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Mate Can Outside

RoomMate Can 番外

0006、0008、0011、0012、0013、0015……

沒有0014……

馬原孝浩,第N次重考又失敗了。註定今年還是沒辦法擺脫重考浪人的身份。

其實他的頭腦並不差,也認真地讀書準備,只是不知為什麼考運奇差無比。每次要考試時不是生大病,就是電車故障或車禍,再不然就是吃到不乾淨的東西肚子痛,還有過鬼壓床或鬼擋牆……可以說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倒楣人。

他也不是非東大不讀的人,只是想考個稍微好一點的學校而己,可惜天不從人願。

這是今年最後一間學校,還是落榜了,沒有辦法在三月的櫻花樹下成為大學生了。

他也曾想過要放棄考大學,但都己經考那麼多次了,如果現在放棄的話,那之前的那麼多年的時間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的他只好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繼續的考下去。

落榜的馬原走在東京的街上,什麼景色對他來說都是黑白的無聲畫面,現在他的臉一定很臭、非常的臭。

「先生,請參考一下,這是我們的試用品。」

在車站前發送試用品的小姐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臭臉,機械式地說著同樣的話、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啊。」

本來想說什麼的馬原,還是默默收下了,其實馬原是個不善於拒絕的人。

把贈品拿到眼前一看,才發現是個罐頭。

馬原心想,正好最近沒錢買什麼吃的,剛好這罐頭可以當作今天的晚餐。

█ █ █

馬原的公寓是在品川車站不遠的公寓,管理人是個叫老王的中國人,對馬原非常好,甚至知道馬原是重考生後還主動把房租減價。但馬原覺得很不好意思,老王卻說他是在投資,可是這句話又帶給馬原更大的壓力了。

到公寓門口時,馬原還探頭探腦地看老王在不在,若是在的話,說不定會問他放榜結果如何……

唉,從住在這裡準備重考以來,已經是第六次沒上榜了。

幸好老王好像到對面找人聊天去了,馬原趕緊跑上樓。

一想到這裡,馬原就更加悲哀了,他何嘗不想跟其它人一樣大聲的說我上榜了,然後被大家拋起來歡呼呢?

為什麼每年總是一個人默默地承受落榜的事實跟旁人的冷嘲熱諷?

回到位在二樓走廊最底的房間後,馬原打開房門,把背包隨手一丟,聽到奇怪金屬撞擊聲,這才想到裡面有剛剛拿到罐頭。

他便拿著罐頭走到廚房,也沒看罐頭上面的說明,打開就想要吃。

打開後,他才發現,這罐頭內容物竟然是液體?!

難不成是要煮湯嗎?好吧,喝湯也能飽。

馬原沒多想,就把鍋子拿出來,放入水後把罐頭倒進去。

但他好像完全沒注意到藍色的液體是否可以食用這個問題。

馬原在瓦斯爐旁邊待了一下,忽然覺得有點累,就把爐上的鍋子擱著,去沖個澡,待會喝完湯就可以休息。

馬原這個人也許就是在這種小細節不注意,才考不上學校。

他把水量開到最大,讓水花沖擊身體,馬原突然覺得有點想哭,只是哭不出來,重考那麼多次,他身邊連個可以訴苦的對象都沒有,同年紀的朋友與同學不是上大學畢業了,就是在研究所或是就業了。

但他卻像困在盒子中,走不出去。他只覺得自己真的很悲哀。

洗完澡後,馬原邊擦著頭髮邊走出浴室,他原本想直接倒頭就睡,還好肚子的咕嚕咕嚕聲提醒了他要進食,才想到廚房裡還有湯在煮。

他一轉進廚房要拿湯來喝時,看到眼前的景象,整個人卻呆住了。

一個全身赤裸,有著均勻肌肉的男人站在他家的廚房,發現他走進來,還轉過身不慌不忙地說。

「欸,馬君──我的內褲在哪啊?」

█ █ █

馬原孝浩,活了二十四年、經歷了六次的重考的人生中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個全身光溜溜的男人站在他家的廚房裡。

這應該是在做夢吧……馬原如此想著,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痛……」明顯的感受到右大腿的疼痛,看來應該不是夢。

「馬君,你怎麼啦?」那個男人看馬原的樣子怪怪的,便上前關心。

「唔啊啊啊!」

馬原見對方靠近自已,便像看到外星生物般大叫奪門而出,留下滿臉錯愕的男人。

他奔出門的同時,恰巧隔壁的上班族新垣跟和田從房裡走出,而衝出門的馬原當然也沒看路,就這樣要撞上和田,幸好新垣反應快,及時抓著馬原的雙肩,幫和田擋了這一下。

「怎麼了,馬原君?」新垣問道。

「新垣先生!我、我!」馬原喘著大氣,連一句話都講不好。

新垣跟和田互看了一眼,換和田開口,「怎麼了,馬原君?你慢慢說。」

「我……我房間裡…」馬原還是上氣不接下氣,沒辦法講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先把氣喘完再講吧,馬原君。」

雖然和田跟新垣都這麼說了,但馬原還是急著要把話說出來。

「我、我我房間裡、房間裡有……」

「馬君──我找到內褲了──你幹嘛把它塞在沙發底下啊?」馬原後頭傳來那個男人的聲音。

「唷,這不是川崎君嗎,今天沒課啊?」新垣問著。

「對啊──今天陪馬君去看榜!」被叫作『川崎』的男人爽朗地笑道。

這一來一往之間,馬原愣住了,住在隔壁的新垣竟然跟那個叫川崎的男子認識?!

「你們兩個人認識?!」馬原瞪大眼問。

新垣愣了一下,突然放聲大笑,還拍了馬原幾下,「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馬原君,他是你的室友川崎啊,你們還一起長大的你忘了嗎?」

室友川崎?一起長大的?,為什麼他完全沒有印象……他明明是個剛剛才冒出來的陌生人啊。

等等……馬原轉過頭,看著只穿一條內褲的川崎,怎麼也覺得他的臉好像似曾相識,這難道是一種記憶錯亂嗎?因為又落榜的衝擊而導致記憶錯亂……

「馬原君,你怎麼了?」和田關心問道。

「哎,八成是書讀太多,腦袋暈暈的吧!川崎君你要好好照顧馬原君啊!」

和田白了新垣一眼,意思是我又沒問你。

「呃、我、我沒事……」應該沒事……吧?

「沒事就好啦,反正今年沒考上明年再努力嘛。」新垣又用力的拍了馬原的背幾下。

一旁的和田又瞪了他一下,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好好我不多說就是了,篤,我們不是要去買家具了嗎?」新垣收到和田的眼神光線,氣勢便整個弱了下來。

「要買什麼家具啊?」川崎笑問道。

「買床啊,昨天把床弄……唔。」新垣話還沒說完就被和田的手肘撞了一下。

「沒什麼,就是換家具而已,那我們走嘍,馬原君你好好休息吧。」和田微笑著說完便拉著新垣走下樓去。

二人離開後,馬原看著川崎,川崎看著馬原,二人互看著大概過了五秒鐘。

「崇?」馬原不知怎麼的,竟然脫口而出這個單字。

川崎聽了,高興地抱著馬原,「你總算想起來啦,馬君!」

█ █ █

因為川崎說『馬君,你一定是書讀太多了,頭腦才會不清楚,今天就我來煮飯吧』馬原就這麼被閒置在客廳裡。

剛好這個空檔讓他冷靜下來思考,到底他是怎麼了。本來覺得他是陌生人的人,為什麼突然在記憶裡有了他的存在?

而且新垣跟和田也認識他,難不成真的是他突然失憶?!落榜的打擊太大以致於讓他忘了有川崎這個人嗎?

這如果是惡夢的話就讓我早一點醒吧,馬原甩了甩頭。

「煮──好──了!」川崎從廚房裡端著一大鍋東西到馬原面前。

那一大鍋東西冒著熱氣還有泡泡,呈現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顏色,有點像是洗水彩筆的那筒汙水一般,如果說這是食物的話,那地上的泥土也可以吃了。

「這是?」

「這是我特製的『鹿兒島口味』的精力湯喔!快喝吧,喝了馬君一定能恢復元氣的!」手裡還拿著湯勺的川崎笑道。

被川崎用無眼期待的眼光看著,馬原講不出他不想喝這句話,只好硬著頭皮用湯匙撈了一小口。

入口的那一瞬間,他只有一個感覺。

──這個鬼東西他以前喝過啊!

█ █ █

生理時鐘在九點準時叫醒了他。

馬原坐起身來,左手摸著自己的肚子,心裡想著,為什麼沒肚子痛呢?

昨晚跟川崎兩人把那鍋什麼鹿兒島口味的精力湯喝光了,雖然自己也覺得很神奇,但真的喝得一滴也不剩,本以為今天會鬧肚疼的也一點事都沒有,還覺得真的恢復了點精神。

「馬君──你醒了嗎?」川崎在外面叫著。

「啊?什麼事?」馬原慌慌張張的把上衣套上。

對方打開門進來時他剛好把頭套出來,但仍坐在床上,而川崎蹦蹦跳跳地像隻小猴子似的跳到馬原床上。

「馬君,今天星期六,天氣又很好,我們出門去吧!」

其實川崎說出門去,倒也不是兩個人去哪玩,只是去附近的賣場還有商店街買東西。

「我們家雞蛋好像沒了耶,昨天的湯裡我放了五個進去。」

馬原跟川崎拿著菜籃在超市裡選購食品。

「雞蛋的話不要在這家買……」馬原小聲道。

「啊,為什麼?」

「等等四點半的時候,C超市會特價,去那裡買比較便宜。」

馬原對這種事情可是十分斤斤計較的,畢竟自己是個沒在賺錢的重考生,花錢還是要花在刀口上才行。

「喔喔!果然是馬君厲害。」川崎笑著說。

但債馬原對於殺價就不太行了,他完全沒辦法對別人出價,而這點川崎剛好跟他互補,倒也不是他對殺價得心應手,而是他的個性使然。

「老闆,雞肉串十串多少錢?」川崎跟馬原走到商店街的雞肉店前。

「小哥要的話算你七百圓就好了。」留著大鬍子的雞肉店老闆爽朗地道。

「唔,可是我身上沒剩那麼多錢了耶,只剩五百。」其實的錢都在馬君身上,川崎偷偷地在心裡加了注解。

「是喔,那就算你六百五吧,我們也沒賺多少。」老闆也一副為難的樣子。

川崎把口袋裡的錢拿出來算了一下,「我身上只剩五百圓了,馬君最近剛考完試,我跟他一起吃雞肉串慶祝的……」

川崎張著無辜的大眼看著老闆。老闆被看得也不知如何是好。

「呃…………好啦好啦,算你五百圓啦,不要跟別人說喔。」

「嗯!謝謝老闆!」

川崎燦爛的笑開了,要拿雞肉串給他的老闆剎時愣了一下。

怎麼會有人可以笑得那麼天然不帶一絲雜質?

「對了對了,小哥,這是商店街的抽獎券,集十張可以抽一次,這裡有五張給你。」

「謝謝!我最喜歡抽獎了!」川崎笑得更開心了。

其實那抽獎券是要滿一千圓才送的,不過老闆為了再看一次他的笑容就破格贈送,可見川崎笑容魅力極大。

「馬君?」

「啊?」

「你在看什麼啊,我買到雞肉串嘍──」

「沒有啊。」

馬原在心裡想著,這個笑容也好熟悉,每次看到他都會傻楞住。

「東西也買完了,我們要不要去河邊公園看看啊,那邊週末都會有很好笑的街頭藝人喔!」

「喔,好啊。」

兩人在公園裡看到了轉紙傘的街頭藝人還有自彈自唱的、或是表演魔術的。

不過能讓馬原大笑開懷還是那些搞笑的街頭藝人,川崎跟馬原笑到不能自己,直到都己經表演結束了兩人還是一直笑。

「馬君從以前就喜歡看搞笑藝人耶──」川崎坐在長椅上,對著買果汁回來的馬原說。

「呃?是啊。」他一直都喜歡搞笑藝人……不過『從以前』?

「小學的時候啊,其它人都說馬君不好相處,可是明明就不會!馬君一直都是個大好人啊!你還記得有一次我們玩棒球我不小心受傷嗎?好像是被球打到腳吧,第一個衝過來關心我的就是馬君喔!,我一直記得很清楚,雖然很痛,可是我還是聽到了馬君的聲音說『很痛嗎?我馬上帶你去保建室!』,後來我腳受傷不能跟大家一起去外面玩,那時候也是馬君一直在教室陪我喔,玩紙上遊戲或是聊天,馬君從以前就一直就對我很好,我也希望能對馬君好……」

川崎落落長講了一大串,馬原這才知道他今天說要出門的原因,川崎是想安慰落榜的他。

「我希望馬君不要沮喪,不要放棄,剛剛看到你的笑容我真的很高興,我希望你跟我都能開開心心的笑著。」

為什麼他所講的回憶一一浮現在腦海裡?

那二個待在教室裡談天說地的男孩,影像是如此清晰。

█ █ █

兩個大男生同居的日子沒有什麼驚奇,日子平淡如流水,一個是從早到晚都在房裡讀書的重考生,一個是每天規律上學的體育系大學生,平淡到馬原幾乎都快忘了那件在上個月放榜時發生的驚悚事件。

如果可以的話,馬原也很想忘掉,他跟川崎一起生活的感覺就像媽媽的味道一樣熟悉。

早上馬原會跟川崎一起去晨跑,跑完回家沖澡後川崎就去上課,而他也回房讀書,正確來說是他只能用川崎去上課的時間讀書,川崎回家後他根本沒辦法專心把鉛文字塞進自己的大腦裡。

「馬君──來看跟我一起看棒球啦,一個人看好無聊喔。」

「什麼?你要讀書喔?你都那麼聰明了,快過來啦。」

「馬君馬君──我新買了遊戲卡帶一起來玩吧!」

「先陪我玩一場再讀書啦──」

諸如此類的對話每天在馬原川崎家上演,雖然有點無奈,但其實有個人在身邊也是好的,才不會讓自己陷入自怨自艾的無盡迴圈裡。

而馬原跟川崎也不是永遠都不吵架,就算再怎麼契合的朋友一起生活後,還是會有生活瑣事上的磨擦。

「我不是說不用的電器一定要拔掉插頭嗎?電費很貴耶!」

「唔我玩一玩ps2就忘了嘛──」

「……」

「對不起啦馬君,我下次一定記得。」

「你上禮拜才說過這句話……」

不過,人與人相處就是這樣,馬原進一步,川崎退一步,川崎進一步,馬原就退一步。

感情都是在這種小事的磨擦上,磨平、磨暖。

他們兩人平常的休閒活動不是找女大學生聯誼,而是跟社區的少棒隊一起練球。

體大川崎常去指導他們打棒球,而週末馬原也會出去透透氣,聽說偶而還會看到老王跟外國人瓦倫泰在場邊看球,小球員說他們兩個大叔很喜歡討論棒次、調度方面的問題,聽起來很專業的樣子。

「崇哥哥,你表演鈴木一朗的打擊姿勢啦,小晃說他沒看過想看!」剃著乾淨平頭的少棒隊男孩纏著川崎道。

「好啊,不過沒真正地打擊沒意思。啊!馬君,你可以幫忙當個投手嗎。」川崎叫著在長椅上聽隨身聽的馬原。

雖然戴著耳機,但只要川崎的目光一看他,馬原就能馬上注意到。

「喔,好啊,啊,不好意思,你的手套可以借我嗎?」馬原一聽到馬上就跟旁邊的男孩借了手套跟球。

站上少棒隊練習場的投手丘,馬原帥氣的擺出投球姿勢,而川崎也像是鈴木一朗的廣告般,拿著球棒的右手有點挑釁似的指向投手,左手輕輕的拉著袖子,兩手拿著球棒後,右腳輕輕墊著地。

馬原的第一球投出,是顆球速不是很快的紅中直球,所以川崎輕而易舉地揮擊。

球棒與球接觸的當下時間好像靜止了。

隨即耳邊傳來的是輕脆的鋁棒撞擊聲,小白球漂亮地在蔚藍的假日天空上劃出一道曲線,而少棒隊練習場不是個大場地,它輕易地越過低矮的全壘打牆。

HOME RUN。

這個全壘打莫名地讓馬原深刻的感受到,他跟川崎一定是從很以前就認識到現在,放榜那天一定是自己神經錯亂才會忘了他。

沒錯,一定是這樣。

至少在發現那個以前,他是這麼想的。

█ █ █

「嗯,從X點至Y點的曲線做微分……」馬原正專心地思考著早稻田大學的數學考古題。

敲門聲把他從微分與積分的世界裡拉了出來。

「馬君──!」

馬原心想又來了,無奈的閉上眼睛往椅背躺了一下才回聲。

「什麼事?」

「隔壁的和田先生送泡芙給我們耶,你要不要吃?很好吃喔,有巧克力口味喔!」

用腦過度的馬原也餓了一會兒,便回答,「喔,好啊。」

川崎便拿著泡芙走進房,把泡芙放在房裡的小桌上,逕自坐在床邊吃起泡芙來。

「這個是巧克力的,這個是牛奶的,都很好吃喔!我一拿到馬上就吃了二個,跟高級西點店做出來的味道差不多耶。」

「和田先生做的啊?他的手真巧。」馬原選了一個巧克力口味的。

「嗯嗯──還有他跟新垣先生感情真的很好耶。」

「他們不算是平常的室友關係而是那種關係嘛──」

聽他這麼一說,川崎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種關係?是什麼關係啊?」

馬原這才驚覺自己脫口講了什麼,不過川崎竟然不知道?

「呃,你完全沒有發現嗎?」

「沒有啊,是什麼關係啊?」川崎瞪大眼,任何人見了都不會覺得他在說謊。

馬原心想,看來他是真的不知道啊,唔,話說他如果知道的話自己說不定會更驚訝?

不過,川崎是個求知慾跟好奇心都非常旺盛的傢伙,猛追問馬原不放,直到桌上的泡芙跟茶都喝完了他還是不肯走。

「馬君,告訴我──到底是什麼關係啦?」

馬原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解釋。

這……啊,他突然靈機一動。

「崇,我可以跟你講,不過,從現在到晚上這段時間你不可以吵我念書喔,我晚上再跟你說。」馬原使出拖延戰術,而且,川崎搞不好待會就忘記這件事了。

「啊,要到晚上喔──」

「嗯,晚上再跟你說。」

「好吧。」川崎也只好悻悻然的離去。

█ █ █

少了川崎的打擾,馬原心無旁騖地唸書,直到窗外變暗,得打開桌燈時,他才起身伸了個懶腰走出房門。

打開門發現四周都是暗的,難不成川崎出門了?

他伸手打開了客廳的燈,這才發現川崎蜷在地板上睡著了。

旁邊散落著漫畫書、雜誌、遊戲卡帶、球棒跟棒球,可想而知,他在這段時間有多無聊了。

馬原苦笑了一下,便靠近他身邊收拾著散落的東西。

收著收著突然發現椅縫間夾著一張傳單,馬原拿起來看了一下好像是關於罐頭的傳單……

罐頭?好像有點熟悉──啊,放榜那天好像有拿到一個奇怪的罐頭,咦後來怎麼了呢?

嗯,算了,應該是自己不知道放到哪去了吧,馬原把傳單隨意看了一下便丟進資原回收筒裡。

把客廳整理好後,馬原走進川崎旁邊,彎下腰來想叫醒他,話都還沒出口,卻發現對方的後頸上好像有奇怪的圖案。

再靠近一看,EXP……後面的字看不太清楚,不過這個圖案好像在哪看過?

川崎似乎感覺到馬原在身後,翻過身來揉揉眼,用含糊不清的語氣說話。

「唔……馬君?」

「你醒了啊,要不要去吃晚餐?」

「嗯我好餓喔……」

隨後兩人便一起出門到附近的拉麵店吃飯,但那個圖案卻還一直在馬原心裡揮之不去。

█ █ █

早上的餐桌上川崎不雅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平常又大又清澈的雙眼今天半閉著,有點無神,像是再過一秒鐘,他就會倒在桌上睡著的樣子。

「崇,你早上還有課吧?昨天就跟你講說要早點睡了……還一直玩到半夜。」

馬原像個媽媽似地叨唸著川崎,他雖然也跟川崎差不多時間睡,不過卻完全不睏的樣子,大概是一直以來都是犧牲睡眠唸書所成的習慣吧。

「唔嗯……」川崎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只是隨便答應了一聲,手裡拿了什麼就要往嘴裡塞。

馬原及時把他的手抓住,「那是果醬罐……」

好不容易把川崎送出了門,馬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想到他剛剛還一腳穿涼鞋一腳穿釘鞋要出門模樣,嘴角就微微彎起。

他隨手打開電視,聽見口齒清晰的女主播正播報體育新聞。

『效力於美國大聯盟的鈴木一朗選手在昨日達成了他日美統計生涯第二千五百隻安打……接下來是今日的天氣預報。』

馬原看到天氣預報才發現今天是星期三,是可燃垃圾的回收日。

他起身要整理垃圾時,突然注意到舊報紙跟廢紙堆上的一張傳單。

而吸引他注意的是一個條碼圖案,下面寫著EXP20XX/XX/XX。

EXP20XX/XX/XX──這不是?

馬原此時才發現,這不是跟昨天在川崎頸子上看到的奇妙圖案一模一樣嗎?

他慌張的把手中的東西放下,拿起那張傳單仔細閱讀。

『室友罐是目前最新科技的新產品,因為現代人人際關係疏離,想要結交個朋友也不容易。本公司經多年研究後研發室友罐,只要簡單的幾個動作,馬上就讓你有一個室友……』

您拿到的是先行發行的試用品,試用品的特點是打開後,讓您完全適應有『他』的生活,因此試用品罐的人物背景將自動設定成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保存期限將會印在此產品的後頸部樣式如下圖……』

馬原整個人呆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他的血液像是被抽乾似的,面無表情,臉色慘白。

室友罐……也就是說,他自以為是多年好友兼室友的川崎,只是個罐頭?

那個擁有毫無雜質天然笑容的大男孩,常做出一些令他哭笑不得的事的他,只是個人工產物?

難怪那天他會完全沒有他的印象,像個憑空出現的人一樣,後來會有記憶也是捏造的吧?

馬原嘲諷似地笑了出聲,原來連真心關心自己的人,都不是個人,只是個罐頭。

這種悲哀又愚蠢可笑的感覺,他不知該如何形容……

此時,電視裡正巧播放著室友罐的廣告,廣告的內容非常吸引人,各種類型的俊男美女罐頭輪番展示,讓人看了都會忍不住想買一罐回家試試。

只是,對於馬原來說,這種場景卻是極端的諷刺。

『RoomMate Can ,室友讓您有嶄新的人生,即日販售。』

█ █ █

「崇哥哥,為什麼今天馬原哥哥沒有來啊?」少棒隊的男孩好奇地問道。

川崎聽了皺著眉低頭說,「呃,最近馬君他好像心情不太好,平常也很少跟我講話,今天邀他出來也都不理我……」

「啊,一定是宗哥哥你做了什麼事讓馬原哥哥生氣了!」男孩直覺就道。

「唔,可是我從冰箱裡拿出東西後都有關好啊,不用的電器插頭也拔掉了。上次去買雞肉的時候還多要到兩根雞腿……啊──好煩喔,為什麼馬君他不理我呢!」

「崇哥哥,你拿馬原哥哥喜歡吃的東西給他嘛──我跟小直就是這樣合好的喔。」

「媽媽說只要誠心地道歉,對方一定會原諒你喔!」

「崇哥──你把你最喜歡的玩具送他啦。」

「我覺得是馬哥哥在鬧彆扭耶。」

一群少年七嘴八舌地亂出主意,其實這些方法川崎也不是沒試過,但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馬原心情不好,而且似乎刻意避著他……

「好好──我一定會想辦法跟馬君和好的,趕快來練球吧。」

「宗哥哥你一定要跟馬哥哥和好喔!因為你們真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們都知道!」

「嗯,我會努力的。」

少年天真的話語讓川崎暗自下定了決心。

█ █ █ 

自從那天開始,馬原就一直故意不跟川崎正面相見。

雖然在同一間房子裡生活,但能想辦法錯開,就儘量錯開。要是真的碰面了,也裝作視而不見。

馬原不時祈禱著罐頭的保存期限能趕快來到,這樣他就不用為了閃避他而傷神,也不用看到他寂寞的表情而內疚,但同時他又矛盾得覺得自己幹嘛為了一個罐頭而內疚。

偶而,馬原還是會想看他燦爛的笑容而從角落窺視,卻在事後又覺得自己像笨蛋似地……他只是個罐頭啊!

不時陷入自責或自怨自艾狀態的馬原,在房間裡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但他也什麼都不做,只是看著桌上密密麻麻字體的參考書發呆。

而另一方面,川崎一直試圖要跟馬原合好。

他提早回家做了晚餐,可是卻看到馬原從外面買了便利商店的便當回家.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把家裡打掃過一遍,興奮地坐在客廳裡像個等著被褒獎的孩子,但等到天都黑了還是不見對方緊閉的房門有要鬆口的樣子。

川崎真的很難過,他靜靜地倒在客廳的沙發上,閉上眼睛,似乎就能看到馬原跟他一起上街採購、在看公園看表演的畫面,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跳起身來,跑回房間,把棉被枕頭還有一個大背包搬出來,全部都丟在馬原門前。

「不管怎樣,馬君!,我一定要跟你合好!」

川崎,長期抗戰準備。

█ █ █

馬原心裡想著,這時候川崎應該出門上學去了,便打開房門,但卻看到這樣的場景。

旁邊是散落的各種民生用品,有乾糧、水、飲料、漫畫、雜誌、電風扇、球棒、手套,還有一鍋他覺得很眼熟、應該叫作『精力湯』的不明液體。

擋在他門口的是一個抱著棉被睡著的大男孩。

馬原先是呆了幾秒,回過神後想要從對方身上跨過去,雖然動作儘量放輕了,但還是把川崎吵醒。

「唔、馬君?」

「……」

馬原沒有轉過頭,不想看到他。

在離去的那一瞬間,他的衣角被川崎拉住了。

「馬君為什麼你都不理我──」

「……」他只是個罐頭。

「我昨天把家裡都打掃過一遍了喔!」

川崎話才剛說完,馬上就注意到自己又把馬原房門前弄得一團亂。

「呃,這裡我等下會收捨的!」

「……」他只是個會把家裡弄得一團亂的罐頭。

「馬君!告訴我,我有哪裡做錯了,我一定會改的!」

「……」他只是個會反省的罐頭。

「馬君你到底在生什麼氣?我記得以前我不小時弄壞你的機器人玩具你也沒有那麼生氣過……」

「……」他只是個跟自己有共同回憶的罐頭。

「馬君,我不是你的朋友嗎?我們不是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嗎?」

「不是……」馬原低下頭。

川崎愣住了,「你騙人,我們明明就是朋友。」

「不是!你不是我的誰,你什麼都不是!你只是個罐頭!」

馬原緊閉著雙眼,痛苦地一字一句把真相說出。

「罐……罐頭?」川崎睜大雙眼。

「沒錯!你是個罐頭,是被製造出來的,你的後頸上面還印著保存期限!」

「保……存期限?」

「是的,保存期限!就在後頸子這裡。」馬原指著自己的後頸。

突然,川崎笑了。

「馬君,你在說什麼啊,我是罐頭,而你也是罐頭啊!」

聽到川崎說的話,換馬原整個人呆住。

「什……什麼?」

「我說,馬君你跟我一樣也是罐頭啊,你一直都不知道嗎?你看你的頸子後面也有保存期限喔──」

「我……我也是罐頭?」

「嗯。」川崎點著頭。

下一秒,馬原馬上衝進浴室裡,手裡拿著鏡子,在洗臉台的鏡子裡看到反映的自己後頸。

──看到了那個在川崎身上一模一樣的圖案。

「沒錯吧?馬君也是罐頭唷。」

「……」馬原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川崎。

我……我竟然也是個罐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這是惡夢的話請趕快讓他清醒吧!

「不過就算是罐頭,馬君還是馬君,我也還是我啊──」

「你早就知道?」

「嗯!」

「……」馬原的頭腦裡亂成一團,完全沒辦法思考。

「啊!馬君該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不理我吧?」川崎突然想到地道。

「算……是吧」馬原無奈地道。

「那現在呢?」

馬原苦笑了一下,既然自己也是個罐頭那就什麼都無所謂了吧!川崎都能接受身為罐頭的自己,為什麼自已不能接納也是同類罐頭的他呢。

「崇,對不起之前都對你不理不睬……」

一聽到這句話,那個比太陽還燦爛的笑容又重回到這個大男孩臉上,他跳著撲在馬原身上。

「沒關係!我最喜歡馬君了!」

被川崎撲上差點站不住腳的馬原,聽到這句話讓他驚訝地整個跌坐在地上。撲在他身上的川崎嘿嘿嘿地笑著,而馬原滿臉通紅,不知要作何種表情。

這是一個罐頭與罐頭的故事,保存期限似乎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後記-

跟美女罐一樣的設定(二個都是罐頭),不過卻是不一樣的結局(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