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22

結果這兩三天出門偵查,還真的只是單純的『遠足』。

跑了十幾個點卻沒搜集到任何可以當作情報的東西,當然,他們也特別留意四周是否有可疑人士,但看來看去,反而是他們這三個人看起來最詭異。

一個直在空屋前探頭探腦,一個則輕巧地像貓似地翻進民宅,另一個老外抱著一堆路上買的食物,嘴從沒停過。

這天回市區後,雷豪宇先把他們兩人送回飯店,再把車開回局裡,因明天三人打算在局內重擬計劃,不會出門。

才剛把車停好下車,口袋裡的電話就應聲響起。

他看了來電顯示後隨即接起,「康拉德?」

『Hello?豪宇嗎?』

「是我,怎麼了?」

『剛剛拿去買東西後忘了還給你,你的錢包還在我這邊喔,要過來拿嗎?』

他摸摸口袋,還真的空無一物,歪頭心想,不過是個錢包,明天再拿也可以,待會回辦公室找找看有沒有零錢坐公車回家就行了。

才剛冒出這個想法要去實行時,彷彿天外飛來一道命令打在頭上,讓他停下動作。

──這紅線鉛錢一定要放在錢包裡,隨身攜帶!

「啊──」發覺制約的真相後,雷豪宇煩躁地猛搔頭。

他從小就是這樣,依照著規則做事。

身為三兄弟之長的他,為了成為家中的模範樣本,死命地遵守那比校規還嚴厲的家規,只在制定規則內自由活動,有時甚至連思考都在不知不覺中被限制住了,影響他的人生許多。

二弟曾笑過他,「如果有條家規規定『走斑馬線不能踏到白色的部分』,那大哥在過馬路的時候,應該也會很認真地低頭看線走路吧。」

雖然他沒弟弟說得這麼誇張,但事實上,雷豪宇有時真受夠了被人制約的自己。

如果這次沒意識到的話,他八成也會摸著鼻子乖乖地去把錢包拿回來吧。

一想到週末又得赴相親約,這次他偏不!

順應著心中小小的抗議聲,雷豪宇才正要開口跟康拉德說話時,對方卻搶先開口。

『那你待會過來的時候會經過夜市嘛,可以順便幫我們買晚餐嗎?跟同事借一下錢應該不會太麻煩你吧?』

█ █ █

還是被制約了。

長官那句『你要好好接待客人啊』的話,讓他無法拒絕。

雷豪宇站在夜市門口,無奈地看著手上那張寫得密密麻麻的便條紙。

當康拉德清楚又詳盡地條列這些攤位在哪裡、他要吃哪些東西、什麼要加什麼不要加時,他連吐槽都放棄了。

雷豪宇一邊想著『能同時吃煉乳水果冰跟蜜汁燒烤的胃到底有多強韌』,邊照著指示從夜市第一列採購食物。

可是,採買行程走到一半,雷豪宇察覺到四周空氣似乎不太對勁,有人正注視著他。

他先是裝成不知道的樣子,走近攤位繼續買東西。

「老闆,三杯仙草愛玉。」

「好,馬上來!」

老闆俐落地裝杯拿給雷豪宇後,他猛一回頭,那個夾雜在人群中的男子也倏地別過身,隱匿自己的行蹤。

──這絕對有鬼。

抓著手上的大袋小袋,雷豪宇用身體還能承受的速度快步行走,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自己為什麼被跟蹤,但是,先離開這人潮不斷、接踵比肩的夜市絕對是第一要件。

無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牽連到一般市民,這也是他被制約的『規定』之一。

雷豪宇雖不常來這個夜市,但腦中也能畫出粗略的平面圖。

他打算在下一個轉角右轉直走,從夜市的末尾接康華路出去,那邊人比較少,而且再走不到五十公尺就有警局。

就快走到轉彎處時,前方忽然閃出一名不像是來逛夜市的黑衣男子,身材十分壯碩,幾乎是他的兩倍寬。

糟了!

雷豪宇心裡暗叫了一聲,如果被這傢伙抓住的話,求救聲還卡在喉頭他就被架走了吧。

他當機立斷,原地左轉,穿過一個牛排攤位還差點撞到端著熱呼呼鐵板牛排的老闆。

「幹,你小心一點阿!」

「對不起!」

雷豪宇東閃西挪地,好不容易穿過高朋滿座的牛排攤到下一條走道上,對面是一排房屋,攤位沿著騎樓設攤,雷豪宇也無法再往前進只能選擇往右或往走。

他左顧右盼,不該往哪走。

回頭一望,身後有兩名追兵跟上,逼得他先選擇往左走。

他閃避著人群才快走沒幾步,對向又走來一名可疑人士。

明明是晚上卻戴著墨鏡,也許是想遮掩目光不讓別人知道他在看什麼,但,怎麼想都非常可疑吧?

雷豪宇被前後包夾,他沒辦法正面衝突或跑給他們追,右邊是一排房屋,左邊是架起長長鐵架衣服攤位沒地方鑽。

敵人步步逼近,他只能成為甕中之鱉了嗎?!

就在這危急之時,身旁有人出聲喚住他。

「大哥?」

— 後記-
英雄救美戲碼!(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