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心三意 04

04

C side
動物有各自的棲息地,而棲息地通常與他們的習性會有極大的關連。
如同草食性的長頸鹿經常棲息在草原間,肉食性的獅子老虎則棲息在有長頸鹿等美味佳餚的地方一樣,雜食、適應力快比蟑螂還強的靈長人類,其實也是有各自的棲息地的。
我站在燈紅酒綠的夜店街上,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就像是一隻南極國王企鵝誤闖入非洲大草原。
牠既不是獵食者,也不是被獵食者。
──這裡不是我的棲息地啊。
會突然提起動物的事情全是因為最近常與他相處的緣故。
雖然我本身對動物沒有多大的興趣,但只要聽他神采飛揚地訴說猶如他親自體驗過的動物生態,全身的疲憊彷彿都會瞬間不見似的,輕飄飄地、心暖暖地、舒舒服服地……
──啊,這就是所謂的治癒系嗎?
我驟然抬頭望向前方,出聲喚道,「Friday……?」
「什麼?早跟你說想跟來就不要問太多蠢問題嘛。」
──唔,我受傷了,這是受創系吧!
「你幹嘛抓胸口啊?看起來很猥褻耶!啊,到了,前面那個招牌下面地下一樓就是了。」Friday指著前方招牌道。
由於旁邊各式酒店、PUB招牌都太花俏了,使得這個簡單樸素的招牌特別顯眼,黑底襯映上方由紫色霓虹燈構成的英文草寫字──WANT。
「就是這間嗎?我還以為你常去的是旁邊的『花叢遊戲』或是『炫爛金色舞台』的那種店咧──」隔壁的店家明明是九零年代的亮麗裝璜,卻還取著六零年代的酒家名字,喂──進去的客人們都沒有投訴過嗎!酒店名片從西裝口袋掉出來會很丟臉的!
「拜託,那麼沒品味的店誰要進去啊,快走啦。」
難得地英雄所見略同,所以我便乖乖地跟著他走進「WANT」這間酒吧。

■  ■  ■

店家為了統一風格,順著樓梯整面牆漆成黑色,樓梯間則有微弱的燈光,燈罩也是簡單的北歐設計風。
踏入店內後,燈光變得比較明亮,雖然我不常到這種場所,但常聽檢察官同事們說夜店都是黑不拉幾的,害他們常常被桌底下沒躲好而露出的馬腿絆倒。
整個空間不大,右邊是黑紫色的吧台,下方用彩色玻璃拼貼一些幾何圖案,地板燈光打上來還蠻漂亮的。
左邊開放空間則擺放幾張桌子與椅子,雖然已經接近凌晨二點,但還有三分之二的位子是滿的,左後方是小舞台,很適合坐在正中央的高腳椅上唱披頭四的歌曲。
「Hi──Filo」站在我身旁的Friday像回到自己家般熱絡地向站在吧台裡的老闆打招呼。
名叫Filo的老闆五官深邃,頭髮黝黑,方才聽Friday稍微提過他是外國人,但他忘了是哪一國。
「Friday!今天怎麼特別晚?」Filo老闆也用對待老友般的態度開心迎接Friday,此時我才想起,他應該回來沒幾個禮拜才對啊,竟然還跟酒吧老闆交上朋友,對這附近的地形也很熟悉似的,一個人可以做二種事真好。
「剛剛有事啊,還有,我帶……新朋友過來喔。」
那個遲疑是怎麼回事啊,我的玻璃心可是很敏感的!
不知為何,Filo的笑容也僵了一秒後,才對我微笑道,「歡迎──Friday的朋友的話……我請你一杯。」
「啊,怎麼好意思呢──那我就來杯……耶?」怎麼回事?我還沒點酒老闆竟逕行轉身準備。
「忘了跟你說,Want的特色就是沒有酒單,全看老闆要給你什麼飲料,以『這裡就有你的Want』而得其名,」Friday呵呵地笑道,「而且,Filo他很厲害喔,總是會調出與人相配的調酒。」
「喔?真的啊?」
當我興奮地等著看他會調出什麼驚世之作時,不消幾秒,一杯純白無暇的的飲料端至我面前,果然飲料跟人相配啊,因為我是法醫身穿白袍的關係嗎!
我迫不及待地喝上一大口……
「這、這……這不是牛奶嗎!」
Filo雙手環胸自信滿滿地道,「對啊,是牛奶。」
「哈哈──牛奶!跟你很搭啊!」
看一旁Friday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我當然很不服氣地問,「為什麼是牛奶?」
「你最近生活不正常,還常亂吃東西,」醫病對換,Filo醫生認真地評論我的病情,並下了結論,「現在這樣的身體不適合喝酒。」
唉,他說的沒錯,最近是有點不太正常,雖然心靈上受到滿足,但生理上是一團亂啊。
我默默地收下這個處方,再喝了一口牛奶,溫溫甜甜的,也不難喝。
「Filo,我的還是老樣子嗎?」Friday一腳跨上吧台邊的高腳椅,誘惑似地道。
Filo眨了眨眼,沒答話便轉身調酒,動作也很快,我牛奶還沒喝完,另一杯飲料已端上桌。
那是一杯極其怪異的飲料,由下到上從豔紅到淡粉紅色,液體的內部還漂著片片如金色亮片的食用金箔,杯緣是用紅辣椒雕花裝飾。
很難想像會是什麼味道的我突然有點慶幸眼前這杯飲料是牛奶了。
可是Friday不像是第一次喝。他沒有絲毫遲疑地舉杯一飲,還舔一舔嘴邊直說好喝,但Filo卻不怎麼滿意,他搖搖頭道,「Friday,這杯是我想給你的飲料,但不是最適合你的飲料……」
「你還是調不出來嗎?『符合』我的調酒。」Friday把杯子放回吧台邊,食指輕輕地劃過方喝過的杯沿,挑釁的態度像是他的天性,老張牙舞爪地想捉弄人。
「調不出來,『你』,太難了解了。」Filo雙手一攤,而後又滿足地笑道,「不過我就喜歡你這點。」
獵食者與被獵食者的爭鬥中,身為國王企鵝的我好像變得有些礙眼,但我仍強迫自己得待在這邊當裁判,因為有些事是必須親眼證實的。
──證實他不會傷害自己的身體或讓自己的身體被傷害。
「Filo,我早說過囉,我們不太適合。」Friday揚起右嘴角笑道。
「我知道。」
Filo做了成人戀愛的最好示範,求愛被拒仍用如同朋友的態度對待他,但我覺得搞不好是他仍有期待?
「那他呢?」Filo突然把矛頭指向我,「你今天帶他來該不會是要跟我說……」
「別傻了,我跟他?」Friday把剩下的粉紅色飲料倒入我的牛奶杯中,「──更不適合。」
瞬間,那杯飲料變成了紫色。

■  ■  ■

事實證明,Friday不但受老闆歡迎,還更受客人歡迎,我們才待一個小時,就有超過五個以上的陌生男子來向他搭訕,但本店紅牌星期五少爺都看不上眼,一個個回絕,也曾有人想用更侵略性的手段,不過Friday巧舌如簧,能言善道,讓追求者都碰一鼻子灰,鍛羽而歸。
「怎麼都沒有好男人呢──」續了第二杯粉紅怪物(我取的)的Friday,趴在吧台上的他像個小孩子般任性抱怨。
「是你眼光太高了……」Filo邊擦酒杯邊道。
「我也有同感。」我點點頭,雖然心情複雜,但今晚的傢伙其實都還算中上之姿,我當然是不會拿來跟自己比的啦……我都已經有……
「是這邊的男人太不爭氣了,不是太矮、就是太瘦、講話沒氣質,剛剛那個牙齒上還有菜渣……啊──想回家了!」Friday倏地站起,隨便拿了張鈔票放在桌上,還沒來得及跟老闆說聲再見就拉著我走出店門,有時候真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我家跟你家順路,坐同台車吧?」
站在路邊的Friday不一會兒就招到一台計程車,我跟他坐在後座,也許是有點累了,我們兩個都沒開口說話。
突然一個轉彎,他的頭順勢倒在我肩上,因距離親近而傳進耳中平順的呼吸聲讓我知道他已經熟睡。
哎……早跟他說這樣會有問題的嘛,如果坐在旁邊的不是我該怎麼辦?
我歪頭斜看他,不像醒著的他同時張牙舞爪與花枝招展,睡著的Friday其實與小郁無異,毫無防備的可愛臉龐讓人……
「唔啊──!」

■  ■  ■

「早啊,倪法……你、你的臉怎麼了?」
這是我的同事今早看到我的臉都會說的共通台詞。
我撫著仍在發疼的左頰,硬擠出笑容道,「沒事啦,睡覺的時候被一隻大蚊子叮的!」
一隻看起來像睡死卻突然給我一記右勾拳的蚊子!
而且那隻蚊子在醒來後還一副看到鬼的樣子,喂!這是你打的耶!你不想養好歹也給它一個名份吧……
好吧,也多虧這拳讓我不用太擔心了。
把他們分成兩個人看,我應該可以做得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