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法醫探案-深夜訪客 I

「你今天看起來好像特別累啊,又跑了幾個案子?」

聽見計程車司機老李的聲音,我猛然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一坐上車就睡著了。

「從六點開始,早上三件,下午兩件,晚上兩件,宵夜一件。」我扳著手指數道,有八件呢,還好,沒破我的最高記錄十件。

「哇,今天什麼日子啊?」

「有的不是今天發生的啦,像早上那件,都過了一個月,味道才飄出來……呃,不好意思,我說太多了。」說到一半我連忙住嘴,大半夜還跟老李講這種事,萬一他說要跟我絕交就慘了!

老李是唯一一個知道我的職業後,還願意在半夜從命案現場載我回家的計程車司機。雖然後照鏡下掛著好幾個從廟裡求來的護身符,但他總說那是他老婆硬要掛上的,他本人才不信這些。

「哈哈哈,倪法醫你別在意,儘管說說沒關係,我不會怕這些有的沒的。」

「你不怕,可是我怕啊……」我怕你以後不載我回家了。

「喔?倪法醫,你怕鬼啊?」

「也不是怕,就是……比較沒辦法跟祂們打交道啦,哈哈。」我乾笑了幾聲。

「所以,你真的跟祂們打過交道?」

老李那雙倒映在後照鏡上的眼睛一閃,我便知道這個話題是沒辦法結束了,誰叫鬼故事人人愛啊。哪天人類若自我毀滅的話,原因一定是『好奇心』。

我歪著頭盤算了一下,到家還有一段路程,剛好可以說個故事打發時間,只要我沒睡著的話……

我打開田檢察官剛剛給我的慰勞品咖啡,喝了一大口。

「當法醫之前,我是一個跟靈異現象絕緣的人種,做了這行之後,就好像掛上了『營業中』的招牌,這十幾年來幾乎什麼事都碰過了。有形體的、沒形體的、會說話的、不會說話的、黑的、白的,連非人類都遇過了。」

「非人類?」

「一隻台灣黑熊,希望我去驗屍,證明牠不是被捕獸夾夾死的。」

「啊?」

「這不是開玩笑的喔,因為我家有個動物學者。不過黑熊的故事就等下次吧,今天要講的,是這個故事──」

█ █ █

倒也不是我迷信,但是,就統計學來看,農曆七月的確是我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月份。

平均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有時候不過半夜十二點沒辦法下班。

這天也一樣,我很晚才到家,累得像條狗,唔,不……當狗輕鬆多了!看看我們家那隻大小姐,睡得可快活了。

摸了摸小條紋的頭,我走進家門,一感受到家的溫暖就想倒在地板上睡覺。

但如果這麼做的話,明天早上一定會被Friday狠狠地踏過去,順帶教訓我,「睡在這裡會感冒啦!」

用那僅存不多的體力,我勉強回到自己房間,連外套也沒脫就倒在床上進入睡眠狀態。

就快進入熟睡狀態時,四周傳來家俱碰撞聲,與呼呼的風聲。

就在此時,左腳倏地被扯了一下。

我以為是自己沒關窗兼神經過敏,縮了縮腳繼續睡。

不一會兒,右腳也被扯了一下,種種跡象全指著屋內唯一的嫌疑犯。

「Friday拜託,別鬧了,我好累,讓我睡……」意識朦朧中,我喃喃地唸著。

也許是我的哀求聲起了點作用,周圍頓時寂靜無聲,我鬆了口氣,翻個身想繼續睡覺時,門口又傳來石破天驚的一聲巨響。

「哈倪──!」

Friday跟他的尖叫聲一起撲上我,右手還勒住我的頸子,害我差點就要喘不過氣來。

「F、Friday……放、放開我一下。」

Friday稍微放開我的脖子,但這次換我的臉遭殃,本來就不是帥哥皮相,這下又被他的雙手一掐,成了四不象。

「哈倪!剛剛好恐怖、超恐怖!」

「偶豬到惹,先放開偶啦(我知道了,先放開我啦)。」

Friday鬆手後又緊緊抱住我,這還差不多,至少我能正常講話。

「怎麼了?有小偷闖進來嗎?」

「怎麼可能會有小偷來我們家?外面不是有狗嗎!」

嗯,你說的那隻猛犬睡得正香呢。

「那到底發生什麼事?」

Friday用一副陰慘慘、我從沒看過的表情對我說,「我剛剛睡到一半,被拉住左腳!」

「這麼剛好?我也是耶。」而且我還以為是你拉的……

「哈倪──那是鬼啊──!」Friday驚叫一聲後,又緊巴著我不放。

「等等等,你不是不怕鬼嗎?」

「誰跟你說我不怕鬼啊?」

「可是你上次對小郁的那個鄧同學……」

「那不一樣啦!」Friday大聲反駁,「有形體的東西我不怕,像這種神出鬼沒的反而比較恐怖,嗚嗚,我不敢睡覺了啦哈倪──」

Friday說得也有道理,像是吸血鬼、狼人、殭屍等有名字、有具體形象的非人類真的沒那麼可怕。

「可是,那真的是鬼嗎?」

雖然剛半夢半醒之間,腳踝被手拉扯的觸感還記憶猶新,但是,大腦的感知並非百分之百可靠,有許多超自然現象都是人類的錯覺。

「那一定是鬼,那冰冰涼涼的感覺……嗚哇──想起來就覺得超、噁、心的!」

「冰冰涼涼?我記的你不是有墊涼毯?該不會是裡面的液體漏出來了吧?」

「哈倪!你不相信我嗎?」

「我只是在想各種可能,況且,又不是相信就祂,祂就存在啊。」

Friday微瞇著眼,促狹地說,「你從小就不相信有聖誕老人吧?」

「啊?跟他老人家有什麼關係啊,現在才七月耶。」

『拌嘴』是最容易轉換現場氣氛的一種行為,前提是,沒有人阻止的話。

我跟Fridaye一來一往,吵得不亦樂乎時,又傳來我剛才聽過的家俱碰撞聲。

我們不約而同地往聲音來源方向一看,抽屜式的衣櫃被層層拉開,像階梯一樣依序而上。

──不靠任何外力。

「哈倪,你相信了吧?」

--
應該要在上個月寫的應景文>”<

One Reply to “倪法醫探案-深夜訪客 I”

  1. 四不「像」
    記「得」

    「又不是相信就祂,祂就存在啊」(這句看不太懂)

    PS. 明天才關鬼門,還來得及!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