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番外 時晴時雨 3

雷豪宇走出醫院後原想直接回家,但不知怎麼的還是搭上前往狄佐雨家的公車。

他遠遠就看見房間裡燈火通明,便急忙跑進大廈內,打開家門見狄佐雨好整以暇地在廚房準備晚餐。

雷豪宇掏出手機瞥了一眼,有一通未接來電,是狄佐雨打的。

「今天晚了點回來?」狄佐雨從廚房喚道。

「呃……其實我提早下班去複診。」

「結果應該沒事吧?」

「嗯,一切正常,可敬還說我以後應該可以不用再去浪費醫療資源了。」

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不然我還以為你說是去複診,其實是去找他聊天的。」

「咦?」雷豪宇愣怔。

「我開玩笑的啦。」

狄佐雨早就知道雷豪宇與段可敬只是多年好友,但有時仍不免會妒忌他們之間的友情。而且,對於想獨占情人的他來說,沒有愛情與友情、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這回事。

「你應該還沒吃晚餐吧?」

「是啊,餓了。你在煮飯?」剛剛看對方在廚房裡忙,雷豪宇才發現同居這麼久,他還不知道對方會下廚。

「只是用調理包煮個湯而已,其他都是現成的,可以過來吃了。」

兩人坐在餐桌前邊吃邊閒聊,就跟之前美好的晚餐時間一樣,這也讓雷豪宇暫時把今早發生的事放在腦後,而狄佐雨似乎也避免提起這個話題,只聊些風馬牛不相關的瑣事。

他心想這樣也好,雖然只是保持表面上的平靜,什麼事都沒有解決,但誠如段可敬所說,這件事急不得,需要時間磨合。

飯後,因為廚房不大的關係,雷豪宇自願留下來收拾桌面洗碗,狄佐雨則到客廳邊看新聞邊練習射飛鏢。

原本只有簡單家俱的住處,也隨著時間而多了許多表達主人個性的配件。

狄佐雨在牆上掛了鏢靶,有事沒事就會射射飛鏢。這原本就是他的專長,還曾在酒吧裡創下連勝六十六場的輝煌記錄,再加上本地槍枝管制嚴格,無法練習射擊的他只能寄情於此。

不知為何,雷豪宇對他的準頭非常有自信,就算拿個蘋果頂在頭上讓他射也沒問題,不過狄佐雨本人沒這個意願就是了。

放在沙發旁地上的啞鈴是雷豪宇帶來的,恢復健康之後,他重新開始健身,晚上沒事的話會跟狄佐雨出門慢跑,天氣不佳的話就在家裡舉舉啞鈴。不過某次練完後沒放回原位,不小心踢到腳趾頭,害雷豪宇痛了好幾天,還不敢跟同居人說。

雷豪宇洗完碗後邊擦著手走到客廳,也想加入射飛鏢的行列時,放在茶几上手機震動,狄佐雨迅速地接起走到一旁。

由於對方的動作太反常,雷豪宇忍不住假借著拿搖控器調整音量的動作,趁機豎耳聽取情報。

『喂喂,您好。請問你是狄佐雨嗎?』來電者是個女性,聲音聽起來很年輕,且如鈴聲般響亮有朝氣。

『不,不是,妳打錯了。』

狄佐雨隨即掛斷電話,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射飛鏢。

要不是狄佐雨這一記飛鏢射偏了,雷豪宇八成會覺得是自己聽錯,因為他回應的語氣實在太冷靜,就好像他的名字真的不叫『狄佐雨』,只是接到一通打錯電話。

「佐雨。」

另一記飛鏢射出,還是偏離準心很遠。

「佐雨,剛剛那通電話是──」

「打錯的吧,沒想到新辦的手機也會接到打錯的電話。」

人類說謊的通病,就是會不自覺地多說話來掩飾謊言。

雷豪宇逼問道,「可是……我好像聽到她要找你?」

「怎麼可能,是你聽錯了吧。不會有女生打電話找我的。」

「怎麼不會有女生找你?」

「你忘了嗎?我才回來,沒認識多少人啊。」

「公司的人總有女生吧?」

「保全公司清一色都是男的。」

「也有可能是你『妹妹』打來的啊。」

一說到妹妹兩字,狄佐雨的臉色就變了,知道自己再圓謊也沒用,他放下手中剩下的飛鏢,雙手環胸撇過臉。

「我不想談這件事。」

「所以剛剛打電話來的人真的是你妹妹?」

雷豪宇原本只是瞎猜,沒想到意外命中紅心。但是,為什麼狄佐雨的妹妹打電話來找他,他卻裝不認識?莫非兩人還沒相認?那,妹妹是怎麼拿到他的電話呢?

雷豪宇心中一堆疑問未解,連忙叫住掉頭就想進房的狄佐雨。

「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說嗎?你妹妹的事。」

「現在不想。」他背對著雷豪宇冷冷地道。

「好吧……我會等到你想說的時候。可是,你妹妹那邊呢?她都打電話給你了──」

「我現在不想跟她見面或說話。」

「可是,你前幾天不是還保護過她?」

「那是工作。而且我離她很遠。」

「所以工作結束後呢?就這樣算了?」

狄佐雨沒出聲,默默地點頭。

「好歹她也是你的親妹妹,兄弟姐妹不就是應該──」

他倏地回頭,大聲道,「我家跟你家的情況不一樣!」

兩人難堪地互看了一眼,各自轉過頭,都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雷豪宇驚覺自己想把自已家的情況強套在他身上,硬是要他與家人和解,沒多想對方也許有難言之隱,而且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不是外人隨便說說就解得開的。

狄佐雨的話說出口就後悔了,雖然自己有堅持難以變更的立場,但這樣劃清界線地反吼回去也會傷了對方,就像在說他們兩個只是陌生人,沒有任何關係。

尷尬的場面維持了一陣子才被電鈴打破,靠近對講機的雷豪宇接起話筒。

「喂?」

『不好意思,請問『狄佐雨先生』在嗎?』

雷豪宇覺得這聲音非常耳熟,隨即想起方才在那通電話裡聽過。

「請問妳是?」

『我是他妹妹。』

他還想問些什麼的時候,話筒忽被狄佐雨搶走,他神情緊張地叫道,「妳來這裡做什麼?妳一個人來嗎?妳的保鑣呢?妳旁邊有沒有奇怪的人?!」

『是哥哥嗎?!我就知道同名同姓不可能還長得這麼像!對呀,我一個人來的,旁邊只有管理員伯……』

「我下去找妳!」

狄佐雨說完就衝出門下樓找妹妹去了,雷豪宇雖滿頭霧水地站在原地,但同時也感到欣慰。

原來他還是很關心自己的妹妹嘛。

--
妹妹初登場!

One Reply to “非戰之罪 番外 時晴時雨 3”

  1. 佐雨的名字,在中間段落有幾處打成「宇」了。
    另,

    我是「她」妹妹

    我想,這篇不是平行世界文才對。:P

    版主回覆:(07/09/2013 04:23:34 PM)

    已更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