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心三意 05

C side
嗯──
第三章,認識他(她)的朋友與親人。
……相戀中的男女總是會被愛情蒙蔽了眼睛,在此時若能多認識對方的朋友與親人則能認識對方的另一面……
--好囉嗦啊,難得看到比我還要多話的人,這作者一定是男的吧!通常大家刻板印象覺得囉嗦的傢伙都是女人,其實據我的觀察,囉嗦的男人搞不好比女人還要多上一倍呢。
……我好像在老王賣瓜(?)呢……
總之,都這把年紀了,還照著《如何結交男(女)朋友》一書中循序漸進的方式的話,那就太浪費時間了。
況且,我的青春歲月已經浪費在人體模型還有解剖圖上,雖然這不符合我的個性,不過,後半輩子得要積極點才行啊。
我闔上《如何結交男(女)朋友》一書,準備加速我的人生!
起身挺直腰,光明正大地走向門口,正要轉開門把時,後頭有人說話了。
「倪法醫……」是署內資深的邱小姐,她推了推增加刻薄度的眼鏡後,提高音量道,「離下班時間……應該還有一個半小時吧。」
「我當然知道啊,哎……妳該不會以為我要蹺班吧,這誤會真是大了,」我搖搖頭,擺擺空空如也的雙手,「我什麼都沒拿,怎麼可能就這樣蹺班嘛……公事包裡的NDSL遊戲機可是我的半個兒子呢……」
邱小姐沒好氣地看了我一眼,隨即又埋頭處理公文,我則趁機打開門走出去,從側門偷偷摸摸地走到外頭某個窗戶的正下方,這裡有個公事包是我剛剛丟出來的。
辦公室在一樓真好呢──
拎起公事包,我愉快地走向隔壁的校園。

■  ■  ■

今天與小郁約好先吃飯,然後到我的宿舍看最近新出DVD的電影,電影是忠心的柴犬與主人之間有溫馨感人互動的劇情片,前幾天向小郁提起時,他果然很感興趣,我便順水推舟地說家裡剛好有DVD播放器,我們可以租來看。
小郁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如夢似幻的「來我家吧!」的邀請。
每次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總會覺得自己好像變得很奸詐似的,其實是他太無防備了啊!我只不過是連宿舍左右鄰居在不在家都先打聽好罷了……破爛的公務員宿舍隔音實在差到不行嘛……
邊確認今天計劃的各項細節,我也走進了小郁還在授課中的教室裡,並在最後一排坐下。
認真刻著板書的他沒注意到我,連後排打瞌睡姿勢一模一樣的三個笨蛋兄弟也沒注意到身旁多個超齡的同學。
我便聽了二十分鐘的課,如此專業的課程天資駑鈍的我當然不懂,只是整整二十分鐘盯著夏老師瞧。
他上課非常認真,但也許是語言還沒轉換過來的關係,內容偶爾會夾雜著英文,待他發現後,會小聲地「啊!」一聲,且臉頰泛紅地再用中文講過一次內容。
越看越生氣的我偷偷地踢了旁邊正在睡覺的笨蛋一腳!
能聽他的課是多麼幸福啊──快給我醒醒啊!
要踹第二腳前,我發現小郁稍事歇息地揉揉自己的眼睛,我這才想到前幾天通電話的時候他的語氣也是這樣,明明很疲倦卻又逞強地繼續跟我聊天。
不覺得單就大學教授的工作會耗盡他全部體力,我自然地想到他……
『屬於我的時間,晚上我要去哪裡是我的自由吧?』
自由是以不侵占別人的自由才是真自由,占用到我的約會時間可不能算是你的自由!

■  ■  ■

「……所以啊,今天我還是順利蹺班了……嗯?小郁……小郁?」
我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晃動,他這才回過神來。
「友並,然後呢?嗯?為什麼我手……拿著紅茶?」
他真的太累了,他剛剛拿起紅茶想喝的時候,瞬間就進入發呆模式,而現在醒來後卻忘了剛剛要做什麼……
唉──
「小郁,我看你很累的樣子,DVD還是改天再看呢?」
我都已經要放棄了,他卻不死心。
「那怎麼可以,我都跟你約好了!」
「可是你……」
小郁在特定的情況都會有著莫名的堅持,而這堅持還會使他變得很積極。
「我記得友並你的宿舍也在附近嘛,可以現在就過去看嗎?」
他起身拉著我的右手,直要往門口走,嘴裡還唸著,「在你家看晚了也沒關係,我明天早上沒課喔──」
我腦中浮出《如何結交男(女)朋友》一書中的第四章標題。
第四章 牽起他(她)的手,更進一步的關係。
──進度超前的感覺真不賴。

■  ■  ■

「不好意思啊,家裡很亂。」
會說出以上台詞的人,他的家中絕對是經過三次過年式的大掃除後才敢說出這句話。
帶著小郁進房,他好奇地看看四周,我則對自己乾淨的宿舍感到滿意。
其實打掃也不完全只有壞處的,可以給喜歡的人一個好的印象,還可以找到卡在沙發後面的遊戲卡帶呢!
只是小郁無視我都快把腰擦斷的乾淨地板,直奔我的收藏櫃,「哇──你家好多好有趣的東西喔!這是真的頭骨嗎?」
「當然……不是啊。」
他開心地拿起眼球模型笑道,「那這個呢?」
我早該想到他的興趣也跟我一樣異於常人的……
一一介紹完我的收藏後,這才是今晚的重頭戲!
我領著小郁坐在沙發上,接著把DVD放入開始看片,並趁還在播預告的時候走到廚房拿飲料跟零食,花不到三分鐘的時間,沒想到回來的時候卻看到正片開始播放,而小郁也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哎……果然……」
「……果然什麼?邀人到家裡看電影,你果然是有企圖的吧?那真是可惜了喔。」
他悠哉地坐起身打開我買的洋芋片,竟一口接一口地吃了起來。
瞧,他把這當成自己家一樣呢……

■  ■  ■

B side
他人可能難以理解,不過我跟小郁確實是合理、公平、雙方都同意地分配時間。
至於體力,雖然可能不合常理,不過一天二十四小時分給兩人使用還是足夠的。
而其中一個他在行動時,另一個我呢?
簡單地解釋的話,就像無線電通話頻道一樣。
我跟小郁可以私下對話而不為外人所知,這是A頻道,而我們也可以同時跟外界對話,這是B頻道,還有C頻道與D頻道,則是我們各自與外界交流的頻道,其中發生什麼事除非跟對方說,否則對方是不會知道的。
基於隱私權,小郁上課或是與朋友交談,都是開C頻道,我不介入其中,我的情況小郁也是一樣不會干涉。
所以像是跟某人約會這種事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恰好小郁說今天要在他家看DVD,我也樂得可以睡覺休息。
可是不一會兒,又被叫醒了。
小郁用累到只剩氣音的聲音,喚道,「Friday,你可以幫我陪陪……友並……嗎……」
「小郁,你……」
沒來得及聽我回話,他就交棒給我,我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趴在他的房間裡。
「哎……果然……」
抬頭一看,拿著準備好的飲料跟零食的他失望又驚嚇地看著我,剛好睡飽肚子正餓,我拿走他手上的洋芋片。
我邊吃洋芋片邊看著他的房間,初看起來還蠻乾淨的,只是明眼人再仔細瞧的話就會發現處處都是匆忙亂收的痕跡,桌子只擦一半,地也只拖過一半,陽台旁邊的大垃圾袋還露餡了呢,放那邊是不行的啦,隔壁鄰居會抱怨臭味都飄過去的!
「……果然什麼?邀人到家裡看電影,你果然是有企圖的吧?那真是可惜了喔。」難得打掃全都白費了,搞不好他床上還有噴香水呢,呵呵。
「……」
他狂搔著那頭亂髮,頭皮屑像雪花片片地落在他的肩上,我無言地聳肩,有時間打掃家裡的話,把自己的門面也打理一下吧……
我突然瞥見他放在桌旁敞開的公事包裡有本書,好奇地再仔細看,不自覺地把書名唸出,「如何結交男……」
「哇啊──」他大叫地跑過來搶過公事包還幼稚地藏到身後。
這傢伙啊──嘖嘖。
我故意問道,「那什麼書啊?」
「沒有啊,這、這是我案子的證物!他人不可亂摸的!」
「喔──我只知道你是當法醫,沒想到還兼現場鑑識組啊?」
「書在被害者的肚子裡發現的不行嗎!」
「噗……」我強忍住笑道,「法醫都這麼說了……不過我還真同情那個被塞了本書在肚子裡的人啊……」
「是啊!所以我會早點驗完破案的!」
他匆匆忙忙地把公事包還有「證物」放回房裡,接著又回到客廳,看著我,然後忿忿地坐下,賭氣似的打開可樂,猛喝好幾口後才倏地轉頭對向我。
他重新確認地問,「……Friday,對吧?」
「對啊,還認不出來嗎?」我提高聲調道。
「小郁呢?」
「他累了,完全叫不醒……」
聽見我的話,他睜大眼,又開始搔頭,頭皮屑都掉進可樂裡了啦……
「……雖然我無權介入你們兩個之間,不過小郁這樣我真的看不過去了,」他把手放在盤腿的膝上,字字句句清楚地道,「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卻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話,「啊?什麼做什麼……」
「小郁會這麼累你能不負起一點責任嗎?我知道去夜店是你的興趣啦,不過他白天也是要上課的啊,你就不能體……」
我最討厭的就是囉嗦又嘮叨且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的男人,伸手把他的嘴摀住後,他皺眉看著我,眼鏡快掉下來的樣子有點滑稽。
「我說──要你管啊?」
嘴巴被我摀住的他發出嗚咽聲,「唔?」
「我跟小郁的時間分配是我們倆的事,你別一副自以為是他男朋友的樣子就想插手!」我也討厭那種交往後就要管東管西,連上廁所上幾分鐘都要管的男人。
他伸手把我的手撥開,扶了扶眼鏡後道,「我並沒有想要插手,只是……看小郁這幾天都異常疲勞,看,他今天不就無預警地睡著了,你不覺得奇怪嗎?」
經他這麼說,我才驚覺這幾天小郁不是早早就寢,就是把時間交給我……話也變少了……
「別跟我說你沒發現……」他嚴肅地道,「你們明明就……」
「就算是暹羅雙胞胎連體嬰,他們也有隱私權的啊,不然怎麼結婚的!所以……」
「你真的沒發現?」他非常驚訝。
「……也不是沒發現,是有察覺他比較累,但我沒太在意……」
「他都累倒了……」他垂下肩,用近乎懇求的語氣道,「你就收斂一點你夜晚的活動吧!」
聽他這麼說,我當然不服氣,「等等,所以你是怪我囉?」
「不然還能有誰……又不是以前還有別的人……」
「不可能是我啊,我都好幾天沒去那條街了,都乖乖待在家裡呢。」
他一副就是全然不相信我的嘴臉,「在家裡做什麼?」
實在不想跟他說我在打掃與整理家務,我只好隨口道,「就閒在家裡休息啊,我說的是真的,不相信你可以去問Filo。」
他半信半疑地說,「你真的沒出去花天酒地、狂歡什麼的……?」
「喂!」這傢伙到底把我想成什麼人種啊!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那為什麼小郁會那麼累?難不成是學校的事嗎……」
「不可能,他一個禮拜也才幾堂課,學期初也沒特別要忙什麼事啊,在美國趕論文的時候還比較忙呢!」
「可是……」
我與他同時陷入長考,小郁是個生活單純的人,能讓他這麼疲累的原因……
此時,忽然想起剛結束第一週課程時他說過的話……
『好像還沒辦法跟大家打成一片呢……啊,我會加油的!』
「怎麼了?」他問道。
「我在想是不是……學校裡人際關係的事,小郁最不擅長處理這方面的問題了……」
「有可能!他在學校的教學狀況呢?還有跟其他老師的相處情況呢?是不是學校裡哪隻動物又生病了?」
我雙手一攤,「我不知道啊。」
「啊?你不知道?」
「他上課的時候我都在休息。」而且我對學校啊、老師啊什麼的最興趣缺缺了。
「……」
他用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看著我,哎,就算看著我也沒辦法啊,小郁在想什麼,我也是不知道的。
「啊……等等。」
「什麼?」
我朝他微微一笑,「我有辦法了。」

■  ■  ■

B side
「唔……嗯……」
「小郁……」
「……Friday……幾點了?」
「還沒天亮呢。」
「……嗯,那讓我再睡一下下……我覺得好睏喔……」
「等天亮我再叫你起床,放心睡吧……」
「嗯……」
確認小郁熟睡後,我睜眼坐起身,神清氣爽地拿起昨夜早被我按掉的鬧鐘。
嗯,八點半。
小郁說他星期二是早上第一堂的課,不過第一堂……是幾點上課呢?
算了,反正我是老師嘛,老師遲到應該沒關係吧。
把第一堂幾點上課的問題拋在腦後,大概是不太習慣早起的關係,今天選衣服的速度特別慢,連抓頭髮都費了好一番工夫,最後噴完香水準備完畢站在鏡子前確認時,我才驚覺今天的目的。
「糟了……跟小郁平常的打扮好像差太多了……」
小郁平常上課只穿白襯衫,看看現在我身上淡綠色有花紋的襯衫,還加上小郁嫌緊的牛仔褲,四周還有Chanel的ALLURE香水飄散,要說天壤之別好像也行得通……
不過我一點也不想換掉身上的衣物,只要臉一模一樣應該就沒問題吧。
我一點也不緊張地抱著廝混衝關的想法,在九點半出門上學。

■  ■  ■

我在偌大的生命科學院裡繞好幾圈才找到上課的教室,沒辦法,誰叫我一進到學校頭就會發暈呢。
確認貼在教室外課表上的第一堂課講師是「夏郁典」後,我若無其事地走進門。
沒想到這班同學還蠻乖巧,我遲到了幾十分鐘卻沒聽見吵雜交談聲,待走上講台
想對他們說話時,才發現安靜的原因是──他們全都目瞪口呆地盯著我看。
「咳,老師剛剛開會,遲到幾分鐘。」我先發制人地開口後,同學們才開始竊竊私語。代課老師我耳朵可是很尖的,那位說我變時髦的同學加五分。
「既然都遲到了,那,今天就停課一次吧。」我是完全看不懂課本的代課老師,所以也只能下這項指示。
同學們瞬間變得活潑熱鬧,每個人臉上都寫著「下課了──」的字樣,還有人已經要從後門走出去了。
我連忙喊卡道,「等等,說是停課沒錯,但並不是代表你們現在就可以回家囉……」
我話才剛落地,哀號及抱怨聲便排山倒海地傳來,我摀著一邊耳朵道,「先坐好,我話還沒說完呢。」
「老師,你停課,又要我們留下來,到底是要做什麼啊?暑假是很美好的耶──」
差點忘了小郁接的是重修班,照理來說會重修的學生應該都不務正業,這正合我意。
「老師想跟你們聊聊天嘛,」我趴在講台上悠閒地道,「所以放下背包,別走那麼急嘛,帥哥。」
被我的眼神跟語氣嚇到的男同學背包還掉落在地,急急忙忙收拾的模樣還蠻可愛的,可惜我不喜歡年紀比我小的,也不喜歡搞麻煩的師生戀。
待全班一臉狐疑地就坐後,我才說明此行的目的。
「老師我呢,這學期才剛來這間學校,比你們還不熟悉,所以想向你們問一些學校的問題……」
聽到我的問題,學生們不但沒有理解反而更加懷疑,其中一名女學生道,「可是,老師……你之前說過你也是這間學校畢業的耶……」
唔,是小郁……
我乾笑道,「對啊,我是這間學校畢業的沒錯,不過很久沒回來了,雖然景物沒變,但人與事卻變了啊……你們不覺得系上哪裡怪怪的嗎?」
這是套話的原則,用模糊的字眼讓對方以為我也知道些什麼。
「這……老師你是真的不知道嗎?」坐在最後排長的高高的運動男孩發聲道,「難怪……之前問老師是熊派的還是牛派……老師你還回答『我也喜歡狗』……」
「呵呵……那熊派跟牛派到底是什麼?」
「這……」
只見學生們面面相覷,沒一個人敢發言,我便靈機一動道,「這樣好了,我們來交換八卦如何?」
基於人們愛聽八卦的本性,學生們左右推托許久,總算有個不怕死的被壓上前。
「老師,先說喔,我說的也都是從學長姐那邊聽來的……」
「我知道,這對你的成績不會有任何影響的。」
當然不會有影響的,因為打成績的人又不是我。

■  ■  ■

聽完同學們的八卦,我大概了解這個系上是哪裡有問題了。
他們說,熊派與牛派指的是跟從系主任熊教授的人,與跟從系上資深教師牛教授的人。據說他們從第一次見面就八字不合,又有人說是從學生時代開始的怨孽,總之只要有這兩個人在的場合除了吵還是吵,兩人都為反對而反對對方,導致每次系上會議都要開三個小時以上,連助理都叫苦呢。
除此之外,戰局還因系主任改選延燒到系上各個教師與同學,他們明槍暗箭地逼每個老師要選邊站,所以系上老師們為了自保,只好照他們的話做。同學們也很無奈,只要選了牛老師的課就不能選熊老師的課,反之亦然,而這堂重修課的同學就是因為不小心同時都選兩位老師的課而被其中一名當掉的犧牲品。
整個故事聽完我只有二個感想──幼稚與遷怒。
我想,小郁大概是被捲入了這場風波之中吧!雖然是新進教師,應該也是有投票權的,只是他根本不懂得人際關係裡,看似和平的談話中底下的暗潮洶湧,不懂得用手上的權利保護自己,當然也不會選邊站。可憐的小郁,一定被欺負了吧。
「反正最倒楣的還是我們學生啦,老師,這裡有好幾個人都是五十九分被當掉耶!」某個頗有大將之風的男同學義憤填膺地說,可惜他旁邊的好同學都不怎麼領情,還吐他的槽。
「是啊,我們這些五十九分的都是來陪你這個沒來考期末考的。」
一陣哄堂大笑中,我也蠻同情他們,在位者的爭奪不該影響到這些小朋友啊,回去一定要叫小郁讓他們High pass。
「時間也差不多到下課時間了,今天謝謝你們陪老師聊天啊,大家趕快去把握美好的暑假時光吧!」
「等等──」坐在中間的短髮女同學霍然出聲,「老師,你還沒講你的八卦耶──」
「對啊對啊,老師,我們說好要交換的喔──」
「這……」這群小鬼竟然還記得!
怎麼辦,我對這個系、還有這個學校完全不熟啊……該去哪生八卦呢。
「老師快說吧──我們不會跟別的老師說的。」
哎,我只好把我唯一知道的八卦說給他們聽了。
「好吧……這個八卦就是……」

■  ■  ■

C side
我原本就對這個方案不是百分百贊同,但也想不到其它更快速了解內情的辦法。
行前我便再三提醒他,要用「夏教授」的形象去蒐集情報,結果星期五探員完成任務後回來報告時,前半段雖然發出幾聲發語詞抱怨,不過還可以不打斷他聽完,直到最後那句話……
我忍不住起身抱著頭跳來跳去,還差點就要倒在地上翻滾。
「Friday……你的朋友是不是什麼病痛發作了?」
「不知道耶,我只聽說他好像有心臟病,沒想到還附帶羊癲瘋……
真是……我都快要心臟病復發了,吧台這兩個人還能好整以暇地聊天?!
我坐回吧台的高腳椅上,氣忿忿地按著桌面對Filo道,「給我一杯酒。」
像是事先早有準備的Filo從底下拿出一杯灰咖啡色的飲料,推到我面前。
「這什麼酒?」這顏色還蠻熟悉的……
「這不是酒啊,中文好像叫……」Filo歪頭笑道,「叫米漿!很適合你現在的心情喔。」
「……」我忘了這家店雖然叫「want」,卻永遠點不到自己想要的飲料……
我放棄了,舉起米漿一飲而盡後把椅子轉向他,看到的卻是他的背脊。
這傢伙竟然趁這麼短的時間就與隔壁的男人聊起天來……我們明明在談正事啊!
OK、OK……深呼吸,倪友並,你要深呼吸啊……
我下了高腳椅,插進他們倆中間。
「不好意思,他是我今晚的酒伴……」我對自己還能平穩說話的好脾氣感到光榮。
被我打斷他們愉快談話的男子難以置信地看著我與他,百分百不相信我是他的伴似的……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當這傢伙的伴啊!
「他是你的……」
Friday想要否認的時候卻被我搶先了,「是的。」
待男子識相地離開後,Friday像隻讓宵夜給跑了的黑蜘蛛般張牙舞爪地大吼,「你在幹嘛?你是我的誰啊?真是……難得看到一個帥哥……」
「等我們處理完事情後就讓你去獵食……」已經有明天請假蹺班準備的我重新把重點拉回,「你跟小郁的學生說『我是同性戀。』?你有沒有想過這後果啊?」
還沒解決完小郁被捲入校園派系鬥爭的問題,又讓這傢伙搞出一個新的問題……唉。
「因為學生們吵著要聽八卦啊……」他撇嘴道,「反正小郁又不會在意這個……」
「我把你跟他分成兩個人看,所以希望你也把他當另一個人看好嗎?你不是他,不要臆測他的想法任意幫他決定事情,小郁有隨意幫你決定過事情嗎?」
這帖也許下得重了些,但為了小郁,這是必要的……
Friday的眼睛倏地放大瞪視著我,呼吸變得急促,但隨即又露出他特有的表情,微瞇眼拿起裝著粉紅液體的酒杯喝一口。
「你說的倒好聽,說把我們當兩個人看,可是喜歡小郁的你當然會站在他那邊說話,」他突然逼進我,靠著我的臉說,「我跟小郁,是兩個人,卻是無法拆開的兩個人……」
「……」我當然知道你們兩個暫時無法拆開……
拉開些距離後,他邪惡地笑道,「想跟他在一起,就得忍受我才行。」
「……」
「你一定在想著怎麼除掉這個討人厭傢伙的方法吧?彼此彼此,我也在想著怎麼把你從小郁身邊趕跑的方法啊。」
「……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喔,」我無奈地道。
「放心,小郁他啊,若有人問他是不是同性戀,他也會照實回答的……」
我當然知道小郁會誠實回答,搞不好還跟大家說我是誰呢……可是也不用這麼快公諸於世吧!哎,該說的都說了,還是先把心思放在眼前的胡蘿蔔上吧。
「照你今天調查的事來看,他會那麼累的原因一定是出在那兩個大頭教授身上吧!」
「是啊,而且小郁好像還被指派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工作……看他辦公桌上的Memo紙密密麻麻地寫滿待辦事項……」
「咦?不是還沒開學嗎?有那麼多事可以做啊……」
「我也覺得很奇怪啊,都是『掃辦公室』、『跑公文到教務處』……等之類的雜事,還好我那天都推給工讀生做了。」
「……這本來就不是教授做的事啊!」
可惡,竟敢欺負我心愛的……我要用我手上這隻解剖刀代替月亮……
「你幹嘛?抽搐不停的……又發作囉?」
「咳,沒事啦,我已經想好解決的辦法了。」
「喔?這麼快?先說好,我們可是預付了半年的房屋租金喔,另一間有生科系的大學在中部。」
「嘖嘖,我怎麼可能會用小人地逃走方法呢……」要逃的話也是把他們趕走!
「不然呢?看你這樣子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吧?」Friday睥睨地道,是是,我知道你比較信任剛剛那位帥哥……
「我有經驗的,所以……」
「什麼經驗?」
「……捲入邪惡勢力想侵略地球時與正義使者之間的紛爭……在中學的時候,那真是個黑暗的時代啊……」
Friday白了我一眼,「……完全聽不懂。」
就是講來給你聽不懂的嘛!要是你真的聽懂的話那才可怕呢……
其實欺負別人這回事,不管發生在大人或小孩身上都一樣的,更何況這次地點一樣在校園,目標也較為單純。
「總有看過什麼英雄漫畫或機器人卡通吧?裡面的壞人其實是非常容易理解的生物。打個比方來說,好人的目標幾乎都是『世界和平』,可是很奇怪,到底怎樣才叫做『世界和平』呢?世上沒有戰爭?世上沒有窮人?這目標非常模糊且難以達成,反倒壞人的目標便顯得簡單易懂多了,他們會說『我要當上XXX』或是『除掉XXX』,所以這次也一樣……」
我看著Friday那副想揍我一拳踢我一腳的臉,接續道,「只要掌握對方的欲求,就可以控制他們。」

■  ■  ■

A side
其實我只是對動物的事有興趣而已,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成為一名教師。
被養父母領養後,我開始上學、開始考試,起先並不太適應,國中時期有段時間還很討厭上學……
因為國中時的打架事件,還有他們說的「解離性人格疾患」一病。
我本來就沒有很多朋友,在打架事件後,全班看待我的眼神不一樣了,到畢業前幾乎沒有一位同學再跟我過說話,當我自言自語的時候,他們在一旁會竊竊私語地,讓我落荒而逃。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生物我考得特別高分,上前領考卷的時候,底下的同學說道,「那是你自己寫的嗎?還是叫另一個人出來寫的?」
這句話惹來哄堂大笑,講台上的老師沒有說話地默認,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大家都以為我的朋友們是捏造出來的。
當下的我無法解釋什麼,甚至無法證明他們的存在,只能站在原地,發抖。
爾後,麗娜好像有站出來說話,我不知道她說了什麼,但之後再也沒有人敢開那種玩笑了。
順應著養父母的期望,我升上了高中,我的病史並沒有告知學校,所以高中生活還算順遂,依舊沒有別的朋友。
考大學選填志願時,養父母也不怎麼干涉,他們不像其它同學的父母都逼著自己的孩子要考上國立學校或是醫學、理工科系,不管國立或私立,他們只說有學校唸就好。
我的養父母經營食品貿易,從商多年,累積不少財富,可是膝下無子,便在親朋好友的反對下領養了我,他們想要的是個普通的孩子,但是我不普通……
顧及面子與道義他們無法把我送走,只好繼續把我當成普通的小孩養,但我們彼此的心中都有芥蒂。
對任何科系都沒有多大興趣的我,在他們的建議下選填了T大動物系,大學生活跟我的國高中生活並無相異,但因為自由時間多了,其他人活動的時間也多了。
所以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但也因為那件事,我認識了友並……
後來養父母與醫生協議後決定送我到美國接受治療與唸書,我默默地被送到美國,沒有抵抗或反對,因為我知道他們是怕我在這裡會再惹出更大的麻煩……
也許是換了個新環境等於重新開始的關係,我在美國專心地唸書,很快地大學畢業、唸研究所、拿博士學位。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漸漸的,我的老朋友們不常出現了……
後來,就只剩下我跟Friday。
Friday在星期五的晚上現身,他跟其它人不一樣。
其它人或多或少都有故事,但他說他沒有名字、沒有經歷、沒有背景,就像一個初到人世的新生兒般。他要我替他取一個名字,因為那天是星期五,所以我便叫他Friday。
Friday跟我大相逕庭,他積極、活潑、喜歡結交朋友,他鼓勵我要多跟人講話,多虧了他,我才交到在美國的第一個朋友。
拿到博士學位之後,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還能做什麼。
「你那麼喜歡讀書的話,不是當學者就是當老師囉,可是學者看起來都蠻古怪的,還是當老師好了。」Friday理所當然地道。
「老師……我……我可以當老師嗎?」
「你之前不就常當助教嗎?現在拿了博士當然可以當老師囉。」
「可是……」
「別可是了,小郁,除了當老師以外你靠什麼餵飽自己啊?」
Friday說得沒錯,我的專長,好像也只有「對動物的事比較了解」這一點而已……
「既然決定了,那就回國當老師吧!」
「回、回國嗎?」
「當然要回去啦,不然你打算每天看著那根枯樹枝看到老喔?」

■  ■  ■

回國後,我順利地找到教職,第一門課是帶暑期的重修班。
雖然是重修班,不過學生們的程度其實都很好,我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可是「教學」以外的事對我來說就比較困難。
我是一個除了動物的事以外什麼都不懂的人,做事也笨手笨腳地,Friday總說他十分鐘可以做完的家事,若是我的話,一定會花上一小時。
所以被指派要做「事務」方面的工作時,我總得耗費許多時間學習,像是上次系主任請我key in資料時,因為我的中文輸入速度較慢,花了五天才全數輸入完畢,桌面上總有些做不完的瑣事。
可是一想到做完這些事情就可以看到友並,也就不那麼辛苦了。
然而我的體力卻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差,上次竟然還在友並家中睡著了,而且隔天怎麼去上課的我完全沒有印象。
「……Friday,我今天真的有去上課嗎?」
「當然有啊,你忘記囉?」
「……想不太起來呢。」
「小郁的記性不好嘛,小時候的事你不也想不起來?」
「嗯……」
Friday說得對,小時候的事,我完全沒有印象……可是不至於前天發生的事也馬上就忘記吧,我並不是懷疑Friday說的話,只是想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  ■  ■

奇怪的是,那天過後,總是乖乖聽課的學生們竟會主動找我聊天,讓我十分欣喜,更奇怪的是,連系上老師也常常來找我說話,但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夏老師。」
「啊,您好,系主任。」
系主任看起來心情很好,以往總是鐵著張臉把事情交待給我,今天卻掛著開心的笑容。
「你是要去跑公文?」
「對啊,這是系主任你上禮拜交給我的……」
「哎,這交給助理去跑就好了啊,給我,我等等拿給他們。」系主任說著便在我不注意時抽走我手中的公文。
「可是……」
「以後這種事呢,叫系辦裡的小柯還是工讀生他們去弄就好了,夏老師你呢,就專心的帶重修那班,下學期還有二門課要給你教喔。」
「二門課……?」我記得上次系主任明明對我說重修班如果最後考試成績沒有通過三分之二以上的話,是不會給我開課的……
「對啊,二門課,覺得太少的話還可以加到三門,因為夏老師教得很好嘛……」
「可是學生們還沒考試……」
「喔,那個就放鬆點讓他們全過吧。」
「不考試可以嗎?」我雖然也不喜歡考試,但這是評判學生有沒有吸收知識的最快方法……
系主任仍是笑呵呵地道,「夏老師覺得要考的話還是可以考啊……一切由您決定囉,也別忘了上次說的那件事啊,呵呵。」
系主任說完後便搖搖擺擺地拿著公文走回系辦,留下站在原地仍想不起是在說哪一件事的我。

■  ■  ■

直到今天下午,我才知道我記不起的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用跑公文又少了一些瑣事的我甚至還有了自己的研究室,我原本是暫居在系辦公室,後來系主任給了我一串鑰匙,我便搬到現在的研究室。
因為跟友並約好要吃晚餐的關係,所以我在研究室整理完書籍後便鎖門早早離開,走到校園樹蔭大道時,看到許多帶狗兒出門散步的人,牠們看起來都很開心有活力,有黃金獵犬、臘腸狗、哈士奇、大麥町……
我認得牽著大麥町的青年,他恰好是我重修班的學生,總是坐在窗邊的位置,看起來很文靜斯文的一個男生。
「夏老師,你好。」他靦腆地向我問好。
「你好啊,狗狗你好。」我蹲下來撫摸牠的頭,這隻大麥町看起來跟飼主一樣害羞呢。
「牠叫什麼名字呢?」
「他叫DotDot,不是大大喔!」他很堅持地道。
「喔──DotDot,好可愛的名字喔。」
DotDot聽見自己的名字便高興地搖著尾巴,當我跟DotDot玩得不亦樂乎時,身旁的學生倏地抓住我的手。
「夏、夏老師,其實我也是……可是我不敢說……」
我一頭霧水地看著他,「是……是什麼?」
男同學畏畏縮縮地看著四周,確認四下無人後,才嚅囁地道,「老師那天說……自己是同性戀……我、我想,我應該也是……」
「……我星期二說的嗎?」
男同學點點頭,「老師那天不知道為什麼還穿得特別花俏呢,啊!我不是說不好看喔,只是覺得好像換了個人似的……」
「這樣啊……原來如此……」Friday愛騙人的習慣還是不改呢。
「咦?難不成是我誤會了嗎?老師不是嗎?」他焦急地道。
「不,我是啊……」
他瞬間鬆了一口氣,爾後又無助地看著我,「老師我從來沒有遇過同類的人,這也是我第一次跟別人說自己是……可是這真的讓我很困擾,我不想要跟別人不一樣……」
不想要跟別人不一樣,這也曾是我心中的願望,可是……
「DotDot是你從小開始養的嗎?」
「呃?」對我瞬間轉換話題他感到錯愕,但還是回答道,「對、對啊……我從他還是幼犬的時候就開始養了……」
「那你應該知道大麥町小時候每一隻都是白色的吧?」
「知道,小時候白白的DotDot也很可愛喔!」
「呵呵,我相信,」我順著DotDot的背撫摸牠身上的斑點,「大麥町小時候每一隻都是白色的,長得一模一樣。可是長大了,每一隻都會長出不同的斑點,幾乎找不到二隻斑點一模一樣的大麥町,你不覺得,每一隻大麥町都因為有不同的花紋,而有各自的可愛之處嗎?」
「老師……」
「不好意思,老師不太會說話……只會用動物的事來比喻……」
男同學微笑道,「老師我懂,我知道你在說什麼……」
「汪汪──」
「呵呵,DotDot也說牠懂呢……」我伸手拍拍男同學的肩,這也是Friday告訴我的,適度地與對方有所接觸,這會拉近彼此的距離,雖然我還不太習慣……
「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老師商量,雖然老師不知道能不能幫你解決問題……」
「嗯……我還有個問題想問老師……」
「什麼問題?」
「老師有沒有……」
「汪汪汪──」DotDot打斷男同學的話,朝著我們的正前方叫道。
順應著牠的方向一看,熟悉的身影跑向我們,自然捲的頭髮,粗框眼鏡,溫柔的眼神,連白袍都還穿在身上……
「老師那位是……」
「他是我男朋友啊。」

C side
昨晚沒睡到幾個小時,好不容易等到周公賜給我個春……暖花開的好夢,結果又被突發事件叫醒,一路從宿舍被狂Call到現場,連早餐都還來不及吃又跟救護車回到署裡相驗,餓到大腸毆打小腸了才在下午吃到今天的第一餐。
吃完便當的我拿杯茶走到頂樓透透氣,發現田檢察官也在頂樓,同樣一臉疲憊不堪地抽菸。
我走到他的上風處打招呼道,「田檢察官也累了嗎?」
田檢察官無力地吐了一口煙,「有點累了呢……方才聽到剛逮到的嫌犯要請段律師當辯護律師後就更累了……」
段律師這個名字很耳熟,說他是近幾年最火紅的律師也不為過,法庭上戰無不勝、無案不接,只要你有錢,所以他的名聲貶比褒多。
然而我對他的認識卻不是從最近才開始,若要套交情,我可以說是我們有共用一個脫水機的寶貴經驗呢!
「倪法醫今天也辛苦了,看你早上走路還搖搖晃晃的呢……」
「我早上都會有點低血壓,真想找個能睡到十二點的工作……」
「哈哈,如果找到的話記得好康相報一下啊,」田檢察官突然話鋒一轉,吐露心聲道,「我有時候還真覺得自己不適合當檢察官呢……」
「我有時候也覺得自己不適合當法醫啊……特別是案子發生的時間從不分早晚的時候……」我附和著道。
「對了,你當初怎麼不選擇當醫生呢?我是讀法律的,當律師太競爭,所以當年才會鐵了心要考司法官,只是選錯了路,看來還是該轉任法官的啊……不過,倪法醫你讀了七年的醫科……怎麼會想來當法醫呢……」
我靠在欄杆上,愉快地道,「是啊,當個醫生好像輕鬆多了,自己開業的話還可以自訂上班時間呢!」
我想起因為自己小時候先天疾病的關係,再加上漫畫看多了些,從國中就妄想著要當名可以一手拿五支手術刀的外科醫生呢……
怎知上天妒忌我的才……呃不,上天又多給我一關考驗……
「那……?」田檢察官一臉不解。
「其實我會來當法醫也沒有什麼遠大的理想還是抱負啦,只是……嗯?」
隔壁校園的林蔭大道出現個熟悉的身影,還有一條狗……
「不好意思,田檢察官,我有事先走──!」
可惡,臭小子,離我的小郁遠一點啊──

■  ■  ■

「友並,你真的沒事嗎?保健室就在旁邊,要不要去……」
「我真的沒事啦,好歹我也算是個醫生啊,哈哈──」
我拍拍膝上的灰塵站起,腳跟手上都有些破皮流血,逞英雄的代價是很丟臉地跌了一跤,而且上次全力奔跑已經是去年資訊展搶新發行遊戲機時的事了,運動不足的小腹隱隱作痛讓我差點笑不出來。
不過聽到小郁在我跌倒前說的那句話後,這一切都還是值得的啊。
「啊,我都忘了你會醫人這件事呢!」
「……」嗚嗚,小郁你非得要馬上打擊我不可嗎,「對對……要當法醫前先要取得醫生執照喔,所以理論上來說我也是個醫生沒錯……」
「汪汪汪──」
在我說明的同時,那隻大麥町從剛剛就不停地對我狂吠,若不是他的飼主拉緊繩子,我搞不好就要失去了貞……
「DotDot,乖一點,不好意思,牠平常不會亂撲人的。」
「沒關係沒關係……我想,應該是我身上有骨頭的味道吧……」
我可是在心底默唸了幾十次阿彌陀佛才敢說這句話的,看在我早起找出你的死因的份上,請讓我開個玩笑嚇嚇這小子吧。
「骨頭……你剛剛相驗完嗎?」
「是啊,你想知道詳情嗎?今天早上啊……」
「老、老師,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看著帶狗落荒而逃的小子露出笑容,實在是太嫩了啊……這傢伙敢解剖青蛙嗎!他只敢吃田雞吧!呃……他好像贏了,因為我不敢吃……
我回頭正對小郁的視線,他竟滿懷期待地望著我。
「友並,你怎麼不繼續說呢?」
「……」
不會吧,小郁,你真的對這個有興趣啊!

■  ■  ■

「相驗後證實死者是先被勒斃再丟進河裡,目前警方正依地緣關係找尋可疑的嫌犯……」
報告完今天的案子後,我垂頭無奈,世界上有哪一對情侶會在約會的時候聊這種事啊……
重點是小郁還非常有興趣,可能是基於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心態吧……而且只有人類才會為了非關生存的事殺害同類。
不行,不能把今天的約會變成案件報告啊──
我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道,「小郁,最近學校沒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有趣的事啊……」小郁歪頭噘嘴思考的樣子根本是引誘犯罪啊──
「我想到了,今天我在新研究室裡看到窗外有松鼠。」
「嗯嗯,我們學校松鼠一直都很多……」
「然後我靠近牠想跟牠說說話的時候,牠轉過頭來發出聲音兇我,還拿牠手中的果子丟我喔!」
「……」老闆,來一盤三杯松鼠!
小郁看我沒反應,蹙眉道,「這不有趣嗎……?」
「不不,非常有趣!有趣到我想把那隻松鼠抓來研究呢……呵呵。」
「抓來研究就太殘忍了,可以用觀察的啊,松鼠竟然會拿果子攻擊,這點真的很值得觀察呢!」
「……對了,小郁你剛剛提到你的新研究室……你有研究室了啊!」
那傢伙總算上鈎了,不枉費我跟Friday不計前嫌地聯手出擊……用夏教授手上握有的票當紅蘿蔔讓他快跑,還去打聽他喜歡收什麼禮物呢,這些瑣事不提也罷,成人的世界是很複雜的,不外乎金錢、美酒、美女那幾樣囉……
「是啊,系主任說那間研究室重新裝潢好了,便叫我搬進去。」
「這系主任人真好……」嗯嗯……孺子可教。
小郁語帶保留地道「可是……」
「可是什麼?系主任又叫你做什麼事了嗎──」
「做什麼事?沒有啊,我是在想Friday的事……」
「他怎麼了?」我裝傻地道,果然還是被發現啦。
「因為之前我很累的關係,Friday他好像幫我代了一堂課,那堂課之後,學生們都變得會主動與我互動……所以我在想……」
「想……?」
小郁眼神游移不安,其實我比他更不安啊,這計劃我也有參一腳,雖然主要是為了他好,可是小郁若生起氣來……等等,小郁有生過氣嗎?!
「我在想,Friday的教學方法是不是比我的更容易讓學生接納?我之前上課一定很枯燥無味……」
我鬆了口氣道,「你放心,你上的課很有趣的,只是Friday他比較外向,容易跟學生打成一片嘛,不過學生主要還是來上課吸收知識的啊,而且Friday才不喜歡教書呢。」
小郁微頷首,「對……Friday不喜歡學校……友並你還真了解他呢。」
「啊……之前聊過天嘛。」
「Friday他人很好,總是會替我著想,不像我,剛剛還自私地想著Friday會不會之後就代替我教書的事……因為我就只有這項專長……」
「……」
原來小郁還是會不安的……
不,只要是人都會怕被取代而不安,Friday也是一樣吧,如果哪天小郁取代了他的夜生活……
可是,這樣的「取代」,對他們來說不是好的嗎?
我想起多重人格者的人格會融合的事,他的人格都融合只剩二個了,應該也有可能再合而為一吧……
只要剩下的人是……
我緩緩地握住他的手,他的眼神就像小動物般無助。
「小郁,你可以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我,好嗎?」
──其實我比他們都還要自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