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團圓夜 9

雷明桓前腳走進二樓書房,花百合後腳也跟著進去,因為,自己設的局,最後還是得要自己收拾。

見丈夫不發一語地背對著她,花百合兀自開口。

「我們家開道場,雖然我爸嘴巴上沒說出口,但他一直希望能有個男孩繼承家裡的事業,身邊只有女兒是他心中的遺憾。這也或多或少影響到我。還記得嗎?要跟你結婚的時候,我就揚言一定要生個帶把的,那時候還偷偷給你吃了不少『保證會生兒子』的偏方呢。結果,老天爺不但給我三個兒子,現在還多了三個義子。」

花百合笑了笑又續道,「剛開始,我也跟你一樣,沒辦法接受。畢竟,怎麼會三個人都喜歡男生呢?可是……當我後來直接或間接了解他們後,發現他們很可愛、很善良,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愛著我們的兒子。」

「有多少次我都問自己,如果他們都對兒子好,為什麼我們不能對他們好呢?」

說到這裡,花百合才發覺對方一點動靜也沒有,便走向前去問道。

「明桓,你有在聽嗎?唔,這不是──」看了對方手上的東西,花百合啞然失笑,「哈哈,原來如此。」

雷明桓幽幽地轉過頭,「我就是都聽了進去才會把這個拿出來。」

「不過,這不是之後才要給他們的嗎?」

「還不是妳說的,擇日不如撞日啊。」

█ █ █ 

客廳裡,六個大男人針對目前發生的『過年帶男朋友回家,結果老爸不發一語離開現場怎麼辦』事件進行緊急會議。

「哎,我就早猜到了,老爸那頑固的個性不可能這麼輕易改變的啦。」雷震宇放棄似地坐在沙發上,伸手拿桌上的糖果餅乾猛嚼。

「可是,就我這陣子觀察……爸他應該早就接受了啊。」雷豪宇低頭苦思,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讓原本預設的劇情亂了套。

雷劭宇歪著頭不解,「咦?爸怎麼了嗎?他剛剛走上樓還笑笑的啊,應該只是上去拿東西吧。」

二哥不顧滿嘴食物開口道,「他怎麼可能只是上去拿東西──」

「爸只要心情不好就會躲到書房。」搞不好現在正拿著毛筆大書特書,把家規又加了幾十條。

「是這樣嗎……」

這場討論沒有結果與可行方向,眾人很快陷入沈默,直到階梯傳來腳步聲。

「大家真安靜。」

「爸!」三個兒子異口同聲地喚道。

「怎麼了嗎?我只是上去拿個東西。」

猜到正解的小弟有點得意地朝眾人笑了笑。

「Neil、箴彥、阿仁,你們過來,爸媽有東西要給你們。」雷母朝他們招招手,三人一頭霧水地走向前。

雷父把手上的東西分別交給三人,「這是我們倆挑的,品項跟樣式都考慮了很久,拆開來看看吧。」

三人收到的盒子大小跟樣式都差不多,但打開後卻是三樣完全不同的東西。

狄佐雨的盒子裡裝著一條設計簡單的銀色項鍊,簡箴彥收到一個小巧精致的領帶夾,展貳仁則馬上把裡面的尾戒拿起來戴。

「這是……」

「雷伯伯、雷伯母……」

「尺寸剛剛好耶!謝謝,爸、媽!」

雷母笑道,「箴彥,再叫伯父、伯母就太見外了。跟阿仁一樣叫爸、媽就好了。」

「啊,是……爸、媽。」

簡箴彥不好意思地低著頭夾領帶夾,他大概快三十年沒叫過這個稱謂了,總覺得有點生疏又有點懷念。

「可是……為什麼要送我們禮物呢?」狄佐雨不解地發問。

「Neil之前在美國住,可能不曉得這個習俗。」雷父講解道,「因為不知道你們想不想舉行儀式,所以我們就想說先幫你們補過三十。所謂過三十,就是岳父跟岳母會幫女婿過三十歲生日,祝賀他成為一個獨立的成年人。如果結婚後女婿早已超過三十歲的話,也會幫他補過生日。」

「原來如此,這個禮物我很喜歡,謝謝雷……呃,謝謝爸、媽。」狄佐雨也把項鍊戴上。

其實過三十也是個儀式,是雷父雷母承認他們跟兒子們的關係的儀式。

看著他們三人把禮物收下,雷母欣慰地道,「這下子我又多了三個兒子。」

「是啊,這裡變成貨真價實的『男生宿舍』了。」雷父苦笑道。

「我從剛剛就想問,」雷家小弟舉手道,「做三十是幫『女婿』做三十歲生日耶,那我們不就要嫁過去囉?」

眾人一陣無言,最後由二哥下了一個完美的吐槽註腳。

「雷劭宇,原來最想穿女裝的人是你啊!」

█ █ █

漫長的大年夜以溫馨的場面收尾,認了三個兒婿的雷父一掃內心的陰霾,顯得非常開心,還把珍藏的紅酒拿出來與大家共杯,不過他也是第一個醉倒的人。

大哥跟小弟把雷父扶到房裡睡覺後,簡箴彥跟展貳仁也準備回家,各自外帶一隻雷家人,大哥跟狄佐雨今晚則在此留宿。

三人向雷母謝謝今晚的招待,展貳仁臨走前像是突然想到什麼重要的事,猛地回過頭衝到雷母面前。

「媽!你忘了最重要的事!」

「咦?什麼什麼?」雷母被他嚇了一跳。

「三隻小豬的弱點阿!你還沒跟我們說呢!」

雷母聞言大笑了幾聲,「他們的弱點,就是你們啊。」

「啊?!」

「雷家家規第九十九條,絕對不能背叛選定的終身伴侶。」


下集完結!
趕在燈會結束前(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