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之過 2

「Hey, Alonso。怎麼一大早愁眉苦臉的啊?明明是休假日還被你叫來上班的我才該愁眉苦臉吧。」
一走進辦公室,就看到這位黑人上司把全身的力氣都用在眉間似地,在那狹窄的空間裡比平常多擠出了幾個皺,幾天不見,他頭上白色的髮絲也明顯地拓展了領地。
Conrad心想,明明上禮拜他們才順利解決了校車挟持案,這幾天也沒什麼特別的新聞,還有什麼能讓上司煩惱的事嗎?難不成是他匿名投訴餐廳的菜色一成不變的事被發現了?不不,他明明把指紋都擦掉了啊……
Alonso出聲打斷他的思考,「別想了,過來看你就知道了。」
Conrad走到長官的辦公桌前,隨即注意到讓他發愁的原因。
辦公桌上放著一個紙箱包裏,裡面的東西已被拿出,用透明的證物袋包好放在旁邊。
那是一個木製的小火車頭玩具,從上面的塗裝的漆掉脫落程度判斷,它應該不是新品,有使用過的痕跡。
雖然Conrad心裡早有了答案,但他還是開口問道。
「又是寄給我的?」
Alonso輕嘆了口氣,「是的,這是今年第五個,總計第十五個了。」
Conrad拿起玩具火車頭把玩,回想之前那些寄來的玩具,積木、小熊布偶、拼圖、益智玩具……全部的都是用過的二手玩具,不過送禮者很用心清潔,鑑識組在玩具上找不到任何生物跡證。
寄來的紙箱包裝也是一樣,把膠帶細心地拆下來後,上面連半枚指紋也找不到,而每次寄來的郵戳也都不相同,無法鎖定特定地點。
他們唯一知道的是,收件地址雖填FBI總部,但是收件人欄裡只填上Gavin.Conrad。
--表示寄件者只針對Conrad一人。
Conrad抬頭望見長官那天生黝黑的面容更加烏雲密布,便笑著緩頰說,「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啦,隔壁組的Kevin不是還收過新鮮的羊頭,相較之下玩具還比較無害。話說回來,Alonso你該不會就為了這件事把我叫來吧?我的假還有二天耶--」
Alonso見當事人Conrad完全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樣子,不知該欣慰還是該擔心。
「包裏是三天前寄來的,剛好你那天開始放假,而這三天內我們又重新把這個案子拿出來檢視,發現了高度可疑的嫌犯。」
「找到他了?!」
Conrad聽了非常驚訝,因為從三年前收到第一份玩具禮物後,他們就一直追查到底這到底是誰寄的包裏,把Conrad經手過的案件全部檢視,並重點查訪服刑期滿的更生人,可是都查無異狀。
更奇怪的是,除了寄包裏以外,這位神秘人士並未有其他更進一步的動作。
最後根據犯罪行為分析師側寫報告分析,『他』是Conrad處理過的案件的相關人士,可能已定罪的服刑者,也有可能是未被定罪的嫌犯,連年不定期寄玩具給Conrad,主要是想讓他想起某個案件。而沒有其他動作則表示『他』本身其實並不想傷害Conrad,而是藉由這個行為實踐贖罪及代償心理,但是『他』的心中仍藏有未爆彈,需密切注意動向。
雖然報告中的最後一句話讓人無法輕視,但因為後來還有更大的案件發生,Conrad及同事就只得暫緩處理這件事。
「怎麼找到的?上次我們花了一整個月搜查,每天看看資料、回想案子差點把我逼瘋,也沒找出個人名……」
「事實上,是『他』告訴我們的。」Alonso指著包裏道,「我們發現,今年五個包裏寄來的時間有一定的規律,它們全都在你解決案件後的一週內送達。」
「解決案件後的一週內?」Conrad隨即提出疑問,「這不合理啊,我今年到現在應該不只解決了五個案子吧?」
「還有個條件,」Alonso黑白分明的大眼直視著他,「只限於你有上電視新聞,或是被報紙雜誌提到名字的案件。」
這麼一說Conrad就懂了,就算這位神秘人士再怎麼神通廣大也不可能知道Conrad處理過的每個案子,只有被報導出來的他才知道。
「上個禮拜的校車挟持案,你談判成功後接受了電視訪問--」
「然後我就得到一台小火車?!等等,這個規律為什麼從今年才開始呢?」
「這就是重點了,我們猜想,他是不是在今年之前都無法即時得知媒體資訊?」
「Alonso,你的意思是--」
「沒錯,Eugene.Miller他今年初假釋出獄,他有個弟弟常去獄中探望他,卻在去年車禍身亡。我們猜想之前的包裏都是弟弟寄送的,今年Eugene出獄後才開始自己寄送--」
「等、等等,我記得Eugene.Miller的案子,他拿刀搶劫雜貨店,挟持了一個老太太,最後談判成功,無人傷亡,會去搶劫是因為Eugene開的玩具店經營不善倒閉……啊!」
「Conrad,我叫你馬上回來的原因是--Eugene沒向假釋官報到,目前行蹤不明。」
「你們覺得他會來找我?」
「州警發出通緝了,以防萬一,你這幾天找個安全的地方休假吧。」
Conrad板起了臉孔,「我再怎麼說也是個FBI探員,怎麼可能找地方躲起來呢?!再者,這些都是間接證據,還無法證明Eugene就是寄包裏的人。而且,就算他真的是神秘客,我也有辦法能再次說服他。」
Conrad慢慢回想起來了,那個挟持雜貨店的膽小男人,有著油油的黑髮跟一雙無法直視別人的眼睛,他毫無計畫的行動跟事後不知如何收尾的態度,都顯示他只是個無路可走的可憐人。
一個像這樣的人會怪胎到每年寄二手玩具給他嗎?Conrad暫時無法接受這個推論。
「我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Alonso搖頭苦笑,「Conrad,不是我對你沒信心而是……你實在無法讓人放心。」
全FBI的人都知道溝通與協調組的Conrad雖然談判技巧一流,但槍法卻慘不忍睹,連最基本的防身術都漏洞百出。
「長官,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吧。」Conrad認真道,他雖然也喜歡放假,但當當一個探員被看扁,他的自尊無法接受。
「我已經給過了。」
「咦?什麼時候。」
「現在。」
Alonso朝Conrad身後喚道,「Neil,麻煩你過來一下。」
Conrad才要轉頭,一襲黑色的身影就從他肩旁飄過,真的是飄過,無聲無息。
一名東方面孔的男子走到兩人中間,Alonso給了他一個肯定的微笑。
「這位是這三天在你身邊秘密保護的探員Nei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