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14

雷豪宇借了局裡的公務車載他們兩人出門。

康拉德只要不待在室內處理文書工作心情就很好,途中去便利商幫大家買咖啡時,還多買了一堆零食,活像要出門郊遊似地。

Neil雖然沒多說話,但好心情也表現在臉上,拉下車窗閉眼吹著秋日涼風,任瀏海在額前飄舞。

也許是被他們兩人影響,雷豪宇的心情也不錯,雖然許久沒開車再加上對局裡的休旅車不熟悉,一開始還有點緊張,但上路之後也開始享受上班偷個閒兜風的樂趣。

不過,他那有點工作狂又小心謹慎個性,還是忘不了外出的目的是什麼。

「第一個地點在T縣C區近郊……那邊已經接近山區,Neil,可以再幫我確認一下地址嗎?」

Neil隨意瞄了一下手上的資料,「應該沒錯。」

「哎,幹嘛這麼認真啊?」康拉德抱著兩大包零食邊吃邊道,「先到附近玩一玩也不錯啊。」

「說得也是,我知道這附近有一間很好吃的羊肉爐喔。」

「喔喔喔-!我知道那個!風味很獨特的羊肉爐!」就算兩頰被零食塞得鼓起,康拉德仍激動地叫道,「現在就去吃吧!」

「一大早都還沒開店呢,」雷豪宇笑道,「我們先去辦完正事後,等他開店就可以去吃了。」

「喔喔──!那趕快去辦正事吧!」

雷豪宇從後照鏡瞥見Neil微揚嘴角,像是在說,『你越來越懂得怎麼控制這傢伙了。』

在三人言談間,不一會兒就抵達目的地。地點在山腳下的一個小社區,雖有零星店家,但白天也不太熱鬧。

雷豪宇把車子開到路邊空地停車後,三人便按圖索驥走到一排沿著上山的大馬路邊的透天厝。

「山腳路一百二十號的話……就在這附近吧?」雷豪宇抬眼一望,門牌是一百零八號,「再過去幾間就是了。」

走到一百二十號門前,Neil比對了手上的資料,「應該就是這間。」

「只要把鑰匙插進去就知道是不是了。」雷豪宇亮出手上的鑰匙,插進鑰匙孔後即順利轉開。

「Bingo,快點進去查完吧!羊肉爐在等著我呢。」

康拉德一馬當先地閃身入內,剩下的兩人相視苦笑。

「他的食量還真不是普通的大。」現在也才十點半,而且總覺得康拉德誤會了什麼,因為羊肉爐店下午五點才營業。

「從我認識他那天以來他就沒飽過。」Neil笑著說完,也跟著入內勘察。

雷豪宇殿後,一面翻著之前的結案資料,一邊隨處查看。

這裡是軍火商的據點倉庫之一,用來存放不法槍械與毒品,早在先前就被局裡搜了好幾次,只差沒把地基掀起來看。如今,這邊早已成為空屋好幾個月了,應該沒有任何再次搜索的價值了。

思及至此,雷豪宇回想他們這兩天的工作情況,康拉德就先不提,Neil在查找資料的時候,也並非有系統地查找,貌似沒有一個搜尋目標,這讓他萬分不解。

就算不想讓局裡或雷豪宇知道他們任務的目的,也應該是為了找『什麼』而來台灣的啊。

但雷豪宇不管怎麼看,都不覺得他們眼前有目標,反倒是像在等待目標出現?

「唔哇──」

先上二樓的康拉德傳來叫聲,還在一樓的二人連忙跑上去支援。

「怎麼了?」雷豪宇問道。

「這裡有遊民的排洩物,好臭喔……」康拉德捏著鼻子道。

雷豪宇鬆了口氣,「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這裡空了好幾個月,連遊民都住進來了啊。」

「對啊,你看他,晚上在這裡升火,旁邊還堆了些報紙,哪天把房子燒了都不意外。」

「嗯,這邊山腳下晚上有時候也蠻冷的,不過,這樣不處理的話的確不太好,我等等跟地方單位聯絡一下好了。」

「你要把遊民趕走?」Neil看著遊民的生活痕跡,朝他問道。

「也不是趕走,是請相關單位看能不能安排他到別的地方,畢竟這裡也是私有住宅,而且不小心引起火災的話,旁邊的住戶也會有危險……」

「Homeless……遊民不就是因為沒別的地方可去才成為遊民嗎?」

面對Neil突如其來的回答,雷豪宇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回什麼好。的確,如果把他趕走的話,應該也無處可去,只能到公園或車站找個好位子過冬。但他覺得自己的論點也沒錯,若發生火災,釀了大禍,誰能負責?這也是種非戰之罪吧……

「不升火的話,塞報紙也很暖的……」Neil喃喃地道,「我曾靠著幾份報紙渡過雪夜。」

「咦?」

「十六歲的時候吧……我有二、三個月是在街上渡過的。」

雷豪宇知道,Neil的苦笑背後隱含著一段難以對外人訴說的故事,他雖然想碰,卻又碰不得,只能以『普通朋友』這個身份的話……

「你們快上來──!」

先偷跑到三樓的康拉德再次大叫,他們又三步併兩步地爬上樓。

「這次又怎麼了?」雷豪宇看到他呆站在原來,沒好氣地道。

「剛剛三樓有人!往露台那邊跑過去了。」

Neil聞言便衝到露台,往右一看還真的有人跨過矮牆爬到隔壁,正破窗逃進隔壁幢室內,那個人的背影看起來並不像遊民,破窗的手勢也較像『專業人士』。

Neil追著他跨過矮牆也跑進室內,剛好隔壁房也是空屋,他一路從三樓追到後門,對方逃出了屋內,鑽進了後方的巷子。

他正想趕緊追上時,被後方康拉德叫住。

「Neil!豪宇倒下了!」


後記-
大哥好弱ODQ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