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30

據情報顯示,Q國恐怖份子於今晚偷渡到台灣,雖然人數不多,但至少有一名人員可執行外科手術。目前也得知恐怖份子與台灣北部暴力討債集團聯繫交易,交易內容是委託他們綁架一名男子,而且得活捉。

康拉德推測,對方原本應該也沒想過樣品在雷豪宇體內,把所有能找過的地點都找過一輪後,因為那次『巧遇』的契機,才猜到這個最不可能的可能。

這樣也可以解釋自那次事件後,雷豪宇找不出原因的身體以及為什麼他後來突然被盯上的理由。

「他們一定會在今晚上抵達,並用最快的速度取得樣品後離開。」康拉德熟悉該恐怖組織的行事作風,幾乎百分之百地斷言。

得知情報後,他們取得總部同意,快速聯絡台灣當局,希望能獲得支援。

雷豪宇的直屬上司聽完他們簡短又緊急的簡報後,面色凝重地連打了好幾個電話。

「結果怎樣?」康拉德著急問道。

「長官要過來緊急開會,已經先通知情報組確認──」

「What?」康拉德截斷他的話叫道,「你聽不懂中文嗎?我們只要慢一步,雷豪宇就會被開腸剖肚,他們可沒好心到拿了樣品還幫他縫好傷口耶。」

「我也知道,可是……」

Neil推開還想罵人的康拉德走到組長面前。

「我不管你們要怎麼官僚怎麼拖延時間,給我一台車,我自己去救他!」

拿到車鑰匙後Neil就衝了出門,康拉德緊追在後頭。

「Neil,你打算單槍匹馬衝進去嗎?」

Neil回睨了一眼,「不是還有你嗎?」

原本聽到這句話,康拉德應該非常感動才對,那個不知團體行動為何物、置隊友生死於度外的Neil竟然認同他們是夥伴,簡直就像教會了桀驁不馴的貓咪握手一樣。

但如今,他滿腦子只想著兩人殺進敵營後會有什麼後果。

康拉德急得用母語道,「你確定要我幫忙?你知道我是誰嗎?Conrad的射擊成績從來沒及格過,連他能不能打到靶紙都是個問題,近身搏鬥也只有當沙包的份啊!你忘了他被你救過好幾次嗎?」

Neil當作沒聽到似地逕自走到車旁打開門,彎身坐進前,抬頭朝他一笑。

「Conrad,I trust you.(我相信你)。」

康拉德頓時失神地看著他,隨即無奈地搔搔頭,低聲說,「God damn
!雷豪宇你最好還活著!」

跟著坐進車內後,他看到Neil手上多了兩把槍。

「你什麼時候偷運了這好東西過來?我還以為我們要去體育用品店搶球棒或是跟小朋友搶水槍。」

「那個組長說,車上的東西他可能『忘了拿下來』,如果有需要可以拿去用,後面還有防彈衣。」

「沒想到他人還挺好的。」

Neil邊檢查槍枝邊說,「只可惜不能選款式。」

「有了你還挑啊。拿不慣的槍你就打不準了嗎?」

「Conrad,把防彈衣穿上,你緊張的時候話特別多。」

「難道你……就不緊張嗎?」

康拉德雖任職FBI探員,但主要工作是談判與犯罪側寫,實戰經驗其實不多。

而Neil雖實戰經驗豐富,但這次的人質是雷豪宇,他最在意的人。

會有擔心、緊張、害怕等等情緒都在所難免,可是,他現在卻表現出完全相反樣態。

與剛剛手足無措的模樣截然不同,他像個沉著穩重的大將,甚至還有點期待戰爭來到。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的情緒很平靜。可能是因為,剛剛他就那樣消失不見了,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人。但現在,我知道他在哪裡,而且,我相信我有足夠的能力可以救出他。」

「簡單來說,這是你的主場就是了。」

Neil扯了下嘴,「而且剛剛有人跟我說,當成『工作』就對了。」

他發動引擎,前往戰場。

█ █ █

偷渡到香港再轉機到廈門,最後搭船經金門來到這裡。

與先來到這小島的同伴碰面時,他面露疲態。

「醫生,你累了?」

同伴叫著他在組織裡的代號,雖然是『醫生』但卻沒有執照,雖然沒有執照,卻執行過數百場凡人難以想像的手術,其中不乏非法人體實驗。

「還好。人呢?」

「都準備好了。躺在那邊等醫生你呢。」

醫生面露微笑。

「我很期待。」

「其他那些實驗品都死了?」

「沒死也剩半條命了,我就廢物利用了一下。」

「所以這個男人就是──」

「碩果僅存的最後一個樣品、最後一個實驗者。」

— 後記-
寫這篇的時候好想寫個非戰的平行世界喪屍文喔~~
Neil開雙槍從拉昆市把大哥救出來的樣子一定很帥(為何又是英雄救美(?)XDD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