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獸心 END

場景又回到魏壽新那次脫光光檢查的小房間,但他本人絲毫不在意,反倒是高靖岳走進來時還有點不好意思。

方才的場面有點混亂,但高靖岳相信Tara,也相信魏壽新的能力,拚了命賠上工作,也要說服學長跟小哲,讓他們聽他(牠)說話。

還好有個學長也看到那天魏壽新的電視訪問,除了好奇之外,學長也想知道Tara出了什麼事,便答應借給他幾分鐘說話。

魏壽新站在四個人兩隻狗中間,靜靜地閉上眼,就跟上次一樣,再張開眼時,就像換了另一個人。

高靖岳雖然是第二次體驗,不過他還是嚇了一跳,魏壽新的表情柔和,舉手投足間變得女性化,走路時墊起腳跟,節奏非常優雅,就跟Tara一樣。

他緩步走到小哲面前,一臉哀愁地看著他,搖了搖頭,終於下定決心開口。

「小哲,對不起,我不是要背叛你,只是我……不忍心。」眼角的淚珠隨著話語一同落下。

「咦?你、你在說什麼啊?」

看著魏壽新像被始亂終棄似地啜泣,在場的人跟小哲一樣滿頭問號,隨即才想到他是代替Tara發聲,所以是Tara不忍心小哲?!

魏壽新用袖口擦了擦眼淚,「小哲,不要越陷越深,現在還來得及……」

「你在說什麼我完全不知道啊──」

「我會咬你的原因,你還不知道嗎?」

小哲斜眼看向Tara,卻又害怕對上牠黝黑的雙眼,急忙轉過視線。

「不……我……」

「你想要走私毒品吧。」

這句話像顆炸彈一樣,把這房間的人全轟得頭暈腦脹,走私毒品?知法犯法?小哲?怎麼可能?!

「你、你在亂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我剛剛一直在巡行李啊。」小哲的語調上揚,動作明顯慌亂。

魏壽新說完這句話後,上半身彎小,猛地抬起,再伸手刷了刷頭髮,又恢復成他平常對人愛理不理的表情。

「小哲,他說的是真的嗎?你幹了?!」學長迎上前問道。

前年才發生過海關關員收受貿易廠商賄賂的事情,波及上下近百名人員,雖然緝毒隊無人涉案,但長官也耳提面命了好幾次,走私毒品比行賄更可惡,若有人敢以身試法,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

「不,呃,學長,你聽我說……」

「事到如今,你還想隱瞞嗎?」魏壽新的話像根冰鑽,把小哲釘在牆上,全身發抖。

「不、我,我沒有……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你如果還否認的話,就表示Tara無故咬人,牠就再也沒辦法當緝毒犬了。」魏壽新指出重點,「你還想繼續當個自私的人嗎?」

一旁的高靖岳聞言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Tara行為古怪的原因,牠知道小哲想要做壞事,但牠又無法舉發他,矛盾至今才會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高靖岳沉痛地道,「小哲,你曾說過,Tara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你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其實,Tara也一樣啊,你有什麼心事,Tara也是第一個知道的。牠應該也是煩惱了很久,才決定要說出來的……小哲,面對事情,說出來吧,我們都會幫你的。」

小哲聞言痛哭失聲,他衝向前抱住Tara。

「Tara,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你……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Tara也嗚咽地回應,人狗之間,已不需要言語。

█ █ █ 

小哲的妻子去年剛生第二胎,為了一家四口能安居樂業,他沒有衡量經濟能力就買下房子。過了幾個月,房貸壓得他有點喘不過氣來,而每個月固定薪水就只有那麼一點,苦思開源節流之道時,受小學同學之邀一同去了地下賭場。

新手一開始總會連贏好幾把,小哲運氣之旺,以為下一把就能把房貸一口氣還完時,兵敗如山倒。結果,貸款不但沒還,還翻了二倍。

他不敢跟妻子或父母說,煩惱了一個多月,卻出此下策,想利用職務之便,偷摸幾包毒品銷贓得利。

不幸中的大幸是,今天是他第一次出手,偷來的毒品還藏在機場裡。

那天,在小房間裡的所有人達成協議,決定再給小哲一次機會,不往上呈報,跪在地上的小哲感動到幾乎要親吻眾人的腳趾。

「其實,我那天第一個想到的是Tara,如果小哲被處分的話,就沒有領犬員來帶牠了,而且,Tara應該會難過好一陣子……」

這天魏壽新受高靖岳跟學長的邀請,前來訓練所參觀。

那次魏壽新後來趕飛機,故不知道後來發展,高靖岳便邊帶他逛犬舍邊交待後續發展。

不過他對狗的關心遠比人類還來得多,根本沒專心聽對方說話。

「小狗真可愛──」魏壽新十分陶醉地看著小拉不拉多們的睡姿,心都快融化似地。

「哎,你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嘛。」高靖岳微慍地抗議。

「你說了什麼嗎?」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啦……」他頓時無力,「噢對了,Goofy牠啊──」

一聽到Goofy的名字,魏壽新才轉過頭「Goofy?牠最近還好嗎?」

「該怎麼說呢,我覺得Goofy好像失戀了。牠那天拉著我上山丘散步,還蹲在山頂望著遠方快半小時,一副眼神死了的表情,跟我失戀時一模一樣。」

魏壽新歎了口氣,「Goofy其實很喜歡Tara,才會這麼在意牠,甚至不惜在機場拉住我也要設法關心牠。」

「啊……果然,我想也是這樣。牠最近工作也是應付了事,感覺牠一切都無所謂了,就算拿到獎牌Tara也不會多看他一眼,因為Tara最愛的還是小哲吧。」

「喔,原來你也知道Goofy想拿獎牌是為了Tara啊。」

高靖岳鼻子翹的老高,得意地道,「不要小看『同事愛』好嗎?我可是很關心Goofy的。」

魏壽新輕笑了幾聲,瞇成一條線的細眼非常迷人。

「那我是不是也該去那個山丘走一走呢。」他喃喃道。

「唔?為什麼?」

「我也失戀了啊。」

「啊?失誰的戀?」

「Goofy啊!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被你們海關扣留檢查,都是為了Goofy啊。」

見對方如此理直氣壯,高靖岳也不敢開口問他對多元成家的看法是否包括人獸,只暗自覺得真可惜,他明明長了一顆勾人痣,卻對人類沒興趣。

「那我等下陪你一起去吧。我也失戀了。」

「你?失戀?這麼突然?」立場反轉,換魏壽星拔聲問道。

都暗示了這麼明顯,對方卻絲毫沒有察覺。

高靖岳露齒苦笑,「你了解動物卻不了解人啊。」

——難怪叫壽新,人面『獸心』。


小岳→壽新→Goofy→Tara→小哲
其實這是一個單箭頭的故事XD

One Reply to “人面獸心 END”

  1. 原來這就是檯面下的情感糾葛…(噗)

    版主回覆:(05/04/2014 03:08:42 PM)

    是啊ㄎㄎ這篇還有後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