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25

這大概是雷豪宇有生以來最手足無措的時刻。

怒意、怨氣、惱羞、尷尬等等複雜的情緒一口氣湧上,害他的臉不知該聽誰的指揮,擺出怎樣的表情。

可能是啟動了自我保護機制吧,大腦開始運作之前,雙腳就先動了起來

不過,真正使他逃離現場的原因雷豪宇自己也很清楚──他無法反駁。

離開飯店後,他難得地招了計程車坐上,但一上車就後悔了。

從上車到下車這段時間,計程車司機的嘴都沒停過。如果是自言自語那就算了,如果乘客沒反應的話,他還會轉過頭來問意見,為了交通安全,雷豪宇不得不與他對話,虛應故事。

此刻,雷豪宇第一次有了想買部車的想法,汽車、機車還是腳踏車都行。

他想起二弟的那輛亮眼的紅色重型機車,每當弟弟雷震宇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騎著它出門散心,雖然回家時會夾帶幾張超速罰單當伴手禮。

以前雷豪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弟弟的動作太誇張的話,他還是會唸他幾句,「你心情不爽就轉身離開,你不覺得這樣太自私了嗎?這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應該留下來好好溝通啊。」

現在雷豪宇想起自己說過的話,格外諷刺。

沒想到,真的有這種時刻。

讓他不想面對任何人,只想逃得遠遠的,其實他的理智知道對方說的事實,但他就是不想承認也不想面對。

他只想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大叫──『你說的那個人不是我』。

付錢下車後,雷豪宇回到家中,雙親早已就寢,客廳留了一盞小燈。

他頹坐在沙發上,腦袋一片混亂,各種畫面與話語像雜訊一樣在耳邊不斷放送,無法關掉。

煩燥得無以復加時,一通電話救了他。

雷豪宇原本還以為是康拉德打來的電話,未料卻是另一個最佳人選。

「可敬?」

『啊啊!不好意思!我打了才發現時間都這麼晚了,要掛掉的時候你就接起來了……』

「沒關係,我還沒睡。段院長剛下班?」

『嗯,雖然我還在醫院裡整理病歷,然後整理到一張雷豪宇先生的病歷,他這個月還沒預約回診喔。』

他啞然失笑,「那……請問醫生可以在電話裡問診嗎?」

█ █ █

雷豪宇與段可敬因一件街頭搶案而相識,而在他住院期間兩人因個性相投而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至今。

雷豪宇知道,自己若不找個人傾訴,一定會把鑽牛角尖把自己逼進死胡同。

恰好,段可敬是他心中佳的訴說對象,而且還自己送上門來。

把最近發生的事概略向段醫生報告後(與職務相關機密資訊的除外),連他自己也有點意外,在描述事情的當下就像在說別人家的事一樣,方才Neil讓自己不知所措的話,他都能照實重現。

「……就是這樣。」一口氣把話說完後,心中竟有種解脫感,雖然什麼事都沒解決。

『你最近的生活過得真多彩多姿啊。』段可敬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我下次遇到小貓的話,真想跟他說聲Good Job。』

「什麼?」

『他做到了身為內科醫生的我做不到的事啊,開刀直取病灶。雖然我比較傾向「對症下藥」,但病人沒有病識感的話也沒有用,不、你的情況應該不是沒有病識感,而是明知道問題在哪,卻裝作看不到……』

「我知道問題在哪!只是──」他莫名地激動起來,但又莫名地收了口,不知自己想辯護什麼。

電話另一頭的段醫師輕嘆了口氣,『世界上有很多努力也無法改變現況的事,疾病就是其中一種,你身體發生的狀況可能也是如此。當你沒有辦法用之前的生活方式生活下去時,就要學著改變。當然,改變沒這麼簡單就是了,這也不是別人提供方法或建議就可以成功的事。有時候自己可以想通,有時候也需要一點刺激或是時機。』

「我自己身體的事我已經想──」

『「想通」了嗎?豪宇,你這個不叫改變,這叫妥協,只是委屈自己跟現況達成平衡,但,你過得快樂嗎?』

「……」

『怎麼?我的藥下得太重了嗎?』

「不,我只是……真的該好好想想。」

『嗯,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都可以打電話找我聊聊。噢,對了,感情方面的事,比較複雜,我不便多說。不過,道理是一樣的。』

「一樣……的嗎?」

段可敬輕笑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 █

計程車司機今晚在飯店前載到一組莫名其妙的客人。

一個年輕男子跟一名金髮外國人像撞進來似地衝進車內,要他跟蹤前面那台計程車。

司機開車十幾年了,當然也曾載過要抓外遇的老公、要抓出牆的妻子,但是,對面那台車裡的客人,怎麼看都是個男的,這三個人都是男的,到底是要抓什麼啊?抓龍啊?

哎,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司機就這麼跟了上去,最後,前面那台車在一處住宅區停下,那名男客人下車後走進一幢民宅。

他回頭問自己那兩名客人要怎麼辦,沒想到那個年輕男子拿出好幾張大鈔給他,說要包他一個晚上的車,就停在這裡監視那間房子。

想到這個月女兒、兒子都要繳學費,司機就默默地把錢收了下來。

一個小時多過去了,後座兩人一句話也沒說,一個閉眼休息,另一個就只是盯著那幢房子看,害司機覺得空氣很悶。

「呃,我想要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個東西,兩位有要什麼我可以一起買回來。」他轉頭提案道。

未料那個外國人聞聲立即張眼,湊上前要他買十幾種零食飲料,害他不知道該對他的標準中文感到佩服,還是對零食廠牌的知識感到佩服。

「我開始後悔了。」司機離開後,Neil隨即開口對康拉德說。

「太慢了太慢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啦。」

「你又不知道我在後悔什麼……」

「你在後悔什麼?」

「太晚跟他講這些話了。早該在之前就──」

「早說晚說不會有任何改變啊,據我這幾天觀察,與其說他是固執,不如說,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他的信仰。他天生這是這樣守序的人,你叫他闖紅燈他會死給你看之類的。而且啊,人年紀越大就越難改變現況。」

Neil瞪了他一眼,「他才不是這樣的人。」

康拉德雙手一攤,「隨你說囉。」

沉默一陣後,Neil不知何時脫了鞋,曲起雙腳抱住,像個跟朋友吵架的小男孩,悶悶地說,「他會討厭我嗎?」

「搞不好喔。」

見Neil沮喪地把頭埋進膝蓋裡,康拉德只好補充道,「被甩了,你還有我啊。」

Neil抬起頭斜瞄,「你有什麼好的?」

「喔喔喔──我想用這個單字很久了,」康拉德興奮地道,「因為我『旺夫』啊。」

剛買東西回來的司機打開門就聽見這句話,原本腦中猜想的三人關係,有了新的可能組合。


後記-
一直想用的旺夫梗!

One Reply to “非戰之罪 25”

  1. 摸摸小貓的頭((被小貓打XDD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