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20

車子在雷豪宇家不遠處熄火停下,他坐在駕駛座上,不發一語地看著前方,神情嚴肅地思考著,康拉德則悠閒地半躺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等待。

幾分鐘後,雷豪宇萬分無奈地嘆了口氣,像是被趕鴨子上架,不得不接受似地,對康拉德說。

「我接受你的條件,暫時不會跟局裡報告。不過,相對的,我要參與搜查過程。」

康拉德坐起身,伸了伸懶腰後才道,「這才對嘛,不用考慮太多,做就是了。」

雷豪宇瞥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你早就知道我會答應,才這麼說的吧?」

「過度自信是失敗主因,就算我再怎麼厲害還是沒辦法操控你的想法啊,我只是準備了你不答應的B計劃而已。」

「噢?B計劃是什麼?」

「打昏你迷昏你催眠你讓你記憶喪失忘得一乾二淨囉。」

雷豪宇先是一愣,雖即爆出笑聲,他真服了這個中文流利的老外。

達成協議後,兩人討論了一下明天的搜索工作,最後,交換了座位,康拉德把車開到雷豪宇家門前停下。

下車前,雷豪宇有點擔心康拉德的駕駛技術能否把車子平安地開回飯店,不過,比起車子,他更憂心其他用路人會受到波及。

「不然,還是我送你回去,我再開回來?」

「What?那太浪費時間了啦,」康拉德揮揮手,否決了這個提議,「我只是停車技術不好而已,剛剛開過來不也沒事?」

「你開回飯店後不用停車嗎?」

「呃──」康拉德的笑容僵了一下,「再叫Neil Baby下來幫我一下?」

這句話理所當然地又得到後方幾腳亂踢。

「好吧……你回去路上小心點,慢慢開。」

當雷豪宇正要關上門時,屋內有人走出。

「豪宇?」

「媽。」

「嗯?你朋友嗎?怎麼不進來坐坐。」

「噢,他送我回來,還有事要先走了。」

雷豪宇回頭朝康拉德尷尬一笑,他也明白這是什麼情況,朝雷媽媽點頭致意後,便開車離開。

身為調查人員大都把公事與私事分得很開,而且絕不讓兩者有相交接觸的機會。

「真是可惜,想說你難得帶朋友回來……看他的樣子──是個外國人?」

「嗯,他是外國人……啊!媽妳不用擔心,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你在怕我擔心什麼嗎?」看著大兒子急欲澄清的模樣,雷母笑道,「你們都長大了,說好聽一點是不想限制你們,說難聽一點,就是懶得管你們了。」

「我……」

雷豪宇自己也嚇了一跳,竟著急地說了句掩耳盜鈴的話。他到底在怕別人誤會什麼呢?自己行得正、坐得端的話根本不會招來別人的懷疑,除非……

他甩了甩頭,今天過得太『充實』了,公私事在腦中交雜,他沒辦法再繼續探究下去,得先休息讓腦袋冷靜一會兒。

「對了,進屋裡前,有件事要先跟你說……」雷母蹙眉一臉煩惱。

最近也只有一個人會讓媽媽露出這種表情,雷豪宇與她交手了這麼多次,頭上的雷達也嗶嗶作響。

「她說前幾次相親失敗都是她不好,來向我們賠罪,還等你等到現在……」

「媽你別擔心,我來處理。」

雷豪宇在心底嘆了口氣,這『充實』的一天還沒過完呢。

█ █ █

「『妳不用擔心,我們只是普通朋友!』,那傢伙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康拉德看著稍遠處的情景,讀著他們的唇語道。

Neil趴在駕駛座的方向盤上,看著遠方的『獵物』,露出一絲微笑。

──他喜歡看他著急的模樣。

「我知道這邊家庭傳統,還有什麼傳宗接代的壓力,但他也太過在意這種事了吧?而且,感覺他母親並不驚訝的樣子?」

「因為他弟弟交了男朋友。」Neil還記得雷豪宇跟他說弟弟們的事情時,滿臉的得意與驕傲。

「噢,那不是很好嗎?表示他家人是可以接受的。」

「二個弟弟都是。」

「呃,難怪有人主張同性戀是隱性基因遺傳……」康拉德聳聳肩,「不過我比較偏好『世界上幾乎沒有純正的同性或異性戀』這個理論。」

「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只要喜歡上就不管對方是男是女啦,大家都是雙性戀。」

Neil聞言頷首,「我也喜歡這種說法。」

「真的嗎?我亂編的耶。」

「……」

「不過啊,話說回來,這下子換我搞不懂他到底對你的感覺是什麼了。你都已經做到這種程度,他還是那個樣子……雖然是我鼓勵你的,不過,Neil,你自己也要設個停損點啊。」

康拉德怕的是雷豪宇搞不好跟石頭一樣頑固,就算糾纏了好幾年也不願點頭或承認,到時Neil就可憐了……

Neil聽了毫不在意似地發動車子,只朝康拉德說了句。

「我知道他動搖了,因為我跟蹤了你們一整晚,他都沒發現。」

康拉德拍額苦笑,「你們表達感情的方式還真不直接。」

— 後記-  
老康夾在兩人中間還真辛苦XDD
標準的皇上們不急急死太監XD(老康:我知道太監是什麼職業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