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裁系列-油與水7

「我真的不懂──副總到底看透了什麼?」

離開副總辦公室後Skyline搖著頭道,副總那話中有話的模樣真讓人覺得他知道了什麼內情,但他跟Jack交換身體的事,應該只有彼此知道才對……或者應該說是,只有他們兩個當事人才會相信這種事真的可能發生!

「看吧看吧!你也這麼覺得吧!副總比總裁還要難理解。」Jack也急著應合。

Skyline看著他心想,就算副總猜到他們的情況又如何?他既沒辦法幫他們恢復原狀,應該也不會大聲宣傳,因為這對他也沒好處。

「總之──老闆的存在不是用來理解的,而是用來服從的。我們這領人薪水做事的員工乖乖聽話就好。」Skyline消極無奈地說。

「你說的也是啦……」Jack回頭看了一眼,「儘量別跟副總扯上關係就好了。」

Skyline覺得有點意外,「沒想到你也是『迴避派』的?」

依Jack的個性來看,遇到這種情況他應該會『正面迎敵』才對啊。

Jack聳聳肩,一副經過什麼大風大浪的臉,「還年輕的時候還有辦法去衝撞,了解現實有多『硬』之後,還是繞道而行吧。」

「年輕的時候?你不是跟我同年嗎?」

「你覺得你還跟那些剛畢業的新鮮人一樣年輕嗎?」

「但也不到老吧……」

電梯來了,Jack拍拍他的肩走進電梯,「看來你還很嫩還沒見過世面。」

Skyline不以為然地說,「我看是你闖了太多禍吧。」

Jack瞪著Skyline,原想回嘴的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有求於人,便悻悻然地換了個話題。

「對了,你今天打算幾點下班?」

話鋒轉得太快讓Skyline還差點要接『你要約我吃飯嗎?』,頓了一下認清眼前的人是裝著Jack靈魂的自已以後,才冷靜地回話。

「幾點下班也不是我能決定的,要看你留下來的工作有多少啊。」

「我也會幫忙做的啦,今天就早點下班跟我一起回家吧。」

「跟你一起回家?」Skyline以為自己聽錯,大聲重複了一次。

Jack點點頭,「對啊,跟我一起回家,我自己回家的話應該會嚇死我們家的人吧,用這副模樣……」

Skyline這才恍然大悟,原來Jack是要他帶著這副身體跟他回家,可是,這不就等於他要扮演Jack跟他家人……

「等、等等,這件事我沒辦法!我沒辦法跟你回家!」電梯恰巧抵達五樓,Skyline快步地走出。

「你不跟我回家?那誰要跟我回家啊?!」Jack急急忙忙跟了出去,還抓住對方的手,「難不成你要我現在跑去整型?!」

「喂!那是我的臉耶!」

「那你就跟我回家啊。」

「不行。」

「又不會怎樣,你是要你扮一下我,讓我家人看一下,證明我還活著……」

「就是這點不行!」

「為什麼?」

「我沒有辦法騙……」Skyline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又倏地再轉回,「我沒有辦法騙你的家人。」

「啊?你在說什麼要鬼話,你又沒見過他們……」Jack完全不懂對方的罪惡感從何而來,況且,這只是個善意的謊言。

Skyline把自己的手抽開,往前走了幾步,「你不懂,這……算是我的罩門吧。」

「 就當作在演戲啊,不然我沒回家,我家裡的人也會擔心的。總不可能說我今天也喝掛在同事家吧?」

Skyline聞言動搖了一下,「這倒也是……」

Jack見機不可失,便再多威脅利誘恐嚇幾句,Skyline也只好點頭答應。

█ █ █

兩人今天雖提早下班,但回到Jack家也接近九點了。

Jack把鑰匙插進洞內,還沒轉開,門就被Skyline的手壓住。

「這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啦,你就說有朋友要來看你的相機跟模型,今天晚上也借住一晚。他們也不會多問啦。」

「可是……他們不會發現嗎?」

「發現什麼?」

「發現你是我,我是你啊。」

Jack翻了翻白眼,「難不成你會常常懷疑別人的靈魂被誰掉了包嗎?」

「是不會,但……」

Jack懶得跟他多說,直接轉開門就走進家裡。

裡面的人聽到開門聲,便喊道,「阿傑──你回來了喔?今天比較早喔。」

Jack一把將Skyline拉進門,暗示他道,「快回話話,說『我回來了,好餓喔!』」

「我、我回來了,好餓喔。」

「大聲一點啦!」

Jack的媽媽從廚房走出,邊擦著手邊道,「哎,怎麼沒跟我講有客人啊。」

「伯母你好!我是阿傑的同事,我叫──」要報姓名時Jack愣了一下。糟了!Skyline的本名叫什麼來著……

Skyline連忙救援,「媽,他是我同事群倫啦。」

他朝Skyline眨了眨眼後道,「是啦伯母,叫我阿倫就好。」

「你好你好,快進來啊,你們都還沒吃飯吧,我去把菜熱一熱給你們噢。」Jack媽媽說完又走回廚房裡去忙了。

Jack帶著Skyline到他的房間放東西,跟走簡潔風的Skyline房間不同,那是個充份表達主人興趣的空間。房裡四個大防潮箱裡滿滿都是相機與鏡頭,一旁還有二個快頂到天花板的玻璃門櫃,裡面全是戰車、飛機模型。

不過,Skyline比較有興趣的是那個半開的衣櫃,他真不知道Jack是從哪蒐集來,這一整箱各式顏色的工程師制服──格子襯衫。

「你就沒有格子襯衫以外的衣服嗎?」

「啥?正常的男人進來這房間都會先被我的收藏品吸引吧!你注意衣櫃幹嘛!」

「難怪其他部門的人都會說你們RD是格子軍團。」帶頭的都這樣穿了……

「 買衣服的時候不知道要買什麼花樣,又不可能穿T恤上班,就買格子襯衫啦。」

「明明世界上那麼多花樣能選……」

「例如?」

「藍底點白點的?」

「太娘了!」

「總比整天穿格子來得好!」

Jack懶得再跟他爭辯,拉著Skyline走出房,「等下要去跟我阿嬤打聲招呼,識相點啊。」

「阿、阿嬤?」

「我阿嬤快九十了,聽力不太好,你要大聲點講話,我會在旁邊跟你提醒。」

Skyline很少跟高齡的長者接觸,所以他顯得有點緊張。

Jack敲了敲房門,Skyline則喚道,「阿嬤,我回來了。」

「太小聲啦。」

Skyline放大音量,連叫了三次裡面才有回應,他們打開門後,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婦人正在看電視。

「阿傑,回來啦。」

「呃、阿嬤,你好。」

「你什麼好啊,快坐到阿嬤身邊關心她一下啦。」Jack在Skyline旁拚命咬著耳朵。

「阿嬤,我……我今天帶同事回來玩啦!」

阿嬤點了點頭,「喔喔,同事啊,很好很好,阿傑很久沒帶朋友回來玩了。」

「阿嬤!我阿傑的朋友阿倫啦!」

「你好你好。吃飽沒?叫阿傑他媽弄給你們吃啊。」

「有有,伯母有在幫我們準備了,謝謝。」

三人寒喧了幾句後,Jack又在Skyline耳邊細聲道,「你問阿嬤,問她肩膀還痛不痛。」

Skyline點點頭,即問道,「阿嬤,你肩膀還痛不痛啊?」

「不太痛了,那天你幫我揉揉好很多啦。」

「那還要不要幫妳揉揉啊?」

Skyline說著說著,就在Jack的注目下,自動地走到阿嬤身後,輕輕地揉著她的肩膀。

「哎呀,我這乖孫,真沒白疼……」

Jack笑道,「還不錯嘛,學得真像。」

Skyline輕哼了一聲,「小心不要被阿嬤聽到。」

「也對也對。」

其實,這是Skyline第一次叫『阿嬤』,也是第一次幫『阿嬤』揉肩膀,卻奇妙地有種熟悉又懷念的感覺──這就是親情?

「喂,如果手酸的話可以換人喔。」

Skyline點了點頭,幫阿嬤按了快十五分鐘,直到Jack媽媽進來叫吃飯才離開。

█ █ █

吃飽飯後,兩人回到Jack的房間,關起門來繼續討論該如何換回自己的身體。

「我覺得你表現不錯嘛,萬一換不回來的話,你還是可以繼續演下去啊。」Jack笑道。

「噢?是喔,我無所謂喔。」

「呃……我看還是算了,你演我OK,但我演你應該不怎麼OK……兒子都這麼機車了,老爸老媽應該不太好搞吧!」

「這點的話,你可以放心,」Skyline淡淡地道,「因為我沒有父母,也沒有任何親戚。」

這句話讓Jack為之語塞,「呃,對……對不起。」

「沒關係,我習慣了。」

Skyline早就習慣這種狀態,一直以來也覺得沒有父母除了成長過程較為辛苦外,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直到今天,以Jack的身份回到家,有人迎接他、為他熱飯、關心他,而自己也可以付出關心……沒有比較都不知道,他這才曉得家人有多重要。

見Jack一臉苦瓜地自責,Skyline也有點過意不去,便轉頭問道,「所以,你應該是為了看阿嬤才這麼堅持今天一定要回來吧?」

「嗯……算是吧,她前幾天直說肩膀痛,想說今天回來看看情況。雖然我覺得是因為她顧著看韓劇都沒出門散步運動害的……」

「她喜歡看韓劇啊?」

「她愛到不行!都快九十歲的人了,還成天唸著要我爸帶他去韓國玩。」

「那你們有帶她去嗎?」

「是有想過今年帶她去啦……」

兩人聊到一半,門外傳來Jack媽媽的呼喚聲。

「阿傑,叫你同事可以洗澡啊!」

Skyline回道,「喔──知道了。」

「耶!我可以先洗澡!」

Jack說完,從衣櫃抓了件四角褲就要去浴室,Skyline連忙阻止道。

「等一下!」

「幹嘛?你是『阿傑』耶,去去,排在我後面。」

「不是啦,你……洗澡的時候不要亂看!」

Jack大笑,「你真的很怪耶!一下怕我小便亂看,一下怕我洗澡亂看,看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難道你都不會覺得很怪嗎?看別人的裸體,還要洗它!」

「啊──就洗啊?」

「真是……」有理說不清。

「不然這樣好了,我想到一個好方法。」

「什麼方法?」

「我們一起洗啊!這樣就可以你洗你的身體,我洗我的身體了!」

Skyline不置可否地把他推進了浴室裡。

--
後記-
敝公司的辦公室裡平均每天會有七成的人穿格子襯杉…

One Reply to “囧裁系列-油與水7”

  1. 格子襯杉~~~~~~
    還好敝公司沒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