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行系列-至少還有你

袁哲樂終於受不了了。
昨天晚上加班時,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根本沒辦法專心工作。
更可怕的是──他已經超過五天沒上廁所了,而且與其說是沒有便意,不如說是『不敢面對現實』。
其實他原本還想多賴幾天再去醫院,但早上打開電視看到『女子一個月沒排便,腹痛送急診』的新聞,就立刻打電話向經理請了假。
再怎麼說,若是因為這種原因被抬上救護車送急診的話也太丟臉了!如果不幸還上了新聞,那真是袁家幾十代以來的最大之恥。
袁哲樂隨便找了家醫院,掛了大腸直腸科的門診,忐忑不安地等待叫號。
門診間外的長椅沒什麼人坐,等待掛號的人都心照不宣地站著,或是來回走動。袁哲樂見狀覺得有點安心,至少這個世界上因為尷尬部位得病來看診的人不只有他。
不一會兒,年輕貌美的護士走出來叫號,「十一號,袁先生。」
「啊,我是!」
「可以進來看診囉。」
袁哲樂一邊走進邊,一邊腦袋裡還亂想著『等下該不會要內診吧?』、『這個護士也會在嗎?』、『我不要給陌生人看我的菊花啊啊!』。
「不想坐著的話,站著也沒關係,還是要先趴在診療台上也可以。」
直到聽見醫生的聲音,袁哲樂才抬起頭仔細端詳這個即將與他的小菊花做『第一次親密接觸』的人。
方才在外等待時,他看到門牌上掛著『陳家豪醫生』,是個非常普通、一聽即忘的菜市場名。
但是,這個名字配上醫生的臉,一切就大大地不同了。
陳醫生戴著銀框眼鏡,其實長得也不算太特別,但那眼鏡背後、左眼角下的愛哭痣,袁哲樂想忘也忘不了,因為他還曾經在那顆痣的旁邊畫圖惡作劇呢!
「陳、陳家豪?!怎怎怎麼會是你——!」袁哲樂嚇的退到牆邊,用發抖的食指指著對方。
陳家豪瞄了一眼病歷卡上的基本資料,推了推眼鏡,咧嘴笑道,「我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哲樂嗎?從國中畢業就沒見過面了吧。」
陳家豪雖然叫得親密,但往事就像跑馬燈一樣在袁哲樂腦裡快速倒帶,時間軸停在國車,慢速播放著他欺負陳家豪的種種,在他臉上塗鴉、故意拿走他的椅子、放學後搶走他的書包讓他跑著追……
啊啊──那個國中時又矮又肥還有顆愛哭痣的傢伙為什麼會當上醫生啊!而且還是大腸直腸科醫生,這分明是來整他的吧!
相較於袁哲樂的心情起伏,陳家豪貌似完全不記得以前種種,隨即恢復成工作模式,冷靜地道,「今天來看診是哪裡不舒服呢?」
「呃,我、我不看診了!」
袁哲樂轉身就要逃走,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會給這種對象看診吧?!
長大瘦身成功、還長到一百八十公分的陳家豪眼明手快地按住他的肩。
「哲樂,都來了,為什麼要走呢?」
「我、我……這……」
陳家豪拍拍他的肩,「你放心,會來這邊看病的人都是差不多的症狀,我每天都要看好幾十位患者呢。」
「可、可是──」我的小菊花──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醫生,眼中只有患部,我是不會亂看其他地方的。」
身為醫生的陳家豪誠懇地這麼說了,袁哲樂心中也有些動搖,可是,如果是不認識的人就算了,還是國中同學,而且他以前還常常欺負他……
「哲樂,你不信任我嗎?你寧願去給其他醫生粗魯地對待,也不願意相信我這個朋友嗎?」
這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袁哲樂一向耳根子軟,在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莫名被護士帶到後方的床上準備內診了。
陳家豪意示護士離開後,袁哲樂暗吞了幾次口水,緊張得不得了。
「別緊張,只是看看而已,一下子就好了,我會很溫柔的。」陳醫生笑得像冬日的太陽般溫暖。
袁哲樂聞言,像被灌了什麼迷湯,自已快速地把褲子跟內褲拉下,露出屁股跟患部。
過沒多久,診療間裡傳出慘叫聲,在外頭等待的護士習以為常似地打開門。
「這位病人是個比較嚴重的個案,請大家不要擔心喔。」
█ █ █
陳家豪!你這個混蛋、惡魔!你沒有醫德、你下輩子會長十個痔瘡──!
看診過後,袁哲樂每天都在詛咒陳家豪,什麼我會很溫柔的,全都是為了吸引他上當的屁話。
搞半天那傢伙只是想假公濟私地報仇吧!氣死我了──!
趴在床上休養的袁哲樂越想越生氣,恨不得搭時光機回到國中時代再多欺負他幾回。
此時,電鈴響了,袁哲樂心想男友明明說晚點才會來的啊,還是他工作提早結束了?!
他撐著虛弱的身體,開心地迎上前開門。
「陳、陳家豪──?!怎麼會是你!」
同樣的台詞與劇碼再度上演,唯一不同的是,陳醫生今天沒穿白袍,便服前來問診。
「我來探病兼幫你回診啊,怕你工作忙擔誤療程。」
袁哲樂還沒來得及阻止,陳家豪長腿一跨,就大剌剌地走進袁家。
「設計感很不錯的房間嘛,不愧是做廣告的。」他環顧四周評論。
「你怎麼知道我做什麼的?!」
「病歷上的基本資料啊,你連地址都寫得好詳細喔。」
此核,袁哲樂暗罵自己不下千萬次。
「哎,客人來了不倒個茶嗎?」
陳醫生在他最愛的鮮紅色太妃椅上坐下,還斜坐翹腳揮了揮小指。
袁哲樂滿肚子火地倒了杯白開水,用力的放在桌上。
「喝完就快滾啦!」
「哎哎,這是你對待老同學的態度嗎?」
「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你!」
陳家豪乾笑了幾聲,「我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治療喔,如果要打醫療官司的話應該告不贏吧,而且搞不好還要弄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得痔──」
「別說了──!」袁哲樂大叫阻止。
「嗯,說的也是,今天是來回診的。請問袁小弟弟最近屁股還會不會痛啊?」
要不是身旁的無風扇電扇要價上萬元,不然袁哲樂鐵定拿起來往他臉上砸。
陳醫生注意到廚房吧台上的水果,跟客廳旁看似仍在使用中的跑步機,笑道,「看起來你都有照我說的話做嘛,真乖,醫生最喜歡聽話的病人了,有沒有用溫水洗屁屁啊。」
「你真的腦袋有洞耶,為什麼要纏著我啊?」袁哲樂忍不住撇嘴道,「都那麼久以前的事了,還在記恨喔?」
陳家豪冷不防地走到他身邊,在耳旁陰陰地說,「我才想問你腦袋有幾個洞,你以為霸凌別人不會在他心中留下任何傷痕嗎?」
袁哲樂嚇得背脊發涼退了幾步,他看著面無表情的陳家豪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國中時自己也只是個小屁孩,如果別人欺負陳家豪,他沒跟著欺負的話,自己就會變成下一個被霸凌的對象……
其實有好幾次他看到陳家豪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也覺得他很可憐,但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裝笑混在人群裡。
畢業典禮那天,陳家豪是少數幾個沒拿著花束的畢業生,袁哲樂發現落單的他,想走向前跟他說些什麼,卻還是提不起勇氣。
那時候沒說出口的話,現在說的話,還來得及嗎?
「陳家豪,我──!」
時間抓得剛剛好,電鈴又響了,「我……去開門。」
袁哲樂打開門後發現這次是他的外籍男友來了,對方笑咪咪地站在門口。
「Baby,你還好吧?感冒有沒有好一點。」
他假咳了幾聲,「嗯嗯,好很多了,謝謝。你今天不是要工作嗎?」
「工作改時間了,我等下才要過去,先繞過來看你啊。」
「Teddy……呃,不好意思,我怕傳染給你……」
男友搖搖頭,「沒關係,我也要走了。」
袁哲樂想在多說些什麼的時候,右肩被輕撞了一下。
「好無聊喔,我要走了。」
陳家豪就這麼大剌剌地從他們兩人間穿過去離開,袁哲樂看著他的背影,最先想到的不是要跟男友解釋,而是跟陳家豪說。
──我還沒跟你道歉啊。
█ █ █
又過了幾天,袁哲樂正覺得自己的小菊花恢復情況良好,就要回到幸福快樂的人生軌道上時,一通沒有來電名稱的電話響起。
「喂喂?」
聽起來很刺耳的男性假音傳來,『親愛的袁先生,該來回診嘍。千萬不要『自我感覺良好』就中斷了療程,您要知道,痔瘡的復發機率是很高的喔。』
「陳家豪……你都這樣跟你的病患講話的嗎?」
『當然不是。這是VIP患者才有的權利呢。』
袁哲樂強忍著想掛斷電話的衝動,「這禮拜一定要回診嗎?」
『對啊,幫你排好了,星期三下午一點半。』
「星期三下午一點半?你以為我不用上班嗎?!」
『給你個良心的建議,走到老闆辦公室,脫下你的褲子給他看,他就會讓你請假了。』
「馬的……」袁哲樂衡量了一下工作,草草道,「好啦,我會去啦。」
『一定要來喔,不然我會詛咒你的痣──』
「我有工作要忙啦!」
掛斷電話後,袁哲樂暗道,有哪個醫生會詛咒自己的患者啊,這不是要他永遠康復不了,天天去看他嗎?唔?天天去看他……呿,誰要啊。
袁哲樂口嫌體正直地在行事曆的星期三空格裡,畫了一個欠扁的陳醫生畫像。
█ █ █
星期三,袁哲樂向公司請了病假,老闆還關心地問他最近的身體狀況還好吧?他也只能苦笑回應。
走進醫院掛完號,正要往診間方向前進時,身後不知何時冒出一個人,摀住他的口鼻,推著他前進。
「安靜點!跟著我走!」
「唔唔唔?!唔嗯唔唔──」陳家豪?你搞什麼鬼?
袁哲樂在搞不清楚對方到底要做什麼的情況下,被推著走到醫院內部人士專用的通道,走了一小段路後,前方出現一扇門。
陳家豪放開他,走到門前推出一點縫,「你自己過來看吧?」
「看什麼啊……」
袁哲樂湊上左眼,看到難以置信的景像,他交往一年多的外籍男友抱著一名年輕男子,就坐在醫院候診間的長椅上,你儂我儂閃光大放送。
「那天我看到他就覺得有點面熟,後來才想起他常常陪那個男的一起來掛我的診。不過他跟你不同,不是痔瘡,是撕裂傷……」
陳家豪最後在講什麼他已經沒聽進去了,甚至連他最後怎麼回到家都沒有記憶,還有,會演變成現在這種情況的過程也一併忘了。
「喂,我的病都好很久了,你還是只給我吃蔬菜條是怎樣?」
這天陳家豪來袁哲樂家中做菜,說要煮好料的給他嚐嚐,結果卻端出一盤精美的放射狀蔬菜條拼盤。
「真性急耶,再等一下啦,馬上就好了。」
三分鐘後,陳大主廚端出主菜沙朗六分熟牛排,頓時香味四溢,袁哲樂聞了口水都流了一大半。
「快拿刀叉給我!我要開動!」
「吃蔬菜條還用什麼刀叉,你這個假洋人。」陳家豪邊說邊切牛排,叉了一大塊放進嘴裡。
「靠──!你該不會只有準備你的份吧?」
「我不是早就把你的份拿給你了嗎?」
「我只能吃蔬菜條?!」食物的怨念是很可怕的,要不是廚房的吧台是固定式的,袁哲樂鐵定翻桌。
「你這孩子真是的,都跟你說了痔瘡是個不可逆的疾病,再復發的機率超高,不然你以為我每天靠什麼賺錢。」陳醫生邊咬著牛排邊道。
袁哲樂快暴走似地拍著桌子,「我不管啦!我也要吃牛排啦,我要吃我要吃!」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其實我還有準備一塊啦,只要──」
「只要?」
「你照著我唸一句話,我就讓你吃。」
「啊?」
「至少還有你。」
「蛤?」
「快唸啦。」
「至少還有你?」
「那個『痔』是痔瘡的痔喔。」
「什麼鬼啦?!你腦袋壞了喔!」
陳家豪嘿嘿地笑道,「你剛剛自己說了,『痔』少了,還有你啊。」
「好爛的文案……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
「牛排……」
「對不起我錯了,我懂了。」
當陳家豪去準備牛排時,袁哲樂在後頭邊咬著蔬菜條邊抱怨道,「到底是怎樣的生長過程才能養出你這種個性的人啊……」
「嗯?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的『虐待狂傷痕』是小時候被霸凌造成的啊──」
袁哲樂差點沒被蔬菜條噎死,媽啦,所以這一切都是我自做自受就對了。
陳家豪端著牛排,像是會讀心術般笑著說。
「對啊,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喔,就好好享受吧。」

---
後記-
好久沒寫一集完的365了!XD
在上班的時候想到這個idea,正在咕狗「痔瘡」時,主管從後面走過來
希望明天上班不要出現奇怪的謠言ODQ

One Reply to “365行系列-至少還有你”

  1. ……看不懂……最後到底跟『至少還有你』有什麼關係啊….?

    版主回覆:(12/09/2012 02:13:24 PM)

    只是個很爛的同音字文案…XD”
    如果有續篇的話會再多寫一點:P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