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10

「沒想到你對他也能把話講得這麼直接、這麼冷血啊!」
方才一直在後方偷聽的康拉德像是意外看到對方的另外一面,雖然話說得調侃但他心中真的有點被Neil嚇到了。
走在前方的Neil則淡淡地說,「我只是把我心裡的想法說出來罷了。」
「就是這樣才恐怖啊……」康拉德細聲道。
「你說什麼?」Neil回頭話鋒一刺。
「呃、呃、我是在說晚上要吃什麼啦,哈哈,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最關心的就是食物啦。」
康拉德打哈哈地笑著,雖然他比Neil虛長十歲,但有時候還是蠻怕對方那捉摸不定的個性會爆發出什麼事來。
不過,這也是他死纏爛打都要跟著來台灣的理由,唉,誰叫他欠Neil一次呢。
「吃牛肉麵吧,飯店旁邊有一間得過獎的。」
「喔?真難得你會主動推薦要吃什麼?」康拉德快步向前,用手肘撞了撞他,「我知道、我知道,你剛結束了一段戀情,現在總算願意張開眼看看身邊有更好的男人了吧?如果有需要,我的房間就在你旁邊,房卡會偷偷塞到你房門縫下──」
Neil冷冷地看了他一眼,「Conrad。」
「嗯?」
「我不喜歡比我矮的人。」
康拉德聞言氣得臉漲紅地在原地跳腳,不斷嚷嚷著,「我哪裡矮啊?我也有五點八英呎好不好!」
Neil把他拋在身後,忍俊不住地笑開了。
雖然Conrad有時候很煩人話很多又講得太中肯,但他總能適時地緩和自己浮躁的心情。
那時站在柱後,偷看到雷豪宇時的熱切悸動心情,已被他本人的轉變而趨於冷卻。
這樣也好、這樣也好,反正,他當初也說得非常明白。
──「彼此是用『朋友』的身份,希望你能了解。」
收拾好心情後,接著就是把『任務』結束,就可以永遠離開這裡了。
█ █ █ 
在回家的公車上,雷豪宇拉著手環,身體隨著車身搖來晃去。
這是近期內第二次了吧,當面被人拒絕……不、不對,這次是他活該,是他先拒絕過他的。
明明這對彼此來說應該是個最完美的狀態,但他卻覺得心中有塊說不出是什麼的遺憾。
可能是兩人連朋友也當不成的事,還是……
「叔叔,那邊有座位可以坐喔。」車上一名國中生輕拍他的肩問道。
雷豪宇嚇了一跳,雖然就早邁入三十頭的他不算年輕,但也還不到需要別人讓座的歲數啊。
「呃,謝謝你,但我沒事。」
「可是我看你臉色發白,還搖搖晃晃的快跌倒的樣子……」
他摸了摸臉,才發現自己的皮膚冰冷,再搓了搓雙手,手指竟跟冰棒沒什麼兩樣。
但他本人並沒覺得身體有哪裡不適,笑著謝過國中生後,他便提早一站下車了。
原本只是想散步回家,讓身體變得暖和一點,但他卻越走越慢,只因耳邊不斷響起方才Neil說過的話。
──這次再看到雷豪宇,我覺得他變了,已經不再吸引著我的目光了。
Neil說得沒錯,他也覺得自己變了。
自從身體發生異狀,無法再從事外務調查員的工作後,他就變得越來越憤世嫉俗、怨天尤人。
在工作時,看著那些能在外出生入死、為國家貢獻的伙伴們,他心裡想的,並不是如何能在後頭協助他們,而是批評他們的做法,看著他們的失敗而暗自感到竊喜。
在家中,說好聽一點是能夠陪伴爸媽,力盡孝道,但他卻總覺得自己是在養老,提早被社會淘汰,進而封閉了社交。看到弟弟們不管工作與私生活都過得不錯時,他也無法真心地替他們感到高興。
就算老朋友段可敬察覺他得內心生病了,想介紹心理醫生給他,他也不肯拉下臉,死命抓著自己所剩無幾的自尊,說自己還可以、過得去。
而面對Neil,他的心情更是複雜,明知自己不能接受他,卻又因為他的話而感到惱羞,這種覺得對方應該還是要喜歡、崇拜自己的奇怪自負感,讓他越來越討厭自己。
走著走著,雷豪宇索性靠在牆邊,重重地用手捶打著水泥牆,也許是內心過於激動,都打出血來了,他都沒感到任何痛感。
倏地,他停止捶打,開始向前奔跑了起來。
一開始跑步,他冰冷的身體總算開始慢慢發熱、流汗,這是他最喜歡的全身運動暢快的感覺,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體會到了。
跑了一條街後,除了開始覺得喘之外,身體沒有其他異狀,他抱著一絲希望,說不定就跟二弟說的一樣,身體只是需要休息,休息夠了就會不藥而癒。
可是,奇蹟之所以為奇蹟,是因為它不常發生在世界上。
不一會兒,從腳開始,雷豪宇感到劇烈疼痛,想再堅持一下地往前走幾步路,卻痛得倒臥在路邊。
緊接著,腹部、胸口、還有頭部,就像一群人拿著鎚子把他的身體當鐵板敲一樣,重重的頓痛感佈滿全身。
那條街沒什麼人車經過,他獨自痛得直在地上打滾,痛得眼角都擠出淚來。
失去意識前,他忍不住對天叫道。
「如果一定要這樣考驗我的話,不如就把我的性命拿走吧!」

— 後記-
進入二位數集數!
但大哥好像有點口年OAQ

One Reply to “非戰之罪 10”

  1. 大哥!!!太可憐了
    職業傷害真的很可怕QAQ

    版主回覆:(12/23/2012 09:43:18 AM)

    OAQ請小心職業傷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