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剪髮

老倪與Friday的番外!

「大致上現場勘驗就到這裡,大家辛苦了!」

「辛苦了,倪法醫,之後也有勞您了。」

初次見面搭配的檢察官朝我致意,正在脫手套的我也急忙回禮。

「後天……不,快的話明天晚上應該就可以把報告交給你了。」

「明天晚上就拿得到?真不愧是法醫界評價最高的倪法醫啊!」

「不敢當啊,我只是正好明天都空著。」

哎哎哎,不管怎麼數,現今全國在職的法醫也不到十個人,這種評價要是亂流傳可就得罪人了,不趕緊消毒不行啊。

「你們當法醫的真是佛心來著,一年幾乎沒休到幾天假吧?我聽他們說倪法醫你今天也是休假被Call來的……」

「不只有我啊,李檢察官您也是啊,還有銷假來支援的員警們,我今天正好白天都沒事……咦?!等等……現在幾點了?!完蛋!已經這個時間了啊!」

我看了手錶的時間,感覺全身血液流掉了一大半。

「倪法醫,你還好吧?怎麼臉色突然變得這麼糟?」

「我沒事……」才怪,我死定了!

「真的沒事嗎?」

「呃、其實我有事,我得先趕到一個地方去才行!李檢察官,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匆匆話別檢察官,我叫了輛看起來能開得很快的計程車趕到現場,果不其然地,空無一人。

這也難怪……我遲到了一個多小時啊。

█ █ █ 

「對不起。」

無視『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句話,我雙腳貼地,跪在門前,向門板說對不起。

當然不是我做了什麼對不起門板的事,而是對方把自己鎖在房內,不肯見我。

門的另一頭傳來聲音,「你的『對不起』太廉價了,我不接受。」

「我都已經跪著跟你說抱歉了……難不成要倒立著說嗎?」

「哈倪,聽你耍嘴皮子並不會讓我的心情變好喔。」

「唔,對不起。」

「看吧,比政客的道歉還廉價。」

我無言以對地看著門,默默地站起身,「Friday,我是真的想要補償,你總要給我個機會吧。」

「你站起來了喔,哈倪。」

這傢伙在外面裝了監視器還是感應器啊?

我只得回定位跪好,兩害相權取其輕之下,我不得已使用苦肉計,「Friday,真的對不起啦……」

「哈倪,老是用這招……沒有新把戲嗎?」

看著門板,我輕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跟你去髮廊理髮,一切隨你擺佈,這樣可以嗎?」

話才剛說完,門就立刻打開,Friday開心地把我緊緊抱住。

「我就知道哈倪最聽話了──」

「是是是……」

█ █ █

我一直很相信『童年的陰影會影響人的一生』的理論。

小時候一次不愉快的剪髮經驗,讓我的耳垂缺了個角,從此之後,我就很討厭理髮。

但頭髮長了也不得不剪,所以我只去快速便宜的家庭理髮,近年則成為捷運站旁十分鐘剪髮的老客戶。

剪頭髮對我來說,就跟剪指甲一樣,長了剪掉就行,毫不考慮造型及設計。

這點小郁跟我相仿,不過他很少自己去剪頭髮,因為Friday會主導這件事。

Friday是個在意流行、注重外表打扮的人,他早就看我的髮型不爽很久了。

衣服要怎麼穿、造型要怎麼搭配這些我都可以乖乖聽他的話,但要我坐在理髮店一個小時以上,不如讓我連續加班二十五個小時吧。

「哈倪──你真是幸運,Kenny說他剛好有個客人取消預約,現在就可以過去喔,哎,你幹嘛那副死人臉啊,你馬上就可以改頭換面,迎向新的人生!」

「如果換個髮型就能換個人生的話,那──」

Friday回頭朝我甜笑,「不、准、頂、嘴。」

「是……」下次我再遲到的話我就──搬出去跟小條紋睡!

█ █ █

原本以為Friday口中那位Kenny設計師是個像他一樣喜歡花俏、色彩繽紛打扮的人。

沒想到本人一副好青年模樣,穿著很簡潔,黑色V領上衣,牛仔長褲,腰間掛了一個看起來很像槍套、很帥氣的皮製工具包。

然而,最讓我驚訝的是──他頂著一顆大光頭。

雖然法律沒明文規定理髮師一定要有頭髮,不過……還真的有光頭理髮師啊?!

不過──他的頭骨長得真好啊。

「沒想到你還真的把他帶來了啊,Friday。」Kenny笑著望向我,看來我早已成為他們倆之間的話題很久了。

「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把他拖過來的喔,Kenny,你可不要浪費我的苦心。」

「哈哈,我有哪次讓你失望過,」Kenny朝Friday眨了眨眼,隨即轉而招呼我,「倪先生,這邊坐,我是Kenny,跟Friday認識很久了,從他那邊聽到不少關於你的事……唔,你這自然捲還真──捲啊。」

「對啊,你看他這頭鳥窩,我每天看它都快瘋掉了。」

我一坐下沒多久,Kenny跟Friday就在我頭上用專業術語交談,什麼打薄、層次感、空氣感、離子燙、陶板燙……隔行如隔山,我一句也聽不懂。

我聽著聽著差點就要打盹,還好Kenny及時說,「總之,我們先洗頭吧?Teddy,帶倪先生到後面洗頭。」

名叫Teddy的設計師比較符合我對理髮師的想像,他笑瞇瞇地招呼我到後面洗頭的地方躺著,還貼心地幫我蓋上小被被。

「需要按摩嗎?」

「啊?按摩?!」這裡是『那種』店嗎?不好吧,Friday就在旁邊耶?

「這個是按摩椅喔。」他笑著幫我按下開關,椅子裡的機關便開始動作。

「現在理髮店都這麼周到啊……」喔喔喔——就是那邊,唔——還真舒服。

站在我身邊的Friday得意地道,「嘿嘿,搞不好你以後就會愛上了。」

當我享受按摩時,Teddy臨時有事離開,而Friday不知是沒事做還是看不慣我這麼舒服,竟然捲起袖子,要幫我洗頭髮。

「咦——Friday你要做什麼?哇哇——涼涼的!」

「這是薄荷的洗髮精,當然涼涼的嘍,哎,哈倪,你放輕鬆嘛,頭不用自己抬高啦!」

Friday的雙手在我頭上輕柔地搓揉,試圖想消除我的緊繃,他手法熟練地用指腹按摩頭皮,舒服得讓我漸漸放鬆了肩膀。

「你的技術……還真好耶。」

「那當然囉,我常花你的錢來洗頭髮嘛。」Friday毫無罪惡感地笑道。

「我這些錢也不算白花啦,啊,耳、耳朵旁邊不──」

「哈倪──放鬆,你耳朵被剪到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不會有人再傷到你的耳朵了,放心。」

「唔,可是……」陰影之所以是陰影,就是因為它無法消除啊,只要我在,陰影也在。

「好吧,既然你這麼怕有人動到你的耳朵的話,我就──」

我早就知道,Friday的想法一向異於常人。

「那我就先對你的耳朵下手好了!」

等到Teddy回來的時候,我兩個耳朵早已被搓得發燙發紅。

█ █ █

穿著Friday幫我搭配的衣服、幫我挑的鞋子,頂著一頭剛出爐的新髮型,我的手被他捥著,走在大街上。

Friday的好心情,路人皆知,只差沒具現化,在他身旁灑滿小花與星片。

「你還是真開心啊……」我還不習慣過短的頭髮,不時用手摸著耳後,風吹過頸邊,涼涼的。

「當然開心啊,我多年的願望總算實現了,牽著人模人樣的哈倪逛街!」

「難不成我之前是一隻狗嗎?」

「狗都比你好看。」Friday認真地道。

「哎,不管怎樣,你能開心就好。」

「嘿嘿,我還沒原諒你喔!」

「我的頭髮已經短到不能再剪了耶!」我的頭骨長得沒Kenny好看,沒辦法理光頭啊。

「我想吃那間美式餐廳!」

「喔,這倒比較容易達成。」

「走吧──!」

Friday拉著我的手,快步向前時,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得提醒他一下。

「對了,Friday。」

「嗯?」

「你想要我做的事,我都會盡力去完成,有時候的確要突破一些心理障礙沒錯,但……為了你,我會努力去做。」

「哈倪……」

「所以!不要再偷偷調快我的錶了,每次都要對時很麻煩耶。」

--- 後記-
下午邊畫新封面邊在腦中play的一篇

3 Replies to “番外 剪髮”

  1. 是老倪跟Friday!
    好久沒看到老倪出場了!
    在亞海大這麼多角色中我最喜歡老倪跟Friday了!

    老倪真的很寵Friday耶!明知道自己的錶被調快一小時也不在意
    真不愧是老倪

    版主回覆:(01/30/2013 01:08:18 AM)

    老倪真的太寵他們了XD////

  2. 光頭理髮師~~~該不會是亞海大筆下的某一位吧XXD?
    是說老倪很寵FIRDAY說=D
    好甜蜜XD

    版主回覆:(01/30/2013 01:08:32 AM)

    呼呼,是365早期的角色喔

  3. 好想看老倪的新造型喔 Firday要牽出來給大家看看阿XDD

    版主回覆:(02/01/2013 09:16:21 AM)

    XDDD牽出來……
    老倪:我比狗還不如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