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故事-頂罪

雖然雷家兩位大家長自認沒有偏心,絕對沒有『第一個照書養、第二個照豬養、第三個不要養』的行為,但雷家三位長相相似的男丁個性卻眾所皆知地完全不同。

若用『如果向爸媽討零用錢,但爸媽說這個月薪水發完了,沒辦法給』這件小事為例,則會有以下三種結果。

如果是小弟的話--

「咦?沒有零用錢嗎?嗯……我知道了,我會乖乖等到下個月……嗚……我沒有哭啦……嗚嗚嗚哇--!」

如果是二哥的話--

「這個月沒有零用錢?!唔,好吧,那也沒辦法,只好帶小弟去那間老闆常打瞌睡的雜貨店,叫他把風……唔,好痛!媽!我開玩笑的啦!」

如果是大哥的話--

「這個月沒有零用錢啊……嗯,爸媽你們也很辛苦賺錢,我知道。可是……弟弟們這個月沒有零花很可憐,啊!把我存的撲滿打破好了!」

這就是雷家三兄弟。

█ █ █

在一個風和日麗又悠閒的星期日午後,雷家發生了一件大事。

雷父下午臨時有事出門去了,雷母在家裡打掃,雷家正讀國一的大兒子去找同學討論作業,國小四年級的二兒子跟朋友在學校打棒球,剛升小二的小兒子在自己的房間玩外公送給他的搖控車。

雷家小弟用積木排賽道,還用幾本百科全書蓋成隧道,做出一座小型賽車場,他拿著搖控器玩的不亦樂乎。

當他無法滿足於這座賽車場,想追求更寬廣的場地時,剛好搖控車也衝出了賽道,跑到房外,他便順勢跟在車後頭把整個二樓當成賽車場,從三兄弟的房間,玩到爸媽的房間,再從爸媽的房間玩到書房。

「衝啊--!」

小弟一心跟在賽車後面,只注意車子的路況,沒注意自己身邊的障礙物,車子一個彎繞過原木書桌旁,但他卻沒跟著轉過去,硬生生地撞上了書桌,不但頭腫了個包,還把爸爸放在上面的書卷等物弄掉了。

小弟見狀,咬著下唇眼眶含淚,忍住不哭地收捨殘局,因為雷父不喜歡他們來書房玩,他認為書房是安靜看書的空間,不是玩耍的地方。

--他得趕快掩滅犯罪證據才行。

當他把地上的東西撿好,要放到桌面原位時,看到書桌中央發生的慘劇,手上的東西又掉了下來……

「怎、怎麼辦……」

原來雷父出門前在寫書法,紙張和毛筆硯台等物都還沒收,而他剛剛撞的那下,似乎就把暫擱在硯台上的毛筆撞掉了,一路滾到寫好的紙上。

不用多說,寫好的作品當然毀了,小弟幼小的心靈受到了莫大的打擊。

他回想起爸爸寫書法時最討厭有人打擾,說會分神壞了整個作品、每次書寫總要花上半天才能完成、爸爸很重視自己的作品也絕對不讓他們亂動……

他連家規犯了幾條都不敢算,小腦袋裡已浮現爸爸看到這殘局的表情了……

年紀尚小的他承受不了這巨大的壓力,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只能用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逃』。

小弟連最喜歡的搖控車都沒拿,邊哭邊跑回房間,躲在棉被裡。

而這副景象,剛好被打棒球回來的二哥撞個正著。

他原本不以為意,因為小弟一天到晚都在哭, 但後來發現,小弟手上只拿著搖控器沒拿車子,這就有點詭異了。

二哥便好奇地走進書房一看,書桌旁的搖控車加書桌上的慘劇,他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

「嘖嘖嘖……你看你幹了什麼好事。」他搖著頭走近書桌,「哎,這下可不是罰站就能解決的了。」

二哥平常雖然喜歡欺負小弟,但畢竟是血親,若弟弟真的有難,他還是會出手相救。

繞了書桌三圈半後,他開始行動。

首先把毛筆放回原位,把宣紙卷好收起,用衛生紙掉擦掉沾到旁邊的墨漬,把後面的窗戶打開,最後,再把地上的搖控車撿起來,大功告成!

這樣就可以解釋成,爸爸沒關窗,所以寫好的紙就飛--走了。

以一個國小四年級生能想出來的掩飾犯罪現場作法,應該算是及格了(?)。

二哥得意揚揚地環視自己的『作品』後,便把宣紙拿回房裡藏起來,拿著搖控車去逗弄躲在棉被裡的小弟。

又過了一會兒,大哥也回來了。

跟媽媽打聲招呼後,大哥便上樓回房,一進門就看到小弟躲在被子裡不出來,發出陣陣哭聲,而二弟則在一旁拿著小弟的搖控車捉弄他。

他原本不以為意,因為小弟每天都會哭,而二弟則一天到晚都邊玩邊捉弄他。

但大哥後來發現,二弟的書桌抽屜沒關好,裡頭夾了一張很像是爸爸用來寫書法的宣紙。

他悄悄地走近,把紙張抽走,走到房門外掀開一看。

「這……?!」

大哥看到關鍵證物後,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屬實,他便再走進房確認。

「震宇,你今天不是要去打棒球?」

「我打完回來了啊。」二哥回完話又繼續跟小弟玩,「這你的搖控車耶,你再不從棉被裡出來就要變成我的嘍?」

大哥在心裡嘆了口氣,二弟袖子上的墨漬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那張紙的傑作八成是小弟造成的,而二弟為了坦護他,動了一些手腳,還試圖把證物藏起來。

大哥搖搖頭,這兩個弟弟真是……

就在此時,媽媽在樓下呼喊著三兄弟,「你們三個,快下來呀。」

小弟聽到媽媽的聲音,以為是自己做的壞事曝光了,哭得更淒厲大聲。二哥雖表面鎮定,內心也有點不安。而大哥則暗自決定了什麼事。

「你們三個,再不下來的話--」

媽媽的最後通諜讓小弟絕望地掀開棉被,哭著跑下樓決定自首,二哥見狀跟著衝上去,怕小弟做傻事,大哥也跟隨在後,準備幫這兩個弟弟收捨殘局。

「嗚--媽--對不起對不起。」小弟哭著抱住媽媽。

「呃,媽,爸爸書房裡的……」

「媽!爸爸書房裡的!」

三個人爭著跟雷母說話,搞得雷母一頭霧水。

「你們三個在吵什麼啊?我只是叫你們下樓吃紅豆餅,不下來吃就冷掉了。」

「嗚?」

「所以媽你沒到書房……」

大哥一馬當先地承認道,「媽,你等下看到書房裡發生的事,不要怪他們兩個,是我弄的!」

雷母還是不解,「你們在說什麼啊?書房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大哥你在說什麼,書房裡沒什麼事啊。」

「你們不用再說了,那事是我做的。」

「嗚哇--對不起,是我弄的啦--」

當然三人爭吵不休時,被害者也剛進家門。

「嗯?怎麼了,大家都聚在廚房……喔!有紅豆餅啊,我先吃一個喔。」雷父伸手就拿了塊紅豆餅吃。

「孩子的爸你來的正好,他們三個啊--」

「喔對對,孩子的媽,我要跟你說,剛剛大姑的兒子說他接到電話說大姑她被送到醫院去了,我聽了把毛筆一丟就急著出門。到了醫院找到她,才知道她只是騎車跟人發生小擦撞,連個皮肉傷都沒有,是對方很擔心,怕有什麼萬一,就叫了救護車,這年頭這種人真是少見了。」

「大姑沒事就好。」

「欸,可是我那幅字要重寫了,沾了整張紙的墨。對了,妳剛剛說他們三個怎麼了?」

三兄弟互看了一眼,一同大笑。


後記-
這系列應該要叫「雷家頑皮故事集」XD

One Reply to “大哥的故事-頂罪”

  1. 看不膩ㄚ看不膩~
    對雷家兄弟真是太有愛了~(大心)

    版主回覆:(06/17/2012 06:01:07 AM)

    這三隻真的很可愛>D<
    本人也寫不膩w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