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16

Neil快步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間,關上門後,沒把門房卡插上,房間一片漆黑。

他背貼著門板,閉上眼慢慢地向下滑,最後頹坐在地上,雷豪宇的話也在耳邊倒帶播出一次。

『我的身體……不能作劇烈運動,像是跑步、跳躍之類的,當然各項武術也都不行。』

原來他會調內勤,沒繼續當調查員的真正原因是身體出了問題。

日常生活沒有什麼大礙,只有在劇烈運動時才會發作,而發作時全身不明疼痛讓他一步也走不了,無助地倒在地上。

這對那個視工作如命、還真的連命都賭上的雷豪宇來說,應該是件非常痛苦又不甘心的事吧……而且,即使轉調內勤,他每天還是在同一個職場,看著同事談論案子的事,自己卻插不上話……

Neil光是想像,就能感覺到雷豪宇當下的無奈與悲哀。

難怪那時候來找雷豪宇時,情況會那麼尷尬,而他還一直逼問他轉調內勤的原因……

一想到這裡,Neil就無法原諒自己,就算不知道原因,這樣也逼人太甚。

然而,最重要是,害雷豪宇變成這樣的人……正是他自己啊。

Neil把頭埋在雙膝間,雙手互抓著手臂,將自己縮成一團。

他明知就算現在後悔也於事無補,回想過去的事也只剩混亂,但他還是難以克制、不斷自責。

在雷豪宇身邊,他第一次感受到安心、平靜,初次在人前覺得慌亂不知所措,也第一次知道,怎樣的感覺──叫作『喜歡』。

所以,他毫不後悔在認識雷豪宇沒多久後就幫他擋了一槍,現在回想起來,他一向是身體反應比腦袋還要快的人,雖然是後來才察覺……但那個時候,他就喜歡上這個人了吧。

但是──

為什麼自己後來會為了任務不擇手段把雷豪宇當成誘餌?只要是為了自己的原則就算那是『必要之惡』也決心執行?

為什麼……他會害雷豪宇變成這樣……

以往,跟他相處過的人,都在背地裡說他寡言、冷血又無情,但他都不怎麼在意,可能是成長過程的關係,或是他天性如此。

也許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終於也體會到自己的無情之處了。

█ █ █

「是我。開門好嗎?」

就算不出聲Neil也知道雷豪宇站在門外,但他現在根本沒臉見對方。

保持緘默一陣後,門外的溫柔男低音又響起。

「Neil,拜託你了,開門吧……」

才覺得自己非常無情的Neil,還是耳根子軟,聽完這句話,就像是被催眠一樣,緩緩站起身,乖乖地幫雷豪宇開門。

Neil低頭,看著雷豪宇的腳從門外移動到門內,從門口移動到房間裡,還不知怎麼抬頭面對他。

「你這間房間的味道果然好多了,康拉德的房間一直有股食物的味道……」

「他特別挑這間飯店就是因為它旁邊有夜市——呃。」

Neil不自覺地回話,眼神對上了雷豪宇才發現,只好尷尬地別過臉。

雷豪宇淡淡一笑,「我有點擔心你。」

Neil聞言不知該作何反應,雷豪宇應該要討厭他、恨他的,怎麼會是擔心他?

「你不要想太多,我沒事的。」

「怎麼可能沒事,你這麼熱愛這份工作,卻不能盡情地去做……」

「雖然一開始的確不太能適應,可是,再不習慣也都得習慣,而我呢,的確也已經習慣了。」

雷豪宇當初不想讓Neil知道就是怕他自責,現在都說出口了,也只能盡量平撫他的疑慮。

而且,他從來也沒想要怪罪在Neil身上。

他以前只想著要怎樣才能回到第一線現場,而現在,只能想著該怎麼習慣這種平淡的生活。

不過,Neil並不相信他的話,「不可能!你明明就是個工作狂──」

他輕笑幾聲,「Neil,人是會變的。」

「……」

「好吧,換個角度想,其實我們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

雷豪宇伸手,像羽毛落下般,輕輕地搭在他的左肩上。

雖然,左肩的槍傷早就全癒只剩淡黑色的傷疤,Neil此時卻驚覺傷口處傳來陣陣灼熱感,但它不會痛,還暖暖的。

「這傷跟你的比起來根本──」

他搶話道,「如果你沒幫我擋住的話,我甚至有可能不會站在這裡。」

「我……」

「這件事就討論到這裡吧,康拉德剛剛就一直說他肚子餓,還說什麼今天沒吃到羊肉爐要去吃其他好料的……真不知道他的消化系統長什麼樣子。」

「等等,我還有一個問題。」

「好吧,最後一個,再不出去的話康拉德就要破門而入了吧。」

關於這點Neil倒是很有自信,因為康拉德畢竟是站在他這邊的,而且稍早他才點醒過自己,恰好與這件事連結,一切都串上了。

「如果,你不覺得這件事是我的錯、也沒有要怪罪於我,甚至覺得我們互不相欠,那麼……為什麼你不早點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呢?」

雷豪宇聞言也頓了一下,自忖道,他不說是怕Neil自責,但……

「你是怕我會自責才選擇不說的吧,而這樣為對方著想的心情,是不是也可以稱為『在意』或是……『喜歡』呢?」

抓住對方尾巴的Neil眨了眨眼,得意地揚起嘴角,看不見的貓鬍鬚上下晃動。

這下子換雷豪宇自亂陣腳,著急地道,「我的確蠻喜歡你的……啊,不過不是那種喜歡,而是──」

Neil往前站了幾步,不管是身體或是心靈都更貼近雷豪宇,但對方卻嚇了一跳,著急地想拉開彼此的距離,還因此失去了平衡。

Neil想拉他一把卻也跟著跌了一跤,雙雙倒在床上,狀似親暱。

最詭異的一點是,倒在床上過了一分鐘,兩人都沒有要爬起來的意思。

如果康拉德這時候不小心跑進來的話,一定會遮著嘴笑說。

「那我自己去吃晚餐啦,你們慢慢玩,保險套床頭櫃裡有。」

---
後記-
這兩人的進度總算突破啦(?)

3 Replies to “非戰之罪 16”

  1. Neil 上吧!!
    上大哥吧 或是
    大哥上吧!!

  2. XDDDDDDDDDDDDDDDDD
    他們終於突破了
    好開心((轉圈圈

  3. 康拉德有梗!!好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