情況(?)後續會再補完^^

  2. 這麼短!
    虧我鼻血都準備噴了說~~

    版主回覆:(01/12/2012 05:37:27 AM)

    等我交稿完就來趕這篇><

  3. 後續呢??((敲碗

    版主回覆:(07/24/2013 07:51:57 AM)

    XDD"又一篇被我遺忘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