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17

「你會覺得不舒服,或是噁心嗎?」

「不會……」

「那就好,那我可以再保持這個姿勢一下子嗎?」

「呃……可以。」

這奇妙的對話,來自二名衣冠楚楚、躺在床上的男子。

方才跌到在床上後,Neil的身體有一半壓在雷豪宇身上,長腿也與對方的打結糾纏,再加上飯店的床鋪都很軟,兩人陷在白床單的谷壑裡,越陷越深。

從未與同性如此親密身體接觸的雷豪宇顯得有些緊張。

他努力地不想表現出來,以免被對方以為他這個大男人卻這麼娘娘腔,但是,全身僵硬、死命盯著天花板看的樣子早就露餡了。

第一次與喜歡的人如此親密身體接觸的Neil顯得非常愉悅。

他努力地不想跨越紅線,以免這個到嘴邊的魚肉飛走,但是,偷偷地蹭著身體、一點一滴地侵城掠地的模樣,早就露出貓尾巴了。

「為什麼……會喜歡上我呢?」

雷豪宇開口想說點什麼緩和氣氛,卻選了一個讓他的處境越來越奇怪的問題。

話都說出口了,自責也沒有用,而且老實說,他真蠻想知道答案。

Neil轉了轉眼睛,賣關子似地拉長語句。

「我──」

雷豪宇吞了口口水等待,既好奇但又怕事情往壞的方向發展。

「我不想告訴你。」

「咦?」

Neil稍微抬起身,低頭看著他,被盯上的雷豪宇則越來越緊張,不知該用開玩笑的方式化解危機,還是三十六計翻身推開他,走為上策。

不過,緊張之餘,他也發現Neil的睫毛很長,雙眸的尾巴優雅地往上揚,再加上他平常總是微瞇著眼,此刻背光時卻張得很圓,真的跟貓的習性一模一樣。

「我不想說,」他重申立場,「反正──你有興趣的話,自然會去探索、會去發現。」

Neil朝他一笑,眼神一勾,又窩回雷豪宇的右邊胸膛,這次還光明正大舒服地閉上眼休息。

雷豪宇也莫可耐何,邊等著他『躺夠了』邊想著要怎麼開口。

「Neil……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但我真的沒辦法給你『朋友』以上的關係,你可能會想說『可以試試看啊』,但我心裡明白,就算試了也不──唔?」

雷豪宇說著說著,聽見細微的呼嚕聲,垂眼一看,Neil竟然趴在自己身上睡著了。

因為身體相貼,雷豪宇感覺得到Neil胸口一上一下規律地呼吸,身體也慢慢發熱,他應該是真的入睡了。

「呃、這樣也睡得著啊……你真的……」

──難以預測。

初見面時,Neil是一副冷血臥底的模樣;在他養病時,Neil則每天跑醫院獻殷勤像個思春期少年;再會的時候,Neil又冷靜犀利地發現他身上的變化;而現在──

Neil像隻睡得酣甜的貓一樣,躺在他的胸口上。

雷豪宇看著天花板,輕聲自言自語道。

「你到底為什麼會喜歡我呢?我年紀比你大一輪,長相跟個性也沒什麼能吸引人的地方,工作也不順利,還二次被相親對象嫌棄拒絕,像我這種大叔……」

──能有一個人還喜歡自己,真是一種奇蹟。

如果自已也喜歡他的話,互相喜歡的兩人說不定能朝意外的方向發展?!

腦中莫名冒出了奇妙的想法,馬上恢復理性的雷豪宇連忙揮去。

不、別亂想了,他對Neil真的只是朋友,頂多像照顧弟弟一樣,而且如果他也喜歡男性的話,那麼他們雷家……

一想到這裡,雷豪宇便輕輕地把Neil從自己身上移開,站起身拉了旁邊的棉被替他蓋上。

臨去前,回頭望了他一眼,關燈離開。

█ █ █

黑暗中,Neil倏地張眼,他剛剛完全沒有睡著,醒著發出自然的鼾聲是他得意的特殊技能之一。

他眷戀著雷豪宇殘留下來的體溫,蜷縮在床上,獨自一人享用這小小的幸福。

雷豪宇沒把他推開他就很高興了,沒想到還能躺在他身上這麼久……

就算對方口口聲聲說不喜歡他也無所謂,他很有耐心,也習慣蹲伏在暗處角落,半瞇著眼一動不動地靜等待獵物走到最佳攻擊位置。

因為他感覺得到,他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離開房間後,雷豪宇原想回到康拉德那裡拿車鑰匙就離開,卻在走廊巧遇拿著鑰匙正要出門的他。

「咦?我看你這麼久還沒回來,還以為你們──」

雷豪宇皺眉,「以為我們……?」

「我以為──」康拉德頓了一下,見矛頭不對,便眉開眼笑地道,「我以為你們相談甚歡,不想打擾你們,就打算自己先出去吃晚餐啊。」

「我們的確──」

雷豪宇腦中閃過剛剛跌在床上,Neil趴在他身上的畫面,臉頰竟有些燥熱。

「的確?」

「談了一下……」

「喔,」康拉德邊頷首邊道,「Neil他有時候還蠻死腦筋,認定了什麼事就直往那裡鑽,除非你給他一個合理且他能夠接受的解釋才行,不然還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

他眨了眨右眼,「跟小孩子一樣,轉移他的注意力囉。」

「……」

「所以,你剛剛用了哪一個方法解決事情啊?」

「當然是……」連雷豪宇自己也不知為何猶豫了半秒,急急忙忙地說,「當然是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啊。」

「喔──」

康拉德饒富興味的表情,讓雷豪宇覺得好像被看穿了什麼似的,有點不太自在。

不對、不!他沒有什麼好被看穿的,方才的確沒發生什麼事,對、就是這樣!

當雷豪宇在心底不斷對自己信心喊話(?)時,沒注意到身旁康拉德早就忍笑忍到全身發抖。

「好吧,事情解決了就好,一起吃個晚餐再走吧,我去叫Neil。」

「啊,他在睡覺。」

「Awwwww,你竟然讓他『累到』睡著了啊?」

「呃、不是,這──是個誤會!」雷豪宇慌慌張張,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

康拉德見狀早已笑到不行,拍著他的肩說,「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知道。」

雷豪宇拚命搖頭,不!你完全不知道啊──

「我知道你們沒發生什麼事啦,趁這機會難得,我們兩個就一起吃個飯,邊走邊說吧!」

█ █ █

今天沒讓康拉德吃到羊肉爐,為了表示歉意,雷豪宇便帶他去吃附近有名的小火鍋店。

「喔,那家我知道啊,前幾天經過的時候都好多人,本來想說等不用排隊的時候再來吃,一想到那招牌芝麻醬的香味我就直流口水了呢。」

康拉德這副在地老饕模樣,已經讓雷豪宇第一百零一次懷疑──其實他是美食雜誌的秘密客評論家,其目的是來台灣進行美食之旅。

由於時間較早,今天天氣也比較熱,他們兩人走進店內,服務生馬上就招呼他們入座。

「你不覺得小火鍋真是個項偉大的發明嗎?」

鍋都還沒端上桌,康拉德就一臉滿足地讚嘆道,「一個人一個小鍋,想吃什麼就煮什麼,下鍋時間、幾分熟都可以自己控制,對我們洋人來說,這真是道完美的料理啊!有著異國的美味,又不用擔心文化不同造成的抗拒感,哎,你知道嗎?其實有蠻多外國人不太能接受一群人共食一大鍋東西呢。」

「咦?不能接受嗎?可是,國外不是也有一大鍋東西,大家一起分食的料理嗎?」

「有是有,但不會像火鍋這樣邊吃邊加料加湯,有時大家的筷子湯匙還在裡面撈來撈去的,像涮涮鍋那樣,還得在鍋裡像洗來洗去……雖然我個人是不怎麼在意啦,但有些人就是不喜歡、無法接受。」

從小生長在這裡的雷豪宇從沒去想過這個問題,但經康拉德提一起,他才覺得這件事對其他國家的人來說,好像真的很奇怪呢。火鍋邊吃邊加料,湯還會慢慢變深變濁……呃,他們待會也要吃火鍋耶。

「就我個人的經驗,乍看到的時候,的確不太能夠接受,甚至還會有『打死我也不吃這東西』的想法。不過,那香味越聞越香,肚子也不爭氣地叫了起來,再加上看到別人吃得這麼開心,也沒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我就不能排除成見、嘗試看看呢?結果證明了,把心裡既有的框架拿掉後,就能吃到更多好吃的東西咧!」

康拉德說著說著忽然定神盯著雷豪宇看,撇撇嘴道,「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呃?不是火鍋嗎?」

他發聲哎呀呀的聲音搖著頭說,「你在學校的時候該不會被老師說過,『不要只會背課本上的題型,只要稍微變化的話,你就答不出來喔』」

雷豪宇苦笑,再裝傻就沒意思了。

「我當然知道你在比喻『什麼事』,可是,那件事跟火鍋可不能相提並論啊。」

「為什麼不行?你們祖先不是說過什麼『飽暖思淫欲』嗎!」

「呃,這句話好像不是這樣用的……」

他還真的蠻好奇康拉德都是從哪學來這些中文,看似文學造詣很深,但都不了解其中意義,還常用在奇怪的地方……

康拉德原本還想回嘴說些什麼,但看到冒著熱呼呼白煙火鍋上桌,注意力全被吸引過去。

畢竟,比起自己搭擋的幸福,食物對他的吸引力還是大了一些。

康拉德熟練地拿起筷子,連聲招呼都沒打就獨自大快朵頤了起來。

所幸,他剛才的努力並非完全沒有作用,雷豪宇看著尚清澈的火鍋湯底,受他的指引,試著用另一個角度來思考問題。

他沒辦法接受Neil的原因是什麼?因為他是同性?因為自己沒有與同性交往過的經驗?因為自己抱持著『打死我也不會跟男人交往』的想法?

若就康拉德的火鍋理論來說,是不是只要試著嘗試就能接受?

不,不是這樣的,他心知肚明。

是內心底層更深處的東西驅使他拒絕,並不是單純的『沒接觸過所以無法接受』。

對Neil抱歉的是,這理由究盡是什麼,連他也無法說明清楚。

雷豪宇只知道,他沒辦法給對方他想要的東西。

— 後記- 連載遲了幾天對不起>_<” 即日起開放報名打醒大哥XD

3 Replies to “非戰之罪 17”

  1. 大哥~快醒醒阿(拍打)
    話說小火鍋這東西是會越吃越上癮的 吃吧!大哥!

    版主回覆:(01/24/2013 03:16:46 AM)

    真的~~冬天吃了好多火鍋(看著肥肚肚…)

  2. 大哥快醒醒啊~~
    難不成大哥抗拒Neil的原因
    是為了長男有傳宗接代的傳統義務嗎?

    版主回覆:(01/24/2013 03:17:39 AM)

    大哥睡得很熟搖不醒XD"

  3. 我覺得大哥好像被所謂的道德規範束縛了耶
    這時候要叫小雷跟小簡去跟大哥溝通溝通就沒問題了
    話說回來 一家三個兒子全娶男媳…這…我想雷媽媽一定昏倒吧

    版主回覆:(01/25/2013 06:14:17 AM)

    我覺得媽媽的容忍力比較強XDDD
    雷爸爸就…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