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法醫探案-深夜訪客 IV

一個月前,三月八日清晨,送報生在熟悉的路段旁發現那輛車,排氣管上接了水管連到車窗裡,還用膠帶把縫隙處黏得密不透風,看起來就十分可疑,好奇地靠近一看,果然讓他中了大獎,嚇得立刻報警處理。
經死者身上的證件確認,他的名字叫吳志東,卒年三十八歲,有傷害前科。他的身上無其他外傷,檢察官跟法醫相驗後研判這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的自殺案件。
我們從那篇新聞報導上得到的資訊只有這些,因為那個案子經手的法醫不是我、負責的檢察官也不是雷檢察官。
「你對這個案子有印象嗎?」我問雷檢察官。
他搖搖頭,「沒有,還我以為這件是你經手的案子。」
「如果是我經手的就好了……」至少我就知道祂為何而來,我也會冤有頭債有主地負起全責。
Friday看著新聞推敲這個案子,「如果祂就是這位吳先生的話,那不就表示,祂並非自殺,而是另有冤情嗎?」
Friday剛說完,客廳的落地窗就鼓躁地震動表示同意,看來我們之間的溝通方式似乎前進了一大步(?)。
已經習慣靈異現象的我們針對這點繼續討論。
「可是我剛剛翻了一下事件後幾天的報紙,沒有這個案件的其他新聞,沒有意外發展的話,記者也不會特別報導,八成以自殺作結了。」雷檢察官說。
「的確,如果翻案成他殺的話,應該會有新聞,倘若還在偵察中,雷檢察官你應該也會聽到一些風聲吧?」
「是啊,最近署裡沒有什麼尚在偵辦中的案子。」
「如果就報紙新聞所說,車內密閉,死者身上無其他外傷的話,法醫應該會抽血檢驗,血液若呈櫻桃紅色就是一氧化碳中毒,是個一翻兩瞪眼的驗證方式,不太會有其他可能。」
突然瞥見Friday怒瞪著我,我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Friday不喜歡我說工作上的話題,描述得越詳細他越覺得噁心,我匆忙欲道歉時,小郁也加入了討論。
「如果,兇手先殺了他,再把他關進車裡放一氧化碳呢?」
「這也有可能,」雷檢察官點點頭,「不過我記得這樣的話死者血液裡的一氧化碳會比一氧化碳至死的比例還要低很多,是吧,倪法醫?」
雷檢察官似乎沒發現討論伙伴換了個人,認真地張大眼尋求我的同意。
「沒錯,這跟溺水的狀況一樣,是生前吸入或是死後故佈疑陣,只要一驗就知道了。當然也可以利用一些小技巧來矇騙法醫,像是先讓死者昏迷,再把他放進車內,也會有難以從血液判定的狀況,但只要驗屍後,還是能得知死因。」
「所以,翻案的機會不大?」雷檢察官說這句話的時候特別小聲,像是怕被祂聽到似地。
「這,我也不知道……」
我們三人憑空再討論下去也沒結果,便決定先休息,明天再去調卷宗等資料出來看,也許可以找到一些因為搜查而不公開的資料。
我們說了這個決議後,四周沒什麼動靜,便當成是委託人同意了。
「吳先生,我們先睡囉,晚安。」
回房前,小郁用溫柔的語調朝空氣道晚安,不知為何,我覺得有點溫馨。
█ █ █ 
隔天我跟雷檢察官一同上班,也許是昨天太早下班的『報應』,我才踏進辦公室就不得閒。一下次被催繳報告,一下次又被外帶出門相驗,過了中午才能坐下來吃東西。
「倪法醫,在忙嗎?」雖然門沒關,但雷檢察官敲敲門站在門口打招呼。
「你來得剛好,我這才有空坐下來吃『早餐』。」
「早餐?」
見他望向牆上的時鐘,我苦笑道,「習慣了啦,這個時節總是特別忙。對了,關於昨天那件事──」
「喔對對,我就是要來跟你說,我查到那個案子了。」雷檢察官把文件放在我桌上,我邊咬著飯糰邊翻閱。
「不好意思這樣麻煩你了。」
「這沒什麼。只是,我看了一下這個案子,基本上跟在報紙公開的內容一樣。」
「嗯嗯,看起來是個蠻單純的案子。」
我快速翻了一下資料,只有兩點是未公開的內容。
一是那輛車子是贓車,經原車主確認是前幾天被偷的車子,車上跟水管上都只有吳志東的指紋。
二是轄區員警也認識他,說他是某個販毒集團成員,後來被別的堂口黑吃黑吸收,近況在做什麼就不清楚了。
「嗯?驗屍報告呢?我這邊只看到血液檢驗報告。」
雷檢察官面有難色地說,「我也覺得很奇怪,沒找到驗屍報告,後來去問了負責這件案子的事務官,才知道當時並沒解剖。」
我驚呼一聲,「咦?!」
基本上,只要是非自然死亡的狀況,檢察官都會要求解剖驗屍,以確認死因。疑似自殺的案子大多也會解剖以確認不是『加工自殺』,當然,有時候現場狀況判定絕無他殺可能是,也有的檢察官會省了這個步驟。
不過就這個案子看來,死者身分複雜,再加上還是存在他殺的可能性,檢察官應該對要求解剖才是。
「負責這個案子的檢察官是……」
在我找到檢察官名字前,雷檢察官就先開了口。
「是顏漢成檢察官。」他面有難色地道,「雖然他是我學長,不過,他在署裡的風評……」
「啊,顏檢察官啊,我也有聽說一些事。」
不是每一個檢察官都像雷檢察官這樣表裡如一,也有的人工作敷衍了事,或是私底下與被告過從慎密,而顏檢察官正屬於這類。
而這大概正是吳志東來找我們伸冤的理由吧。

--
老倪那邊是疑難雜症相談室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