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番外 他與他的貓 之二 上

之二 逗貓棒

從朋友到戀人這段路,他們跌跌撞撞,各自走向岔路後又聚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

但從戀人到不顧旁人的熱戀情侶,他們只花了不到四個小時。

時間拉回到雷豪宇與狄佐雨『相親』的那天,後來他們大熱天帶著康拉德上山,去吃他心心念念的羊肉爐。

「好飽好飽,真是太滿足了──」康拉德毫不在意形象地邊走路邊剔牙,饜足地嘆道。

「你有吃飽就好,」雷豪宇隨即轉頭關心狄佐雨,「你沒吃多少,肚子會餓嗎?」

「還好,不餓。」

不喜歡羊肉的狄佐雨雖然只喝了幾口湯,倒也不太餓。況且,他現在只想著要怎麼把身旁這個吃得腦滿腸肥的進口電燈炮送走。

雖然狄佐雨心裡很感謝康拉德總在適當的時機幫忙,但他有時多話又難纏,對食物的堅持更是異於常人,實在很難控制。

而且,他明明紐約還有工作,卻硬是要跟著再來一趟,說是怕雷豪宇又『想不開』可以幫忙當說客。

但這表面藉口騙不了狄佐雨,想也知道康拉德其實是來吃上次沒吃到的美食,而且一定會拉著他們隨行當錢包跟司機。

「Neil,你才喝那幾口湯怎麼可能會飽,豪宇,我們再去夜市續攤吧!」康拉德食指指向前方夜市美食大道,一副就這麼決定的模樣。

「你自己去吧,我回飯店調時差。」

「好吧,我跟豪宇會買宵夜給你吃的。」他就搭上雷豪宇的肩,自動把他歸成自己這組。

見狄佐雨不悅地瞪著康拉德,雷豪宇只好跳出來充當和事佬。

「這樣好了,我們先去夜市買些東西,再回飯店吧?」

狄佐雨也只能無奈地點頭,雖然他早就預見了接下來會是什麼情況。

█ █ █ 

「這魚丸真好吃耶,Neil你也吃一點嘛,喔對了,我還想吃──」

夜市都逛了兩圈,康拉德的胃仍深不見底,拉著兩人從這攤吃到那攤。

雷豪宇驚覺再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刻意放慢走路速度,退到狄佐雨身邊細聲問道,「他還要吃多久啊?」

狄佐雨以經驗談分析,「現在才吃到正餐,還有甜點跟飲料各五道吧。」

與康拉德的胃袋PK是沒有結果的,雷豪宇聞言當機立斷。

「不如……我們偷偷回去吧?」

他淺笑道,「還好,現在還不算太遲。」

█ █ █

兩人隱身在人群中,偷偷摸摸地溜回狄佐雨的下塌飯店。

才剛進門,房卡都還沒放進插座內,雷豪宇就趁黑從身後抱住他。

「唔,豪宇……」

「我早就想這麼做了……」

他把臉埋在狄佐雨的頸窩邊,刻意壓低的音調變得比平常還要有磁性,不停溫柔搔刮聽者的耳膜,直叫人想讓他多說點、多說點。

「今天下午看到你的時候,我就想衝過去把你緊緊抱住……不,在那次也想抱緊你,還有那次、那次……」

狄佐雨花了好大的力氣才耐住欲望推開身後的人,把房卡插好,走進房間。

「佐雨?」

雷豪宇著急地跟上前,以為自己又做錯了什麼,未料卻看到對方坐在床鋪邊得意地朝他甜甜一笑。

「我特別選這間有大雙人床的房間。」

他頓時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

「怎麼了?」

雷豪宇也跟著坐到床邊,伸手輕摸他白皙的臉,「我以為你會生氣。」

「我生什麼氣?」他旋即嘟起嘴,「如果你不碰我我才生氣吧……噢,對了,我一直想問你一件事。」

他的話都還沒問完,雷豪宇就答道,「這不是我的第一次,不過,是跟同性的第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對我的性生活很感興趣。」

「咦?!大家?康拉德……?」

「他問了,滿姨也問了,依文也問了……」雷豪宇扳著手指數道。

「等、等等──你都老實回答他們了?」

「是啊,我一向實話實說,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狄佐雨垂頭苦悶地道,「怎麼會這樣,我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你真可愛,」雷豪宇輕拍他頭,「我早就猜到你會這麼問了,所以故意開你玩笑的。」

聽到自己被玩弄了,狄佐雨當然不甘示弱,如疾風迅雷般回身,把雷豪宇的手一扳壓在床上。

「你真壞。竟然取笑我。」

雷豪宇笑著用另一手拍床鋪,「我投降、我投降。」

他的手勁再使些力,「罰你把事情都交代清楚,是跟誰?在哪裡?」

「佐雨,你真的想知道?」他忽地變得冷靜,認真地回道,「你的過去我不會過問,因為我怕自己會太介意。我的過去,你想知道的話我會說給你聽,只要你聽了別放在心上。」

狄佐雨憶起自己荒唐的事蹟,暗自慶幸對方不介意也不過問。不過,他仍想知道雷豪宇為什麼會跟女人……

「我還是想知道。」狄佐雨任性地說,「我知道我聽了一定會介意,但不聽一樣介意,所以我寧可選擇知道。」

「好奇心會殺死貓喔。」

「我不在乎。」

雷豪宇輕嘆口氣,「這樣好了,為了不破壞氣氛,我們先『繼續』,結束了再說這件事。」

狄佐雨聞言竊笑道,「你真的這麼想做?」

「你不想嗎?是誰還特別訂了這間房間?」他挑釁道。

「哼,色大叔。」

「年紀上來說,我的確是個大叔了,至於色不色嘛……你可能會比較清楚。」

狄佐雨的確清楚地感覺到有隻手摸上了自己的腰。

--- 後記-
康拉德:你們竟然~~~放我~~~鴿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