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er END

簡律師猛力一揮,把發球機射出的白球打向天際。

雷檢察官站在打擊區外,撐著球棒大力讚賞。

「這球打得真不錯,箴彥你是不是有在練習啊?」

「我後來還蠻常跟小溫去打球的,他小小一隻,力氣真的很大耶,連打十支全壘打手都不嫌痠,說到他啊……怎麼沒再聽你說那個新人陳檢察官的趣事了?他是個有趣的人呢。」在餐廳駐唱的檢察官,全國找不到第二個吧!

可惜的是,現在連一個也找不到了。

「學弟他啊……辭職了……」

一記快速直球,簡律師沒揮棒。

「什麼!?」

「我說學弟他上個月辭職了。」

「怎麼會?你不是說他其實辦案認真嗎?是被辭職還是……」

「學弟的爸爸上個月因病過世,他沒請喪假,直接遞辭呈。」

■■■

因為陳檢察官的父親是司法界大老,許多法官、檢察官、律師都有出席,雷檢察官也跟湯檢察長一同出席弔唁。

陳檢察官表情凝重地站在台旁,一一向上香的客人們答禮,直到典禮快結束前,雷檢察官才跟他說到話。

「學弟,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我覺得你真的很適合當檢察官……」

已經不是檢察官的他在夕陽餘輝下稍露出鬆懈的表情,他並沒有正面回應雷檢察官,反倒提起他們一起偵辦過的竊盜案。

「學長,還記得那個為了掩護兒子行竊的案子吧?」

雷檢察官微頷首,「記得……」

「他對我說『檢察官你沒有小孩,不知道父母為了孩子是什麼都肯做的。』,我的確沒有小孩,還不知道有了小孩是會怎樣犧牲奉獻。但是,我知道一件事。」

他回頭望向父親的靈堂,用一種旁人難以揣度的複雜語氣。

「孩子為了父母,也是什麼事都肯做的。」

■■■

「簡律師早──」

溫律師聲音洪亮有朝現地向方踏入事務所的簡律師問早,可簡律師先懷疑禮多必詐,小心翼翼地走近他。

「怎麼今天精神這麼好?」

「當然是因為有好事啊。」

「要去改考警察還是檢察官嗎?」

「才不是呢──是我朋友出頭天了啦,我早就說認真打拚的人都會出頭天的,所以我有天一定也可以跟簡律師你一樣站在法庭上為人辯護。」

「……你的目標應該是段律師才對……」簡律師小聲地說。

「啊,也給你一張好了,我買好多呢!」粗神經的溫律師沒注意到簡律師說了什麼,逕自把一片CD塞到簡律師手中。

簡律師拿起CD一看,是個沒聽過的樂團的專輯,但CD封套上的主唱他見過面,還聽他現場過歌呢。

「我這個同學啊,從以前就想組樂團出唱片,可是被老爸逼著要當檢察官,後來也真的考上檢察官當了幾個月,後來他老爸過世後,他即決定辭職,專心玩音樂,還真給他玩出一片專輯出來呢。」

溫律師替朋友高興的樣子喜形於色,簡律師也很高興地仔細端詳專輯,打算等下就放來聽聽。

「簡律師你也順便把你的手機鈴聲換掉吧,用No matter what這種老歌會曝露你的年齡的喔──」

「……」

陳檢察官順利轉行出了專輯,圓了他的第二夢想,可是溫律師離「成為獨當一面的律師」這個終點,還有很長的一段路途要走。

而且,他會走得很辛苦。

因為,路途中有簡律師貼心設下的各種苦難正等待他體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