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19

兩人把各自的小火鍋清得一滴湯都不剩,清楚地看得見鍋底後,便拍著圓圓的肚皮滿足地走出店外,康拉德還毫不在意形象地打了一聲飽嗝,十足地中年男子模樣。

「話說──康拉德你的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吧?」

雷豪宇一開始覺得這個外國人怪裡怪氣的,可是相處久了,竟覺得兩人還蠻投機的,便在猜想對方的年齡應該跟自己差不多。

倒也不是雷豪宇只跟年紀相同的人處得來,像是Neil小他一大輪,他們也聊得來,但他下意識還是會覺得對方是他的晚輩,態度與說話方式與對待平輩還是有些許不同,而與康拉德說話時,就不是這樣了。

未料,康拉德聞言豎起金眉,「真是太失禮了,誰跟你同世代啊!我跟Neil的年紀還比較接近咧!」

「你跟Neil同年?可是他的年紀比我小弟還小耶?!」

橫看豎看他都不覺得康拉德跟Neil同年,難不成外國人都先老起來放嗎?

「那又怎樣?」他雙手抱胸,睥睨著雷豪宇。

「呃……不、沒事。」

康拉德瞥見他難堪又複雜的表情,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開玩笑的啦,我應該跟你差不到三歲啦,我大概這樣──」

他用手比了個神秘數字,雷豪宇看到呼了口氣,「果然……只差一歲。」

康拉德見狀忽然想到什麼,低頭思索喃道,「不過,對年紀在意成這樣的話……難不成問題不是『性別』是『年紀差』?」

「你在說什麼?」

「沒事啦,」康拉德乾笑了幾聲,「噢對了,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雷豪宇還想著康拉德哪來的車,他馬上就接道,「當然是開你們家的公務車啦。」

「咦?!不用麻煩了,我自己可以開回家,明天早上再來接你們把沒跑完的點跑完。」

「你今天身體不適,就讓我開車送你回去吧,明天我再跟Neil去接你,放心啦,我有國際駕照,在各國都沒拿過罰單,跟Neil那動作片式的開車法不一樣,我是個超安全的駕駛。」

「我身體沒事,只有在劇烈運動的時候才會有症狀。而且,怎麼可能讓你送我回家,還讓你們隔天來接我?」雷豪宇猛搖頭反對,這不就反客為主了?而且,接待他們明明就是他的工作。

而康拉德這回異常地堅持,硬是要送他回去,兩人推拖到後來,康拉德才讓步道。

「就讓我開車載你回去啦,你也知道,有些事在公眾場合沒辦法談,非得在這種『小空間』才能進行Men’s Talk。」

他眨了眨眼,對這種事特別敏感的雷豪宇就了解了。

他小聲地、還特別遮住嘴型回問,「工作的事?」

「沒錯。」

「那就麻煩你送我回家了。」

「這才對嘛。」

「那Neil……」

「沒關係,我跟你談就行了,他也不是小孩子,餓了的話會自己去找吃的啦,而且──」康拉德往後頭一往,似乎在意著什麼。

「而且?」

「噢,我想他搞不好還在睡啦,你讓他這麼累──」

「這不好笑,」雷豪宇板著臉孔快走向前,「快去停車場開車吧。」

跟在後頭的康拉德搖著頭想,應該不是他的錯覺吧?這個雷豪宇怎麼跟Neil一樣越來越懂得讓他住嘴的方法了?

█ █ █

康拉德的確是個安全駕駛沒錯,但開車的技術不太好。他光把車從停車處開出來,就花了快十分鐘,最後還是雷豪宇看不過去也怕車子刮傷,趕快接手。

「是你們這裡的停車格太小啦,每輛車都要停得很緊密,怎麼可能辦得到?美國的停車格是這邊的二倍大耶!」

被強制從正駕駛座撤換下來的康拉德不停地抱怨著,雷豪宇忍不住吐槽道。

「你這跟打靶打不中嫌靶紙太小張有什麼兩樣?」

「你怎麼知道我的靶紙都比別人的大張?」

「……」FBI的訓練到底?!

「人各有專長,如果我又會開車又開槍又準,還會說八國外語兼談判高手,那我就不會坐在這裡啦。」

不知為何,對方的詭辯還真有說服力,他笑道,「如果你又會開車又開槍又準,還會說八國外語兼談判高手的話,那麼,你會在哪裡?」

「HollyWood(好萊塢)。」

康拉德說完,二人一同大笑。

雷豪宇差點笑岔了氣,趕緊握緊方向盤,「你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

「大家都這麼說,但各國的人都只懂『欣賞』不懂『使用』,哎,你要不要試……」

康拉德話還沒說完,就驚覺有人從後方踢了副駕駛座幾下。

他暗忖,果然……

「康拉德?」

「噢,沒事,還是來談正經事吧!」

聽到工作上的事,雷豪宇便一臉認真,「你應該是要跟我說,你們出差來到這裡的真正原因吧?還有,今天在空屋裡出現的那個人到底是?」

「一件一件來吧!」康拉德清了清喉嚨,「我們會來這裡的『官方說法』是之前跨國軍火商案裡,因另一案有相關人士涉案,所以前來請調資料。」

「這應該是表面上的說詞吧?」

「你猜的沒錯,只是調資料的話,根本不用派人來,電子傳輸什麼的都行啊,會需要派人過來,一定有非得人來處理的原因不可。」

「那個原因是……?」雷豪宇先前也一直在猜,但線索太少,只大概知道他們在找什麼東西。

「其實,的確是另一個案子的關係,我們得到了一項消息……你還記得Warren嗎?」

「當然記得,他是姚銳的得力左右手,我在臥底的時候常跟他打照面,是個聰明機警的人。可是,他在被我們逮捕後一句話都不說,後來還趁著看守的人不住意,用床角自殺了……」

「沒錯,他們師徒都一個樣,姚被捕後,也是死也不開口,讓你們很難辦後續的工作吧。不過,雖然他們沒透漏口風,但別人倒是漏了他們的消息出來,在他們組織因姚被逮博一陣混亂時,有人拿到Warren的筆記資料跑了出來,現在那些資料在我們手上。我們因此得到了不少詳細的軍火資料,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發現姚之前在秘密開發生化武器。」

「生、生化武器?!」

「是啊,他的事業做得可真大,」康拉德乾笑了幾聲,「從資料裡顯示,他們先前正在研發的東西並不是病毒之類的東西,可能畢竟是賣軍火出身,最終想要的還是『最強的士兵』吧。我們只能從片段資料大概猜測,可能是個讓人體感受不到痛覺、還可以發揮超乎常人戰鬥能力的東西……」

「可是,我在臥底的時候完全沒聽說過這件事。」

「Neil也是這麼說的,故我們猜想這件事知道的人並不多,而且非常機密地進行,有可能根本沒開發出來,也有可能已有一些樣品。」

「不過……既然你們會過來的話,應該是得知『樣品』的確存在吧?」

「你說得對,這又扯到另一件事了。上個月Q國內戰時有一批不到三十人的特攻戰鬥員在三小時內占領了一個軍事據點,雖然最後增員反攻搶了回來,但傷亡不少,事後才發現那些戰鬥員都是被注射樣品的『實驗品』,原來,先前協助姚開發生化武器的一位研究員帶著樣品跑到了Q國。不過,我們最後除了研究員的屍體以外,什麼都沒找到。」

「一個樣品也沒有?!」

「那幢建築物被炸,連屍體都不成人形了。事後一磚一瓦都翻過啦,什麼都沒發現。」

「那……為什麼最後找到這裡來?」

「最後得到一條消息,那位研究員曾說過,台灣也進行過那個實驗。」

雷豪宇著實震驚了一下,康拉德續道。

「雖然不能算是非常可信的消息,樣品也有可能早就被銷毀,但我們還是得針對那萬分之一的可能進行調查。而且,之前就有聽到風聲,今天發生的事也證明了,在找樣品的人可能不只有我們。」

「如果找到的話……不、不對,你不應該跟我說這件事的,站在我的立場,我得向長官──」

「是啊,你得向長官報告,到時候就要開始玩『看誰找得快』的遊戲了,」康拉德忽然朝雷豪宇咧嘴一笑,「不過,我有自信你不會向上報告,至少在找到東西之前還不會。」

「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你因為身體狀況的關係,被調內勤無法做『真正想做的工作』,而我現在可以給你一份『你想做的工作』,只要你不跟上面報告──」

聽了康拉德提出的『精美條件』,雷豪宇此時才了解,他剛剛說的『人各有專長』是什麼意思。

— 後記-
老康帥氣的一面(有嗎)~~~XDD
大哥也要開始開後宮了嗎!

One Reply to “非戰之罪 19”

  1. 得[力]助手?

    版主回覆:(01/30/2013 01:07:55 AM)

    已修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