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7

在清晨的通勸時間,台灣的早餐店一向是戰場。
「老闆我要吐司夾培根蛋餅還有薯餅跟中溫奶半糖待會拿。」
「三份漢堡蛋一個不要生菜一個蛋半熟一個要多點醬!」
Neil好整以暇地邁步向前要進店內時,他的外國搭擋卻拉了他一把。
「有沒有搞錯?你要進去裡面吃早餐?!連我這個研究語言精通中文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話了。」
「這正是這邊早餐店的特色啊,你不是待過幾年紐約?紐約早上的星巴克也是這種感覺吧?」
「才不一樣!」他用誇張的表情道,「星巴克裡才不會有這──麼多,連牆面都不夠寫的菜色咧,而且還有太多我不認識的東西跟術語!外帶跟內用要怎麼點菜排隊啊?看起來好像只有內行人才知道規則!吃個早餐還得先融入這邊的文化?!我大概會餓死吧!」
「那你就餓肚子吧。」
Neil冷血地把搭擋拋在後頭走進店內,還眼明手快地搶到一個座位坐下。
「你剛剛是怎麼閃過那個提著十袋早點的大嬸?她把我撞得好痛!搞不好內出血了!」搭擋抱怨歸抱怨,卻也還是跟著進來坐下。
Neil早就習慣他的碎嘴與怨言,不予理會通常是最明智的作法。他看著牆上的菜單,點了幾道懷念的餐點,搭擋也聰明地跟老闆說,「我也各來一份!」
在擁擠熱鬧的早餐店裡,Neil原本一臉無我放空地吃著早餐,見搭擋的嘴除了咀嚼之外還忙著講話,他便默默地把自己的餐點移到口水噴不到的位置。
「不過話說回來,這邊的特色早餐還真好吃,難怪你這麼堅持要早點起來吃早餐。」
「沒人叫你跟。」Neil冷淡地道。
他的搭擋也早習慣他這副冷冰冰的個性,眉開眼笑地說,「隨便你說我是跟屁蟲或是金魚大便什麼都好,我可不想賴床錯過你跟那位雷先生的感人重逢好戲!」
即使聽到了關鍵字Neil卻連眉也沒挑,安靜地吃著他的培根玉米蛋餅。
「哎,給點反應嘛?你不是為了他回來的嗎?」
「我是為了工作回來的。」
「因為那是跟他有關的『工作』。」他補充道。
「只是剛好有關。」
「別再嘴硬啦,老實承認有這麼難嗎?不過就是你被甩了還惦記著對方嘛。不過這個姓雷的還真是不知好歹,你條件這麼好還拒絕,要是我的話……Hey,Neil!你吃飽啦?別丟下我啊。」
Neil快步離開店內,讓想耳根子清淨清淨。
然而,這又讓他想起那個自問自答不下千百遍的問題——我是否還在乎他?
應該是在乎的吧——他回來後,還是去尋找他的背影。
應該不在乎了吧——他可以跟別人有親密關係,把心中的陰影拋在腦後。
也許,這次回來能讓他找到答案。
█ █ █
雷豪宇原本是個與『星期一症候群』無緣的人,但今天卻異常地感到疲憊厭倦、工作不有趣、人生沒有意義。
除了星期六的相親宴外,隔天星期日他也沒閒著。
雷父雷母一大早參加了里民活動出門去了,雷豪宇在家裡打掃完客廳後,換上外出服想去書店買書,坐在玄關處穿鞋時門鈴響了。
依稀記得雷母最近好像有買什麼電視購物的廚具,說這幾天會送來,他便一時不察打開了門。
「豪宇啊——昨天的事我都聽說了,這真是太可惜了,你跟那女生真的很配的說,可能就是紅線沒有接在一起吧。沒關係!滿姨這裡還有很多人選,已經挑過星座了,剩下的都是跟你合的!嗯?你要出門啊?借我十分鐘啦,看個照片很快的啦。」
結果,一直到雷父雷母回家前半小時滿姨才離開,雷豪宇的週末就這麼泡湯了。
他倒也不是因為沒有休息而疲累,以前連續二、三個月都沒能好好睡上一覺也是家常更飯。
——應該是做了不習慣的事的關係吧。
雷豪宇伸了個懶腰後站起身,正想替自己泡咖啡時,被人從後頭用力撞了一下,他一時沒站穩往前跌了幾步。
回頭才要看誰這麼冒失,那名肇事者就跑進了會議室裡。
「組長?」
雷豪宇還不至於連自家組長的背影都會認錯,可是,看組長這麼著急的樣子,難不成有什麼大案子?!
「早上有『貴客』來喔,所以緊急通知組長,叫他收假回來。」同事小戴邊吃著肉包邊道。
「貴客?」
「到底是誰我也不知道,只聽說連局長都打內線過來關切耶。」
連局長都關切的話,搞不好真的跟什麼大案子有關係!
雷豪宇興奮的心情維持不到三秒,便被理智澆熄。就算是什麼大案子也不會跟他有關係了,頂多就是結案的時候,他把那本案件資料拿去歸檔罷了。
又開始憂鬱起來的雷豪宇到茶水間泡了杯咖啡,回到坐位上沒多就便被同事拜託去檔案室調資料。
有事做總比在那怨天尤人來得好,雷豪宇打起精神在檔案室裡查找資料,一小時後,他搬了一大疊資料要回辦公室,正愁沒手開門時,剛好有人從裡面走來。
「不好意思,借……」
抬眼一看,二人四目相對,瞬間各露出複雜的表情。
「N、Neil你怎麼會在這裡?」
Neil聞言隨即換了個表情跟態度,像是早就在心中演練了千百次,就為了今天這一刻似地。
「豪宇,好久不見。」
他笑容可掬,卻冰冷得像沒有溫度的蠟像。
「是啊,一年多沒見面了……」如果前幾天那個人不是你的話,雷豪宇在心底暗道。
「你過得還好吧?手拿這麼多資料,是為了什麼案子作準備嗎?這次是臥底還是跟監?」
他尷尬地笑了笑,「其實我……」
「能重回你熱愛的現場,你應該很高興吧?」
「呃……嗯。」
在思考如何回答之前,雷豪宇就點了點頭,也許是他潛意識地不想被對方知道自己目前的困境吧。
「對了,你還沒說你這次來是為了——」
雷豪宇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組長從Neil身後走了過來。
「豪宇!你來得正好,我正要叫你進來討論呢。」組長轉頭又對Neil說,「狄先生,聽說你之前就豪宇認識,這樣更好辦事了。豪宇他現在在內勤負責案件資料整理跟管理的工作,你有什麼需要或問題就問他吧。」
比起尷尬地想挖洞跳進去,Neil那張面無表情看著他的臉,更讓他想逃離現場。

— 後記-
小貓反將一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