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開場前九十分鐘

──演唱會開場前九十分鐘。

剛彩排完的大歌星滿身是汗地靠在牆邊休息,接過經紀人遞過來的運動飲料時,彷彿也打開了他的碎碎唸開關。

「剛出場的時候那個姿勢不太對,怎麼說,好像沒有霸氣、架勢,還有還有,那句什麼『大家好、歹嘎厚』?競選里民代表啊?你是大明星耶!問候也要有點格調OK?第三首的第二句第五個字唱低了,歌迷耳朵很尖的,不要以為他們聽不出來啊,只要有一個人在網路上亂說話,媒體看到就會亂報,說什麼你出道十多年已經不行啦,等下上場認真點啊,全公司老的小的都靠你吃飯的。啊,對了,待會要記得請小J幫你粉底打白一點,應該是上禮拜去夏威夷渡假的時候晒黑的吧?早跟你說出門要記得擦防曬,帽子墨鏡手套腳套都記得要戴,你也不年輕了,皮膚要好好保養,早知道就不要讓你去什麼夏威夷……」

經紀人不換氣地嘮叨了好幾分鐘,大歌星知道他都是為自己好也早已習慣,但每次聽了還是覺得煩,不禁漸漸神遊到九霄雲外去,耳邊還聽見鳥兒吟唱。

鳥兒叫了好幾聲,大歌星才回過神,發現是自己的手機在叫,趁經紀人沒注意,伸手滑一滑,但螢幕上的字樣卻讓他臉色大變。

「最後一首聖誕應景歌唱得不錯,嘛,歌詞是芭樂了點沒錯,不過記得氣力別放盡,唔……還是安可曲減一首?你覺得呢?」

經紀人抬起頭,發現大歌星不見人影,氣得破口大罵。

「人呢──?!」

█ █ █

──演唱會開場前七十五分鐘。

『對不起。』

『(貼圖,一隻熊拿著I’m Sorry的牌子)』

『我覺得……』

『我們還是分手比較好。』

『我回去了,不要來找我。』

看到這幾行字,大歌星就衝出後台,跑出巨蛋,穿過來看演唱會的層層歌迷,慌張地在街上找人。

驀地,他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

大歌星不顧一切地飛奔向前,在紅綠燈倒數五秒的十字路口抓住他的手。

「別走!」

「你怎麼在這裡?你應該在彩排啊?!」大歌星的小情人滿臉驚恐地望著他,像是自己做了什麼壞事被抓到。

「彩排早結束了,你說分手是什麼意思?!昨天不是還很開心說會來聽我的演唱會嗎?上禮拜去夏威夷不是玩得很開心嗎?」

「就……字面上的意思,你快回去吧,劉哥知道你跑出來又要嘮叨了。」

「我不回去,除非你給我一個交代。」

兩人在十字路口上拉扯,不但被來往車輛按喇叭,還引來路人指點,說大歌星長得好像今天要辦演唱會的大歌星。

小情人見狀,只好拉著他走到路邊,還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給只穿短袖T恤的大歌星穿上,以免他著涼。

他瞄了一眼手錶,「還有點時間,我們到咖啡店談談吧。」

█ █ █ 

──演唱會開場前六十分鐘。

工作人員把巨蛋裡外都找過了,遍尋不著大歌星身影,而經紀人脾氣暴躁地在休息室裡來回踱步。

「馬的,手機不接關機,是跑哪去了?還有一小時就要開場了,便當都送到了,不趕快吃的話,他待會唱唱跳跳吐出來怎麼辦?!」

「劉哥!」一名工作人員探頭進休息室。

「找到人了嗎?」

「不……沒有,不過,聽說剛剛有歌迷在外面的路口看到他。」

「什麼?!」

█ █ █ 

──演唱會開場前五十四分鐘。

小情人拉著大歌星到巷子裡的一間小咖啡店,掩人耳目地坐在最角落的位子。

他擅自幫大歌星點了熱可可跟布朗尼,待會他回去一定來不及吃便當,得先補充好熱量才行。

不過,點完餐後,小情人瞬間有點失落,自己終究還是脫離不了大歌星身邊小助理的身分,還是優先替大歌星著想、替歌迷們著想。

──從不曾為自己想。

小情人回到座位上,正為眼前的慘事苦惱的大歌星連忙求救。

「我只是碰了一下而已……」

原來是大歌星手賤,伸手動了一下店家放在桌上的小聖誕樹,結果它就倒了,連帶樹上的各種裝飾物全掉了下來,而手不巧的他卻怎麼也掛不回去。

小情人見狀苦笑,接過這個爛攤子「你真是十年走來,始終如一。」

十年前,他懷抱著對唱片界的熱情到公司應徵,卻誤打誤撞地當上他最景仰的歌星的貼身小助理。

不過,距離使人幻滅,相處了一陣子,他隨即發現,原來大歌星是個除了唱歌與表演以外,什麼都不會的生活白痴,還附帶破壞屬性,家裡各種電器家具都被他弄壞了一輪,有次差點引發火災。

前輩經紀人劉哥給了他一句金玉箴言。

「你把他當成小孩子,盯著他就對了。」

小情人就這樣盯著大歌星十年,從來沒移開過目光,眼底也逐漸只容得下這樣一個不完美的明星。

小情人邊把聖誕飾品掛回樹上,邊想起自己為他做過的點滴。

「還記得那片你最喜歡的黑膠唱片嗎?那次你把他弄壞了,哭了一個多禮拜,我也花了一個多禮拜找遍全台,最後好不容易請一位收藏家割愛,才止住你的眼淚。別再把它弄壞了噢。

「還有一次你在對岸辦演唱會,結果吃壞了肚子,你對普通的止痛藥藥物過敏,我搭飛機幫你拿藥,還好趕回來時,你還撐著唱完一首歌。劉哥現在應該都隨身攜帶你的藥,有什麼事的話就趕快找他拿藥吃吧。

「別再打電話哭著跟我說你很痛了,因為我不在你身邊了。」

小情人擦擦眼淚,把聖誕樹放回它原本的位置,回頭一看,大歌星更哭得淅瀝嘩拉。

「你哭屁啦,待會還要上台耶。」

「嗚嗚,可是……我是個沒用的人,你拋棄我的話,我要怎麼辦……」

「我……」

小情人看著大歌星,一時又心軟了。

█ █ █ 

──演唱會開場前四十四分鐘。

經紀人急急忙忙地衝進附近警局,站櫃台的老警察好整以暇地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大事啦!有人失蹤了!」

「失蹤多久了?要二十四小時後才能立案受理喔。」老警察懶洋洋地道。

「你搞清楚狀況啊!是他失蹤了!」經紀人把印著大歌星頭像演唱會海報塞到警察眼前。

「咦?!他不是……我、我女兒今天也有去聽耶,還跟我拿錢買票,貴死人了。」

「對啦,就是他!他剛剛失蹤了,你們要是不趕快找他出來的話,票就變廢紙啦!」

「可、可是……」

「再不找人出來,巨蛋裡的二萬多人會暴動你知道嗎?!你負得起責任嗎!」

█ █ █ 

──演唱會開場前三十二分鐘。

「今天外面警車好多喔,發生什麼事啦?」剛走進咖啡店的客人向店員問道。

「巨蛋有演唱會啊,你不知道嗎?」

「喔喔!我知道啊,沒想到這麼多人去看那個老屁股啊。」

有關大歌星的壞話,小情人總伸長耳朵聽得一清二楚,他還常常上網跟那些批評他的人吵架,在他眼裡容不下一句大歌星的不是。

──這個人的缺點,只有他知道,也只有他能全部接收。

他忍住想把那個人揍扁的衝動,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眼前哭哭啼啼的大歌星。

「別哭啦,喝個熱可可吧,你待會才有體力唱歌。」

大歌星吸了吸鼻子,啜飲了一口飲料後,怯生生地道,「你等下會來聽演唱會吧?對吧?」

小情人用力閉上眼,狠心地搖頭。

「我不會去。」

「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事嗎?」

「不……你什麼都沒錯,是我太懦弱,我以為自己可以,但我不行。」

大歌星伸手握住小情人的手,「如果是那件事的話,我們都談過了啊,而且你也辭職了,適應得很好了,不是嗎?」

三年前,在一次意外的情況下,小助理向大歌星告白,沒想到大歌星也說自己喜歡他,兩人就這樣開始秘密交往,他從小助理變成小情人。

剛交往的時候很甜蜜,經紀人劉哥知道了也張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對於小情人來說,大歌星給的不夠多,永遠都是他為對方犧牲付出。

一開始的心甘情願,逐漸變成秤斤論兩的抱怨。

各大節日不用說,大歌星都要工作,準備新專輯與巡迴演唱會更剝奪了兩人獨處的時間。

小情人嫉妒、心理不平衡,大歌星為他付出的,總比不上花在歌迷身上的時間與心血。

他知道自己自私、小家子氣,這是大歌星的工作,而且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不該逼他放棄。

兩人長談過後,小情人自願辭職,以為離開這個世界,給兩人一些空間喘息後會好一點。

──但卻事與願違。

「其實我從來沒想過會跟你交往。不能跟別人說,躲躲藏藏,看著你的緋聞在棉被裡哭,害怕一個人過節。」

「我不知道你……」大歌星心疼地道。

「今天要去演唱會的時候,街上發傳單的人跟我說聖誕快樂,我就崩潰了。聖誕不快樂,因為根本沒伴過節!」

「對不起,我今年有跟劉哥說了,但他堅持要辦在聖誕節……」

小情人打斷他的話,「不是那個問題,是我不行了,對不起。」

大歌星聞言緊握住他的手,神情認真嚴肅地就像他海報上的裝酷模樣。

「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留在我身邊。」

小情人回望著他,猶豫一陣,顫抖著嘴唇開口。

「任何事?包括……放棄這場演唱會嗎?」

█ █ █ 

──演唱會開場前十五分鐘。

「劉哥,怎麼辦?叫了警察還是找不到人耶。」

「劉哥,歌迷都進來了,已經滿場了啦。」

工作人員三番兩次來詢問,經紀人也快崩潰了。

「那傢伙到底跑去哪了──!馬的我做厲鬼都不會放過你──!」

「對啊,他真的放我們鴿子的話……總不能放個人型立牌播伴唱帶吧?」

經紀人抓住工作人員的領子,「你說什麼?」

「呃、對、對不起!」

「我是問你說什麼!不是要你道歉!」

「放個人型立牌播伴唱帶?」

經紀人放下他,彷彿在浮沉大海中找到了枯木。

「對,就是這個!就決定是這個了!」

眾人見狀都以為經紀人終於瘋了。

█ █ █ 

──演唱會開場前五分鐘。

兩人走進愛情賓館,像鴕鳥似地打算對這個史上最大的演唱會開天窗事件不聞不問。

答應了小情人的要求後,大歌星變得無事一身輕,沖了個熱水澡颯爽登場。

「你真的要這麼做?劉哥現在應該瘋狂地在找你,他變成厲鬼也會找你報仇的……」提出無理要求的小情人反倒猶豫起來。

他抱著小情人又親又咬,「被厲鬼纏上也無所謂,因為你在我身邊呀。」

兩人在床上相擁,忘卻一切。

█ █ █ 

──演唱會開場後十分鐘。

「劉哥,這真的沒問題嗎?」

「人都來了,一定沒問題的,你看,穿起戲服還蠻像樣的嘛,小J妝再幫他化濃一點。」

經紀人忽然想起之前有個綜藝節目,找到一個很像大歌星的明星臉,死馬當活馬醫地急Call那個人來巨蛋,要他上場當替身,對嘴放伴唱帶。

替身知道能站上巨蛋唱歌後非常開心,及時趕到現場,換上大歌星的衣服。

「哇,超棒的,我看起來真帥。」替身嘿嘿地對著鏡子笑道。

「我跟你說,你待會一句話都不准說,只要對嘴就行了,我會用耳麥跟你講走位,舞你也不用跳,偶爾跟台下歌迷揮揮手就可以了。」

「我知道啦。」

經紀人看他這副模樣,其實心裡還是有點不放心,便拉著他到靠近舞台,看得到觀眾席的地方。

「你看!你待會就是要站在這麼多人面前,千千萬萬別出糗……」

經紀人話還沒說完,替身就嚇得昏到在地。

█ █ █

──演唱會開場後二十分鐘。

「你不專心喔。」

大歌星發現小情人心不在焉,便停下抽插的動作,彈了彈他的鼻子。

小情人皺了一下鼻子,凝視著大歌星,伸手捧住他的臉。

「果然,下了舞台你就是個沒用的男人,連在床上也很沒用。」

大歌星的帥臉頓時僵住,小情人隨即笑道。

「但我喜歡你的沒用,不過,最喜歡的,還是舞台上唱歌的你。」

小情人抽出身子,下了床,把衣服穿上。

「走吧,現在還趕得上演唱會。」

「可、可是……」

「放心,我不會跟你分手的。」

「咦?」

小情人回眸一笑,「我只是想任性一次而已。」

█ █ █ 

──演唱會開場後三十六分鐘。

已經等了半個多小時,觀眾席上已傳出鼓躁的聲音。

經紀人原本還懷著一絲希望,那個人能及時出現,但是如今,還是別期待聖誕禮物吧。

「你可以吧?」經紀人轉頭問替身。

替身被灌了一口伏特加,以酒壯膽似乎起了些作用。

「可以,沒問題的,交給我吧!」

經紀人拍拍他的肩,再叮嚀幾句後便交待工作人員可以開場。

燈光暗下,歌迷鼓掌期待開場,聚光燈打在舞台中央,明星緩緩升起。

不知情的台上歌迷興奮緊張,知情的工作人員們比他們更緊張。

第一首歌是熱場快歌,舞群賣力熱舞,替身也很努力地對嘴演出,氣氛頗High,到目前還沒有人發現異狀。

經紀人在主控室膽顫心驚地指揮,「右邊走三步,揮個手,表情不要太僵!歌詞唱錯的話不要露出奇怪的表情!會被人發現!」

一曲結束,大家都鬆了口氣時,替身想向左邊的觀眾揮手,沒注意那邊舞台已降下,一個顛仆,掉進洞裡。

全場同時發出驚呼。

█ █ █ 

──演唱會開場後四十分鐘。

二萬多人看到大歌星掉到洞裡的瞬間都嚇了一跳,但舞台右邊隨即升起,大歌星穿著不同顏色的戲服現身,帥氣一笑,說出下一首歌的歌名。

「Magic!」

主控室裡全部的人看到本尊出現都鬆了口氣,經紀人癱軟在椅子上,喃喃唸道。

「待會我非得掐死他不可,不,掐死他還算便宜他……」

小情人坐在第一排最右邊不引人注目的位子,看著台上的大歌星表演,時而勁歌熱舞,時而慢歌情感深厚,中場還與來賓女歌手深情對唱。

小情人為這迷人的歌聲與舞臺魅力感動了一次又一次,心想,自己怎麼捨得抹殺這一切呢。

到了演唱會尾聲,大歌星走到舞台前方與大家說話。

「今天開場發生了一些意外,晚了一點,先向大家道歉。不過,這不影響我在今天要為大家帶來的最後一首歌。這首歌很特別喔,還沒發表過,是我自己作詞作曲的歌。說來慚愧,出道這麼多年第一次自己寫歌,好幾次都覺得寫得好爛,想全部丟掉,不過最後還是把它撿了回來,因為我沒有什麼禮物能送人,只有唱歌。這首『Every Christmas』每個聖誕節,獻給你。」

大歌星最後那句話,是看著小情人講的。

他聽到歌詞第一句就淚流滿面,身旁的人還以為他被大歌星的歌聲感動到不能自己,還借了包衛生紙給他。

Every Christmas 我不能在你身邊。
I’m Sorry, So Sorry 我的無能為力讓你痛心。

你給我的黑膠唱片,我好好保存著。
肚子痛的時候,我就想起你的臉。

Every Christmas 我不能在你身邊。
但我希望 你能知道
你就是我每個聖誕節的禮物

Every Christmas
我祈禱你還愛我到永遠。

█ █ █ 

──演唱會開場後四小時又二十分鐘。

觀眾不願離去,高喊安可,要大歌星再上台再唱。

經紀人在後台歇斯底里地尖叫,「人呢──又跑去哪了!?」

「劉哥,他留了紙條跟這個……」

經紀人看了字條,瞬間把手上的拐杖糖捏碎。

「去你媽的聖誕禮物!」

──劉哥,就當作你給我們的聖誕禮物,後續就交給你囉。

---
後記-
好幾年沒寫聖誕應景文了
希望大家喜歡這篇芭樂文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