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er 3

簡律師與雷檢察官到市區內某間新開的餐廳共進晚餐,餐廳氣氛佈置成異國風情,再加上老闆的品味不錯,不至於學成四不像,反倒給人舒適悠閒的感覺。

簡律師與雷檢察官在挑高的樓中樓上用餐,隱密又可以聽到一樓中庭傳來的現場演奏歌聲,這點讓簡律師非常滿意。

「這邊還不錯吧,燈光美氣氛佳,是我的狗友介紹給我的。」簡律師用長指邊轉著義大利麵邊道。

「狗、狗友?」是狐群狗黨的簡稱嗎?!

見對方一愣,簡律師解釋道,「是在臘腸狗聚會認識的朋友,想幫Ray找個對象啊,老追著夏教授他們家的小條紋也不是辦法。」

簡律師家的臘腸狗Ray不知為何獨鐘情於夏教授家的大麥町小條紋,可惜兩者體型實在相差太多,加上郎有意,妹無情,Ray的初戀就這麼結束了。

「那找到合適對象了嗎?」

簡律師可惜地搖搖頭,「各家的小姐們好像都不懂我們家小少爺的魅力呢。」

雷檢察官倒有別一番見解,他停下用餐的雙手,認真地道,「我覺得是Ray還是無法忘記小條紋吧。」

總喜歡把別人話中的意思做更深一層解讀的律師奚弄地說,「你是想說狗總是像主人嗎?」

「啊……不、箴彥我不是這個意思……」

簡律師沒有答話,反而側耳傾聽一樓駐唱者正在清唱的曲子。

志明真正不知要安怎 為什麼 愛人不願閣在相偎
春嬌早就已經無在聽 講這多 其實攏總攏無卡抓
走到淡水的海岸 兩個人的愛情
已經無人看 已經無人聽
我和你最好就到這 你對我已經沒感覺
到這凍止 你也免愛我

簡律師往下眺望,「唱得還不錯呢,主唱看起來蠻年輕的。」

雷檢察官也想往下探看,但視線恰好被柱子擋住他看不到舞台上唱歌的人,只好把心思放在歌曲上,「我蠻喜歡這首歌的呢。」

「我也是,還有另一首叫『愛情的模樣』也很好聽,只是……原唱叫什麼我倒忘了……」

經對方一提,雷檢察官也忽然忘記這是誰唱的,有時候事情越是絞盡腦汁去想就越想不起來。

「唔……好像是很簡單的名字……想不起來……叫什麼呢……」

叫六月花嗎?好像不太對……

「想不起來就會很在意……」簡律師苦笑。

在雷檢察官還在拚命回想時,感覺口袋裡手機震動,他拿起來一看,是不認識的號碼,猶豫了一秒還是接起。

「喂……?」

『Mayday、Mayday、Mayday。』

「Mayday?……啊!箴彥,是五月天啦,那首歌是五月天唱的。」

「我也剛好想起來了呢……是五月天沒錯,誰打電話給你?怎麼那麼剛好知道我們在想這個名字?」簡律師笑問道。

「也對……你是……?」

『學長認不出我的聲音啊?』

「學、學弟?!你怎麼會有我這隻手機號碼呢?」

『湯檢察長給我的啊,他說有危險的時候就打這隻。』

湯檢察長…… 也難怪學弟一開口會說Mayday 、Mayday、 Mayday了,那是國際求救口號……

「所、所以你遇到什麼危險了嗎?!」那個偷竊慣犯應該還在看守所,星期一才要重新訊問啊。

『沒有啊,學長,目前一切平安。』陳檢察官笑著回道。

「那……你為什麼要打電話給我?」惡作劇電話嗎!?雷檢察官雖然脾氣不錯,但在約會時被作弄還是會生氣的。

『想說正巧都在同一家餐廳裡嘛,我在下面看到你囉。』

「你在哪?」

雷檢察官起身往下一望,看到陳檢察官站在舞台旁邊開心地向他揮手,一隻手拿手機,另一隻手則拿……麥克風?!

『學長真巧耶,你竟然會來我駐唱的餐廳吃飯!』

「你怎麼會在這邊駐唱?」

『這是我的本業啊!』

「……」所以……當檢察官是打工嗎?!

『哎,學長,我要上台了,你有沒有想聽的歌啊。』

雷檢察官看著簡律師,對方正安靜地用餐,等他把電話說完,忽然意識到他在看自己,簡律師揚起一個深情的微笑。

接著,他難得地做了這件事。

■■■

「接下來要唱的曲子是來自某位客人的點播,『愛情的模樣』,獻給他的摯愛Leon。」

你是巨大的海洋 我是雨下在你身上
我失去了自己的形狀 我看到遠方 愛情的模樣

簡律師吃驚地睜大眼,而後覺得好笑又害羞地在桌下偷踢對方的長腿,最後還逾矩伸手偷擰他的大腿。

雷檢察官表情一變,「箴、箴彥……」

「你少來,你又不怕痛。」

「……可是我會有反應……」

「……好吧,先饒過你。」簡律師放過他的大腿,反拉著他也放在桌下的手,專心聽歌。

你是誰 叫我狂戀 教我勇敢的挑戰全世界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 一樣有愛與被愛的感覺
我愛誰 已無所謂 沒有誰能將愛情劃界限
在一樣的身體裡面 謎樣的魔力卻是更強烈
星星在夜空中閃亮 星空下我不停流浪
此生我無知的奔忙 因為你眼光 都化成了光亮

拉著他的大手,遲鈍的他偶爾浪漫一次就令他這麼感動,所以他想,他一定很愛很愛他……

■■■

吃完飯後,他們走到舞台後方與唱完一輪的陳檢察官見個面。原本簡律師不太想下樓,怕被發現他們的關係,但又好奇身兼駐唱歌手與檢察官的天兵新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斟酌之下,還是好奇心多一些,反正他任職的南檢其實早有一大半的都知道了吧……

雷檢察官歡喜地居中介紹,「箴彥,這是我學弟;學弟,這是我的朋友,簡律師。」

「陳檢察官,幸會,這是我的名片。」簡律師優雅有禮地與對方交換名片,雖然對方給他的是樂團的名片。

「簡箴彥律師……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陳檢察官習慣性地撫著耳邊的鬢髮思考著。

雷檢察官笑道,「箴彥還蠻常上報紙的,你應該是在報紙上看過吧!」

陳檢察官搖晃著腦,「可能是喔……對了,學長,你剛剛點歌的給Leon……那個Leon該不會是你養的狗吧?」

簡律師先是愣住,然後悶聲失笑,一般人會這麼猜想嗎?會點「愛情的模樣」給對方的話,至少也應該猜對方是個人吧,這傢伙果然很奇怪。

他搶在雷檢察官解釋前道,「不是狗,是一隻小白兔喔。」

「箴彥!?」雷檢察官表情異樣地看著簡律師。

「哇,雷檢察官你養兔子啊!還好你不是養狗,因為我養貓,牠叫紅龜粿,如果是狗的話牠們就不能變好朋友囉,因為紅龜粿討厭狗,兔子的話應該就沒問題。」

兔子跟貓也沒辦法變成好朋友吧!?

簡律師幾乎忍笑忍到肚子發疼,要是哪天跟這位天兵檢察官對簿公堂,他絕對會因為笑到無法講話而輸掉官司。

還這好奇妙的對話沒進行太久,憋笑可是會內傷的。

簡律師胸前的口袋裡傳來手機聲,是嚴律師打來的,不得不接的電話啊……

他向另兩位男士說聲不好意思後便走到一旁接起電話。

「小伶,怎麼了?」

『箴彥,小溫被人打了,現在人在醫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