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獸心 1

值班日早上他習慣提早到狗舍。

共事多年的工作伙伴耳朵跟鼻子都比他靈敏萬倍,還沒走到門前,牠便精神抖擻地站直身體,等待開門。

他們習慣沿著訓練所後方的小山丘散步,走到那棵大榕樹下,也是大前輩Jacky的墓前,向牠說聲早,並祈求今天工作一切順利,以及世界上的毒梟趕快死光光,就算他們倆會因此失業也無所謂。

回到訓練所後,他會拿刷子幫伙伴梳毛,因為他知道伙伴很注意整潔及外表。

有次工作時牠的腳被潑到飲料,就算緊急清理過,牠還是在意的不得了,整天都無法專心。

他把伙伴身上淡黃色的短毛刷得閃閃發光、連洗髮精廣告模特兒都自嘆不如後,接著替牠穿上工作背心制服。

他也曾想過要像住在隔壁Tara一樣,幫牠的四隻腳穿上鞋子,以防在值勤時踏到尖銳物傷到腳底,可是伙伴抵死不從,穿了一隻又弄掉一隻。

所以工作時他都會特別注意地板是否有異物,避免讓牠受傷。

整裝完畢後,他拍拍伙伴的背,這是打卡上班的信號。

「Goofy,今天也一起加油吧!」

█ █ █

在轉盤尚未將旅客們的行李轉出前,高靖岳跟Goofy就把這批拖運行李仔細地檢查過了。

從早上八點工作到現在,他們倆已經查驗了十幾趟班次的行李,不過仍沒有任何收獲。

這對他們來說,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往好的方面想,世界已經變得更乾淨,所以找不到任何毒品,往壞的方面想,毒梟們藏毒的方法可能進化到可以逃得過Goofy的『法鼻』。

不過,工作的時候,高靖岳通常不會想太多,Goofy也是,無論今天有沒有額外獎勵,牠仍賣力工作。

「阿靖,這是第幾批啦?Goofy也累了吧,你們要不要休息一下?離下一班曼谷來的飛機還有半小時左右。」地勤大哥把行李全都順利送上轉盤後,邊走向高靖岳邊道。

高靖岳把帽子拿下,擦拭額頭的汗,一整個早上都沒休息,其實他的腰也有點痠了,瞥向身旁的Goofy,牠仍一副還可以再跑個三百圈的模樣。

高靖岳不禁感嘆,當年海關領犬員體能訓練時,他還是第一名過關呢,而Goofy現在的年紀換算成人類跟他差不多,但兩者體力卻無法相提並論,

──人要認清自己的實力在哪裡。

這句話在他跟Goofy比賽長跑時,得到了最好的佐證。

「說得也是,還是休息一下好了,對吧,Goofy。」高靖岳拍拍伙伴的背,但牠沒搭理,反而還想工作似地往前走。

「Goofy還不想休息啊。」地勤大哥見狀笑道,「你這麼認真也不會加薪啦。」

「雖然不會加薪,但我們每年都會統計誰找到最多毒品。」

「喔?那第一名會怎樣?有一年份免費的零食嗎?」

「牠們的食物都由獸醫控管,不能隨便給牠們吃零食。不過,我們會給第一名的緝毒犬一個金獎牌,掛在他的狗屋前面。」

「那有什麼用啊,狗哪看得懂!」地勤大哥聞言大笑。

高靖岳看著Goofy嘟著嘴道,「我覺得牠們懂耶……」

█ █ █

認識高靖岳的人都知道他在海關上班,但很少人知道他是緝毒犬的領犬員。就連他媽媽知道他真正的工作內容時,也大吃一驚。

「你那麼辛苦考進海關,結果被分發去養狗啊?」

其實,領犬員的工作比一般關員還要辛苦,而且還得通過各項測試,取得證照後才能真的帶狗執勤。

高靖岳也是誤打誤撞進這行的,當初學長看他體格不錯,便拐他來參加考試,最後竟順利地當上領犬員,一切始料未及。

然而,跟狗狗相處久了,高靖岳也愛上了犬科動物,之後又遇到他命中註定的伙伴。

他慶幸自己成為領犬員,並以自己的伙伴為榮。

「只有三十分鐘……哎,好像走到休息室喝個水,就得回來了耶,難怪Goofy你不想休息。」

在前往休息室的路上,高靖岳一個人自言自語,Goofy兀自熟門熟路走在前頭,沒多搭理他。

不過,行經十八號行李轉盤時,Goofy突然停下腳步,倏地換了個方向快步前進,高靖岳還差點跌倒。

「Goofy?!怎、怎麼了?」

這異常動作讓高靖岳十分訝異,Goofy訓練精良,是隻很自律的狗,相處近四年多以來,只要穿上背心,牠就處於工作狀態,未曾有過這樣脫軌的情形。

高靖岳拉不住Goofy的蠻力,只能讓牠拖著自己,最後一人一狗在某個旅客身邊停下。

那名男旅客手拉黑色亮殼行李箱,身穿黑外套,圍著白圍巾,臉上還戴著墨鏡,這副打扮站在機場十分顯眼。

Goofy走到他身邊,仰著頭直盯著他不放,而這名男子也緩緩拿下墨鏡回望,時間停頓數秒。

高靖岳以他領犬員多年經驗研判,這個人一定有問題。

雖然看他行李吊牌上的航班,是從美國飛回來的,而美國並非毒品查緝重點國,不過這也不代表不會有人從美國挾帶毒品回來,搞不好就是為了讓查緝人員失去戒心,而用迂迴的航線回來台灣。

高靖岳沒作多想就開口對男子道,「不好意思,可以請您跟我走一趟嗎?」

█ █ █ 

男子配合海關查驗,乖乖地走到小房間裡,不發一語地把手提行李、隨身行李、外套、錢包、保特瓶全都放在桌上供查驗。

經驗老道的海關關員們逐一檢查,把行李裡的東西翻了又翻,能打開、能拆開的都不放過。

但是,忙碌一陣之後,卻找不到半克毒品,學長忍不住拉著高靖岳到旁邊咬耳朵。

「喂,你說Goofy停在他身邊是真的嗎?找不到貨啊。」

「當然是真的啊,Goofy停在他身邊好幾秒,一直看著他耶。」

「可是你剛剛帶牠聞那些東西,牠不是沒反應嗎?」

「的確……」

高靖岳皺眉思考,一時也搞不懂Goofy的行動,抬起頭卻看見牠又走到那個男子身邊。

「啊,該不會──」

高靖岳才剛出聲,學長便知道他想說什麼,「藏在身上嗎?這倒有可能……」

爾後,海關關員把目標轉移到那名男子身上,請他脫下衣服配合檢查。

男子聞言,依舊不發一言地遵從指示,冷靜地把上衣、內衣、外褲、底褲、襪子盡數脫光供驗。

然而,他們仍沒找到任何可疑物品,學長放棄似地對高靖岳說。

「看來,這次是Goofy搞錯了。」

高靖岳咬著下唇,有點不甘心,共事到現在,Goofy從未錯認過毒品,這還是第一次發生失誤……不,不可能,我相信牠,牠不會出錯的!

「學長,還有個地方沒檢查。」

「別鬧了啦,你都耽誤他多久時間了,快放人家回去啦。」

學長略顯不悅,雖說海關擁有合法查驗旅客行李的權力,但執法過當也會被一狀告上,到時候可不是道個歉就能了事。

「我不覺得Goofy會出錯,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學長無法勸退他,最後只好說,「那就交給你查驗那裡了。」

高靖岳走到正在穿衣服的男子面前,吞了口口水,鼓起勇氣開口。

「不好意思,請讓我檢查你的肛門。」

█ █ █

「不好意思擔誤您這麼多時間。」

最後,男子被從裡到外徹底檢查過一次,連肛門都不放過。

對此,高靖岳感到有點抱歉,雖然他只是依法執行公務,但任何人應該都不希望被隨便碰觸身體,更何況還是肛門私密處,而事實也證明他只是個完全清白的旅客。

「真的不好意思,應該是Goofy弄錯了,我們才會誤會你──」

重新穿戴好衣物的男子倏地回頭,這是他第一次開口說話。

「不,弄錯的是你們,不是牠。」

「咦?」

「依照緝毒犬的訓練原則,如果找到毒品可疑物品的話,牠們會坐在原地,等待領犬員過來。然而剛剛Goofy並沒有坐下。」

面對男子的指責,高靖岳頓時慌了手腳,拚命地回想剛剛Goofy是否有坐下。

「不要把自己的過錯推給Goofy,牠是隻聰明的狗,工作時絕對不會分心犯錯。」男子侃侃而談,彷彿是Goofy才是他養的狗似地。

因男子真的是清白的,故高靖岳理虧在先,也只能先行道歉。

「對不起,這是我的錯,造成你的困擾真是抱歉。」

「一句對不起就想了事嗎?」男子拉下墨鏡,眼神銳利地盯著高靖岳,「我可是連肛門都給你們看了……」

「呃、真、真的很抱歉!要求國家賠償的話有點困難,但如果是我個人可以做得到的事的話……」

「正好,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請你聽牠說話。」

「他?誰?」高靖岳聞言一頭霧水。

男子指著從剛剛就一直站在他身邊的Goofy。

「牠。」


在機場看到拉拉或米格魯都覺得他們超帥氣的!

One Reply to “人面獸心 1”

  1. 好好看><

    版主回覆:(02/26/2014 01:02:09 PM)

    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