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ume

每個人生來都有所謂的天職跟才能,就跟唐代詩人李白說的一樣,天生我才必有用,但是才能可能與喜愛的事物不相符合,也就是說喜歡跟能不能做是兩回事,美食評論家不一定會做料理,影評家也不一定會拍電影,他很早就了解這個道理,也很早就看清事實。

自從年輕時候去歐洲一趟自助旅行回來後,他就放棄當香水師這個職業,改而去應徵香水專櫃的推銷員。

而他也做得很好,怎樣客戶到他面前,他都能選出讓對方喜愛並甘心掏腰包出來買的香水,是的,雖然喜愛香味的他沒有製香水的才能,卻有推銷的才能,而這個職業剛好是兩者折衷之下的結果,他倒也樂在其中。

今年年初,他從機場的免稅店被調職到這間百貨公司的專櫃,到現在也過了一個月,他當月的業績依然跟在免稅店一樣,是最頂端的,他倒也沒被其它同事嫉妒,長得特別帥氣又很會講話可能是原因之一,還有就是在一樓高級精品和化妝品林列的專櫃裡,男性可是稀有動物。

■■■

「謝謝您的惠顧。」香水先生把包裝好的香水交給顧客。

顧客滿心歡喜的把金卡拿出來刷,還不忘稱讚道,「我逛了好幾家香水專櫃,都找不到喜歡的,來你這邊一下就找到了,這罐真的很好聞呢!」

「這罐是本季的新商品啊,我本身的話最喜歡它的後味,是一種木質香,讓人聞了感覺很舒服喔!」香水先生道。

「呵呵,我也很喜歡!下次一定會再來跟你買!」

「謝謝。」他把雙手交疊放在皮帶前,九十度鞠躬著。

送走一個顧客後,香水先生臉部表情才能放輕鬆,從事服務業就是這點疲勞,不管那天心情多麼不好,都還是得擺出個笑臉,以防被客訴啊。

「果然還是本店的第一紅牌高明!」同專櫃的小姐走過來拍拍他的肩。

「別糗我了,大姐,什麼紅牌呢…又不是牛郎。」香水先生苦笑。

「哎,不是我在說,你如果去當牛郎的話…依你這三寸不爛之舌,還有這張臉,要什麼就有什麼吧?」小姐輕彈著他的臉。

「小弟我現在吃穿夠用,每個月還能省一筆錢買罐香水就很滿足了!」

「哈哈,對了,你怎麼知道剛剛那個女顧客喜歡木質香啊?」

「我聰明啊!」香水先生自傲地道。

「喔…那下次要八卦,免談。」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燈。

「好啦…跟妳說啦,她剛來的時候就說她逛了好幾家都沒找到喜歡的嘛?看她的穿著華麗,所以我就猜那前幾家的一定是都拿太過豔味的花香給她,所以我就反其道而行,拿比較溫和的試試看嘍,剛好幸運好一試就中。」

「喔…這招要學起來!」

「八卦呢?」香水先生伸手。

「最近沒有啦…啊!我想到了,不過這不算是八卦啦,而且跟你應該算沒什麼關係…」

坐在圓椅上,香水先生翹腳說,「說來聽聽吧!」

「就是最近聽說這附近有色狼出沒,叫女性晚上回去的時候最好不要一個人這樣!」

「哇,這麼可怕,那我不敢一個人回去了…筱婕妳陪我…」香水先生裝出一副很恐懼的樣子拉著筱婕。

「你少來了,又不是同志色狼!」

「說不定他男女通吃咧…哈哈。」

兩人趁沒什麼客人的空檔聊著天,香水先生餘光剛好瞄到一個人。

「筱婕你先顧一下喔。」

交待一下後,香水先生便步出專櫃,拍著那個正在一樓轉啊轉的人。

「又迷路了?」他對轉過頭來的電梯先生微笑道。

「香水?」電梯先生看到他像看到救世主一樣。

「你要去哪?大門口?」

電梯先生無辜地點點頭,香水先生也義務性的把他帶到大門口,他是香水先生在這間百貨公司第一個認識的男性,認識的契機是香水在顧專櫃的時候,發現這傢伙竟然在一個小時內經過香水專櫃二十次以上,像是一直在繞圈似的,他好奇地上前詢問,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二人交情變得不錯,互以電梯跟香水稱呼對方。

「今天我在餐廳也有駐唱喔!要來聽嗎?」電梯先生在大門口要離開前道。

「好啊!」香水點點頭,但腦中馬上浮現另一個人的身影,「那個十幾樓的經理也會去嗎?」

「經理?會啊,就是他要載我去的啊!不然平常我都得坐計程車,好貴喔!」

「…喔,我突然想到我今天晚上還有別的事…」

一想到上次去聽電梯演唱的時候,只是稍微跟他勾肩搭背,就被那個經理用敵意的視線看待,哎,他覺得電梯很可愛是沒錯啦…但他可是完全沒有想要更進一步的意思喔!但對方畢竟是經理,在百貨公司還是有某種程度的影響力,他還是跟他保持著距離比較好。

「那真可惜!今天是西洋情歌之夜呢!」

「改天我一定去聽。」等經理不在的時候,香水先生心想。

■■■

結束完一天的工作,香水先生伸了個懶腰,轉轉脖子,發出卡搭卡搭的聲音,邊想著最近有點運動不足的事邊走在回家的路上,剛好租到離百貨公司很近的公寓,所以他都是走路上下班的。

今晚沒有月光,只有街燈照在路面上,他走著走著,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怎麼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外還有另一個腳步聲,於是他停下來,仔細聽時,那腳步聲又不見了。

他覺得毛毛的,便加快速度往前走,另一個腳步聲也跟著加快,他鼓起勇氣想探個究竟,來個緊急剎車,然後向後一轉。

在他眼前的是個高大的男子,香水先生一百七十八公分,這個男子足足比他高了十公分以上,奇怪的是他肩膀寬闊,西裝筆挺,除了臉上的口罩外,一點也不像色狼或變態。

「有事嗎?」香水先生問著對方。

對方沒有答話,只看了他一眼就轉頭跑走。

■■■

「筱婕,你上次說的那個色狼有什麼特徵嗎?」香水先生問。

「特徵喔…那色狼身高不高,大概一百七十幾而已吧,都穿黑色的連帽衣服犯案…咦?為什麼你要問這個?」

「喔,沒事啦,想提醒其它人要小心一點阿!」香水先生口是心非地說。

這麼說來自己昨天遇到的那個人就不是最近出沒的色狼了,也有腳啊,應該不是鬼吧?

之後又過了幾天,香水先生又在回家的路上遇到那個人,只是這次他在他的正前方大概幾公尺之遠的地方。

對方發出聲音好像在說話,可是香水先生聽不到,便往前走了幾步。

「喂,你說什麼我聽不到啊!」

但雙方的距離縮小到剩二公尺不到時,對方又轉身跑掉,留下覺得莫名奇妙的香水先生。

「事情就是這樣啊…」站在電梯角落的香水先生道。

「真的好奇怪喔,對方到底想做什麼啊?」電梯先生也疑問著。

「天曉得,不是色狼也不是搶匪,如果不是鬼的話,那大概只能歸類在跟蹤狂了吧。」香水先生無奈地說。

「跟、跟蹤狂?要不要我陪你回去啊,還怪可怕的耶!」

「不用啦,我又不是女的,況且你跟我回去,那你要怎麼回家啊?」深知對方迷路程度的香水先生說。

「坐計程車啊!」

「我家那邊很難招到的,況且你不是每天都有人騎重型機車專車接送嗎?」香水先生用手肘頂著對方。

電梯先生想回嘴時,電梯門打開了,畢竟現在還是上班途中,他連忙走出去說『電梯上樓』。

還在電梯裡的香水先生帶著惡作劇的笑容看著電梯先生的背影時卻呆住了。

「咦?你怎麼了?」電梯先生進到電梯內後發現對方呆然地望著遠方。

「我看到那傢伙…在這樓的西裝專櫃…」那個高大的身影跟身上那套西裝他絕對認得。

■■■

這天,他又聽到腳步聲,決心要把這件事情搞清楚弄明白,轉身過去,對方又停在離他幾公尺遠的地方。

「喂,你!」

香水先生還要繼續說下去時,對方卻以跑百米的速度衝過來,嚇得他後退好幾步。

「你…你,你要幹嘛!」

高大的他還是不發一言,遞了一張紙條給他後,轉身拔腿就跑。
紙條上面是一串看起來像是電話號碼的數字,香水先生雖覺得奇怪,但還是撥打過去。

「喂…?」

「真是對不起,讓你這幾天受到這麼多驚嚇!非常對不起!」

對方一開口就是道歉,讓香水先生也客氣起來,「呃,是不會嚇到啦,只是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我只是想認識你…然後…進、進一步跟你…呃,交往…」對方結結巴巴地說。

「你怎麼知道我是…」

「我曾經在那間店裡看過你…」

他一說香水先生就知道是哪間店了,那是他常去的Gay Bar。

「然後又在百貨公司的一樓看到你…」

「嗯嗯,我也知道你在三樓的西裝專櫃,話說你直接走過來跟我說就好啦?幹嘛弄得這麼像…」跟蹤狂,最後三個字香水先生差點講出口。

「我,我也想直接跟你說…可是我…」他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你怎樣?」

這句話不是對著手機說,而是面對著對方說。

香水先生剛剛邊講電話邊找著對方,他知道對方一定跑不遠,果然就在另一條巷口看到他。

看到突然出現在身後的香水先生,他無法克制住自己的突然抱著他,然後狂吻著對方。

由於身材比對方矮小,香水先生只能發出嗚咽聲,不斷的想要把對方推開,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卻像是在愛撫。

「原來是他們是好久不見的戀人啊,看來是我白擔心了。」擔心著香水先生而跟過來看的電梯先生見狀下了一個奇妙的結論。

擔心電梯先生迷路也跟過來的經理雖不太認同這個說法,但也想就這樣趁機會拉近與對方的關係,便雙手抱住電梯先生。

電梯先生轉過頭去皺著眉問,「你在做什麼?」

「模仿他們。」

電梯先生笑著推開他,「我們又不是情侶!別開玩笑了。」

「啊?」經理吃驚地望著對方。

我們不是情侶嗎?

■■■

「意思就是說你聞到我身上的味道就會發情就是了?」香水拿著手機,挑眉問道。

「對…所以我才不敢靠你太近…我是想照順序來的…真是非常對不起…」

同樣拿著手機的西裝先生則是在原地上下跳啊跳著,是男性都知道,這是某個地方受到創傷後的反射動作。

「可是我身上沒有噴任何香水啊!」香水先生左右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他上班的時候都不噴任何香水,因為不管是哪種香水都會有人不喜歡,所以怕顧客有不好印象他通常都不噴的。

「不是香水的味道…是你的味道。」

這句話嚇到香水先生,「你是說…你聞得到每個人的味道?」那不就跟那本小說《香水》裡的男主角一樣嗎?

「嗯…我從小嗅覺就比別人好…」

唉,有這種嗅覺的人在賣西裝,渴望這種嗅覺的人卻只能推銷香水,老天爺還真是會開玩笑。

「請不要討厭我…我會再多戴幾層口罩,不會再有逾矩行為的!我是真的很喜歡你…這是我第一次有一見鍾情的感覺…」西裝先生誠懇地說。

「不會啊,我不討厭你。」反而還對你很有興趣。

香水先生又慢慢地走回到對方面前,雙手環住對方的頸子。

「從逾矩行為開始的交往也不錯啊。」

發表迴響