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戰之罪 番外 時晴時雨 6

前往職業撞球比賽場地的路上,雷豪宇罕見地抓著手機不放,低頭猛查各種撞球比賽規則與資料。

狄佐雨見他過馬路也沒抬起頭,非常危險,只好伸手搶走他的手機。

「看路。」

「啊、啊──我太專心看規則了……」

「別看了,等下不清楚的話可以問我。」

「你也有在打撞球?」

「唔,之前有試著玩一下……」

狄佐雨的表情有點心虛,雷豪宇便趁隙追問,「該不會……是因為你妹妹的關係才開始玩撞球吧?你之前就知道她在打撞球了?」

見紙包不住火,他半放棄似地聳肩,「嗯,我之前就知道她當上職業選手了,我們家好像都有『瞄準』東西的天賦。」

「真的耶,你的槍法幾乎百發百中。」

「話說回來,是你比較奇怪吧,新聞體育版面都有登她的照片啊,我在國外都看到了。」

「呃,我只關心棒球新聞……」不讓對方把話題扯遠,雷豪宇咧嘴笑道,「你其實還是很在乎妹妹的消息嘛。」

「我只是剛好看到……」說到這件事,狄佐雨趁機抱怨,「你才是好哥哥吧?對兩個弟弟比對我還好。」

「有嗎?我對弟弟們跟其他人一樣吧?」

他仰頭瞪雷豪宇一眼,「其他人才不會像你這麼『照顧』弟弟好不好?」

「是嗎?那一般人都是怎麼『照顧』弟弟的?」

「我又沒有弟弟,怎麼會知道。」

「哈哈,其實不是我太照顧我弟,而是你在吃醋吧?」雷豪宇溺愛地看著他,「真可愛。」

「啊?什麻?」狄佐雨一臉錯愕,「你本末倒置了吧!明明就是你太愛你的弟弟們,我才──」

「到了耶,就是前面那幢體育館吧?好多人喔,我們趕快過去!」

見雷豪宇往前跑,狄佐雨也只能臭著張臉跟上,他有時候還真受不了對方這樣四兩撥千金地回答難纏的問題。

█ █ █

雖然手上拿著狄佐晴給的貴賓票,但兩人仍老實地排一般入場,輪到他們驗票時,工作人員還愣了一下,轉身叫後面的組長。

「組長,這個票……」

組長看到他們的票,隨即抬頭笑著說,「麻煩兩位這邊請。」

兩人都是第一次來看撞球比賽,也搞不清楚狀況,就呆呆地跟在那位組長身後走。

又爬樓梯又坐電梯,通過許多檢查口,走了好長一段路才抵達目的地。

組長打開門喚道,「Cindy,人幫你帶到了。」

狄佐晴瞬間從房裡冒出來,看到他們就送上一個大擁抱,一次抱住兩個。

「哥、雷大哥──你們真的來了!我要哭了啦……」

「哈哈哈,Cindy,要哭等拿獎再哭啦,那我先去忙啦。」

「謝謝吳大哥!」

狄佐晴回頭笑道,「你們還真的不知道可以從VIP入口耶。還好我有跟票務的大哥先講好,請他看到貴賓票的話要帶你們過來。」

「啊啊,是這樣啊,不好意思啊,我們都第一次來。」

「沒關係沒關係,快進來坐吧,這裡是我的休息室。」

雷豪宇雖然覺得比賽前打擾狄佐晴有些不妥,見她如此興奮開心,盛情難卻之下也只好進門。

「看到你們我真的好開心噢,天啊,我有預感我今天一定能打得很好!」

「我們真的不會打擾到妳嗎?」雷豪宇仍有點擔心。

「不會、不會!我這個人就是人來瘋,常常邀一堆朋友來休息室找我玩呢,」狄佐晴高興地在他們身邊繞來繞去,「你們都是第一次來看比賽嗎?要我先跟你們解說一下撞球規則嗎?」

「撞球比賽我第一次看,不過佐雨很了解規則喔,他在美國的時候也會注意妳的比賽新聞呢。」

狄佐雨還沒來得及阻止,雷豪宇就一股腦兒地說出口,他有點尷尬地瞄向妹妹,卻看到她紅著一張臉,眼淚就在眶裡打轉。

「佐、佐晴?」

「哥──對不起,我沒有去美國看過你,但你卻這麼關心我……」

見狄佐晴哇地一聲大哭,兩個大男人都措手不及,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粗手粗腳地遞面紙、安撫她。

「沒來也沒關係,反正我回來了。」狄佐雨澀笑道,「別哭了啦,妳待會不是還要上場比賽?」

「對!今天你們來看比賽我不能打太差!」她吸了吸鼻子,胡亂擦著臉,「哥,你記得我們小時候家裡也有個小撞球桌嗎?之前整理家裡的時候,意外地發現那個小撞球桌,就想起小時候跟你一起玩的事情。哥從小時候就很會瞄準東西耶,不管是射箭還是打氣球,就連撞球也打得比我好。」

「那是小時候亂打啦……現在怎麼可能贏得過妳?」

「那可不一定喔,下次來比比看吧。」狄佐晴俏皮地道,「先說好,因為哥你很厲害,所以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兩人就像普通的兄妹一樣,聊得正熱絡時,休息室的門突然打開,一名中年男子走進。

「小晴,找不到妳平常喝的那種,所以我隨便買了──呃,你……是?」

狄佐雨與他四目相對,中年男子手上的運動飲料掉落滾到地上,室內頓時靜默。

一旁的雷豪宇見狀也猜得出來,這名男子應該就是佐雨佐晴的父親。

「爸!哥來看我比賽耶,你們也很久沒見了,待會可以坐一起呀。」

狄佐晴連忙走到兩人中間,試圖營造久別重逢的溫馨氣氛,但兩人都鐵著一張臉,沈默無語。

狄佐雨漠然地回頭,對妹妹說,「對不起,我先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