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與貓 2

小笠原上完大學劍道社的課後,又匆匆回道場,今天也有自家的例行課程。

把道場地板擦得光可鑑人後,他在壁龕前靜坐,那裡陳設著小笠原家代代相傳的武士刀。

在那把刀面前,小笠原總是能沉澱下紊亂的思緒,自省過錯,看清自己該走的路。

不過今天他卻一直無法靜下心來,耳邊還傳來細微的雜音,像是今早的貓叫聲。

過沒多久,學生們一個個來報到。

雖然學生不多,但小笠原看著這些背著書包跟竹劍袋,放學後願意犧牲玩樂的時間來學劍的小朋友們,總是特別欣慰與開心。

之前因為動漫或日劇的日本武士風潮,學生一度增加不少,但那些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人連靜坐都嫌腳痛,撐不過三個月就紛紛退學了。

他們想學的不是劍道,而是帥氣的打鬥姿勢罷了。

幸好,還有這些肯堅持留下來學劍的學生,小笠原也教學相長地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

上完課後,小笠原在門口一一目送學生回家。

「武士老師再見!」

其實小笠原年紀不過三十出頭,但因為臉上留著鬍子,嚴肅拘謹的神情跟古畫裡武士的臉非常相像。也不知道是誰起的頭,來學劍的小朋友都叫他武士老師,他也從不矯正這個稱呼。

送走最後一個學生後,他鎖上門騎腳踏車到白兔,想把小貓的醫藥費交給和田,雖然不知道手上的備用金三千元夠不夠付。

小笠原在店門口停下車,站在側門邊抽菸的男子立即走過來向他打聲招呼。

「喲,小笠原,你的貓在裡面喔。」

身穿白色廚師服嘴上叼著菸的男子名叫新垣浩,是白兔咖啡店的廚師。他的個性一目了然,單方面的熱情又聒噪,喜怒形於色,常不分場合地隨時發作。若是看到支持的福崗小雞隊輸球的話,他那天的臉色就特別難看,由此可見,今天應該是贏球了。

新垣唯一可取的優點,大概就是他做的菜很好吃,小笠原最喜歡他做的九州家鄉料理。他雖然沒去過九州,卻對這味道上了癮。

「我都聽和田說了,」新垣用力拍著他的肩,「救動物什麼的,跟你的形象還真不搭啊,哈哈。」

小笠原被他拍彎了腰,也不知道該回什麼話,幸好和田從店裡走出來解救他。

「啊,小笠原師傅,你來看貓的吧?」

他還沒答話,店裡就傳來,喵喵叫聲。

和田笑道,「牠光聽聲音就知道你來了。」

█ █ █

店裡沒別的客人,店長把小貓安置在吧台邊,找了一個水果紙箱鋪上舊桌布,便成了牠暫時的窩。

小笠原走近探望,貓叫聲更響,他發現小貓的頭被套了個罩子,應該是怕牠舔到自己的傷口吧,身上的毛也被剃了一圈,古怪的樣子不太討喜。

但他卻覺得這隻貓頗有靈性,而且不知為何貓眼目光直繞著他轉。

「獸醫說牠大概三個月大,身上的外傷還好,剃毛擦藥就行了,食欲跟精神都不錯,另外還幫牠打了預防針跟驅蟲。」

「啊,這樣費用一共多少?」小笠原差點忘了來這裡的目的,急忙要拿錢出來。

「這就不用了啦。」和田揮揮手不收他的錢。

「這怎麼可以!牠是我撿來的……」

和田走近,伸手撫著小貓的下巴,熟練地逗弄。

「我挺喜歡這隻小傢伙的,如果讓店裡其他客人認養的話,可能就看不到牠了。所以,就當作是醫藥費的交換,小笠原師傅,你就養牠吧。」

「呃?」

連站在一旁事不關已的新垣聽了都有點傻眼,「和田在說什麼啊?」

「要不是可能會有客人怕貓,不然我也很想養牠啊,況且你們兩個也算是有緣。」

緣份,這兩個字很厲害,可以隨時把不相關的人事物兜上關係。

小笠原看著貓,堅毅固執的武士心竟有一絲動搖,生意人和田當然沒放過這好機會,連忙趁勝追擊。

「其實養貓不太花錢的,我有個朋友開寵物店,可以便宜跟他買貓砂跟飼料。」和田邊搔著小貓的肚皮邊道,「倒也不是我想逼你養,而是牠早就認定你是飼主了,原來貓也有雛鳥情節啊。」

「認定我?」小笠原略顯疑惑。

「你假裝要走出門回家,牠就會有反應喔。」

█ █ █

和田跟新垣站在店門口目送小笠原帶著貓回家,他把箱子放在腳踏車後座,沒辦法騎車,只能推著走回去,而小貓也安安份份地待在箱子裡,時而探頭出來看主人。

方才小笠原開門,假裝要回去,貓原本被和田的手安頓得服服貼貼,卻在瞬間立起雙耳警戒,一聽見門鈴聲就放聲大叫,還急著要爬出箱子外,差點跌出來。

新垣大呼不可思議,並調侃道,「看來你非養牠不可啦。」

小笠原不甚熟練地抱起牠,默認地向和田請教養貓的細節。

「不過,小笠原那傢伙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吧?連頓飯都不會煮的樣子,腦袋裡也只有劍道兩個字,他真的能養得活貓嗎?到時候還不是和田你要接爛攤子」新垣倚在門邊抽菸,風涼地說。

「就算拿回來給我養倒也無所謂,只是,聽說飼養動物可以改變一個人,有點期待之後的發展呢。」和田意有所指地道。

「喔?是噢,那我也來養個貓啊狗啊好了,這樣會讓我比較有女人緣嗎。」新垣大笑。

和田不置可否地瞥了他一眼,「該準備關店了。」


最近北村有部日劇叫「貓侍」 這篇雖然名字跟設定有點像,但跟那部日劇沒關係>”<
其實這篇是改寫我以前的一篇舊文:P
不過貓侍裡的貓好美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