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番外 他與他的貓 之七 END

之七 貓餅乾

當狄佐雨說要懲罰他的時候,雷豪宇原以為會是『限制社交』、『控制思想』的指令,像是『不准再跟那個女人來往』、『以後做任何事都要優先想到我』之類。

沒想到狄佐雨的要求竟然是──『我想上你一次。』

說這句話的時候,狄佐雨表情無比妖媚。

狄佐雨躺在他身下時的樣子雖然也很誘人嫵媚,但這個表情卻加了幾分想要強佔、征服的欲望。

「原來你比較喜歡在上位?」

狄佐雨輕搖頭,笑得非常開心,「不,我只是想奪走你後面的『第一次』罷了。」

前面的初次已經被人搶先,後面的他當然不會放過。

雷豪宇笑了笑,心想,真是可怕的獨佔欲啊……但如果是狄佐雨的話,被拆吃入腹,成為血肉,他也甘願。

「你想怎麼對我都可以,只怕我不太熟練,不能讓你滿意。」

「我會慢慢引導你的。」

狄佐雨拉著雷豪宇的手,表情像是貓咪得到了美味的貓餅乾,啣到舒服的窗台邊,準備享用。

█ █ █

「又忘了買床單,店也關了吧。」

「我的行李箱有浴巾,拿來鋪床湊合吧。」

「看你心急著想要的樣子真有趣。」

雷豪宇從沒想過原來自己生得如此『美味』,讓人急欲開動。

狄佐雨反擊道,「你真該倒帶回去看看你那晚的樣子,那才叫做『著急』。」

他一面笑著一面拉開大浴巾鋪床,還自動脫掉上衣躺在床上。

「佐雨,你可要對我溫柔一點。」雷豪宇含笑故意道。

他聞言怨在心底,這個時候就立刻變成色大叔,真搞不懂雷豪宇腦袋在想什麼。

「不上來嗎?」

開戰的旗號立起,狄佐雨想著要好好『懲罰』這個色大叔,便爬上了床壓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我對我的胸部很有自信。」

「不是荒廢了一年沒鍛鍊嗎?胸肌都變得軟趴趴的了。」

「這樣不是更好揉嗎?」

「……」

狄佐雨決心讓他閉嘴,直接進攻。

舌尖與手指才輕撫過幾次兩邊的乳頭,它們就受不了刺激地變硬突起,臣服於他。

他滿意地看著那暗紅色的兩點,留一手揪著左乳首,另一手往下滑過對方塊塊分明的腹肌,迷戀地在溝壑間游走。

被對方修長的手指帶著性暗示地撫慰,他的身體漸漸燥熱,沒被觸及的性器也緩緩挺立而起,期待他人愛憐。

狄佐雨注意到那身下的隆起,帶著笑意往下摸一把,傾身在他頸邊耳語。

「先讓你舒服一下好了。」

狄佐雨倏地拉下底褲,那大尺寸的傢伙便彈跳而出,他握著柱身上下擼弄,不一會兒,液體就潤溼了雙手。他繼續肆意玩弄著性器,拇指在敏感的頭部上按壓擠弄,它就變得越來越硬直。

雷豪宇不住地低聲悶哼,讓人聽來有種難以言喻的成熟性感。

就在此時,他的性器被冒然棄守,正覺得有些空虛難耐時,後庭感到一陣冰涼的液體滑入。

「唔!」

狄佐雨笑道,「重頭戲在、這、裡。」

手指欲順著潤滑液侵入那未經開發的後穴,但起先有點窒澀難入,狄佐雨感受到對方幾乎全身緊蹦,便用另一隻手撫著他的臉。

「放輕鬆點。」

「抱、抱歉,我有點……緊張。」

「因為你是第一次嘛。」他再次笑得妖艷,並預告說,「要進去了。」

食指無情地深入,他僵直地接納,一開始還覺得有點疼痛,但前方的性器也不斷被撫弄著,痛感與快感交織而來,不知不覺,對方已伸進了三指手指,充分地將洞口張開。

「覺得如何?」狄佐雨好整以暇地問道。

「好奇怪的感覺……好像有風會吹進來。」

「那,只好『填滿』它了。」

雷豪宇還沒反應過來,穴口就被炙熱堅硬的東西抵著,再下一秒,它就毫不留情地衝了進來。

雷豪宇忍不住低吼了一聲,比起初次的痛楚,更讓他感到意外的是,被填滿的感覺原來是這樣……

一逕地進入後,狄佐雨竟也自顧不暇,他已許久沒當過TOP,久違的被包覆觸感讓他差點控制不住地衝刺。

「佐、佐雨,怎麼了?」雷豪宇發現他表情痛苦像在忍耐著什麼。

「我……好想動。可是你現在應該還沒適應,很難受吧?你痛得都流眼淚了……」

狄佐雨伸手拭去對方的淚珠,但雷豪宇卻反握對方的手,突然往前拉,埋在身體裡的性器當然也前進了一吋。

「這沒什麼,快上吧,我迫不及待呢。」雷豪宇逞強地笑道。

被如此挑釁,狄佐雨也顧不得什麼溫柔紳士地對待,抓著他的腰便開始扭腰挺進。

真的是太久沒當進攻的那方,狄佐雨不一會兒就全發洩出,拔出性器,草草收拾了一下保險套,就全身癱軟累得躺在他身邊。

「好快……」

「閉嘴。」狄佐雨摀著紅臉回道。

「佐雨。」

「What?」

「你這樣不合格喔,我都還硬著呢。」雷豪宇指指自己身下被冷落的巨物。

狄佐雨瞥了一眼,嘴上雖唸著麻煩死了,身體卻自動翻了身,趴在床上翹起屁股,誘惑人心地扭腰晃動,像極了一隻發情的貓。

雷豪宇按捺不住衝腦的性欲,擠一抹潤滑液往那窒穴抹上,才伸手要擴張時,狄佐雨卻自已地往後庭伸進,還回頭笑道。

「今天的Special Service。」

他一手穴口探進探出,另一手撫著慢慢硬起來的性器,原本雪白皮膚在解放過後浮現淡淡粉紅,張著嘴又是輕喘又是哼聲,還不時叫著情人的名字。

「唔……啊,豪宇。」

──有哪個男人受得了這副活春宮?

他二話不說,提槍套上保險套,抓著那嬌嫩的臀瓣就直直插入,熟悉的快感襲來,待自己意識到的時候,早已不停地操弄著對方。

他翹著屁股接納對方的陣陣挺進,高潮後敏感的身體不時感到酥麻的電流通過,隨著活塞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他也漸漸承受不住,只能抓著浴巾邊哀叫求饒。

「唔啊……不行,我快不行了……」

「我也……是。」

最後,在兩人縱情的低吼聲中,彼此都發洩了欲望。

█ █ █

兩人累得躺在床上輕喘,有好幾分鐘都沒有人說話。

「好累……」

「我也是。」雷豪宇附和道。

狄佐雨翻過著看著他,嘴角彎起幸福的微笑。

「其實,我很感動。」狄佐雨停頓半秒,「呃,不是指你讓我上的這件事,而是全部的事。我知道我這個人很難相處,總是獨斷獨行,朋友又少。就算對喜歡的人也一樣,任性妄為,對他的家人很壞,還常常把他關在門外……剛剛聽到你在門外說,我是你男朋友的時候,我非常感動。謝謝你總是包容我,謝謝你愛著我。」

雷豪宇將他擁入懷中,抱得緊緊。

「不用說謝謝,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我愛你啊。」

「那你再讓我上一次如何?」

他面有難色地道,「你……還有體力?」

「開玩笑的,看你嚇著了呢。我覺得我們還是保持『原狀』就好了。」

雷豪宇點頭如搗蒜,不能同意再多。

「說到這個,有件事我很好奇……你弟弟的位置是──上?下?看他另一半的模樣,他應該是下吧。」

「這……我不想猜。」

「等等,你該不會早就知道了吧?保護過度的大哥在弟弟身上裝竊聽器什麼的……」

「不,我沒……有。」

看雷豪宇回答得心虛,狄佐雨也早已猜到答案。

遠方正在吃鐵板燒的雷震宇則整晚噴嚏打個不停。

--- 後記-
總算寫完這篇番外啦~~~
竟然有3場H XDDDD

2 Replies to “非戰之罪 番外 他與他的貓 之七 END”

  1. 噢! 大哥有夠強的,一篇番外居然有3場H *0*!!

  2. 大尺「吋」的傢伙

    「姆」指在敏感的頭部

    初次的痛「處」
    (楚?)

    按「耐」不住衝腦的性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