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過年團圓夜 4

鹽水雞是一道常出現在年夜飯桌上的料理。

它的做法並不難,整隻雞端上桌也很有氣勢,是新手媳婦的好朋友。

首先,到市場上挑選一隻長得最正身材最肥美的雞,回到家處理乾淨後,以鹽、胡椒醃六小時,這時的空檔可以接著準備其它菜色。

過了六小時之後,把一鍋水煮開,放入全雞及辛香料,水滾後,再以中火悶煮半小時,取出放涼。

最後一道步驟是這道料理的最大難關,新手媳婦在此時常常會抓不到要領、常弄得整個廚房血肉橫飛。

反之,若能把一隻全雞剁得好,絕對能大大加分,廚藝這個項目也算是合格。

「你剁得好漂亮喔,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剁雞這麼乾淨俐落。」

雷母站在展貳仁身旁,仔細看著他每一刀精準地在各關節、薄肉處落下,精準地把整隻雞肢解,切成方便食用的一口大小。

「雷媽媽別這樣稱讚我,我會不好意思啦。」

穿著紅圍裙的展貳仁一勁地傻笑,先不論性別及長相,在廚藝這方面,他百分之百可以當個好媳婦。

「有你幫忙真的省事很多,剁雞很費力的,家裡也沒人能幫我……」雷母邊說邊把眼神飄向身旁那三張長得相似的臉孔。

做菜是雷家三兄弟的罩門,不但努力也沒有成效,還有可能引發災難,所以他們也只能低著頭乖乖被母親大人吐槽。

「哎,你們三個怎麼還在這,幫不上忙的人就快點出去。」

三兄弟聽話地低頭走出門時,其中兩個忽覺少了個伴,回頭要找人的時候卻看到各自帶回來的客人跟母親在廚房裡和樂融融做菜的樣子。

「箴彥,你真會擺盤耶。」

「Neil你好勤快噢,鍋碗都洗好了!」

三人站在門口看得目瞪口呆時,又捱了雷母的罵。

「你們快去客廳啦,別在這裡礙手礙腳。」她邊說邊把他們推出去,還順便把廚房的拉門帶上,回頭朝客人們眨了眨眼。

「總算把笨兒子們趕出去了,這樣才能跟你們好好聊聊。」

聽到這番話,三個人都停下動作,戰戰兢兢地轉頭望著她。

此時他們才真切地意識到,眼前這位女性是雷家三兄弟的母親。

--聽說豪宇那天承認自己的心意,追來機場就是她促成的。

──聽說震宇在這世界上唯一不敢吐槽的對象就是她。

──劭宇小時候的惱人哭聲,她是怎麼撐過來的?而且聽說她以前是很厲害的檢察官……

「別緊張,真的只是『聊聊』而已啦,哎,阿仁,你手指放在刀下耶,小心別切到了。」

「啊、啊,是!」展貳仁連忙放下刀,不知為何還對她行了個軍禮。

雷母見狀笑彎了腰,「這又不是考試,你們不用這麼拘謹啦,話說回來,如果真要考試,你們也早就通過了。」

「通過的意思是?」簡箴彥忍不住問道。

雷母揚起嘴角,雖然時間在她臉上留了幾條紋路,但仍可看出她當年不俗的美貌與在法庭上征戰的氣勢。

「那三隻笨小豬在想什麼,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咦?」簡箴彥的笑容僵住。

「笨……」狄佐雨瞪大眼。

「小豬?!」展貳仁大聲叫道。

「對啊,我小時候都這樣叫那三隻小豬,」雷母笑著續道,「我們家大兒子的個性認真,但有時候認真過了頭,把一些莫名的責任也攬在身上,所以他如果帶人回來的話,就表示他是深思熟慮過要跟這個人共渡一生,才會介紹給父母認識。」

狄佐雨聞言既感動又害臊,低著頭把剛剛洗過的碗又拿來刷。

「二兒子嘛……就是彆扭啦,而且他討厭麻煩的事情,只要他爸一開口要講道理他就想逃,更別說要他帶人回來了。所以,阿仁,你自己先過來是正確的戰略。」

展貳仁搔著臉呆笑,原來自己的策略早就被雷母看穿了。

「最後是小兒子──」

雷母頓了幾秒才開口,讓簡箴彥的心懸在半空,緊張不己。

「箴彥,我們家劭宇愛慘你了,你要手下留情,別常常欺負他喔。」

「我、我……」

簡大律師難得露出慌張的神情,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被前檢察官花百合辯倒了。

「總之,你們是我兒子選擇的對象,而我也挺喜歡你們的,接著就要來聊聊正題啦。」

「正題?」三人異口同聲地道。

「當然是來說那三隻小豬的壞話啊!有什麼苦水就說吧,媽會站在你們這邊的。」

█ █ █

「哈啾──」

「二哥你也打噴嚏啊。」

雷劭宇因為剛剛打了好幾個噴嚏,把客廳的衛生紙都抽完了,才剛從櫥櫃裡拿新的出來,又聽到哥哥的噴嚏聲。

「不只我,大哥剛剛也連打好幾個噴嚏啊。」雷震宇用食指摩擦了一下鼻子,總覺得還是癢癢的。

雷豪宇望向廚房,不太敢想像裡面發生什麼事,只好逃避似地把目光放回接下來的問題。

「爸照往例到社區活動中心幫忙寫春聯,待會大概五點半回來,也就是說我們要在半小時內快點解決這件事。」雷家大哥清楚說明現況。

「要把熊扛出去有點難,搞不好我們三個聯手也沒辦法,而且還是隻不請自來的熊……」二哥無奈地道。

「咦?要解決什麼事啊?」小弟還在狀況外。

「佐雨是我請他過來吃飯的,現在叫他回去也有點……」

二哥雷震宇倏地往沙發扶手一拍,「那就只剩下箴彥了,他也了解這是什麼狀況,應該能體諒吧。」

「也是,雖然對他有點抱歉……不過他八成也不是自己想來的吧?」

「咦咦咦?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劭宇,拜託你去跟箴彥說吧!」

「雷家今年能不能平安過年就靠他了!你再做牛做馬補償他吧!雖然你早就是他養的狗了……」

當大哥二哥把仍不明就裡小弟逼到角落,要他為了大義犧牲個人利益時,雷家的大家長卻在此時回到家中。

「爸你回來啦!」

「呃,爸,怎麼這麼早……」

「爸!春聯都寫完了嗎?還是回來拿東西而已?」

面對兒子們有點矛盾的神情,雷父看著手機道。

「你媽說晚上有客人,要我早點回來的啊。」

█ █ █

「餐桌上少了三個人,果然還是變得冷清許多。」

徐詣航看著滿桌豐盛的菜肴苦笑。

弟弟嫌說北部太冷,今年就不上來圍爐了,而徐詣航疼愛的箴彥也因為要去男友家而缺席,雖然身旁還有他陪伴,但今晚仍少了點過年熱鬧的氣氛。

「不過,還是有點想打電話問箴彥,看他晚點能不能過來……可是今天對他來說應該很重要,還是別打擾他呢?和鳴你覺得呢?」

段律師正要把徐詣航為他剝好的蝦子放入口中,頓了一下才開口。

「他去哪裡了?」

「哎,我昨天不是有跟你說嗎?」

「不,你沒有。」

「是嗎?」徐詣航歪著頭,「我昨天沒跟你說他要去劭宇家吃團圓飯?」

「……雷劭宇?」

雷劭宇,雷法官雷明桓的兒子。

段律師在瞬間作了一連串人際因果關係的計算與思考,最後得到這個結論。

「打電話給他吧,說這裡還有他的位子。」

徐詣航聽了忍俊不住,「和鳴,你這樣不行啦,他遲早也是要見見雷家人的。」

「不、你不懂……」

「我怎麼會不懂呢,你太寵箴彥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