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24

回到Neil他們的下塌飯店後,三人就今晚發生的事開會討論,由自稱在夜市充飽養份,腦袋十分明晰的康拉德擔任主席。

「總之,先把狀況整理一下,」康拉德伸手拿了房間裡的紙與筆,寫下這幾天的日期,「我們在這天勘察軍火商姚銳的據點,在屋裡遇到不明人士,沒追到人。接下來這幾天去了十二個點,沒發現任何異狀。然後,今天,雷豪宇探員到夜市買宵夜時,幾位不明人士跟蹤並試圖襲擊。」

雷豪宇盯著康拉德寫下的字跡,收了下巴皺起眉。

「豪宇,在今天跟蹤你的人裡,有那天在空屋遇到的那個男人嗎?」

他搖搖頭,「我沒看到那個男人的正面,所以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也在其中……」

康拉德撫著下巴,轉頭問Neil,「Neil你那天追他的時候有看到他的長相嗎?」

「沒有,他一次也沒回頭。不過他的身高跟身型我有記錄下來。」

「唔,雖然沒辦法斷定,但我的第六感直覺他們是同一批人。你們覺得呢?」

雷豪宇回答,「如果沒有其他管道的話,應該只有那個男人知道我們在查這件事情,而且,他那天可能沒有馬上逃走,或是有同伙在附近,才會知道我們三個人的長相……」

想到這裡,雷豪宇迅速聯想到一個假設。對方那天可能看到他倒地不起的模樣,如果要抓一個回去問情報的話,當然會抓看起來最弱的那個人,所以他今天才會被……

康拉德見雷豪宇一言不發,臉色還越來越難看,便也察覺他想到什麼事。

「喂喂,你不要用『英雄主義式』的思考來推理啊!這可是我們美國人的專利。」

「英雄主義式……?」

「是啊,英雄主義。噢對了,得先說,我恨透『英雄主義』了,我只是剛好是美國籍而已,其實我是英義混血……」

Neil打斷康拉德的發言,板著臉對雷豪宇說,「他們不是針對你而來的,你身上沒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可是,搞不好他們想從我這邊問出什麼情報──」

康拉德插嘴,「不不,就情報量來說的話,我很肯定我們知道的絕對不會比他們多。」

「那、為什麼我今天會這麼多人被跟蹤?」

康拉德兩手一攤,「我也不知道。」

「Conrad,你要負責查清楚,你來這裡也吃夠了吧。」Neil看著他淡淡地道。

收到隊友冰冷的眼神,他也很無奈,「我從剛剛就一直在想,真的想不出個答案啊。除非豪宇他知道一些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但這邏輯根本不通啊?」

「不,這有可能!」雷豪宇擊掌道,「這幾天我不是看了很多資料、也看了很多地方嗎?搞不好我覺得不重要的情報可能是他們想要的……」

「NoNoNo,如果是你們局裡的資料的話,我猜他們那邊搞不好也有複製本呢。」

「怎麼可──」

康拉德沒理會他續道,「如果是我們這幾天去過的地方的話,那些地方又不是軍事重地,他們想要什麼也可以自己去看啊。還是你偷帶了什麼記念品回來?」

「沒有……」

「所以──這個假設不成立。」康拉德的雙手在胸前打了個大叉。

雷豪宇偏頭一想,「難不成……其實跟這次的事件無關,是我被人怨恨什麼的……」

「拜託──」康拉德翻了翻白眼,「你的檔案比實驗室裡的杯子還乾淨,況且,這一年來你不是調內勤,哪會惹什麼禍上身啊?現在唯一會追著你跑的就只有那相親介紹人跟N──」

他還沒把名字說完,Neil就搶道,「你不要想太多,我們這幾天會保護你的安全,並查出對方的目的。」

雷豪宇看著地板,沉默一陣。

他不想要這樣。他是來協助辦案的!

好不容易這次又有個機會接下任務,可以在前線工作,可是,現在自己又什麼都不能做,還成為隊友的絆腳石,無奈至極。

如果他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就好了……不,不能這樣想!

雷豪宇不自覺地抬頭,與Neil正對上眼。

他現在才發現Neil的虹膜是淡褐色的,很淡很美。

雷豪宇緩緩開口,「我有一個提案。」

「唔?什麼什麼?」康拉德湊上前洗耳恭聽。

「讓我當誘餌吧!」這是最簡單、最快速,而且他可以做得到的唯一辦法。

「不、不行!絕對不行!」Neil激動地站起,大聲道,「我不允許!」

「為什麼不行?」雷豪宇也跟著站起身,與他面對面,「不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的話,這不是最簡單的方法嗎?還有可能將對方一網打盡!」

「你在想什麼?你會受傷,而且你現在的狀態,你沒辦法全身而退,逃不掉的。」

「你也知道,不管執行什麼任務都會有風險的。」

「不,這不一樣,總之,不行、不可以。」Neil拚命搖著頭反對。

「哪裡不一樣?為什麼不行!」

「你們倆先冷靜點,先坐下來,我們先來分析一下利弊──」

康拉德試圖當和事佬,想擠到兩人中間時,Neil上前一步,與雷豪宇近得幾乎碰鼻。

「我不准你去當餌,因為我不想讓你受傷甚至失去你!」

若是別人的話,這大膽的告白或許會贏得一些感動,但雷豪宇聽了卻一股怒意升上。

「這算什麼?我這是在工作!而且,我不是你的東西!」

Neil似乎也不意外對方會有這種反應,失笑道,「沒錯,你不是我的東西。但是,為了不要失去你,我會盡全力阻止你。」

雷豪宇望著他,「Neil,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我很有可能永遠都不會接受你……」

「無所謂,我喜歡這種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用盡氣力的感覺。」Neil嚥了口口水,心一橫道,「我為了追求你,我可以等待、可以違背工作任務、道德規範,可是,你呢?」

「……」
「你曾經為了什麼事,不顧一切嗎?其實你自己也知道吧,你被各種規則綁住,就連視為第二生命的『工作』也一樣。就算任務成功,卻因身體的問題被降級了,你也不會抗命爭取,最後還不是成為組織的犧牲品。」

有如一道落雷打下,雷豪宇呆站在原地。

Neil見狀有點擔心,為了激他,不小心把話說得太重了。

但是,說都說出口了……

康拉德拍了拍額頭,心想,這兩個人啊。

「你們還是些冷靜一下吧。豪宇,當誘餌的事得先拿到更多情報再分析……哎,你要去哪?!」

「我回去冷靜一下。」雷豪宇丟下這句話後就關門離開。

「Neil,你還真會挑時機告白,」康拉德嘆了口氣,「還順便戳破他心裡的盲點。」

Neil撇撇嘴,「是他逼我的。」

「By the way,我們不去追他沒問題嗎?他好像被盯上了。」

— 後記-  
大哥被小貓擊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