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4

 
雖然桌子是圓桌,但中央卻明顯地出現一條分水嶺,將座位對半分成兩邊,空氣中飄散著初次見面的緊張感,還帶了點刺探的味道。
--原來這種讓人坐立難安的陣仗,就是相親啊。
雷豪宇正襟危坐,雙手放在大腿上,眼神不敢隨便亂飄,只好盯著對面的牆看,坐在他身旁的雷母也有點緊張,放在桌下的手直抓著裙擺。
女方與女方的母親也半斤八兩,一個頻頻撥弄自已的瀏海,一個則是東張西望非常不安。
唯有看慣這種場面的媒人老神在在地站起,先暖暖身,開個場,替雙方互相介紹。
「阿芳,這位就是我跟你提過的雷太太,還有他大兒子豪宇。百合,這位是黃太太,跟他們家的千金碧華。」
雙方互相點頭致意,彼此臉上的笑容也都一樣僵硬。
滿姨則繼續用她的三寸不爛之舌詳細說明兩邊的各項背景資料,女方父母兩位都是公務人員,育有一子一女,女兒是國小老師,這樣的家庭背景可以說是相親市場上最搶手商品之一。
「當老師最好了,準時上下班還有寒暑假,也不用擔心以後自己小孩子的教育,對吧,百合?」
被徵詢意見的雷母尷尬地笑了笑,「不過現在當老師也很辛苦吧,真不簡單呢。」
一旁的雷豪宇聞言,想起了弟弟上小學時,因為跟不上進度,而當眾被老師罵「笨蛋」後,媽媽氣得到學校找老師理論的事。想必媽媽現在一定也心情複雜吧……
「之前跟阿芳妳提過了,豪宇的爸爸是法官,百合現在雖然是家庭主婦,以前也曾當過檢察官。豪宇本身在政府單位裡當文官,還有二個弟弟,一個是警察,一個在當檢察官。」
滿姨之前就囑咐過他們,關於豪宇的職業不能講得太明白,會把女方嚇跑,講到這件事的時候交給她就行了。
雖然雷豪宇不太懂為什麼『在調查局工作』會把對方嚇跑,但只要不說謊的話,他也不太介意媒人的避重就輕。
然而,一提到雷家的家世,對方就顯得非常有興趣,不管媽媽或女兒都問了好幾個問題,直到上菜開始用餐了都還不肯放過。
「這麼說來你們家還真是家學淵源,那豪宇怎麼沒想過也讀法律考法官或檢察官呢?」黃太太雖然講得像是順口問問,但是有耳朵的人都知道這才是她真正想問的問題,『為什麼跟我家女兒相親的不是當檢察官的那一個?』
雷豪宇毫不遲疑地回道,「我對現在的工作比較有興趣,而且我爸媽的教育方式一向開明,不會去強要求我們選擇某一條路。」
一旁的雷母看見兒子回應這個問題的表情,忍不住掩嘴笑了一下,心想,豪宇最看重的事除了家人之外,就是工作了吧。
雷家父母雖然不會導引孩子要往哪裡走,但仍會有意無意地對孩子提出自已的偏好意見。雷豪宇雖然孝順,但對自己的職業方向卻非常堅持,高三升大學時,與父母討論升學方向時,他以一種不容置喙的語氣說出自己想當犯罪調查員的志向。
見雷豪宇講得如此自信滿滿,黃太太不以為然地反問道,「你說你在政府單位當文官?到底是在做什麼的啊?」
「我在調查--」
雷豪宇差點就要反射性地說出工作地全名時,滿姨忽地站起,用臀部頂了他一下,尖聲叫道,「上魚啦,豪宇你讓開一點,有酒精膏,小心別燙著了。」
還有五、六步之遙的服務生聞言這才趕緊上菜,滿姨朝雷豪宇瞪了一瞪,要他說話小心一點。
雷豪宇與雷母互看了一眼,也只能苦笑著噤聲吃魚。
█ █ █
照相親往例,吃完飯後是年輕人的時間,滿姨拉著黃太太與雷母說要去百貨公司逛週年慶,要雷豪宇護送黃家千金回家。
「你應該知道吧?不要讓她比黃太太還要早回到家噢!」滿姨囑咐道。
「咦?為什麼?」
滿姨一副快要暈倒的樣子,「笨耶你,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啊,你要約她順道去喝個茶什麼的,再深入認識認識啊。」
「喔、喔,原來如此……」他還想說原來相親這麼快就結束了。
不過,雖然知道任務的目標,沒有經驗的雷豪宇實行起來卻困難重重。
兩人並肩走向捷運站,路程只剩幾步時,雷豪宇的作戰計劃才擬了一半。
反倒是女方先開了口,「我覺得……你剛剛說得很對。」
「剛剛?是……?」
「工作啊,還是要找自己有興趣的工作才行。」黃碧華嘆了口氣,「像我,順著爸媽的意願去當老師,但其實我對那些小孩子一點耐心也沒有,煩都煩死了,我啊現在只想趕快嫁掉辭職算了。」
雷豪宇笑道,「如果不是自己有興趣的事的話,真的沒辦法做得太長久。」
「可是──我還是很好奇,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他心想著,反正對方早晚都會知道的,便心一橫地坦言。
「我在調查局工作。」
黃碧華瞪大了雙眼,再重複唸了一次「調、查、局?」
當雷豪宇正想著滿姨的顧慮還是有道理的時候,對方突然興奮地叫道。
「好厲害喔,那不是很酷嗎?每天拿槍攻堅之類的!」
「呃,倒也不會每天攻堅啦……」事實上調查工作裡,像是搜證、跟蹤或是監聽之類的瑣事比較多。
「但還是會發生很多刺激的事吧?就像電影裡那樣!」
見黃碧華這麼有興趣,雷豪宇也順著這個話題跟她聊了起來。
兩人坐在捷運站旁的長椅上聊了快二十分鐘,雷豪宇把自己遇過的一些有趣或刺激的事與她分享,她則隨著內容時而驚嘆,時而大笑。
雷豪宇看著她的樣子,覺得自已如果有妹妹的話,應該就像這種感覺吧。
他曾經好奇地問過弟弟們,遇到想跟他在一起的人,到底是什麼感覺。
「呃……就是會有一種『一定是他,不是別人』的想法!」小弟的說明一向直覺。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啊,但就是他不在身邊或是沒跟他說到話,就會覺得全身不對勁。」二弟的說明一向淺顯易懂。
雷豪宇從出生至今都沒有過類似的感覺,不過,如果是這種像『家人』的相處感,也許可以是個好的開始。
黃碧華也是,將話題從工作的事漸漸轉移到雷豪宇個人身上來,她也開始想知道對方多一點情報。
兩人漸入佳境時,時間也差不多了,黃碧華因為還有事得先走了,雷豪宇便護送著她進捷運站,在最後一刻,他們交換了電話號碼。
幾乎可以算是任務圓滿達成的同時,最後一個考驗來臨。
「對了,沒問到你是什麼星座啊?」
「我是天蠍座。」
一聽見『天蠍座』三個字,黃碧華像是看到鬼一樣,臉色慘白。
「妳怎麼了嗎?」
「呃不,沒事……」
之後,她不發一語,直到捷運來了,她轉身要走進車廂時,回頭留下這麼一句。
「雷先生,我想我們不太適合。」

-- 後記
大哥的相親之路~~
一敗! XD

3 Replies to “非戰之罪 4”

  1. 不(掩面)為什麼天蠍座會被打槍啊?
    大哥你還是去調查紅豆餅吧

    版主回覆:(11/21/2012 01:25:08 AM)

    不被打搶的話故事就會變成一般向了(喂)XD

  2. 紅豆餅!?
    XDDDD
    雷家的兩兄弟應該會先瘋掉吧!
    不,可能要先保火災險0.0
    ———
    可憐的大哥…竟然這樣就被fire了…
    估計對方是星座謎!?

    版主回覆:(11/21/2012 01:26:00 AM)

    雷家的男人一進廚房就會變最強兵器…

  3. 大哥被打槍了

    話說
    大哥會不會回到家還不懂被打槍的原因呢?
    不過~紅豆餅小弟一定不介意的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