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番外 三兄弟與豆腐 下

在國小三年級時,我跟雷震宇分在同一班,但早在分班前我就認識他了。

雷震宇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走到哪都是眾人的焦點。他調皮搗蛋、我行我素,經常讓老師頭痛,但在同儕間卻非常受歡迎,經常是一呼百應,人人跟隨。

自從我們在同一班之後,我就不是班上最受注目的人了,看著同學們以他為中心 圍繞,我告訴自己,這也沒什麼。

──反正我還是最可愛的。

「你為什麼要穿洋裝啊?」

這天,雷震宇突然走到我的座位面前,沒禮貌地劈頭就發問。

我放下自動鉛筆,甩了甩馬尾,抬眼看他。

「我為什麼不能穿洋裝,坐在你旁邊的琦琦不也穿洋裝來上課?」

而且琦琦今天穿鵝黃色洋裝,但我的粉紅裙上還有小碎花,我贏了。

他瞪大眼看著我,用一副把別人當笨蛋的高傲表情,理所當然地說。

「她是女生啊,你是男生啊。」

「我知道啊。但我喜歡穿洋裝,而且,我長得這麼可愛,要不是別人跟你講,你也不知道我是男生吧?」

看他愣了一下,果然是有人告訴他,他才發現我是男生。

「可是,這樣很奇怪啊。男生為什麼要裝成女生的樣子啊。」

「哪裡奇怪?肚子餓了就吃東西,想讓成績變好就去讀書。我只是想讓自己變得可愛,所以穿洋裝,不行嗎?」

見雷震宇一時說不出話來,我又補說,「你該不會是看我太可愛喜歡上我吧。」

「誰、誰喜歡你啊,臭人妖。」雷震宇說不過別人就罵人後跑走。

看著他的背影,我有點失望,雷震宇打躲避球的樣子明明還蠻帥的,沒想到本人卻這麼無聊又幼稚。

不過,比起雷家小弟,雷震宇還算『安靜』多了,雷劭宇大哭的聲音可是聽過一次就不會忘記。

「嗚嗚嗚……」

某天放學,雷劭宇站在校門口旁啜泣,怕他下一秒就放聲的大哭,我趕緊上前關心。

「你怎麼了?」

「嗚……嗚……我在、在等哥哥。」

「你哥喔──我剛剛還看到他在操場那邊跟人玩躲避球。我帶你去找他?」

雷劭宇不疑有他地吸了吸鼻涕,垂著頭乖乖地跟在我後面走。

雷劭宇長得就像小一號的雷震宇,但個性老實又好騙,要是把他帶去賣掉,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吧。

「啊!我忘記了!」

雷震宇看到我帶著他弟出現,似乎這才想起今天要接弟弟回家的事,不過他連謝謝也沒說聲,馬上就把小弟拉到身後。

「臭人妖你想幹嘛?不要教壞我弟!」

我聳聳肩轉身就走,才懶得理他。而且,我的目標不是他,是你哥哥。

雷家兄弟長相都很像,大哥也不例外,可是個性可就差多了。

雷豪宇斯文有禮又溫柔體貼,明明也只比我們大三歲,卻成熟穩重地像個大人一樣。

他第一次來我們家買豆腐的時候,我嚇了好大一跳,還以為誰把雷震宇推進金斧頭的池塘裡,換了個『好』雷震宇回來。

「我要買豆腐,板豆腐一塊。」

「好!馬上來!」

我回頭搬小凳子墊腳,手伸進水槽裡拿豆腐,分神地偷看他時,手中的豆腐就掉回水中,砸壞了。

「啊……」

「怎麼了?」他探頭看到砸壞的豆腐,竟貼心地笑著對我說。

「沒關係,就那塊吧。」

一句話就把小女……小男孩的心給收買,雷家大哥雷豪宇果然是三兄弟裡最厲害的角色。

我小時候很純情的,一直暗戀著雷大哥,每次他來買豆腐,不是挑最大塊的給他,就是送豆漿給他。那時的我總覺得大哥也喜歡我,因為找錢碰到他的手時,他總笑得很靦腆。

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才發現,這只是自我感情的投射,也有可能只是錯覺。

我還記得那是個炙熱的下午,明明都到了放學時刻,太陽仍大得可以當鏢靶打。

我很不淑女地撩起及膝裙走路,想說這樣可能會比較涼一些。走到分岔路時,還選擇了平常少走的陰暗小徑。這條小路兩旁是晨市,下午攤販撤去,只留下菜葉腐爛及雞豬的腥臭味。

我一手抓著裙子一手捏著鼻子快走,心裡只想著要趕快回家吃涼拌豆腐吹電風扇,完全沒注意到後方巨大的身影。

就要走出巷口前,從身後追上的男人擋住我的去路。

「小妹妹,妳長得好可愛喔。跟叔叔去買冰吃好不好。」

連小孩子看這個大人的模樣,也知道他絕對不是個好人。

「不、不要……我要回家!」

我試圖從他身邊鑽過去,但他一把就把我抱起,還掩住口鼻不讓我發出求救聲。

我陷入恐懼與驚慌的漩渦,只能拚命揮舞雙手雙腳試圖掙脫,就在此時,他不知道踢到了什麼東西,跌倒在地上,我得已趁機脫逃。

站起身來時,雷震宇就在我面前,抓起我的手大喊。

「快跑!」

前方的路被壞人擋住了,我們便往後面跑,而他也鍥而不捨地追上,就在我們快跑出小巷時,出口處竟又冒出了個人影。

我作夢也沒想到那個人竟然是雷豪宇,他身穿國中制服,大口喘著氣,似乎也是跑過來的樣子。

我跟雷震宇同聲喊著,「大哥!」

雷豪宇更機智地往後頭叫道,「警察叔叔,壞人就在這裡!」

不知道是不是聽他這句話的關係,我們再往後頭一望,那個壞人已經不見了。

「你們倆沒事吧?」

「大哥,我沒事。」

雷豪宇見我一副被嚇壞的模樣,還蹲下來輕聲關心,「妳呢?沒受傷吧?」

我輕搖頭,「我沒事……謝謝。」

待危機感退去,我看著溫柔的大哥,又看著雷震宇那跩跩的模樣,彷彿自己是被兩名騎士捧在掌心的公主。

「對了,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在這裡?」我好奇地向雷震宇問道。

「噢,聯絡簿啦!你急著跑回家沒拿,老師叫我拿給你。」他從書包裡拿出聯絡簿遞給我。

「唔,謝謝。」原來是聯絡簿喔…… 

「臭人妖幹嘛一副臭臉啊。」

「要你管喔。」

「對了,」雷震宇轉頭看向雷大哥,「那大哥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

只見雷豪宇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在學校的時候有股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你好像會發生什麼事,而且耳邊還聽得到你的求救聲,就跟老師請假先回家,走到這附近就看到你跑進這條小巷子裡了。對了,以防萬一,我跑過來的時候推倒了派出所前的盆栽,警察應該馬上就會追上來了。」

雷震宇嘿嘿地笑著說,「大哥真是厲害!」

「不管你們發生什麼事,我一定會來救你們的。」

我看著他們,方才的公主幻想瞬間破滅了,只覺得這家兄弟是怎麼回事?好像哪裡跟別人家的兄弟姐妹不太一樣,但又無法說明。

一直到長大之後,我才豁然明白當年讓我乾脆放棄雷大哥的理由是什麼。

█ █ █

「故事說完了。」他尷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就算聽了也一點『用處』都沒有吧?」

康拉德搖搖頭,「不不,這非常有用。童年的經歷往往是塑造人格、價值觀最重要的原料,我們可以藉此了解他的真實個性、重視的東西等等,還可以知道該如何誘導他們說出情報或是怎麼『對付』他們。」

他似懂非懂地點頭,「總之有用的話就好了,反正雷家大哥現在也有別人操心了。」

「這倒是。」康拉德倏地站起身,「食物吃完了!再去買一圈吧!還是附近有什麼好吃的?」

「你還要吃啊?」他開始了解康拉德被遺棄的原因了……

「用腦很花體力的,快點介紹有什麼好吃的給我嘛──」

「如果不嫌棄的話,到我家吃個豆腐吧?」

話說出口才他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哎,算了,外國人應該聽不懂這雙關語吧!

█ █ █

『所以我跟你說啊……喂喂,Neil,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越洋電話很貴的耶!』

「很貴那你還講這麼久。」

狄佐雨看著手機,都經過半小時了康拉德仍講個不停,讓人有點煩燥。

『離豪宇下班還很久,你就不能好好聽我講話嗎?虧我還從『特別管道』得到了一個有關雷家兄弟的情報要分享給你。』

「什麼情報?」

聽對方回得迅速,康拉德就知道他已上鉤,『這樣吧,你幫我寄一箱台灣的食物過來我就跟你說,我要真空包的羊肉爐還有──』

「我要掛電話了。」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嘛。豪宇他非常疼愛他兩個弟弟,疼愛的程度不太正常,甚至有某種「情結」似的。』

狄佐雨不以為然回道,「這我早就知道了。還有呢?」

『那你知道要怎麼「對付」他的弟弟們嗎?小弟比較不用擔心,那種類型的人只是單純景仰哥哥而已,就算知道你跟豪宇的關係,也會祝福你們。比較麻煩的是他的二弟,年紀相近的關係,豪宇跟他感情好,二弟是家裡第二個小孩,個性可能會比較偏激彆扭,但從小就只有哥哥能治他,所以漸漸地,他對哥哥會產生一種依存關係。而你的出現必然會破壞這個恐怖平衡,他會盡他所能反對你們兩個人的事。』

沒聽到對方回應,康拉德以為自己恐嚇過了頭,正想說些什麼緩頰時,對方就開口說話了。

「不過是弟弟。」嘴上雖說得不以為然,但狄佐雨心底還是有點擔心。

『血緣可是最難解開的複雜關係啊,特別是東方社會。』康拉德語氣一轉,『不過──也不是沒有解決辦法啦,像是在他弟面前宣示主權之類的。』

「宣示主權?」

『是啊,他弟弟是吃硬不吃軟的,你求他把哥哥讓給你,他可能不會理你。但要是一開始就告訴他『你哥是我的了』,可能會有些作用。』

「真的嗎……」狄佐雨略顯不信,總覺這方法有點奇怪。

『我好心告訴你還不相信我,你真的沒把我當朋友啊。』

「Okey,Conrad我相信你,不過我想豪宇應該還不會介紹他弟弟給我認識……」狄佐宇話說到一半停下,急忙又道,「他回來了,我要掛電話了。」

聽著話筒裡斷訊的嘟嘟聲,康拉德卻揚起了嘴角。

「朋友?」他大笑了幾聲,「朋友是比不上『食物的怨念』的──Neil這小子連幫我寄個東西來都不肯,告訴這個『相反』的方法,可有他折騰嘍!還真想請假飛去看好戲啊──」

2 Replies to “非戰之罪 番外 三兄弟與豆腐 下”

  1. 老康中文這麼好會聽不懂雙關語!?XD

    版主回覆:(06/07/2013 03:46:28 PM)

    就算聽得懂,現在的老康眼中也只有食物啊啊

  2. 跟叔叔去買冰吃好不好「。」

    告訴這個『相反』的方法
    (漏字?)

    ==========

    老康,你真是太邪惡啦!(是幫豆腐西施報當年的仇嗎?)

    版主回覆:(06/07/2013 03:46:46 PM)

    扯到食物他就會這樣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