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番外 時晴時雨 5

「其實我不討厭我妹。」

在回程的計程車上狄佐雨悶不吭聲,雷豪宇以為是他自作主張先收下狄佐晴給的票,讓他不高興。未料前腳才剛踏進門,狄佐雨就冒出這麼一句。

「那我們一起去看她的比賽吧,你妹妹應該會很高興的。」

「不要。」

才剛說完不討厭,他隨即語氣驟變,斷然拒絕邀請,安靜地走過雷豪宇身旁,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雷豪宇雖感錯愕,但想起稍早醫生好友提醒過的事,便按捺住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衝動,也跟著在對方身邊坐下。

他暗自地提醒自己,不要再把自己的情況硬套用在狄佐雨身上,不要硬逼他去看妹妹的比賽什麼的……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和睦地與家人相處的。他現在應該要做的是,默默地待在狄佐雨身邊,適時地給他各種必要的協助。

「我想,你應該也很苦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難題吧……」兩人保持緘默一陣後,雷豪宇轉頭看著他,溫柔地道,「不管你怎麼說、怎麼做,我都會在你身邊尊重、支持你的決定。我希望你知道,你不是一個人面對這件事。」

狄佐雨看著這個自己所選、所愛的男人,鼻頭忽地一酸,急忙轉過身。

「我想吃紅豆餅。」

「啊?我想想,這個時候哪裡有在買啊……」

「我想吃!」

雷豪宇拿家裡這隻任性貓咪沒辦法,站起身時摸了摸他的頭,便出門尋找紅豆餅去了。

幸好住在這個國家的好處就是『任何時候都找得到吃的』,雷豪宇在附近的小夜市裡找到賣紅豆餅攤販,一口氣買了各式口味十幾個回家。

狄佐雨吃了一口,露出滿足的笑容後,又囫圇吞了好幾個,吃到一半還不忘拿手機拍照傳給人在美國的康拉德,故意讓他『看得到吃不到』,恨的牙癢癢。

飽餐之後,狄佐雨摸著肚皮靠在雷豪宇肩上,撒嬌似地說話。

「我喜歡紅豆餅。」

雷豪宇聞言也想起兩人共同的回憶,當年他扮成小販擺攤賣紅豆餅,跟還是個小學生的狄佐雨有了第一次交集。

「我也是。」

雷豪宇也伸手拿了一個咬下,紅豆的滋味在嘴裡擴散,香味四溢,那個校門口的場景躍然眼前。就在此時,他突然驚覺,難不成他當時就對還是個小孩的狄佐雨……

「怎麼了?一副吃到怪東西的樣子……」

「不、不沒事!多吃點,還有很多!」

「吃不下了啦!」

「那就休息一下吧,待會再吃。」

才休息沒幾秒,狄佐雨仰頭看著天花板,忽地開始訴說自己家庭的事。

「從我有記憶以來,爸媽間的感情從來沒好過,不是互相謾罵,就是把對方當陌生人。」他一邊說,一邊撫玩著雷豪宇的手,「不過,可能因為兩個人都愛面子,遲遲沒有離婚,最搞不懂的是,他們後來還生了我妹。我們只有在外頭才是一家人,因為他們會在外人面前擺出家庭和樂的模樣。事實上,我爸把重心放在工作,我媽也是,兩人都無心在這個家裡,所以我那個時候常常被我媽『忘記』,在校門口前等一個小時是家常便飯。」

「啊,所以那天也是……」

「嗯,那天也被我媽忘記,還好有你的紅豆餅,」狄佐雨不忘補充,「雖然它很難吃。」

「別再取笑我啦,那不是我的本行啊……」雷豪宇苦笑,「後來呢?怎麼忽然跑去美國?」

「後來我媽提離婚,說要跟男朋友回美國,噢,她本來是補習班美語老師,也是在那邊遇到的Jonathan。我媽那時候可能覺得財產什麼的都要分一半才公平,連小孩也不例外,所以她帶我走,妹妹則留下來跟我爸,去美國前的最後一個暑假,我爸似乎覺得內疚,請了長假陪我跟我妹渡過,那時候我感受到所謂的父愛。

「最後,我爸他也猶豫著要不要讓我留下來,但我媽也不知哪來的堅持硬要帶我走,總之,最後我還是去了美國。Jonathan其實人也不錯,跟我媽維持二、三年的婚姻,離開他後,我們輾轉從西岸到東岸,我媽的男朋友換了又換,我在那邊很不快樂地長大成人。

「我那個時候真的很恨我爸,為什麼沒有堅持把我留下,放我跟一個這麼不負責任的母親在異國……」狄佐雨嘆了口氣,「不過現在,我跟我媽也和解了,她現在跟第四任老公住在西雅圖。所以,我本來以為我可以坦然面對許久未見的妹妹跟爸爸,可是……」

雷豪宇回握著他的手,「佐雨……」

狄佐雨也回望著他,過了半晌。

「用看比賽當作開始……可能是個不錯的選擇,你願意陪我一起去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