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與貓 5

「哇,裡面果然很大耶。」

小笠原雖不清楚這位野村先生的來歷,但心想來者是客,而且站在門口也不好說話,便請他進家門坐坐。

怎知野村外貌看起來大剌剌,內在也差不多,沒什麼作客的禮貌可言。

大搖大擺地推開小笠原,鞋子亂丟就踏進玄關,也不待主人介紹,就逕自一一拉開房門瀏覽,小笠原也只得趕緊跟上。

野村走進道場後,起先還讚歎裡面非常寬敞,但隨即又說,「如果是普通民宅的話,好像用不到這麼大的房間。」

他東看西看,還誇張地躺在榻榻米上滾了滾,最後走到長廊外,皺著眉嫌小笠原家的院子都沒整理,

「這院子是怎麼回事?雜草都長這麼高了也沒整理,這樣賣相會不好啊……」野村喃喃地唸著,就像個房屋仲介商對要賣的房子挑三撿四。

一旁的小笠原則終於忍不住了,扳起臉孔說話。

「野村先生,請問你到底有什麼事?」

野村回過頭,臉上堆滿廉價的笑容,「我來是跟你談這幢房子的事啊。」

「這幢房子?」

野村搭著他的肩,「對啊,我們來好好談談這件事。客廳在哪?我們坐著談吧,噢,不用倒茶給我了,有啤酒的話倒是可以來一罐。」

小笠原把他帶到客廳,冰箱裡沒有啤酒,所以還是倒了杯茶給他。

他坐在野村對面,喝了口茶後,手邊忽有一陣毛茸茸的觸感,回頭一看,原來是青在身旁撒嬌要討吃的。

「抱歉,待會就弄給你吃。」小笠原細聲地對著青道。

「我最討厭貓了。」

小笠原抬頭,發現野村正一臉嫌惡地看著青,對這隻幼小可愛的小貓沒有半點好感。

「貓這種動物沒什麼忠誠心,就算你天天餵牠,牠也沒把你當主人看。以前交往過的女人家裡就養了隻肥貓,天天餵牠高級罐頭,一罐可以抵三罐啤酒錢咧,我有時候也會幫她餵幾次,還以為跟牠混熟了。後來跟那女人大吵了一架,好像是撞到貓砂還是什麼的,那隻貓抓狂似地咬我,連牠主人也不放過。後來她被抓花了腳很生氣,就把貓丟了。」

小笠原默默地聽完後,回望著青。

牠純真的大眼中只有小笠原的倒影,彷彿牠的世界裡只有飼主似地。

野村咂了咂嘴,「原來就是養了貓,難怪我覺得鼻子癢,貓毛很煩人,怎麼清都清不掉耶!算了,反正拆掉的話也不用清了。」

小笠原正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時,野村又朗朗開口。

「我們家以前是這裡的地主,我的奶奶叫野村惠,聽說是你爺爺吧?當年幫助過我奶奶,所以她就把這幢房子『借』給你們作為道場用。喏,這是當年他們寫的借據。」

野村從西裝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張很有年代的的紙,放在桌上,小笠原伸手拿起來細讀,上面真的寫著『野村惠將此地借予小笠原昭廣,期限為七十年……』,而小笠原昭廣正是小笠原的爺爺。

但是,小笠原從沒聽爺爺或爸爸說過這件事,他一直以為這裡從很久以前就是他們家的道場,而且還會持續經營下去。

「野村先生,我並不知道這件事,可否等我跟家父確認過後再……」

「當然可以啊,你們好好談談吧。」野村笑著伸手拿回借據,「我也不是這麼急著要趕你們走啦,只是,一個月也夠你們搬家了吧?」


分段的關係這篇比較短~
晚上再更新一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