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法醫探案-深夜訪客 V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即使面對『鼎鼎大名』的顏檢察官,我跟雷檢察官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雖然法醫跟菜鳥檢察官,用RPG術語的話,就是初學者劍士跟只收屍不補血的牧師,看起來就是個無法闖關的組合。

「茹芬,不好意思打擾了。」

雷檢察官掛著人見人愛的誠懇笑容,先向事務官拜個碼頭。

女事務官抬頭一看,發現是雷檢察官,便親暱地道,「小雷!怎麼來找我沒帶點心啊。」

「啊,我回去看看上次團購的餅乾還有沒有剩──」他轉身就要走,還好是事務官趕緊拉住。

雷檢察官就是這點耿直討人喜歡。

「開玩笑的啦,你還當真咧!你來找我什麼事啊?」

「我們是想問你顏檢察官今天在署裡嗎?」

「他在啊,呃,等等,你該不會是要拿上次你問過我的案子去問他吧?」事務官的表情瞬變。

「對啊,有幾點問題想請教他。」

「勸你們還是放棄比較好,他才不管這些。」

她好心地勸退我們,但我們卻無法卸下這神聖的使命。

「謝謝妳提醒,但這件事很重要,還是得問他一下。」

事務官用關愛與祈禱的眼神看著我們,「好吧,那你們直接進去吧。不過依他的脾氣,肯定不會給你們好臉色看……」

謝過事務官後,我們直搗黃龍,敲開顏檢察官辦公室的大門。

坐在辦公室後的顏檢察官看到我們,連句話都沒聽,臉色就很難看。

人說相由心生,若說雷檢察官的臉是公正不阿的範例臉型的話,顏檢察官的臉就是他的對比,連身材也是對比。我倪名醫一看就知道他健康檢查報告上的紅字應該不少。

「雷法官的兒子找我幹嘛?」

嗚嗚,我直接被大魔王無視了,雖然我看起來很沒用,但至少我也是隊伍的成員之一啊。

「顏檢察官您好,我是雷劭宇,這是倪法醫,我們來找你是想向您請教這個案子。」

雷檢察官畢恭畢敬把卷宗呈上,顏檢察官還算有誠意,拿起來翻了幾頁。

「這不是一個月前的案子嗎?你們要問什麼?」

「我們看了一下這個案子,發現沒有解剖報告,後來問茹芬才知道死者沒有解剖。雖然幾乎可以確定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但有幾點疑義仍需要解剖才能得知更客觀的答案。不知道顏檢察官當初是不是有什麼考量或是有其他佐證才沒安排解剖?」

雖然雷檢察官講得恭敬有禮,還給對方台階下,但聽完這串話後,顏檢察官的耐心也好像全用完了。

他把卷宗丟到一旁,「你這是在質疑我的案子嗎?就一個混混自殺啊,沒別的可能。我問張法醫,他說要解剖也行,不解剖也行。我叫他驗一驗血就算了,別浪費時間。」

「可是,仍有可能是他被人迷昏或在不能自主的狀態下吸入一氧化碳而死的啊。再加上死者身分複雜,或許是仇家尋仇──」

顏檢察官哼了一聲,打斷雷檢察官的話。

「這裡是地檢署,不是學校,你當我成天沒事搞這種小案子啊?就算是加工自殺又怎樣,就敗類殺敗類啊。」他不以為然地說著。

聽見現任檢察官說這種話,真讓人心寒啊。

雷檢察官聽了也有點生氣,用手朝桌子一拍。

「死者死得不明不白,檢察官不正是唯一能為他發聲的人嗎!」

「呿,你從你家老頭那學了不少嘛,這道理我聽他講多了都嫌煩。話說回來,你們為什麼要重查這個案子?難不成冒了個人出來為死者喊冤嗎?」

「呃,不……」雷檢察官面有難色地看著我。

我懂、我懂,總不能說是吳志東跑來我家替自己伸冤吧?

「是這樣的,死者有個親人覺得他不是那種會自殺的人,也常聽死者生前說被盯上了之類的話,所以私下來拜託我們……」我硬掰了個謊,希望這會比鬼魂伸冤還要有說服力。

「死者的親人?」顏檢察官大笑三聲,「你們當我笨蛋嗎,這個案子是我經手的,死者遺體還沒有家屬來認咧,哪冒出來的親人?」

█ █ █

「看吧,他才不想管這件事咧。」

茹芬看著我們戰敗走出,毫不留情地放馬後炮……呃,不對,她的確之前就跟我們提醒了。

「倪法醫,怎麼辦?走進死胡同了,顏檢察官不想重啟調查,也沒有驗屍報告……」

「真的麻煩了,難不成要用旁門左道來讓他信服?」請吳志東先生半夜去拜訪他之類的……

「如果是那個案子的話,我記得死者遺體還沒火化喔。」茹芬插嘴道。

「咦?!」雷檢察官與我異口同聲地驚呼。


老倪與小雷RPG中!
從NPC那邊得到寶物情報(?)

One Reply to “倪法醫探案-深夜訪客 V”

  1. 專注的眼睛 says: 回覆

    看起來就是個無法闖關的組合「,」。
    (多的,可刪)

    與「祈導」
    (祈禱?)

    版主回覆:(10/09/2013 07:04:49 AM)

    修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