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與貓 8

今早小笠原出門跑步的時候,神清氣爽,特別有精神,因為他一掃連日的陰霾,昨晚睡得特別安穩。

慢跑結束後,小笠原一如往常地回家沖了澡,換了套衣服準備出門。

這天大學的劍道課因校慶日而休息一次,小笠原總算能在政府機關上班時間抽空到市役所一趟。

他心想著,只要能調出資料,查出土地所有人是誰的話,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然而,事情卻不如他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走進市役所後,小笠原看著琳琅滿目的課別有點茫然,幸好一旁警衛大叔出聲解救了他,他才知道要到『固定資產稅課』。

小笠原抽了號碼牌等待叫號,來辦理各項事務的民眾很多,大多拿著一疊資料或文件,正當他覺得自己兩手空空好像有點奇怪時,頭上的燈號已顯示他的號碼。

小笠原連忙走到櫃台前,戴著眼鏡看似精明的女事務員一臉不耐地看著他。

「來辦什麼?」

「我想知道我爺爺……呃,小笠原清名下所有的土地。」

事務員瞥了他一眼,指著桌上印著『申請流程』四個大字的紙張,用快到讓人搞不清楚狀況的速度說話。

「……提供以上身分證明資料,非本人的話,要附上本人簽名的代理書才能辦理。」

「本人簽名?可是我爺爺已經過世了。」

事務員依舊公式化地道,「土地所有人已經過世的話,若已經辦理繼承,則由繼承人提供資料辦理,非本人的話,要附上本人簽名的代理書才能辦理。若尚未辦理繼承,則無法申請,得辦理繼承後,並到稅務課辦理土地稅務繳納人變更及補繳土地稅後才能辦理。」

對方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小笠原試圖努力地去理解,「呃,也就是說我現在沒辦法查到我已經過世的爺爺,或是我爸爸名下的土地?因為沒有代理書?」

「對,請問還有其他事項要辦嗎?」

雖然句子裡加了『請』,但小笠原依舊感受不到一絲親切。

若再不說什麼的話,就要被趕走似地,小笠原急中生智,想到還有一項東西可以申請。

「那……我可以申請我名下的土地資料嗎?」

█ █ █

提供了證件確認本人之後,小笠原還填了一張表格繁複的申請表,但他最後只得到事務員冷冰冰的一句話。

「你名下沒有任何土地。」

小笠原本來還抱著一絲希望,以為爺爺或爸爸會事先把土地過戶給他,結果這個希望也落空了。

就算因為對方慌張的行動,而知道這塊地跟房子有極高的機率是小笠原家的沒錯,但若沒有紙本證明的話,一切也是空談。

看來一定得聯絡到爸爸才能解決這件事情啊,又回到原點了。

因為下午還有課,本想在市役所多問些資訊的小笠原只得先折返。

就快回到家時,他發現門口有個鬼祟的身影,看起來還有點熟悉。

是野村!他在我家門口晃來晃去想做什麼?!

小笠原緊張地快步向前,就在此時青從屋裡跑了出來,就像隻看門狗一樣,對著野村叫個不停。

野村本來就討厭貓,見狀更心生不滿,生氣地抬起腳就要往那隻貓身上踹去。

「呿,這隻畜生!」

眼看野村就要虐待幼弱的青,小笠原不作二想,拔腿飛奔過去護住愛貓,而那一腳就不偏不倚地踢在他的左肩上,還留下明顯的鞋印。

事發突然,連野村也嚇了一跳,還因重心不穩而往後退了幾步差點跌倒。

雖然這腳不輕,但小笠原仍忍著痛,確認青平安無事。

而等他鬆了口氣回過頭時,野村早已不見蹤影。

█ █ █ 

回到屋內後,小笠原把衣服換下,試著扭了扭肩膀,沒有不適感,用鏡子查看後左肩,些微泛紅可能只是淤血,沒有什麼大礙。

青一直跟在他身後,彷彿很自責似地眼巴巴望著他。

小笠原見狀苦笑,伸手摸了摸牠的頭,「我沒事,但如果是你被踢到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雖然當事人不在意,但青卻還是放不下,這天不管小笠原走到哪,牠就跟到哪,還常常一轉身差點踢到牠。

一直到入夜,小笠原都就寢了,青仍瞪著一雙大眼,輕輕地走到飼主床邊。

牠坐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小笠原的睡臉。

牠心想,今天又搞砸了,明明是想幫主人看家,結果還害他被壞人踢。

好想為他做些什麼,好想報答他的恩情,可是身為一隻貓根本什麼事都做不了。

牠無聲地呼喊著,如果有辦法能夠讓牠報恩,牠願意付出牠的一切,只求換得這個機會。

牠誠心誠意的請求,像是被誰聽到似地,有了回應。

青敏感地動了動耳朵,站起身,用鼻子把紙門推開一個小縫鑽出。

月光灑落在雜亂無章的庭院裡,讓萬物都有了靈性。

青沐浴著這聖潔的光茫,仰頭看向滿月。

然後,牠點了頭,完成這個契約。


然後貓變成魔法少女(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