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er 1

他坐在辦公桌後,雙手放在桌上,手指時而撥弄原子筆,秀眉微揚。

他倏地停下撥玩原子筆的手,開口道,「溫先生、溫律師。」

他開口使用敬稱說話,語氣也不高不亢,但卻著實讓人感受到他的憤怒。

坐在他面前,被稱作「溫先生、溫律師」的年輕男子身體不自覺地微微一震,但表情仍不明所以地看著對方。

「溫先生、溫律師,」他再次重複、加重語氣道,「說清楚你到底是來我們律師事務所做什麼的!」

「來……應徵實習律師。」溫律師照實回答。

「那告訴我你剛剛做了什麼。」

「剛剛有客人,簡律師你剛好在跟人面談,就叫我先接待,我就請客人先到旁邊坐,他一坐下就抓著我問說是不是律師,我說『是,但我還是實習律師……』,他沒聽完就逕自說他的案子……」

簡律師好心地接著道,「然後你就打了他一拳,」

溫律師筋骨昂然地說,「對。」

「還對咧!」簡律師把手上的原子筆丟開,大聲道,「有哪個律師會出手打自己的當事人?!」

溫律師無畏自家老闆,以同樣的音量回話道,「他說他女朋友要告他,告他強暴!」

「溫律師,這裡是律師事務所,不是法院,更不是刑場,要是等等他打電話過來說要告你,我會二話不說地接下這個案子。」毒辣的話語表示簡律師現在非常生氣。

「可是他承認他強暴他女朋友,還一副很得意的樣子說她絕對告不贏他……」

簡律師冷冷地拋回一句,「你要不要改行考檢察官?」

溫律師即回絕道,「我想當律師。」

「想當律師就要有會遇到各形各色的當事人的準備,但我們也有選擇的權利,可以不接案子,但不能出手打人啊!」

「可是,簡律師,那傢伙真的太過份了他……」

簡律師放在桌上的手機在此時響起Boy Zone的No matter what,簡律師拿起手機的同時,表情也緩和許多。

「你先出去吧,我等等再跟你談。」

待溫律師走出門,簡律師按下接聽鍵,用與方才相比判若兩人的語氣說,「劭宇,你到了嗎?」

■■■

十五分鐘後,簡律師微笑打開辦公室的門走出,門外不見溫律師身影,只有他的合夥人嚴律師坐在沙發上喝茶。

嚴律師穿著深色套裝,長髮挽髻,身材嬌小,可是如果因為她的外型而小看她的話可是會吃大虧的,她在學生時代的外號是「小辣椒」,聽說這個外號也沿用到現在。

簡律師也給自己倒杯茶,在嚴律師面前坐下,「今天怎麼這麼快就開完庭了?」

嚴律師悻悻然地道,「我還嫌法官慢呢,害我錯過一齣好戲,小溫他真的把那強暴犯打飛喔?」

「從這裡到那裡,飛了有三公尺遠吧,還好牙齒沒掉,不然又多一筆賠償。」簡律師事不關己地道。

嚴律師呵呵地道,「哇哇──那小傢伙矮矮的,沒想到那麼有力。」

「你都沒發現舉重選手都長不高嗎?」

嚴律師噗嗤一笑,「難怪簡箴彥你力氣這麼小,原來身高跟力氣是成反比的。」

「當律師要可以揍人的力氣有什麼用啊,我才不要犧牲我的身高呢,還有,我真的良心地建議他去考檢察官,還有機會揍人……對了,他呢?」

「他喔──被我『飭回』啦,叫他週末回家好好反省反省。他剛剛跟我講完,還想進去找你,我說『如果這個時候進去打擾簡律師的話,你就真的會被Fire了。』,對吧?」

「你還真了解我喔。」

「我都認識你這麼久了啊──我連你為什麼會錄用他的原因都知道。」嚴律師神秘地笑道。

簡律師饒富興味地喝了口茶,「說來聽聽。」

「是面試的最後一題吧,你不是問他有沒有景仰或想以他為榜樣的律師?他說,『沒有,但倒是有絕對不想成為「他」的律師……就是段律師。』,你就是因為這個答案才錄取他吧?」嚴律師撫著小指的尾戒道,「可是,段律師不是你的偶像兼親戚兼師傅嗎?就這點我搞不懂你。」

簡律師莞爾,「其實這跟我找妳合夥是同樣的道理。」

「喔對!為什麼你當初會找我合夥呢?照理來說你應該很討厭我才對吧?打破你的辯論不敗記錄……」

嚴律師回憶起大學時代,他跟簡律師不同校,大四的時候她才第一次參加辯論比賽,並打敗這個傳說辯論不敗的王子,後來畢業後過二年,簡律師突然跑來問他要不要合夥開業?以為對方在開玩笑的她一口答應……然後就變成現在這副光景。

「我說了妳可別跟我拆夥喔。」簡律師提醒道。

「我都忍受你這麼多年了,還會因為這種小事說要拆夥嗎?」

「到底是誰忍受誰啊?」簡律師攤手。

「互相忍受可以了吧?快跟我說原因吧!」

「原因就是啊……『把將來有可能會成為敵人的傢伙就近看管。』」

「……」嚴律師頓時無言,所以他才會找唯一在辯論場上贏過他的她……

「噢,這句話也是段律師教我的。」

簡律師給了嚴律師一個美麗又欠揍的微笑,便開心地下班接男朋友去了。

■■■

「還好火車誤點。」雷檢察官一坐上車,便聽見簡律師笑著道。

他疑惑地發問,「咦?為什麼說『還好』……」

「你打給我的時候我還在所裡啊,新來的實習律師出了點問題,所以我比較晚下班,還好火車誤點,不然就要讓你多等了。」

「新來的……喔,你上次說過的那個溫律師嗎?他出了什麼問題嗎?」雷檢察官好奇地問道。

「他今天揍了客人一拳。」

「揍、揍了一拳?!」

「對方是個強暴女生的混蛋,雖然我很想誇獎他揍得好,可是他畢竟是我所裡的實習律師,年輕人剛出社會總是衝動莽撞。」

簡律師話從口出後才發現他竟也開始使用「年輕人」來稱呼後輩了……其實自己的年紀也沒多大,是心態上擺老了嗎?

雷檢察官擔心地問道,「那……那後來……?」

「被揍的傢伙當然很生氣啊,我出來笑著圓場,給他一包紅包當醫藥費,還好他沒聰明到要告我們,還很開心地回家了。」

「這樣啊……」雷檢察官搔搔頭,「其實我們那邊昨天也出了事,也是新人,陳檢察官……」 

「是你之前說過署裡的新人嗎?該不會也揍人吧?」

雷檢察官搖搖頭,「不是,是被人揍。」


舊文~
這邊好像沒貼過>”<
為了將來的續篇先把這個貼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